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针灸对工作记忆和焦虑的作用研究

Jason Michael Bussell  
【摘要】:介绍 每个人都想提高记忆力。从滋补到运动,产品和服务不断向消费者推销并声称可以提高智力和记忆力,但很少见效。 工作记忆最初是由Baddeley和Hitch提出的。工作记忆被理解为短时记忆和控制注意力。它由三个系统组成:一个中央执行系统,管理着智力和注意力的分配;一个语音回路和一个视觉空间模板,把声音和图像分别保存在短时记忆中。 工作记忆被认为和阅读理解和运算推演相关联。被改进用来处理工作记忆的统计处理及分析任务已经有望涉及于各种能力:如记笔记、语言理解、玩桥牌、计算机语言学习、拼写学习、定向、建立词汇表,写作、综合学习和推理能力。工作记忆容量是决定人们在很多领域获得成功的一个主要因素。所以工作记忆是一个绝大多数人们想要提高的方面。 焦虑已被证实有损于工作记忆。研究显示它扰乱中央执行系统控制注意力的能力,这将有碍于中央执行系统排除外部刺激的能力,焦虑不仅有损于中央执行系统,它还损害工作记忆的所有方面。 焦虑已经显示出对运算表现工作记忆处理及分析任务测量的损害。焦虑还一样损害其他方面的成就,比如运动表现等。 针灸已被证实可以改善焦虑。研究显示针灸可以缓解一般性焦虑症郁闷型焦虑症外科手术焦虑症。可以参看Pilkington, Kirkwood, Rampes, Cummings和Richardson关于针灸和焦虑症的文献回顾。 如果焦虑症损害记忆并且针灸可以改善焦虑症,那么针灸可以提高记忆吗?一些研究已经用记忆遭受各种受创的老鼠、猴子和大老鼠进行了相关的研究。 还有一些研究已经也关注于验证针灸对认识受损的人类也一样有改善的功效至今为止,尚没有研究测试出针灸是否可以提高健康人群的记忆力。 这项研究旨在观察:针刺在焦虑状态和AOSPAN测试中的治疗作用。 方法 参与者 从当地的大学招募了90名受试者。国立健康科学大学机构审查委员会完全授权于这项研究。 所有受试者必须符合:18-30岁的大学在校生:愿意接受针灸治疗;在三个月前没有接受过针灸治疗;没有任何严重疾病;没有在接受任何精神治疗;非孕妇非哺乳期;英文流畅。任何受试者不符合上述条件都将被排除在该项研究之外。受试者为此获得10-20美元的报酬。 设备 该项研究在两所私人针灸门诊中实施。认可协议和个人资料表在休息室里完成。其他程序在一间8X10英尺,放置有一个按摩床,一个放有笔记本电脑的书桌和一把椅子的治疗室内完成。 工具和措施 Spielberger的焦虑状态特征量表(STAI)是一个被广泛运用的可以自测的焦虑症测量工具。它包含两个分别由20个子项构成的部分,测量个体特征(起始点)和焦虑的形式(状态)。Y-1表测量焦虑状态(SA)Y-2表测量焦虑个体特征(TA)。每个表包含20项陈述和主体级别,每个陈述反映在多大程度上体现他们的真实感受。最低得分为20分,最高位得分为80分 焦虑状态特征量表已显示很好的重复性和可信度。这是国际上被运用得最广泛的焦虑测试工具之一。一些专家甚至将焦虑状态特征量表称作焦虑测试工具中的“黄金标准”。 Unsworth等人的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AOSPAN)是一个已被证实具有良好的内部可信性和外部有效性的关于工作记忆的计算机测试,它可提供一系列数据以供分析。受试者被要求心算一项数学题,然后通过一个被显示的数字去记忆。接着还有另外的数学题和数字。在进行了一系列3-7项这样的数学题和数字组之后,受试者必须将显示出的数字按照正确的顺序排列出来。每次总计有75个数字和数学题。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绝对的得分和总体正确得分共同反映出数字的回忆。总体正确得分计算所有正确的回答。绝对得分是在仅当一整组回忆正确的前提下给予得分。例如,有7组数学题和数字,如果受试者正确回忆了6个数字,总体正确得分将是6,绝对得分将是0。用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AOSPAN)测试记忆的研究最常比较的是总体正确得分。AOSPAN同时也关注数学问题中出现的精确度误差和运算速度差异。 用于针灸组的是DBC公司的不锈钢质的针灸针。这类针是单丝弹簧所制,体针用直径0.20毫米长度30毫米的针,头针用直径0.20毫米长度为15毫米的针。 自变量 自变量是躺在按摩床上20分钟的受试者,无论他们是否接受了四神聪、印堂、神庭、神门、内关和太溪穴位上的针灸。所有的针都是按相同的方法插入。四神聪穴上的针是平刺进针0.5寸,四根针互为垂直并共同指向百会穴。神庭穴位上的针是向下平刺0.5寸。