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穴位埋线治疗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的临床研究

董亮见  
【摘要】:肠易激综合征(irritable bowel syndrome,IBS),最早于1820年由Powell报告。Dolhart等1946年命名,由于IBS无特异性,故其命名似乎有很长的周期。以前曾用名有“过敏性结肠炎”,“结肠痉挛”,“粘液性结肠炎”,“易激性结肠”等。它未能指出是肠道的哪一部分易激或引起易激的刺激是什么,综合征则表明有多种症状。现在所称的IBS代表了长期以来许多不同的命名以及与其相关的许多解释和治疗。在经历了近两个世纪的研究发展后,IBS才被逐渐全面认识。 研究目的 肠易激综合征属中医学“腹痛”、“泄泻”、“便秘”等范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临床研究证明中医药治疗IBS疗效确切,对各项症状均有一定的缓解作用,且无任何毒副反应。针灸在治疗IBS方面取得了可靠的疗效,治疗手段多样,但目前尚存在一定问题,一方面对IBS的诊断、分型尚无统一标准;另一方面对IBS的疗效的判定无明确客观指标,缺乏说服力;另外,针灸治疗IBS的机理研究有待进一步深入系统化。针对于此,本研究采用随机对照的方法使用穴位埋线治疗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观察症状自评量表、临床便秘症状以及不良反应。 研究方法 文献研究方面,综述了中医学、现代医学对IBS的认识和治疗,以及针灸治疗IBS的研究进展。 临床研究 经纳入标准、排除标准筛选后从2010年4月至2011年3月期间共收集符合纳入标准的病例60例,按首次来诊的先后顺序,用随机数字表法将所观察的病例随机分为治疗组30例、对照组30例。入组时完成量表填写。 2组均给予基础治疗,即饮食治疗。2组取穴及辨证加减相同,穴位选择:根据俞募配穴及合治内腑的原则,选取:大肠俞、天枢、上巨虚,左右交替取穴。治疗组进行穴位埋线治疗。对照组设计为空白对照组,穴位选择同治疗组,埋线操作过程中不放置羊肠线。埋线操作完毕后,让患者卧床休息,观察15分钟左右,方可离开,并告知患者埋线后注意事项。疗程为每周1次,共治疗6次。在疗程结束后再次填写量表。观察指标包括:(1)症状自评量表(Self-reporting Inventory),(2)临床便秘症状评分 研究结果 一般资料方面,治疗前对治疗组和对照组的性别、年龄进行比较(见表1-2),经X2检验P0.05,差异无显著性意义,说明两组患者各方面基本相同,具有可比性。症状自评量表(SCL-90)结果: 躯体化症状方面,治疗前两组平均得分均在24分以上(P0.05),差异无显著性意义,提示两组患者均有躯体性不适症状。经埋线处理后治疗组评分明显下降,差异具有非常显著性差异(P0.01),提示经治疗后上述症状得到明显缓解,而对照组则未见明显变化(P0.05)。 强迫症状评分方面,研究结果显示治疗前两组平均得分均在20分以上,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提示两组患者均有一定的强迫症状。经埋线处理后治疗组评分无明显下降,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提示经治疗后上述症状未缓解,而对照组评分则较治疗前升高,经分析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对照组强迫症状在未经处理的情况下较前加重。 人际关系敏感症状评分方面,治疗前两组平均得分均在18分以上,差异无显著性意义,提示两组患者均有一定的人际关系敏感症状。治疗后两组评分未见明显下降,差异无显著性有意义(P0.05),提示经治疗后上述症状并未得到明显缓解。 抑郁症状评分方面,结果显示治疗前两组平均得分均在20分左右,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提示两组患者均有一定程度的抑郁症状。经埋线处理后治疗组评分明显下降,差异具有非常显著性意义(P0.01),提示经治疗后上述症状得到明显缓解,而对照组评分则较治疗前有一定程度的下降,经分析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对照组的抑郁症状在未经处理的情况下较前亦有减轻;治疗后组间比较提示埋线治疗后评分下降更加明显、效果更好。 焦虑症状评分方面,治疗前两组平均得分均在20分左右,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提示两组患者均有焦虑症状存在。经埋线处理后治疗组评分明显下降,差异具有非常显著性意义(P0.01),提示经治疗后上述症状得到明显缓解,而对照组评分则较治疗前有一定程度的下降,经分析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对照组的焦虑症状在未经处理的情况下较前亦有减轻;治疗后组间比较提示埋线治疗后评分下降更加明显(P0.05),因此效果更好。 敌对症状主要从三方面来反映敌对的表现:治疗前两组平均得分在8分左右,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提示两组患者均有一定的敌对症状。治疗后两组评分未见明显下降,差异无显著性有意义(P0.05),提示经治疗后上述症状并未得到明显缓解。 恐怖症状,治疗前两组平均得分在10分左右,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提示两组患者均有一定程度的恐怖症状。