收藏本站
《华中师范大学》 2010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汉赋的生产与消费

孔德明  
【摘要】: 汉赋是汉代之代表文体,其生产消费贯穿有汉一代四百余年。赋家辈出,赋作繁盛,精彩迭呈,对后世文学影响至深。本文遵循马克思艺术生产的理论,用文献学的方法,从汉赋的生产者、生产工具及消费者等方面入手,展示汉赋生产消费的状况,探讨汉赋生产消费的动因,揭示其兴盛衰落的发展规律。 绪论部分:简述20世纪以来汉赋生产消费的研究状况,确定论文的研究对象、范围及重点,说明研究意义及研究方法。 第一章论汉赋的生产状况。将汉赋生产状况大致分为七个时段进行考察,发现皇权最集中的武、宣时期是汉赋宫廷生产最鼎盛的时期。皇权最松懈的桓、灵时期是地方赋作生产最鼎盛的时期。总的看来,西汉赋作生产的高峰于武宣之世十分明显,东汉赋作生产未出现明显的高峰期,直到汉末献帝建安时期,曹氏文人集团才掀起一股赋作生产的高潮。 第二章论汉赋的生产者及生产动因。西汉赋的主要生产者是皇帝身边的大夫和郎,他们出身庞杂,思想相对自由;东汉赋的主要生产者是皇帝御用的尚书郎和校书郎,他们多为儒者,思想比较保守。故西汉赋流动,东汉赋板滞。西汉的大夫和郎多为闲职,人数众多又无具体事务,因此是汉赋生产繁荣的一个有利条件。东汉的尚书和校书郎饱读诗书,博通今古,以著述为务,有从事赋作生产的必备素质。他们都围绕在皇帝身边,按照皇帝的旨意从事赋作生产,故他们生产的赋作自我主观意识不强。汉赋生产的动因既有当权者的利禄引诱,亦有赋作者的自我主观愿望。当权者为润色鸿业、娱乐快意,而以利禄诱导赋作生产。赋作者亦为谋求利益、示忠显能、讽颂劝喻、发愤明志等主观因素而从事赋作生产。 第三章论汉赋的生产工具、载体及文本生成。汉赋的主要生产工具是笔墨,主要载体是简牍。笔墨由西汉到东汉处于一个不断改良的过程,为汉赋的生产消费层面的拓展扩大准备了必要的条件。或者说笔墨的改良刺激了汉赋的生产消费。笔墨使用的便利,也是文学由口头生产习惯向文本生产习惯转变的一大关键。汉赋载体为八寸之简牍,或便于阅读,或标志汉赋在汉代书籍中所处地位不是很高。简牍在汉代也不是易得之物,因此大大限制了汉赋的生产消费。汉大赋的文本生成一个十分繁琐、费力、耗时的过程,并且要受时令、制度等条件的限制,因此,大赋是汉赋的精品,但在数量上是十分有限的。以数量论,体制短小的赋作,才是汉赋生产的主流。 第四章论汉赋的生产机制。汉代大部分赋作的生产都是一种有组织的生产,在组织者的指令下,制作者以团体的形式积极地献赋与竞作。献赋有应制献赋和自献赋两种。从献赋的动机和契机看,献赋活动是附属于政治活动的文学活动。试赋在汉代是非制度性的,除了鸿都门试赋规模较大外,其余的试赋也是非规模性的。试赋活动刺激了汉赋的生产消费,但由于赋家入仕后政治地位较低,故文人又对试赋之事淡漠了。汉代赋家多是以团体的形式存在的,因此形成竞争性生产。竞赋不仅增大了汉赋的产量,同时也提高了汉赋的质量,并使汉赋更具有审美价值。 第五章论汉赋的传播流通。汉赋主要是依靠口头与书面两种方式传播的,赋家本人是其最主要的传播者,其次有史官、校书官,歌者、诵者等。由于汉赋生产工具的落后,载体的笨重难得,以及汉代较为专治的皇家藏书政策等原因,使得汉赋的传播面十分狭窄。因此,汉赋的流传也是一个由封闭慢慢走向开放的过程。西汉赋的流传主要是通过家族传承、师徒传承等途径进行的,是比较封闭的。东汉出现了大量的私家藏书及书肆等,汉赋流传的途径走向开放。汉代皇家对汉赋的大量收藏,既不便于汉赋的传播消费,又造成了大量汉赋在发生书厄时的集体流失。数以千计的汉赋作品现所剩无几便充分说明了这个问题。 第六章论汉赋的消费。汉赋的消费者有皇帝、诸侯王、大将军等统治者阶层;还有文人、宫廷庸人、下层官吏、百姓等非统治者阶层。统治者阶层消费汉赋的主要动因是为延揽人才、润色鸿业、虞悦耳目等,文人消费汉赋的主要动因是为抒导性情与模仿习作。宫廷庸人、下层百姓等对汉赋的消费多是被动的接受,无有明显动因。汉人对汉赋的消费产生了强烈的消费效果,又反过来刺激了汉赋的生产。汉赋“揄扬大义”与“辩丽可喜”的消费效果,加强了统治者对汉赋的喜爱和利用,刺激他们对汉赋生产与消费的倡导。
【学位授予单位】: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易闻晓;;汉赋“凭虚”论[J];文艺研究;2012年12期
2 晓日,杨珺;汉赋渊源新探[J];新闻出版交流;2002年03期
3 李楠;;桓谭汉赋观刍议[J];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6年08期
4 阮忠;;20世纪汉赋研究争鸣综述[J];人文论丛;2004年00期
5 邓诗鸿;;一滴水也会疼痛[组诗][J];中国诗歌;2016年09期
6 邴琴;;东汉赋中灵芝文化内涵[J];青年文学家;2017年12期
7 郭媛;;论西汉赋中植物描写的审美意蕴[J];青年文学家;2017年21期
8 郭媛;;论西汉赋中植物描写的三种方式[J];北方文学;2017年15期
9 余秋雨;;中国文脉③[J];老年世界;2017年03期
10 李茉妍;胡海涛;;从《史记》看司马迁的汉赋观[J];青春岁月;2013年24期
11 蒋文燕;;二十世纪汉赋分类研究综述[J];人文丛刊;2007年00期
12 黄东坚;;《文心雕龙》的汉赋观窥探[J];陕西学前师范学院学报;2013年03期
13 赵洛;;汉赋四题(上)[J];山西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09年01期
