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针刺对腹部术后胃肠运动功能紊乱的调整作用及机理研究

邓晶晶  
【摘要】: 目的 本研究采用靳三针组穴中的“足三针”远道取穴防治腹部术后胃肠运动功能紊乱,深入探讨针刺对腹部术后胃肠运动功能紊乱的调整作用和机制。临床研究部分采用传统手法针刺与电针治疗进行对照,旨在丰富针刺调整腹部术后胃肠运动功能紊乱的治疗方式。临床研究严格按照随机对照原则进行,可为针刺调整腹部术后胃肠运动功能紊乱提供有力的循证医学支持。机理研究部分以胃肠起搏细胞ICC为主要切入点,从ICC的数量,超微结构,ENS-ICC-SMC网络结构,Kit-SCF系统的SCF基因表达,血液胃肠激素,胃肠组织的炎症反应等不同层面对针刺调整腹部术后胃肠功能紊乱的机制做了较为全面的探讨,旨在为其临床的推广应用提供科学的理论基础。 方法 文献研究 回顾了近20年来术后胃肠运动功能紊乱的临床研究和实验研究文献,对现代医学关于术后胃肠运动功能紊乱的认识、机理研究和治疗进展,以及中医对其病因病机的认识和治法进行了归纳总结,并采用系统评价的方法对所查及的文献进行分析。临床研究 严格按照诊断标准和纳入、排除标准收集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胃肠外科和肝胆外科患者105例,按随机数字表法随机分为手法针刺组、电针组、空白组,每组35人。手法针刺组与电针组取穴相同,均取靳三针组穴里的“足三针”(足三里、三阴交、太冲)进行治疗。手法针刺组的针刺操作为垂直刺入腧穴后持针候气,拇、食、中三指微用力握持针柄,将辨证与辨针下气结合,补虚泻实,施行徐疾提插补泻。若正气不实不虚则采用导气同精手法徐入徐出导之,并配合呼吸调气,随患者一呼一吸将针插入相应深度,再随患者一呼一吸将针提出浅层,待感觉针下正气充实平和,患者自觉症状改善。每穴每次行针约2分钟,治疗30分钟后出针。电针组的针刺操作为足三里和太冲针刺后接一对电极,足三里负极,太冲正极,双三阴交只针刺不加电针。连续疏波,脉冲频率2Hz,电流1~2mA,以患者耐受为度,治疗30分钟后出针。两组均每日2次,直至患者出现排气,最长治疗5天,5天仍未排气者终止治疗。空白组不予针刺。观察并记录术后第一次肛门排气时间,第一次肛门排便时间,恢复流质饮食时间,肠鸣音出现时间及恢复正常时间,腹胀痛分级,胃肠反应分级,对观察结果进行统计分析。实验研究 制作大鼠结肠肠肠吻合模型。设针刺组、模型组、假手术组(开腹操作)、空白组进行比较。术后麻醉清醒即予针刺。针刺组、假手术组取穴均为足三针(足三里、三阴交、太冲),用直径0.18mm,长10mm的针直刺入穴位,每5分钟缓慢提插捻转2~3次。模型组、空白组每天同一时间放于自制固定器中15min。每日针刺1次,每次15分钟,连续治疗3天。观察并记录大鼠术后首次排便时间,术后1-3天每天排便粒数、排便重量。术后第四天采用双探头可变角度单光子发射型计算机断层显像仪(SPECT)对大鼠进行核素扫描胃液相排空实验检测,观察大鼠胃半排时间和60min胃排空率的改变。处死采血进行血浆胃动素和血清胃泌素的含量检测。取胃体中部距贲门1/3的胃运动起搏区、盲肠下2cm处结肠(相当吻合口处)组织,分为四部分:一部分制作病理切片观察组织炎症反应情况;一部分制作冰冻切片后,用C-Kit和VAChT免疫荧光双重标记,用激光扫描共聚焦显微镜观测ENS-ICC-SMC网络结构的改变;一部分用于制作电镜标本以观察ICC超微结构的改变;最后一部分用RT-PCR法检测SCF、CALM1的基因表达。 结果 临床研究 1.术后第一次肛门排气情况:手法组与空白组的差异具有显著性(P0.05),而手法组与电针组、电针组与空白组的差异均无显著性(P0.05) 2.术后第一次肛门排便情况:术后排便时间手法组与空白组、手法组与电针组的差异均具有显著性(P0.05)。就首次排便质量(是否成形)看,手法组与电针组比较P0.0125。 3.恢复流质饮食时间:手法组与空白组、电针组与空白组均有显著差异,手法组较电针组的差异更大(P手法0.01,P电针<0.05)。 4.肠鸣音情况: ①肠鸣音出现与恢复情况:肠鸣音从出现到恢复所需的时间,手法组与电针组、电针组与空白组间有显著性差异(P0.05),手法组与空白组无明显差异(P0.05)。 ②肠鸣音评分:电针组与空白组评分差值两组差异显著(P0.01),手法组与空白组评分差值两组差异显著(P0.01)。 5.腹胀痛评分:电针组的治疗前后评分差值与空白组相比有显著差异(P0.05)。 6.胃肠反应评分:电针组治疗前后胃肠反应评分差值与空白组比较,差异有显著性(P0.05)。 7.疗效评定 ①症状积分评价:手法组治疗前后评分差值与空白组比较有显著性(P0.05),电针组治疗前后症状评分差值与空白组比较具显著性差异(P0.01)。 ②疗效指数分析:手法组与空白组、电针组与空白组均具有显著性差异(P0.01)。 ③疗效分级:手法组与空白组在等级程度和总有效率方面的差异具有显著性(P0.01)。 8.