治疗后两组评分未见明显下降,差异无显著性有意义(P0.05),提示经治疗后上述症状并未得到明显缓解。 偏执症状,由治疗前两组平均得分在7~8分左右,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提示两组患者均有轻度的偏执症状。治疗后两组评分未见明显下降,差异无显著性有意义(P0.05),提示经治疗后上述症状并未得到明显缓解。 精神病性症状,治疗前两组平均得分在6-7分左右,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提示两组患者均无精神病性症状。治疗后两组评分未见明显下降,差异无显著性有意义(P0.05)。 其他情况评分,治疗前两组平均得分均在20分以上,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提示两组患者均存在睡眠、饮食方面的问题。经埋线处理后治疗组评分明显下降,差异具有非常显著性意义(P0.01),提示经治疗后上述症状得到明显缓解,而对照组评分较治疗前未见明显变化(P0.05),提示对照组上述症状未见好转。 临床便秘症状评分方面,治疗前两组平均得分分别为治疗组10.90,对照组11.17,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提示两组具有可比性。经埋线处理后治疗组评分明显下降,为6.95,差异具有非常显著性意义(P0.01),提示经治疗后便秘症状得到明显缓解,而对照组评分为10.87,则较治疗前无明显变化,经分析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提示便秘症状无好转。 研究过程中,两组均未出现严重的不良反应。没有患者因不良反应而停止治疗,或因不能耐受干预措施而退出研究。 研究结论 研究结果显示,在便秘型IBS患者中不同程度上存在精神、心理因素,穴位埋线可以改善躯体症状、饮食、睡眠症状,以及抑郁、焦虑症状,但对精神疾病效果欠佳。在研究过程中,未出现明显不良反应,没有患者因不良反应而停止治疗,或因不能耐受干预措施而退出研究。 穴位埋线治疗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有疗效确切,无不良反应,可以在临床上广泛应用。 本研究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在研究过程中仍存在不足之处,如纳入标准、排除标准的设置方面,以及样本量问题。由于采用观察量表的方式,对样本量要求较高,本研究若能增加样本量和观察组,研究结果将更具说服力。 创新之处 本研究以空白对照组观察穴位埋线治疗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的临床疗效,具有一定的创新性。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王英姿;;穴位埋线治疗顽固性呃逆临床观察[J];中国实用医药;2007年18期
2 田元生;程广书;王新义;任中万;;穴位埋线治疗顽固性高血压46例[J];中医研究;2008年01期
3 胡跃华;穴位埋线治疗胃下垂91例临床观察[J];新医学;1995年S1期
4 张四喜,韩旭;28例胃下垂的穴位埋线治疗[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1998年02期
5 王黎明,李萍;穴位埋线治疗支气管炎及哮喘478例疗效观察[J];青海医药杂志;1994年S2期
6 陈锦枝;穴位埋线治疗小儿癫痫37例[J];四川中医;1995年03期
7 钟磊;穴位埋线治疗胃及十二指肠溃疡42例[J];河北中医;1995年06期
8 许瀚;头针、体针加穴位埋线治疗中风偏瘫65例[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1996年04期
9 刘国光;穴位埋线治疗胃下垂16例[J];中国针灸;1998年05期
10 董俊峰;穴位埋线治疗胃下垂86例[J];针灸临床杂志;1998年06期
11 郑景辉,张兴东,韩立民;穴位埋线治疗胃脘痛100例[J];中国民间疗法;1999年05期
12 吴永强;足三里穴位埋线治疗肾绞痛60例[J];中国民间疗法;1999年12期
13 邹本桂;穴位埋线治疗痤疮86例[J];中国乡村医生;2000年12期
14 高向明;穴位埋线治疗多发性神经炎23例[J];中国针灸;2002年03期
15 温彦考,赵国瑾;穴位埋线治疗偏头痛192例[J];中国针灸;2002年07期
16 戚似筠,郭志伟;穴位埋线治疗三叉神经痛30例小结[J];针灸临床杂志;1994年06期
17 张宝生,苏萍;穴位埋线治疗胃及十二指肠溃疡105例[J];上海针灸杂志;1995年04期
18 成培印,周国芳;穴位埋线治疗痫证8例[J];河北中医;1996年05期
19 马向明;穴位埋线治慢性盆腔炎76例[J];江西中医药;1996年S1期
20 孟昭记,张士军,胡大利,王登敏,徐松梅,崔爱国;针刺结合穴位埋线治疗三叉神经痛60例疗效观察[J];针灸临床杂志;1998年08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毛红蓉;王凌云;张红星;黄国付;;穴位埋线治疗高脂血症的临床研究[A];第十五届针灸对机体功能的调节机制及针灸临床独特经验研讨会暨第十一届针灸经络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C];2010年
2 周蕾;陆霞;冯祯根;;穴位埋线治疗乳腺增生病的临床研究[A];庆祝浙江省中西医结合学会成立三十周年论文集粹2011[C];2011年
3 秦小永;豁银成;李晓雷;海新云;;穴位埋线治疗瘀阻脑络型高血压70例临床观察[A];第四次全国民间传统诊疗技术与验方整理研究学术会论文集[C];2011年
