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中国参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的贸易利益

肖威  
【摘要】:贸易利益是一国参与国际分工的根本出发点和最主要目的。在传统的产业间产业内分工模式下,国际贸易的对象是最终产品,贸易利益直接可见且易于计算。而在国际垂直专业化(Vertical Specialization,简称为VS)的背景下,分工从产品层面推进到生产过程的各个环节,各国按照要素禀赋和比较优势融入到价值链条中,形成了新型的格局。传统的贸易顺差、贸易比价不再真实反映一国的贸易所得,贸易利益的测算和国家间的分配问题亟须解决。本文在借鉴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分析了垂直专业化分工的动因和决定因素;从价值链的角度构建了贸易利益分配的模型;以贸易增加值作为参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获取的静态贸易利益衡量指标,利用最新的研究成果以及欧盟的世界投入产出数据库(WIOD)进行测算并分析影响因素。进一步,论文还基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的研究视角,立足中国实际,考察制造业参与国际分工中获得的动态贸易利益。本文的主要结论如下:第一,从垂直专业化程度的测算结果上看,不同国家、不同行业的垂直专业化水平差别程度大。中国的垂直专业化水平在1995-2011年间经历了倒“U”型的发展趋势,对细分行业的垂直专业化水平进行分析,发现差异比较大,这与行业的特质以及可分割程度密切相关。对跨国数据的比较分析表明:中国制造业的垂直专业化处于中间水平,经济规模较大的经济体,垂直专业化指数(Share of Vertical Specialization,简称为VSS)相对较小;规模小的、资源较为贫乏的经济体,VSS较大,体现了对外部经济的依赖性。在中高、高技术行业,中国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和新兴工业化国家的垂直专业化比率远远高于发达国家,说明高技术产品出口可能存在“统计假象”,背后是对进口中间投入的强烈依赖。第二,在垂直专业化条件下,以“关境”为核心的传统贸易核算方法夸大了中国的出口规模。对制造业部门的考察发现,中国从出口贸易中获得的贸易增加值约为出口总额的75%左右,存在“量大利小”的问题。经过跨国比较,我们发现以美国、日本为首的发达国家由于出口产品具有较高的技术含量,因而获得了较大的贸易利益;资源充裕的国家出口产品中蕴含了资源的增值部分,虽然总量上并不太高,但贸易中的增加值率高;国内市场狭小、对外依赖性强的经济体出口增值率较低。传统上认为高科技的行业,出口中的增值率反而比其他行业要低,说明我们从大量的出口贸易中获得的利益非常有限。值得注意的是,服务业的整体国内增值率较高,超出制造业11.56个百分点。第三,国家在贸易中所获得的利益取决于分工形式、要素禀赋差异、研发强度、加权关税率以及基础设施等一系列制度性与非制度性因素。参与垂直专业化分工的程度对贸易增加值总额和贸易增值率的影响存在差异,较高的垂直专业化水平能够给一国带来贸易利益总额的增加,但垂直专业化程度高也意味着出口中的国外价值部分较高,造成国内增值率较低,因此对贸易增值率的提高产生不利的影响。产业内贸易对贸易增加值总额和贸易增值率都有显著的促进作用,但对贸易增值率的影响作用要小一些。与发达国家的禀赋差异越大越不利于贸易利益的获取。较低的贸易壁垒与良好的基础设施是获取贸易利益的重要保证。第四,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对中国的劳动力就业结构产生了重要影响。中国工业行业参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总体上并没有增加了高技能劳动力的相对需求。研发投入对高技能人才就业的影响是正向而且显著的。资本深化程度和FDI类似,提升了行业的资本密集程度,但仍以非熟练劳动力就业为主。将高技术行业与全行业相比较,发现高技术行业并没有体现出特别之处。第五,参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有助于技术进步。运用动态面板GMM(Generalized Method of Moments)方法进行了实证检验,发现垂直专业化对中国制造业生产率产生正向显著的影响,而且对效率改善的影响更大一些。行业的研发强度虽然对全要素生产率起到正向作用,但影响不如预期。第六,跨国比较发现,中国制造业整体的国际分工地位仍处于较低的位置,与巨额贸易顺差并不相衬。中国的国际分工地位经历了先降后升的“U型”变化,加入WTO、政策导向和技术变迁是主要的影响因素。行业分析表明,居于价值链上游的行业大都是资源密集型为主,在出口中所占比重并不大,而大部分的行业都处于价值链的下游。传统的高技术行业在出口中的地位重要,但国际分工地位却常年处于较低位置,且有恶化的趋势,存在被锁定在低端环节的风险。最后,论文提出了在新型分工模式下如何增加贸易利益,提高分工地位的措施和建议。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7条
1 林孝文;何陈念;;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加剧我国经济结构失衡的实证分析[J];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1期
2 许鹏;;垂直专业化分工、技术进步与收入差距[J];当代经济;2016年30期
3 林孝文;方婷;;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的全财富效应研究[J];福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01期
4 程盈莹;;国际垂直专业化的测量及差异分析[J];企业经济;2014年05期