术后首次排气时间与针刺介入时间的相关分析:以排气时间为y,针刺介入时间为x,采用曲线拟合,求得曲线方程为y=x1.4(5x≤39),决定系数R2=0.97,P0.001。 实验研究 1.排便观察 ①首次排便时间:针刺组术后首次排便时间与模型组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5)。 ②术后第一天大鼠排便例数:术后第一天大鼠排便例数模型组与空白组(P0.01)、针刺组与空白组(P0.01)、假手术组与空白组(P0.05)均有显著性差异。 ③术后大鼠排便粒数变化:术后第一至三天排便粒数模型组与空白组、针刺组与空白组、假手术组与空白组均有显著性差异(P0.01)。针刺组与模型组比较,术后第一天无明显差异,术后第二第三天出现显著性差异(P0.05) ④术后大鼠排便重量变化:术后第一至三天排便重量模型组与空白组、针刺组与空白组、假手术组与空白组均有显著性差异(P0.01)。针刺组与模型组比较,术后第一天排便重量无明显差异,术后第二第三天出现显著性差异(P0.05)。 2.核素扫描胃液相排空实验 ①半排时间(GET1,2):模型组与空白组存在显著性差异(P0.05)。针刺组与模型组比较差异显著(P0.01)。针刺组与空白组比较无显著性差异。 ②60分钟排空率:模型组与空白组存在显著性差异(P0.05)。针刺组与模型组比较差异显著(P0.01)。针刺组与空白组比较无显著性差异。 3.血浆胃动素和血清胃泌素的改变:模型组与空白组比较,差异显著(P0.01)。针刺组与模型组比较差异显著(P0.01)。针刺组与空白组比较无显著性差异。 4.胃肠组织光镜下病理形态变化:模型组炎症水肿最重,可见急慢性炎症细胞浸润,肉芽肿组织。针刺组炎症水肿程度较模型组轻。模型组和针刺组均可见手术线头和异物反应,存在粘膜溃疡。 5.胃肠ENS-ICC-SMC网络结构的变化:模型组ICC数量明显减少,荧光强度减弱,与空白组比较P0.05。ICC细胞突起不明显,完整的网络样结构消失,网络出现大片空缺,ICC之间以及与其平滑肌和神经纤维之间的紧密样连接缺损。胆碱能神经网状结构严重残缺,呈片状分布,神经纤维间的连接大大减少,VAChT阳性神经纤维明显减少,荧光强度减弱,与空白组比较P<0.05。ICC与胆碱能神经纤维分布不均匀,胆碱能神经-ICC-平滑肌网络结构紊乱。针刺组ICC分布较为连续,保持网络状结构,ICC细胞突起可见,细胞突触以及与平滑肌和神经纤维之间连接较紧密,无明显的间隙,细胞的数量以及荧光强度比模型组有所增强(P均0.05),较空白组无显著性差异(P0.05)。VAChT阳性神经纤维较模型组明显多,维持神经网络样结构,胆碱能神经节之间的连接较为紧密,荧光强度有所增强(P均0.05),较空白组无显著性差异(P0.05)。ICC与胆碱能神经纤维间的长突起较模型组增多,相互间的连接结构较为完整,维持网络样结构。 6.胃肠ICC电镜超微结构的改变:模型组ICC细胞核皱缩,异染色质趋边,呈斑块状;突起明显减少或消失,许多末梢突起破裂,失去胞浆内容物;胞浆空泡形成,胞膜泡状化;胞浆内细胞器数量明显减少,结构出现异常:线粒体数量减少,出现肿胀、嵴断裂、溶解、形成空泡、甚至破裂;内质网扩张,粗面内质网脱颗粒;许多中间丝排空;出现大的脂滴和空的膜结合泡;次级溶酶体增多,与融合性脂滴和成簇的糖原颗粒密切相关;基底膜缺乏或不完整。部分细胞胞浆内微细结构辨认不清。针刺组ICC细胞核保持正常形态,细胞突起损伤不明显,异染色质部分趋边;存在大量线粒体、核糖体、内质网和高尔基体;胞浆内细胞器形态结构较为清楚,少量线粒体肿胀、内质网扩张;基底膜维持完整。 7.胃肠组织SCF基因表达的改变:模型组与空白组存在显著性差异(P0.01)。针刺组与模型组比较差异存在显著性(P0.05)。针刺组与空白组无显著性差异。 8.胃动素与胃肠排空的关系:胃动素与胃半排时间的方程为y=165.179-0.732x(0x≤162),决定系数R2=0.309,P0.001。胃动素与胃排空率的方程为y=0.008+0.003x(0x≤162),决定系数R2=0.234,P0.001。胃动素与排便粒数的曲线方程为y=-0.793x+0.017x2-7.734×10-5x3(0x≤162),决定系数R2=0.65,P0.001。 结论 1.针刺能缩短腹部术后首次排气时间,改善术后排便,促使患者提前恢复流质饮食,减轻腹胀痛、恶心呕吐等胃肠反应。 2.手法针刺和电针各有优势。手法针刺在整体调节首次排气排便时间、改善排便质量、促使患者提前恢复流质饮食方面疗效较好,而电针在改善和促进肠鸣音恢复、减轻腹胀和胃肠反应方面疗效较好。不同的优势特点可能与其作用机理有关。手法针刺善于整体调节,而电针则长于改善胃肠电节律,提高阈值。 3.术后首次排气时间与针刺介入时间呈幂相关。 4.针刺对腹部术后胃肠运动功能紊乱的调整作用主要在于促进胃肠蠕动和排空功能的恢复,此功效可能是通过调节血浆胃动素的含量,减轻术后炎症反应,改善胃肠起搏细胞ICC的数量、结构和功能等多方面机制共同作用的结果。 4.针刺能促进腹部术后ICC细胞的再生,ENS-ICC-SMC网络结构的恢复,改善ICC超微结构,这可能与针刺具有调整Kit-SCF系统中SCF基因表达的作用有关。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徐瑞云;龚东明;刘海涛;顾本宏;侯宗立;;腹部术后功能性胃排空障碍30例诊治分析[J];中国医学工程;2011年04期
