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论作为社会公权力的基层群众自治权

王振标  
【摘要】:基层群众自治制度是一项独具中国特色的基层治理制度,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的有效运行是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的重要前提和基础。作为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的核心,基层群众自治权的研究理所当然成为法学界的关注和研究重点。但经过21世纪初短暂的繁荣后,法学界对基层群众自治权的研究渐趋平静,与此同时留下了一系列尚未解决的争议。在诸争议之中,基层群众自治权的性质之争是最为核心和重要的争议。对自治权性质认识的不同也进一步决定了对自治权主体、对象、内容等方面认识的不同。近些年,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基层群众自治权具有权利和权力双重面相。但是既有研究依然主要是从权利的角度对基层群众自治权进行的研究,即使持“综合说”的学者也鲜有从权力角度对基层群众自治权进行系统研究。自治权的性质之争产生的根源在于“自治”与“自治权”这两个概念本身的复杂性,在不同的语境之中,“自治”与“自治权”分别具有不同的内涵。该现象不仅存在于各学者的学术论述中,也存在于法律文本中。在不同语境中,根据其主体不同及所指向对象的不同,“自治”与“自治权”便具有了不同的含义。当人们强调自治主体是自治共同体还是个体时,自治便有了团体自治和个体自治之分;当人们强调其对外的自治属性和对内的民主属性时,自治又有了团体自治和成员自治之分。当以基层群众自治共同体为主体,分别强调其所指向对象是外部对象(政府)和内部对象(成员)时,基层群众自治权的“权利”和“权力”之分便产生了。因此只有在确定了具体语境时,讨论基层群众自治权是一种权力还是权利才有可能。当以自治共同体为主体以其内部成员为对象时,基层群众自治权主要表现为一种权力属性。但作为基层群众自治权之社会公权力属性还需要从两个方面加以论证:第一,它是一种公权力还是私权力;第二,基层群众自治权到底是一种国家转授的国家公权力还是一种社会性的权力。与公司等私法人不同,基层群众自治共同体之存在为了提供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如果借用英国法上对公共职能的检测标准,那么基层群众自治共同体显然履行的是一种公共职能。由于基层群众自治共同体非一级国家政权而是一种社会自治共同体,那么显然基层群众自治权只能是一种社会公权力而非国家公权力。基层群众自治权与国家公权力相互之间关系向来备受关注,行政化与去行政化也构成了基层群众自治研究中的主线之一。从规范文本来看,国家公权力与基层群众自治权并不存在隶属关系,而是一种“帮助、指导——协助”的关系,但同时它们还存在“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如果要更深入地了解这种关系,还需从基层群众自治权的价值基础和本源的研究着手。从价值基础来看,各种自治制度相应的自治权总是政治博弈的产物,它既植根于自下而上的自治需求,同时也被视为一种自上而下的治理工具。自治权既源于共同体成员的权利让渡,同时也基于国家公权力的承认。我国的基层群众自治,作为一种国家主导下的制度建构,基层群众自治权的实现既需要与国家公权力保持一定距离,同时也离不开国家公权力的帮助和支持。辅助原则尽管在我国并无法律规范上的依据,但其内容与我国相关法律规范有不谋而合之处。辅助原则一方面要求国家公权力需要对基层群众自治权的运行要保持克制义务,同时也要求对基层群众自治权尽帮助义务。辅助原则对于国家公权力和基层群众自治权的权限划分也有指导意义,辅助原则要求权力和责任应当被分配给尽可能低层次(或者是最恰当)的单位。对基层群众自治权的研究离不开对其内容的全面研究和考察。由于既有研究大多从权利的视角来研究基层群众自治权的内容,因而大多学者将其划分为选举权、被选举权、表决权、参与权、知情权及监督权等内容。从公权力视角来看,作为社会公权力的基层群众自治权从内容上来讲与国家公权力有相似之外。按权力性质的不同,基层群众自治权也大致可以分为内部规约制定权、内部管理权、监督权以及民间调解权。进一步的研究可以发现,不仅法学界对该问题缺乏足够的关注,我国既有规范文本也存在许多不足,且这些不足较少为学界所关注。譬如,村/居民会议是否为内部规约制定权的唯一行使主体就鲜有学者关注。如果严格按照《村委会组织法》之规定,村民会议是村规民约唯一的制定主体。但在实践中大量的村规民约是由村民代表会议和村民小组制定的,这些村规民约是否合法有效?