14 杜远红;;古代汉赋评论综述[J];安徽文学(下半月);2008年12期
15 袁益梅;;论汉赋兴起的地缘性要素[J];沈阳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8年01期
16 熊伟业;;一部汉赋研究的力作——评踪凡《汉赋研究史论》[J];天府新论;2008年02期
17 踪凡;;王观国的汉赋研究[J];学术论坛;2007年01期
18 翟景运;;汉赋研究的新视角与新方法——读曹胜高《汉赋与汉代制度》[J];河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1期
19 踪凡;;明代汉赋辑录的文献考察[J];首都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5期
20 踪凡;;汉赋研究基本课题的回顾与前瞻(下)[J];洛阳大学学报;2007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8条
1 高继科;李斌;李法伟;;汉赋中的棋类文化研究[A];2014甘肃省体育科学学术论文研讨会论文集[C];2014年
2 唐先田;;激荡着楚辞、汉赋精神的当代杰作——《含苞的太阳》读后[A];2003年安徽省文学学会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3年
3 蔡觉敏;;道家与汉赋[A];先秦两汉文学论集[C];2004年
4 黄志辉;;略论《诗经》与《楚辞》中的语气词(兮、些、羌、只)于两汉赋中之褪变[A];诗经研究丛刊(第二十六辑)[C];2015年
5 章沧授;;论汉赋的和合文化[A];东方丛刊(1999年第4辑 总第三十辑)[C];1999年
6 韩晖;;赋学研究的重要突破——读踪凡新著《汉赋研究史论》[A];中国诗歌研究动态(第四辑)[C];2008年
7 蒋文燕;;汉颂作品类型分析[A];先秦两汉文学论集[C];2004年
8 孙翔;;汉赋中的古代军事体育研究[A];2014第二届海峡两岸体育运动史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4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昆明学院人文学院 孔德明;汉赋的物质基础及其风格流变[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
2 汕头大学文学院 宋健;汉赋功能的多样化[N];光明日报;2016年
3 刘桂欣;十年辛苦说汉赋[N];中国新闻出版报;2003年
4 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 张新科;汉赋与汉代[N];光明日报;2016年
5 实建;汉赋作品中的建筑形象[N];建筑时报;2007年
6 马庆洲;汉赋丛集整理的新成果[N];光明日报;2006年
7 李桂荣;论汉赋对楚辞的改造与超越[N];文艺报;2005年
8 路平安;梁园汉赋文化研究会成立[N];商丘日报;2011年
9 王洲明;汉赋精神[N];文艺报;2002年
10 陈华光 路标;梁园——中国汉赋的摇篮和沃土[N];商丘日报;2008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孔德明;汉赋的生产与消费[D];华中师范大学;2010年
2 郑明璋;汉代文化视角下的汉赋研究[D];山东大学;2006年
3 龙坚毅;汉赋与汉代社会[D];厦门大学;2007年
4 刘向斌;西汉赋生命主题论稿[D];陕西师范大学;2008年
5 饶福婷;明代汉赋选研究[D];南京大学;2013年
6 徐明英;地理视域下的汉赋研究[D];安徽师范大学;2015年
7 高一农;汉赋专题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03年
8 蒋晓光;汉赋文本结构的学术考察[D];南京大学;2012年
9 王思豪;漢賦用《詩》考論[D];南京大学;2011年
10 胡洁;汉赋中的自然审美研究[D];西北大学;2015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鑫;汉赋中的虚构人物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9年
2 李莎;《全汉赋》重言词研究[D];沈阳师范大学;2019年
3 郭全升;谶纬与汉赋[D];西北师范大学;2016年
4 宗睿;汉赋中的梦元素研究[D];西北大学;2018年
5 张成永;魏晋时期汉赋接受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18年
6 龚颖迪;汉赋中的言酒书写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8年
7 张强;汉赋动物研究[D];河北师范大学;2018年
8 吴娱;《汉书》采录汉赋研究[D];江苏师范大学;2018年
9 杜胶;汉赋中的女性形象[D];宁夏大学;2017年
10 高寒;东汉赋用典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17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