2 李洪立,郭修田,司井夫,谷文英,李淼焱;电针对腹部术后镇痛及胃肠功能恢复的作用临床观察[J];安徽中医临床杂志;2003年01期
3 陆黎;针药复合麻醉对腹部术后患者使用镇痛泵的影响[J];上海针灸杂志;2005年04期
4 谢敏,姜广杰,施维锦;十二指肠外瘘治疗中的经验和教训[J];中国实用外科杂志;1986年10期
5 卫梅;外科腹部术后患者的口腔护理[J];实用医技杂志;2001年07期
6 余建法;新斯的明足三里穴注腹部术后应用[J];浙江中医学院学报;2002年04期
7 谭俊玲,吕海,任晓亮;腹部术后病人自控镇痛986例临床分析[J];航空航天医药;2003年01期
8 李朝阳,冯运章,孙荫焦,李城;中药治疗腹部术后重症胃肠功能紊乱120例[J];陕西中医;1994年11期
9 肖保祥,崔振健,胡宝友,曾升明;解痹栓治疗腹部术后肠麻痹的疗效观察和实验研究[J];西南国防医药;1994年06期
10 王桂艳,陆兴权;TDP治疗腹部术后切口愈合不良61例[J];右江医学;1994年04期
11 刘甲才,卫影莲;腹部术后住院期间肠梗阻再手术11例临床分析[J];吉林医学;1999年02期
12 李洪春,何葵,何鹏海,何新良,何松,朱俊;腹部术后早期肠梗阻21例诊治分析[J];湘南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05年01期
13 陈治龙,霍克新,房建华;上腹部术后顽固性呃逆14例分析[J];吉林医学;1992年02期
14 王爱丽!050011;运用大承气汤中药肛门缓滴解除腹部术后肠麻痹[J];中国社区医师;1999年06期
15 高岚;电针治疗呃逆症38例[J];河南中医;2000年02期
16 李凤军;;腹部术后功能性胃排空障碍的诊断和治疗[J];河北医药;2010年09期
17 韩国芳;;针灸对腹部术后肠胃功能恢复的影响[J];中国民间疗法;2010年08期
18 ;电针作用对鼠脑单胺氧化酶活性的影响[J];华中科技大学学报(医学版);1976年S2期
19 杨顺益;电针抢救呼吸衰竭67例的初步体会[J];新中医;1976年06期
20 刘鸾;陆利;彭荣松;李楚杰;;电针足少阴肾经穴位对肾脏排磷(P32)的影响(摘要)[J];吉林医科大学学报;1961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马文珠;周培娟;赵春华;;电针三阴交缓解分娩痛的临床观察[A];全国中医药疼痛高峰论坛暨中华中医药学会疼痛学分会成立大会会刊[C];2010年
2 高志雄;王威;;电针上巨虚对内脏痛敏大鼠模型的影响[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3 李春香;李岩;吴淑梅;;中西医结合治疗泌尿系统体外碎石术后并发症41例[A];第四次全国中西医结合养生学与康复医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4 刘喆;朱永旺;蔡晓婧;曾超;邵晓梅;;电针调节rCBF对慢性脑灌注不足模型大鼠学习记忆的影响[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5 周艳杰;;电针对肉芽组织病理学表现及超微结构的影响[A];第四次中西医结合实验医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0年
6 孙洁;温进;魏惠芳;仲大奎;曾霈君;李滢;杨磊;李晓泓;张露芬;;电针关元穴对慢性炎症痛模型大鼠心理行为改变的实验观察[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7 孙洁;温进;魏惠芳;仲大奎;曾霈君;李滢;杨磊;李晓泓;张露芬;;电针关元穴对慢性炎症痛模型大鼠心理行为改变的实验观察[A];中国针灸学会临床分会全国第十九届针灸临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1年
8 王小微;李超;张新;王毓林;何康民;李佳琪;毛应启梁;王彦青;;多次电针足三里、昆仑对小鼠黑色素瘤血行转移的影响[A];第十届全国针刺麻醉针刺镇痛及针刺调整效应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0年
9 董自斌;;小针刀治疗梨状肌综合征120例[A];第四届全国针刀医学学术交流大会论文集[C];1996年