印堂穴在两眉间横线上向下平刺0.3寸。神门穴垂直进针0.5寸。内关穴垂直进针1寸。太溪穴垂直进针并透昆仑穴。针灸全过程由一位有经验的专业针灸师实施。在对照组的受试者同样受到穴位按压和酒精消毒棉的擦拭,但不接受针灸。应变量 被测试出来的应变量是基于焦虑状态特征量表和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的得分。 步骤 受试者们随机被分配进针灸组和对照组。所有受试者经过一次性测试,并且只有一次约见。在面试开始的时候,通过适当的方式让受试者们大致了解这项研究,然后他们填写个人自愿书和个人基本信息的表格。 接着,所有受试者被指导完成焦虑状态特征量表的表格Y-1和Y-2。经过初步的STAI之后,所有受试者被要求脱去鞋袜躺在按摩床上。治疗室灯光柔和并播放着舒缓的音乐。 针灸组的受试者接下来接受以下穴位的针灸:四神聪、神庭、印堂、神门、内关和太溪。所有穴位都按照同样的方法在两边同时针灸20分钟。 所有的穴位都是按照可舒缓情绪和提高精神注意力而进行选择。依照Peter Deadman等人的针灸手册:四神聪穴有益于视觉和听觉;舒缓情绪并有可能对记忆力有帮助。神庭穴有益于智力和舒缓情绪,此外,督脉是通向大脑的。印堂穴可以安神,有缓解焦虑和焦躁的可能。神庭穴可以舒缓情绪,调节和补养心脏,也可能对记忆力衰退,害怕和惊吓有帮助,此外,心脏主管精神及记忆。内关穴可能对记忆衰退、忧虑、害怕和惊吓有帮助。心包经主管心脏。选择太溪穴是因为肾脏连接大脑,还因为它位处身体下端,对身体上端所有的穴位起着平衡的作用。在这项治疗中,太溪穴是治本,并对受试者的意识有帮助。 受试者再一次完成Y-1表格。然后他们被引导至笔记本电脑那儿,在进行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AOSPAN)中接受自动指令。受试者被告知试验中出色的表现将直接影响到他们所获得的报酬,以此让他们尽力表现得更好。 必须尽力减少让对照组的受试者知道他们是在对照组的可能。关于这项研究的真实情况不可以如实地告知受试者们,只能告诉他们:“你们将填写一些个人评估的调查问卷,进行一些关于记忆的电脑测试,还可能接受一些穴位的针灸治疗。”当他们进行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AOSPAN)测试的时候,研究人员告诉他们:”现在我们将带你们进入第一项记忆测验。“这将有意地加大受试者们认为他们还可以在接受其他记忆测验之前接受针灸治疗的可能性。 研究人员要确保花费在每一组的时间,包括交谈和身体接触要按规定完全一样,以将安慰效果最小化。正如Finniss等人说明的那样,他证明这些不同可以影响到研究结果 统计分析 未配对T检验是用取自www.graphpad.com的在线软件,用作针灸组和对照组之间,以及STAI和焦虑状态特征量表小组间的平均值统计对比(资料)。回归分析用焦虑状态特征量表和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的对应参数用在线软件www.easycalculation.Com9 结果 对照组有46人,其中男性为22人,女性为24人,平均年龄为21.28岁。针灸组有44人,其中男性为16人,女性为28人,平均年龄为20.53岁。两组间没有明显的性别和年龄结构上的差异。针灸组没有任何受试者报告有不良反应。结论由均数±标准差得出。 焦虑状态特征量表(STAI STAI得出的数值:焦虑的起初状态,特质焦虑状态,和治疗期的焦虑状态(针灸或休息,SA2). SA1和SA2被计算和称为△SA。对比测试用来比较试验组和对照组及其小组里的成员。 两组间没有明显SA1或TA的不同。对照组里ASA的平均值是-6.35±7.49,针灸组里ASA的平均值是-7.61±5.65。对照组里SA2的平均值是29.63±8.2针灸组里SA2的平均值是26.13±4.5(p=0.0146,有意义) TA系列获得的数值从23到63.取中间值,TA低于43的受试者被划入轻度焦虑(LA,n=62),TA大于等于43的受试者被划入重度焦虑(HA,n28)。在针灸组里,相对于LA(6.53±5.02,n=30)而言,作为严重焦虑症(9.93,±6.40,n=14)其SA的减少更加明显,但在统计学意义上并不能算是十分显著(p=0.0594)。 AOSPAN AOSPAN提供的数据作为:绝对分值,正确得分总数,数学错误总数,数学精度误差,数学运算速度差异。 接受针灸治疗的受试者效果好于对照组。正确得分总数方面,针灸组的受试者得分9.5%,高于对照组(65.39±7.38相对于59.70±13.1,P=0.0134,明显)。与对照组相比,针灸组的正确百分比从79.6%上升为87.2%。