再譬如依《村委会组织法》和《居委会组织法》之规定,内部规约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那么规章是否不在不得抵触之列?最后,内部管理权的对外效力难题也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的司法难题。这涉及到对于《村委会组织法》第二十四条和二十七条究竟是管理性强制性规范还是效力性强制性规范的认定问题。基层群众自治权的归属主体是全体成员所构成的基层群众自治共同体,但从结构功能主义的角度看不同性质的基层群众自治权由共同体内部不同的机构行使。从规范文本来看,我国形成了“村权三分,三会村治”的基本模式。为了进一步实现基层治理的善治目标,不少地方进行了有益的探索,进而形成了诸如成都“村民议事会”、广东清远“自治单元下沉”等新的模式。法学研究者所需要研究的是,这些新成立的机构所行使的权力来源是否合法,是否突破了既有法律文本的相应规范?这需要我们对基层群众自治权的行使依据作进一步的探究。根据前述对基层群众自治权的概念和本源所做的基本研究,基层群众自治权行使的直接依据是内部规约,最终依据是国家法。伴随着国家公权力的下沉,受基层政府委托,基层群众自治共同体往往也承担着大量的行政职能,进而基层群众自治共同体的内部规范也可以分为委托性规范和自主性规范,只有后者才构成了基层群众自治权的行使依据,前者是国家公权力在基层的延伸。不少地方政府对基层群众自治共同体权力结构的改造往往以地方性法规或其他规范性文件为依据,但根据《立法法》的规定,基层群众自治的基本制度属于法律保留的范畴,那么如何理解法律保留原则下宪法法律以外法规范的立法权限对于这些基层治理革新的合法性就有着重要意义。“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是我国基层社会治理的基本模式。与此同时,自治原则、法治原则和德治原则也构成了基层群众自治权行使的基本原则。除此以外,鉴于四个民主在基层群众自治中的重要地位,民主原则也是基层群众自治权行使的基本原则之一。自治原则从消极的层面而言,要求基层群众自治权具有自主性,基层群众自治权的行使要免于国家公权力的不当干涉;从积极层面而言,要求充实基层群众自治权的内容,减少对国家公权力的依赖。德治原则、法治原则和民主原则同样是国家公权力的行使原则,但在基层群众自治权的行使过程中又具有独特的含义。德治原则意味着基层群众自治权的行使不仅要合法,还要符合社会公众普遍认可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不仅包括了作为整个中国社会各阶层共同认可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还包括了共同体内部共同价值观。法治原则对基层群众自治权既有规制和约束以防止其滥用的作用,同时也有保障其免受国家公权力干扰之作用。由于基层群众自治一开始便承载了直接民主的美好寄托,因此相较于在国家公权力的行使而言,基层群众自治行使中的直接民主所占的比重较大,进而处理好直接民主与间接民主之间的关系显得尤为重要。除此以外,如何避免多数暴政可能造成的对少数群体利益的损失也是民主原则在运行时需要注意的问题。由于相较于国家公权力而言,基层群众自治权的行使更多地采用了民主决策方式,因此避免多数暴政的问题对于基层群众自治权的行使有着更为重要的意义。任何权力都有滥用的可能,基层群众自治权也不例外。对于基层群众自治权的滥用,既有研究主要关注于基层群众自治的内部人控制问题,但对基层群众自治权行使中的多数暴政问题和外部监督问题关注严重不足。在实践中,基层政府和法院对于村/居民(代表)会议所作的决议或制定的内部规约所导致村/居民个体权益的减损等问题呈现了明显的分化,在实践中还有以自治之名逃避监管责任的现象。既有的法律规范也存在许多模糊之处,以至于即使在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或裁决中也存在不同的意见。《村委会组织法》第36条隐含着一个逻辑悖论,根据该条款,自治权力行使的合法性与是否应当对前者进行审查之间互为前提,进而成为一个悖论。既有法律规范也并没有设立对基层政府和法院逃避监管责任的追责机制。避免基层群众自治权的滥用既离不开完善的内部权力制约和监督机制,也离不开国家公权力的外部监督。应当明确,国家公权力对基层群众自治权的外部监管既是一种权力,同时也是一种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由于基层群众自治权运行实践中受到基层政府影响过大,因此对于基层群众自治权的行政化和保障一直以来是学界研究的重点。在部分学者看来,“去行政化”是实现基层群众自治权,摆脱自治空转现象之灵丹妙药。但是“居站分离”的改革实践说明这种基于“国家——社会”简单研究范式的观点过于片面和理想化,因为它割裂了基层群众自治权与国家公权力之间的相互联系。