10 蒯乐;杨华元;刘堂义;高明;;电针缓解大鼠胫骨癌痛的量效关系[A];中国针灸学会针灸器材专业委员会第十四届学术研讨会参会代表手册[C];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邓晶晶;针刺对腹部术后胃肠运动功能紊乱的调整作用及机理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2 金载莹;电针促进急性期脑出血大鼠缺血神经元功能恢复的实验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2年
3 李文迅;电针对抑郁模型大鼠行为学、海马形态结构和海马nNOS mRNA及BDNF蛋白表达的影响[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5年
4 孟宏;电针对慢性应激疲劳证候模型大鼠神经免疫网络调节机制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3年
5 赵征宇;电针对转基因鼠类风湿性关节炎HLA-DR_4基因调控的研究[D];成都中医药大学;2004年
6 王文炫;电针、针刺治疗颈椎病颈痛的临床对照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7 陈姵绮;电针结合拔罐治疗单纯性肥胖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8 辛立;电针三阴交诱发LH峰的作用及机制的理论与实验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1年
9 王黎;电针治疗血管性痴呆的实验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2年
10 余晓慧;电针抗局灶性脑缺血大鼠的细胞凋亡和基因调控机制的实验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4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徐传兵;电针双侧足三里促进腹部术后胃肠功能恢复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2 张利泰;电针抗大鼠创伤痛免疫抑制效应的实验研究[D];辽宁中医学院;2001年
3 左芳;电针头穴对人脑运动功能影响的PET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03年
4 刘波;电针对急性脑梗死大鼠神经可塑性影响的实验研究[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04年
5 王芬;变频电针对大鼠坐骨神经横断后神经再生影响的实验研究[D];天津中医学院;2004年
6 尹莹;电针加药物治疗急性痛风性关节炎的临床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4年
7 白满镐;电针对缺血再灌注脑损伤大鼠神经营养因子影响的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5年
8 吴章荣;电针联合艾灸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9 张静;电针对炎性痛大鼠病灶局部皮肤组织CB2受体蛋白表达的影响[D];华中科技大学;2009年
10 王芳;电针对脑梗塞大鼠IP区nNOS免疫阳性神经元结构的影响[D];暨南大学;2004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周军;电针无法代替古代补泻手法[N];保健时报;2005年
2 郝宏华;电针与中药结合治中风更有效[N];中国医药报;2005年
3 周建华 长春中医学院附属医院;肛门病术后电针止痛[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4 梁新;电针的针刺深浅及注意事项[N];农村医药报(汉);2009年
5 林明;国外对电针的研究与应用[N];中国中医药报;2002年
6 王震虹;王祥瑞;电针与丹参合用可保护缺血-再灌注心肌[N];中国医药报;2004年
7 ;10mA电流电针可促进受损脊髓修复[N];中国中医药报;2004年
8 宋蔼荣;电针——又麻又颤才治病[N];医药养生保健报;2007年
9 王萧逸;电针配合艾盒灸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N];农村医药报(汉);2009年
10 冯淑兰 赖新生 古继红;广州中医药大学研究发现:电针对记忆有影响[N];中国医药报;2004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