平均AOSPAN的绝对得分,对照组是45.87±18.36(正确率61.2%),实验组是52.20±14.28(正确率69.6%)(p=0.072,接近有效)。男子组里,AOSPAN的绝对得分对照组是44.14±16.73,治疗组是55.13±15.01(n=16,p=.044,有效).在平均数学错误的总数方面,针灸组(2.68±2.31)比对照组低36%。(4.22±3.44,p=0.0153,有效)。对照组平均数学运算速度差异为1.24±1.59,实验组的对照组平均数学运算速度差异为0.80±1.3(p=0.153,无效).对照组的平均数学精确误差为2.98±2.52,实验组的平均数学精确误差为1.89±1.71(p=0.0188,有效) 经过回归分析显示在焦虑状态特征量表和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的得分之间没有明显的相互关系。 总体上说,存在这样一种趋势,严重焦虑症的受试者在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测试方面要比轻度焦虑症的受试者表现的差。当分成对照租和针灸组后,严重焦虑症受试者的表现在对照组中仍低于轻度焦虑症受试者;而在针灸组这种差异减少或消除了。 此外还有一个趋势是在针灸组中男性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得分的提高比女性要明显。 讨论 在四神聪、神庭、印堂、神门、内关和太溪穴上持续针灸20分钟,可以在治疗后立即提高记忆力并减轻焦虑。然而,记忆的提高并非与SA和△SA有关。这并不能证明针灸是通过缓解焦虑而提高记忆力的。可能会有别的方法支撑这个假设。这项研究显示针灸可以通过不同的途径而不是仅通过缓解焦虑来提高记忆。 这个特殊的针灸疗法还显示出其疗效在减轻焦虑方面比单纯的休息更有效,不过两者差异并未具有统计学上的意义(相对于对照组的6.35点,针灸组不过是7.61点)。由于较大的标准偏差,这个趋势不具备统计学上的意义。如果仅仅比较最后一组焦虑,针灸组受试者的焦虑改善得比较明显(p0.05) 这个研究还给出一个证据,即严重焦虑症个体并不能像轻度焦虑症个体在工作记忆测试中表现的那么好。在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测试的所有类别中,严重焦虑症个体得分低于他们当中的在轻度焦虑症中的得分,尽管这并不很明显。如果从实验整体来看,严重焦虑症受试者绝对得分比其少于5.6%的总体正确得分要小11%,并且与他们的轻度焦虑症相比,其数学错误增加33%。用平均值去界定严重焦虑症和轻度焦虑症组已经遭到Conway等人的质疑,程序上确实存在一些实际的限制。但平均值仍旧被在此使用并产生出一些有意思的趋势。 针灸的使用降低了严重焦虑症的一些症状反应。当分成对照组和针灸组时,接受针灸的受试者其严重焦虑症的影响大大降低。 未接受针灸的受试者,其严重焦虑症受试者的绝对得分比轻度焦虑症受试者低12.5%,然而通过针灸治疗,严重焦虑症受试者显示仅有7.6%的受损。与轻度焦虑症对照组的受试者相比,严重焦虑症受试者的正确得份总数低于其对照组8.6%,但与轻度焦虑症针灸组相比严重焦虑症针灸组的得分仅减少1.5%。严重焦虑症受试者未接受针灸的形成数学错误比轻度焦虑症受试者未接受针灸的高52.2%,但严重焦虑症受试者接受针灸的比轻度焦虑症接受针灸的在数学错误方面少13.2%。事实上,严重焦虑症那些接受过针灸治疗的受试者在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的所有测试中的得分都要高于轻度焦虑症的对照组受试者。然而这些发现并不具备统计学上的意义,尽管这趋势很明显,但这可能由于其小群体规模的原因,更大一些规模的研究可能会形成意义。未经治疗,严重焦虑症有损于工作记忆的表现。针灸减缓或消除了这种损害。 但是并不仅仅是严重焦虑症受试者见效。轻度焦虑症对照组和轻度焦虑症治疗组相比,治疗组在除了数率错误之外的所有测试中都表现得比对照组好。 其他研究设计 这项研究的另一种设计方式可能是请受试者在治疗期前后进行两次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测试。这样的设计不适合这项研究,因为觉得与其让受试者们在测试中两次利用测试结果不如让他们进行记忆方面的测试。此外,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测试要求受试者们经过漫长的练习阶段并在此间检测他们的反应(当时受试者们不知情),并以此为基础确定真正的实验时机。第二次测试时,受试者们将会知道他们回答问题是会用来进行测试的,因而可能会在真正的试验阶段用时更长一些。