如果跳出“行政化”与“去行政化”的思维模式,回归到“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本定位,可以发现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给是基层群众自治共同体存在的主要目的和功能,因此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给能力是基层群众自治权脱虚向实的基础,也是实现其相对独立性和自主性的前提。要解决公共产品供给能力低下的问题,必须要解决两个关键性的问题:其一是经济自主权和可供自由支配的财产,其二是必须承认基层群众自治权有一定的强制性。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尹洪阳;;论司法对社会公权力的介入和规制[J];中国政法大学学报;2013年05期
2 李海平;;论基本权利对社会公权力主体的直接效力[J];政治与法律;2018年10期
3 李海平;;论社会宪政[J];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2012年01期
4 王维奎;小议公民社会公权力规范化[J];党政干部论坛;2004年02期
5 姜宇坤;王晓庆;;我国合作治理的有效途径[J];法制博览;2015年10期
6 晏东;;基层群众自治的中国特色、独特优势与推进路径[J];山东干部函授大学学报(理论学习);2020年05期
7 杨建中;杜政;;从“基层民主”到“基层群众自治”的历史演进[J];中共太原市委党校学报;2020年01期
8 黄国平;孙荣;;基层群众自治的发展、困境与路径选择——“城市治理与社区发展”学术研讨会综述[J];中国行政管理;2009年03期
9 欧昭;;从三个方面完善基层群众自治机制[J];中国党政干部论坛;2021年11期
10 刘松汉;;农村基层群众自治的实践与创新[J];群众;2008年01期
11 王维国;周小华;;北京市基层群众自治的现状及问题[J];北京行政学院学报;2010年03期
12 赵铁锁;肖光文;;中国共产党基层群众自治思想的历史考察[J];毛泽东邓小平理论研究;2010年07期
13 王云斌;;基层群众自治组织法律制度运行中的问题及其对策[J];佳木斯教育学院学报;2010年05期
14 张时春;;农村基层群众自治存在的问题及对策[J];中小企业管理与科技(中旬刊);2014年05期
15 刘植靖;;新时代加强基层群众自治的优化路径研究[J];城市开发;2021年24期
16 黄志永;;以人民为中心推进新时代基层群众自治民主建设[J];焦作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21年04期
17 刘丰华;;农村基层群众自治的现状及对策研究——以安徽省阜阳市为例[J];法制博览;2016年34期
18 杜学峰;;基层群众自治中党组织的功能及其实现路径[J];中共珠海市委党校珠海市行政学院学报;2015年02期
19 魏丽;;基层群众自治问题研究[J];法制博览(中旬刊);2014年04期
20 刘东杰;;政府管理与基层群众自治协调困境研究[J];厦门特区党校学报;2012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彭云业;刘宝花;;论行业组织社会公权力及其事前规制[A];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法律问题——中国法学会行政法学研究会2006年年会论文集[C];2006年
2 俞慈珍;;民主视域中的基层群众自治研究[A];“村民自治暨合寨村村民委员会成立30周年”研讨会论文集[C];2010年
3 查小玲;;深化社区党建 推进基层群众自治[A];组织与体制:上海社区发展理论研讨会会议资料汇编[C];2002年
4 黄怡文;;实现政府管理与基层群众自治有机衔接和良性互动——对成都市青白江区党政议事会的调查与思考[A];“村民自治暨合寨村村民委员会成立30周年”研讨会论文集[C];2010年
5 田自立;;我国农村基层群众自治的制度成长逻辑[A];遵义市基层组织与基层民主建设研究[C];2012年
6 雷慧冉;;京津冀地区农村自治组织面临的问题及其对策分析——以张家口为例[A];对接京津——生态优先 绿色发展论文集[C];2018年
7 华芳英;;健全基层群众自治组织 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服务——基于嘉兴市计生协群众自治工作的调查与思考[A];2011年浙江省社会学学会年会论文集[C];2011年
8 周嘉琳;;工会教育培训创新必要性的几点思考[A];“决策论坛——管理科学与经营决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C];2016年