5 李瑞琴;张晓涛;;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与中国工业制造业的区位选择——基于中国制造业数据的实证检验[J];世界经济文汇;2013年03期
6 丘兆逸;;国际垂直专业化集聚对中国环境的影响[J];学术论坛;2012年03期
7 赵明亮;臧旭恒;;垂直专业化分工测度及经济效应研究述评[J];经济理论与经济管理;2011年09期
8 王拓;马风涛;;中国工业部门参与垂直专业化分工的实证研究[J];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1年04期
9 高越;;中国参与垂直专业化程度的测度与分析[J];统计与决策;2010年21期
10 智祺;;中国参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的分析[J];现代经济信息;2009年06期
11 王中华;赵曙东;;中国工业参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影响因素的实证分析[J];上海经济研究;2009年08期
12 袁学军;;垂直专业化分工与加工贸易的结构升级[J];商业时代;2009年26期
13 王凯;;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条件下的中国贸易利益分析[J];改革与战略;2008年10期
14 胡昭玲;;产业内贸易与垂直专业化贸易比较及启示[J];国际经贸探索;2007年06期
15 马风涛;;论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与贸易的最新发展[J];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2007年05期
16 王建华;陈永鹏;徐华亮;;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测度研究——以中国纺织服装业为例[J];工业技术经济;2007年10期
17 庄惠明;王珍珍;;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理论研究述评[J];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06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林娟;;垂直专业化对中国产业国际竞争力的影响[A];2009中国国有经济发展论坛——危机与变局中的国有经济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9年
2 汤碧;沈秋君;孙婕;;基于垂直专业化分工的中国贸易竞争力与转型升级路径研究[A];发展现代产业体系 提高产业国际竞争力——中国产业国际竞争力评论(第三辑)[C];2012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肖威;中国参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的贸易利益[D];暨南大学;2015年
2 郭炳南;中国参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的经济效应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1年
3 赵明亮;中国参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的经济效应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4 刘珅;我国制造业参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机制研究[D];天津财经大学;2015年
5 张咏华;中国制造业在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体系中的地位[D];南开大学;2013年
6 彭支伟;东亚生产与贸易一体化[D];南开大学;2009年
7 幸炜;垂直专业化分工背景下增加值贸易与产品竞争力研究[D];山东大学;2015年
8 于明言;企业组织模式选择与出口和外包[D];南开大学;2010年
9 唐东波;中国的贸易开放、产业升级与就业结构研究[D];复旦大学;2012年
10 郝景芳;基于面板数据引力模型的中国对外贸易研究[D];清华大学;2012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白江涛;中国参与全球价值链出口结构特征[D];华中师范大学;2018年
2 徐承凤;外商直接投资、垂直专业化对就业技能结构的影响[D];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8年
3 李建桐;互联网提升了中国企业的垂直专业化分工水平吗?[D];南开大学;2018年
4 孔润锋;国际垂直专业化的就业效应研究[D];浙江大学;2017年
5 管泉森;垂直专业化分工视角下我国产业结构问题研究[D];复旦大学;2014年
6 张欢;垂直专业化分工对我国工业生产率的影响研究[D];南京大学;2014年
7 刘燕然;中国产业集聚与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关系研究[D];广东外语外贸大学;2014年
8 王昊;中国在东亚垂直专业化分工中的地位与作用[D];吉林大学;2014年
9 李学乐;国际垂直专业化分工与二氧化碳排放[D];湖南大学;2012年
10 孙倩;东亚垂直专业化与我国贸易结构变迁[D];天津财经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赵晓雷;构造垂直专业化产业体系[N];文汇报;2003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