如果有可能改变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那么第一轮练习时期的测量可用于第二轮测试,并且从第二轮开始可以省去练习阶段,这样这项研究就可能按照如此运作。然而,在如此短的时间间隔内实行两次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的测试,其可靠性和有效性尚未得到检测。 另一种这项研究的设计是让受试者做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测试,接着做六到十二周的治疗,之后再进行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测试。这可以给受试者们予足够的时间去忘记这个步骤,从而使第二次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测试有效。 一次性方案和6-12周的方案都可以使用不同的穴位去实施。这项研究关注于心经、心包经、肾经、督脉经和头部的经外奇穴。脾也与认知有关,尤其是与大致可以翻译成的“意”有一定联系。加入三阴交或脾经上的其他穴位是值得进一步观察的。没有道理认为其他方案不会有更好的疗效。针灸穴位上的针灸或针压法也可以进行观察。针压法可以与针灸法相比较。 百会穴有类似于四神聪的功能。可以验证用百会代替四神聪穴并检测是否一个头针可以像四个一样有效。事实上,这个研究可以用任何穴位或取消数个穴位进行验证来观察怎样用最小的介入获得同样的效果。也许用针数目少才是必要的。 这个实验也可以在不同的人群进行。没有理由假设这项研究中显示的疗效局限在30以下的受试群里。今后的研究可以检测更大的年龄跨度比如18-65岁,或仅仅针对老年人(65岁或以上),或任何群体。 为什么没有安慰针灸组 安慰针灸组根本不存在。它不是一个没有反应的介入。两个最常见的安慰针灸实施方法是皮肤刺激或浅表针刺,或者针刺点偏离主要的(规范的)针灸穴位。 不过浅表针刺也影响经脉中的能量流。浅表针刺已经被显示可以在大脑边缘系统引起生理改变,但那些改变会因人而异。例如,浅针刺在无疼痛的受试者中可活跃大脑边缘系统,但在有疼痛的患者中效果减弱,一些研究已经显示安慰针灸也像真正的针灸一样有效,两者都比安慰药物更加有效。一些研究显示真正的针灸和安慰针灸同时辅助药物可以比单独使用药物更能提高疗效,并且真正的针灸要比安慰针灸更有效。还有一些研究显示,常规针灸和安慰针灸两者都可以通过不同的途径产生疗效 其次,身体上没有一个地方你插入针它没有反应。那些规范的针灸穴位,乃至经络上的每一个点都会对受试者主体能量流产生一定的影响。一些研究得出一个结果,安慰剂(或未接受治疗)有一些不同程度的效果,安慰针灸效果稍好,真正的针灸效果更加明显。 Lundeberg等人提出一个关于所谓“安慰”针灸的著名观点。他们说明,通过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测试最小化的针灸可以引起身生理改变。他们得出结论,安慰针灸不能用来解释针灸疗效,相反它还引入一些潜在偏见,阻碍了对针灸真实效果的认识。 治疗组的受试者们知道他们在治疗组吗?是的。那些在对照组的受试者们知道他们在对照组吗?不知道。有没有可能那些治疗组的受试者们知道他们被期望表现得更好而因此在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测试中努力表现呢?有可能。所有受试者都被告知在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测试中出色的表现将会直接和他们获取的报酬挂钩,因此可以设想所有受试者都会尽力。知道他们已经接受过了治疗,这可能会给针灸组的受试者们更大的信心和关注。出于这个原因,将来的研究可以给对照组一个奖励。有了这个辅助,每个人在进行自动化跨度任务操作测试之前都会认为他们已经接受了一些类型的治疗。 针灸已经被证实是一个对焦虑症有效的治疗手段。这个研究显示了它对焦虑状态的疗效,但并未满足特质焦虑。通常对焦虑症的长期治疗是药物和精神疗法。针灸很明显是一个比抗焦虑药物更好的选择,因为它的副作用很小并且已经过足够的研究确定其作为一个长期疗法的安全性。针灸疗法可以被用来配合精神疗法。 最后,全球老年人口正面临记忆衰退的严重问题。将来的研究应该着眼于使用这种治疗和不同的穴位组合去改善和提高老年人的记忆功能和认知功能。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曦;刘江;潘畅;王志平;;托吡酯联合针灸治疗原发性三叉神经痛疗效观察[J];西部医学;2011年07期
2 张英杰;周丽君;;两仪守衡针灸法配合中药敷足治疗周期性瘫痪36例[J];中国民间疗法;2006年01期