9 高崇福;;对社区民主自治的调查与思考[A];中国管理科学文献[C];2008年
10 ;强化基层民主管理 推进社区平安建设[A];贯彻五中全会精神 推进社区创新发展——第26届全国区街镇工作年会材料汇编[C];201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王振标;论作为社会公权力的基层群众自治权[D];中南财经政法大学;2020年
2 张鲲鹏;建国后农村基层群众自治的理论与实践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万俊甫;乡村治理视阈下基层群众自治研究[D];西南民族大学;2021年
2 黄在国;社会公权力生成初探[D];湘潭大学;2009年
3 王勇飞;连云港市海州区基层群众自治培育研究[D];燕山大学;2016年
4 薛森林;协商民主与中国基层群众自治的完善[D];宁波大学;2011年
5 刘振;城市社区共治与群众自治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17年
6 王利;社会团体公权力运行的宪法规制研究[D];湘潭大学;2014年
7 孙耀东;论社会公权力的人权保障责任[D];广州大学;2020年
8 黎业明;论利用国家公权力占有他人财物的定性[D];西南政法大学;2018年
9 王鹏程;马克思主义自治思想与当前我国基层群众自治实践研究[D];杭州师范大学;2020年
10 邱立楠;论公共危机事件中新媒体的角色及其传播权利救济[D];西南政法大学;2011年
11 储莺歌;国家公权力对船舶物权限制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05年
12 徐靖;社会公权力的宪法规制研究[D];湘潭大学;2007年
13 吕成;社会公权力的司法规制研究[D];安徽大学;2006年
14 刘宝花;论行业组织社会公权力的规制[D];山西大学;2007年
15 单德申;我国城市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自治性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07年
16 赵倩;监察对象识别标准研究[D];重庆工商大学;2021年
17 刘佩东;论社会公权力的法律规制[D];吉林大学;2014年
18 俞娟;元杂剧包公戏与古希腊悲剧的法律观念比较[D];福建师范大学;2012年
19 陈留名;监察对象认定研究[D];海南大学;202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郴州日报·今日郴州客户端市民记者 邓和明 通讯员 李源峰;党建引领 群众自治[N];郴州日报;2021年
2 通讯员 杨海林 杨丽嫦;黔东南“寨管委”助自然村寨群众自治[N];贵州日报;2022年
3 唐社初;建立群众自治行动方案[N];韶关日报;2011年
4 记者张昊华;人口计生将建上万群众自治示范村[N];健康报;2009年
5 记者 刘洁 通讯员 赵丽霞;惠州基层群众自治机制逐渐形成[N];广东建设报;2021年
6 记者 唐丽;小小“楼栋长”“十户长” 书写群众自治大文章[N];昆明日报;2021年
7 通讯员 袁勇杰;资兴:推行“文明积分” 引导群众自治[N];郴州日报;2021年
8 陈康;庞家湾村全面推进基层群众自治[N];中国人口报;2011年
9 记者 万珂铭;我市强化基层民主协商群众自治机制建设[N];永州日报;2021年
10 本报记者 郭天宇;临海:搭好平台推动群众自治[N];台州日报;2022年
11 记者 鲍静;要充分发挥基层群众自治作用[N];法治日报;2022年
12 本报记者 张笑川雨;头陀:打通基层群众自治神经末梢[N];台州日报;2022年
13 本报记者 王敏 通讯员 胡鹏 刘旋;众创平安 激发群众自治活力[N];常德日报;2021年
14 河南法制报记者 李梦扬 通讯员 朱志刚 卞汉杰;南乐县:倾力打造群众自治体系[N];河南法制报;2021年
15 本报记者 照宁;应以法制化为抓手 推进基层群众自治[N];人民政协报;2021年
16 ;市民政局推动协商民主融入群众自治建设[N];天津日报;2019年
17 本报记者 张玉香;加强社区民主协商 深化基层群众自治[N];华兴时报;2020年
18 记者 徐小骏 通讯员 黄宏钰 刘永善;安仁创新网格载体提升群众自治水平[N];丽水日报;2020年
19 记者 阮占江 通讯员 邝海飞 侯体俊;湖南桂阳走出基层群众自治新路径[N];法治日报;2020年
20 记者 孙韧 通讯员 张一群;邳州市计生基层群众自治落地扎根[N];中国人口报;201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