4 陈学农;;穴位埋线治疗癫痫80例的临床观察[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5 王亚杰;徐和平;;补肾王胶囊配合穴位埋线治疗肾虚临床疗效分析[A];第七次全国中西医结合男科学术会议及全国中西医结合男科提高班论文汇编及讲义[C];2011年
6 来明;;穴位埋线治疗面肌痉挛35例[A];重庆市针灸学会2010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0年
7 唐春林;戴德纯;;电针配合穴位埋线治疗心脾两虚型单纯性肥胖临床观察[A];苏州市自然科学优秀学术论文汇编(2008-2009)[C];2010年
8 李素荷;古玉珍;;穴位埋线治疗功能性便秘32例临床研究[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9 王光安;;推拿结合穴位埋线治疗2型糖尿病28例[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10 孔立红;王洋岗;张丽粉;叶煜婉;;穴位埋线治疗不同性别单纯性肥胖症的临床观察[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董亮见;穴位埋线治疗便秘型肠易激综合征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2 姜军作;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病的瘦素和胰岛素抵抗机制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0年
3 刘建良;穴位埋线治疗月经后期的临床疗效观察[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2年
4 江政达;穴位埋线治疗经前期综合征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5 彭尧书;穴位埋线治疗儿童原发性癫痫的临床和实验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0年
6 许书维;健脾疏肝法治疗慢乙肝脾虚肝郁型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6年
7 杨世敏;以颤三针为主治疗帕金森病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9年
8 金仁根;脑康宁胶囊治疗帕金森病的临床研究及相关机理初步探讨[D];山东中医药大学;2004年
9 储真真;补肾生血方减轻化疗血液学毒性反应临床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7年
10 张寅;复方浙贝颗粒配方辅助化疗提高难治性急性白血病疗效的临床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7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丹姗;穴位埋线治疗心脾两虚型失眠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2 肖光;穴位埋线治疗慢传输型便秘的临床研究[D];辽宁中医药大学;2010年
3 刘志娟;穴位埋线治疗心脾两虚型失眠症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2年
4 张丽芳;穴位埋线治疗高脂血症的临床观察[D];湖南中医药大学;2012年
5 闫晓燕;穴位埋线治疗失眠症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6 夏德鹏;穴位埋线治疗更年期高血压及对雌二醇影响的临床研究[D];山东中医药大学;2012年
7 张佳谕;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8 冼耀东;穴位埋线治疗神经根型颈椎病的疗效观察[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2年
9 单雁鹏;穴位埋线治疗盆底松弛综合征型便秘的临床体会[D];辽宁中医药大学;2011年
10 陈智芳;微创内关穴位埋线治疗房颤的有效性及安全性[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2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朱莹 袁伟建 姚红艳;穴位埋线治疗结肠炎[N];中国医药报;2004年
2 门心洁;本市艾滋病新药获临床许可[N];天津日报;2005年
3 施嘉奇;中药“急先锋”为何难展拳脚[N];文汇报;2007年
4 小殷;RE—LY临床研究取得突破性结果[N];医药经济报;2009年
5 白剑峰;临床研究尚未结束 脑科手术戒毒暂不被许可[N];人民日报;2004年
6 杨越;我国首次艾滋病疫苗Ⅰ期临床进入最后阶段[N];医药经济报;2005年
7 冼绍祥 胡世云 刘小虹;天麻钩藤饮干预高血压病患者心肌纤维化的临床研究[N];中国中医药报;2004年
8 顾泳;张江“药谷”生态链再添一环[N];解放日报;2007年
9 鲁娜;丹尼斯·吉林斯:来中国,为了克服疾病[N];经济观察报;2006年
10 记者 刘云涛;牛蒡子提取物可改善糖尿病肾损害[N];中国医药报;200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