3 王玲玲;;《内经》择时针灸法初探[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1990年01期
4 森和,王佩,陈志强;探讨“未病医学”的科学性——关于养生针灸法的研究(一)[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中医临床版);1998年02期
5 刘国兰;脐疗针灸法治疗原发性痛经100例[J];现代医药卫生;2003年07期
6 巨萍莉,王兴平;针灸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观察[J];现代中医药;2005年04期
7 ;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64种针灸适应证[J];中国针灸;2008年S1期
8 胡建伟;;针灸推拿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临床分析[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10年06期
9 李永方;;“择时选穴针灸法”的命名[J];针灸临床杂志;1993年01期
10 张丽君,王敏;脐疗针灸法治疗中学生原发性痛经100例[J];中国学校卫生;1998年03期
11 ;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64种针灸适应证[J];针刺研究;2008年03期
12 杨平;张艳玲;彭敏;;培土生金针刺法对COPD缓解期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09年03期
13 孙忠年,韩敏英;《千金》针灸法则考述[J];针灸临床杂志;1994年05期
14 杜旭;王瑞辉;;殷克敬教授针灸临证经验撷英[J];吉林中医药;2006年06期
15 李永方;;择时选穴针灸法的实验研究概况[J];辽宁中医杂志;1991年04期
16 史朝珍;于连雨;;75.观音针灸法的临床应用[J];针刺研究;1992年04期
17 谢明飞,蔡炳勤;腹部手术后胃肠功能紊乱的中医药治疗现状[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3年16期
18 吴传勇;;针灸推拿结合功能锻炼治疗肩周炎的临床观察[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09年22期
19 薛自强;择时选穴针灸法临床举隅[J];江苏中医药;1991年03期
20 邝杰超;;试论候气针灸法[J];针灸临床杂志;2006年10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何兴伟;杨淑荣;谢强;;谢强耳鼻咽喉科针灸学术思想探析[A];中华中医药学会耳鼻喉科分会第十六次全国学术交流会论文摘要[C];2010年
2 张月;刘清国;;针灸与细胞信号转导相关内容的研究[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3 王颖;杨淑荣;谢强;;“升阳祛霾”针灸法急性鼻炎(风寒型)30例的临床观察[A];中华中医药学会耳鼻喉科分会第十六次全国学术交流会论文摘要[C];2010年
4 郭超;李唯刚;谢强;;升阳祛霾针灸法治疗慢性单纯性鼻炎阳虚型的临床研究[A];中华中医药学会耳鼻喉科分会第十六次全国学术交流会论文摘要[C];2010年
5 常向辉;谢强;;应用“升阳祛霾”针灸法治疗梅尼埃病的体会[A];中华中医药学会耳鼻喉科分会第15届学术交流会论文集[C];2009年
6 高光岩;;针灸三十要穴歌及应用心得[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7 周蓝飞;邓琤琤;谢强;;谢强“升阳祛霾”针灸法治疗梅尼埃病的临床研究[A];世界中联耳鼻喉口腔专业委员会换届大会及第三次学术年会暨中华中医药学会耳鼻喉科分会第十七次学术交流会暨广东省中医及中西医结合学会耳鼻喉科学术交流会论文汇编[C];2011年
8 范新华;谢强;丁亚南;常向辉;欧阳喻璐;;转移兴奋灶针灸法治疗突发性耳聋机理探析[A];中华中医药学会耳鼻喉科分会第十六次全国学术交流会论文摘要[C];2010年
9 邓琤琤;范新华;谢强;;“升阳祛霾”针灸法治疗慢性鼻炎举偶[A];中华中医药学会耳鼻喉科分会第十六次全国学术交流会论文摘要[C];2010年
