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从中医“阴阳”论探索癌痛消方及其拆方治疗原发性肝癌疗效机制的实验研究

王书杰  
【摘要】:目的1.通过检测细胞凋亡率和细胞周期的变化,了解癌痛消方及其拆方治疗原发性肝癌的疗效,并明确癌痛消方中三大类药物君臣配伍地位; 2.研究癌痛消方中三大类药物治疗原发性肝癌的疗效机制; 3.研究传统中医汤方癌痛消治疗原发性肝癌的疗效机制。 方法Wistar雄性大鼠67只,随机选取12只为正常饲养组,普通饲料喂养,供实验结束时取肝脏组织作空白对照用;余55只进行移植性肝癌造模,于造模后第8天随机抽取7只(正常鼠2只,模型鼠5只)验证造模成功后,按比例随机分为5组,癌痛消全方组、理气活血(拆方I)组、清热解毒(拆方II)组、扶正培元(拆方III)组和模型组,每组10只。分别给予相应浓度的药液(均以人体等效剂量按10ml·kg·d-1灌胃,模型组和正常对照组给予相同体积的蒸馏水灌胃,每日2次,连续给药14d。实验结束停药24小时,心脏采血检测血液流变学改变;处死大鼠,行流式细胞仪Antlexin-v/PI叹染色法检测肝癌细胞凋亡率以及细胞周期;RT-PCR.免疫组织化学法检测肝癌组织/正常肝组织Bcl-2、Survivin、Fas、FasL、Caspase-3mRNA和蛋白的表达情况,并通过免疫组织化学法检测肝癌组织中VEGF的蛋白表达。 结果1.癌痛消全方组和清热解毒组的凋亡率均接近于正常组,组间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活血化瘀组与扶正培元组的凋亡率明显低于正常组,组间差异均有显著性(P0.05)。在细胞周期的影响方面,癌痛消全方组和清热解毒组大部分肝癌细胞均停留在静止期(GO期)或G1期,极少数肝癌细胞进入到了S期。活血化瘀组与扶正培元组两组中相当大一部分肝癌细胞进入到S期和G2期。 2.在血液流变学多项指标如全血黏度、血浆黏度、红细胞压积、血沉方程K值的测试结果经方差分析,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或P0.05)。癌痛消全方组中各项指标数均低于模型组,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或P0.05);各拆方中,活血化瘀组与癌痛消全方组接近,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而清热解毒组和扶正培元组两组中各项指数均与模型组相近,两两比较差异无显著性(P0.05)。癌痛消全方组和活血化瘀组MVD值均明显低于模型组,与模型组两两比较差异均有极显著性(P0.01),且以上两组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清热解毒组与扶正培元组的MVD值与模型组两两比较,差异均无显著性(P0.05) 3.癌痛消方可明显抑制肝癌细胞中Bcl-2、Survivin mRNA和蛋白的表达。在拆方组中,以清热解毒组疗效最为显著,对Bcl-2、Survivin mRNA及蛋白的影响与癌痛消方接近,组间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扶正培元组对Bcl-2mRNA及蛋白无明显影响(P0.05);而活血化瘀组可显著上调Bcl-2、Survivin mRNA和蛋白的表达(P0.01或P0.05)。Fas、FasL mRNA和蛋白在癌痛消全方组中表达最高,组间差异极显著(P0.01);在清热解毒组中同样高表达(P0.05);在活血化瘀组中的表达无明显影响(P0.05)。在扶正培元组中除开Fas mRNA高表达(P0.05), Fas、FasL蛋白和FasLmRNA的表达均无明显改变(P0.05)。Caspase-3mRNA和蛋白在癌痛消方组中表达最高;在清热解毒组中同样高表达,且与全方组比较差异无显著性(P0.05); Caspase-3mRNA在活血化瘀组(拆方I)与扶正培元组(拆方III)中均高表达(P0.05),但Caspase-3蛋白在两组的表达与模型组组间差异也无显著性(P0.05) 结论1、癌痛消方中清热解毒药物在促进肝癌细胞凋亡和抑制肝癌细胞增殖等疗效最为显著,从短期疗效来看,该方中清热解毒药物的功用几乎等同于全方,因此作为君药,在肝癌治疗中起主要的治疗作用。 2、癌痛消方中唯有活血化瘀药物可影响肝癌荷瘤机体血液流变学,改善微循环,从而减少癌栓的形成,提高剪切力,能一定程度上抑制肝癌细胞的生长和转移,充分肯定了活血化瘀药物在肝癌治疗中的必要性;同时,活血化瘀药物还能够显著降低MVD,有效抑制肿瘤新生血管形成。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活血化瘀药物在癌痛消方中起到改善肿瘤微环境的作用,通过对抗阴邪(痰瘀)起作用,改变肿瘤生存环境,从而抑制肿瘤的生长和转移。 3、癌痛消方能够显著影响肝癌细胞细胞凋亡信号传导调控因子下调细胞凋亡抑制基因Bcl-2、survivin的表达;以及上调细胞凋亡促进因子Fas、FasL、Caspase-3的表达。其方中清热解毒药物作用最为显著,其次是扶正培元药物;而活血化瘀药物对细胞凋亡信号传导调控因子的表达无明显影响。因此,我们认为癌痛消方中的清热解毒药物发挥着对抗阳邪(恶气)的作用,通过调整细胞凋亡信号的传递,从而促进肝癌细胞凋亡、抑制肝癌细胞增殖。 4、癌痛消方能够从阴阳两个方面作用于肝癌,即可以通过改善血液流变学、抑制肿瘤血管增生等;同时,还能够影响细胞凋亡信号传导调控因子,表现为下调细胞凋亡抑制基因Bcl-2、survivin的表达;以及上调细胞凋亡促进因子Fas、FasL、Caspase-3的表达,从而到达抗肝癌疗效。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