10 吴新贵;;神阙穴的针灸法考[A];中国针灸学会临床分会全国第十九届针灸临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Jason Michael Bussell;针灸对工作记忆和焦虑的作用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2年
2 周欣;中医药国际化的发展及趋势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3 杜广中;针灸足三里治疗肠易激综合征模型大鼠的作用机理研究[D];湖北中医药大学;2011年
4 张瓈云;雷射针灸对腕管综合征的影响[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5 聂容荣;针灸调肝固本法治疗脑卒中后抑郁症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2年
6 肖凌;针灸提高大鼠对疫苗的免疫效应及延缓衰老的实验研究[D];湖北中医药大学;2012年
7 乔秀兰;针灸对SAMP8小鼠脑内神经干细胞增殖分化的影响[D];成都中医药大学;2009年
8 王兴;调督通脉法针灸治疗佐剂性关节炎大鼠的实验研究[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07年
9 丘德兴;不同针灸法对膝骨性关节炎疗效对比的实验与临床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05年
10 徐瑞琦;从心胆论治针灸治疗脑梗死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3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孔令信;补元固肩针灸法治疗偏瘫肩痛的临床研究[D];山东中医药大学;2011年
2 周涛;调督通脉针灸法对RA患者血清细胞因子水平的影响[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10年
3 王伶莉;合谷穴针灸适宜病症古代文献研究[D];山东中医药大学;2011年
4 贺新泽;补元通络针灸法治疗中风恢复期肩痛的临床研究[D];青岛大学;2013年
5 郑池慧;朝鲜半岛针灸历史的初步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3年
6 李京真;针灸“关元”穴干预营养性肥胖大鼠脂联素的实验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7 阳晶晶;针灸预处理诱导热休克蛋白表达对兔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延迟保护作用的研究[D];湖南中医药大学;2013年
8 陈钦亮;针灸治疗失眠的古代处方整理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8年
9 李韬;干支纪时与以子午流注学说为代表的传统时间针灸关系的初步探讨[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1年
10 孙崇玲;调督通脉针灸法对佐剂性关节炎大鼠滑膜细胞因子表达的影响[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江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 杨淑荣;“升阳祛霾”针灸法[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2 本报记者 刘燕玲;耳目一新的三经辨证与《病脉证治论》[N];健康报;2008年
3 贾富长;中医减肥:药物+针灸[N];医药养生保健报;2006年
4 刘道安;世界针灸教育比较研究取得成果[N];中国中医药报;2006年
5 关授红;中医传统急救法[N];医药养生保健报;2007年
6 记者 郑黎;“火疗”真能治“冬病”?[N];长春日报;2006年
7 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中医科医生 李晓昊 沈鹰;“头痛医脚”平衡针灸[N];广东科技报;2006年
8 王玉明 张胜昔;杂合以治“类风关”[N];健康报;2006年
9 郭元琦;分期整体针灸法治疗中风偏瘫[N];广东科技报;2006年
10 吴志强;深圳市中医院控烟项目通过验收[N];中国中医药报;2004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