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英汉委婉语对比研究

杨宏伟  
【摘要】: 禁忌是人类社会的普遍的文化现象之一。思维对这一文化现象的反映,在语言交际中表现出来,就形成了禁忌语。在现实生活中,人们尽量避免提及那些禁忌领域,也尽量避免使用禁忌语。然而在很多情况下,人们不得不谈及那些敏感方面,但又不能直接明了地将它们表达出来。为满足交际需要又不至于犯忌,人们便使用含蓄曲折,拐弯抹角的方式把话说出来,这就是委婉语。委婉浯和禁忌语是一枚钱币的两面:面目不一而价值无二。 从心理上看,人们都喜欢好看、中听的。语言中有许多表达法不是出于避讳禁忌或不雅粗俗之物,而是出于礼貌策略的需要,把话说得悦耳动听,易于接受一些。 语言中还有一种特殊的委婉表达法,这就是用于政治目的的“政客语言”或“政治语言”。这种语言往往极具模糊性和掩饰欺骗性,但也不排除其政治或外交策略性。 人类在长期的发展和实践活动中,不断地认识和改造客观世界,同时也不断地构建和发展着自己的语言与文化,形成各自的语言模式和文化圈。不同民族的语言模式和文化圈不仅相互区别,又互相交错,在某些方面还相互重合,反映在禁忌及其另一面委婉方面亦如此。在禁忌的对象、习俗、心理等方面,不同民族既有独特性,又有共同性。与此相伴生的禁忌语和委婉语也既有民族或地区的个体差异性,又有民族或地区的共性,是个性与共性的统一。 英汉两种语言是英美民族和汉民族在其各自长期的实践活动及社会文化发展中构建和发展起来的,其各自的社会文化背景和心理状况既有独特性,又有共同性,反映在禁忌领域及委婉方面也是如此,因此在语言方面,英汉委婉语也是有同有异。 具体讲来,在定义、分类、涉及范围、构成手段等方面,英汉委婉语有同有异,这也反映出其社会文化、价值观念、民族心理等方面的个性和共性。 西方学者把委婉语的研究范围主要限于词汇层次,因此具定义也大多局限于词汇范畴。但美国语言学家Dwight Bolinger(1981)指出:Euphemism is not restricted to the lexicon,there arc grammatical ways of toning something down without actually changing the content of the message。另外Hugh Rawson (1981)在其编写的A Dictionary of Euphemisms and Other Doubletalk中把涉及句子层次的understatement也作为一种委婉表达方式。可见委婉语的研究范围是可以扩展的。 早些时候,中国学者对委婉语的研究主要是从修辞的角度进行的。修辞学对委婉语的研究突破了西方学者在字词层面上的局限,将委婉语的概念扩至句子、篇章的层面。因此委婉语的定义可以分为两个层次:狭义委婉语和广义委婉语。狭义委婉语指限于词汇层次的委婉语,广义委婉语指词汇层次和非词汇层次(如句子、篇章等)的委婉语。在分类方 面,英美学者根据不同的标准,把委婉语分成不同的类型。根据所表达的事物禁忌与否, 委婉语分成两大类:传统委婉语和文体委婉语;根据委婉语本义遗忘与否,委婉语分成有 意和无意两种;根据流传时间的长短,委婉语分成瞬时性委婉语和持续性委婉语;根据所 指内容,委婉语可以划分为死亡委婉语,性委婉语,职业委婉语等等。总之,根据不同的 标推,委婉语可以划分成不同的种类。相比之下,中国学者对汉语委婉语就没有进行这种 条分缕析,而是简单地分为泛讳和特讳,要么就根据避讳内容分为人名避讳,物名避讳, 凶的避讳,祸的避讳,死的避讳,污的避讳,耻的避讳等等。 就委婉语涉及的范围来说,英汉两种语言不尽相同。英美民族和汉民族文化心理差异 性和共同性造成其禁忌方面有异有同,反映在委婉语方面也是如此。总的来说,英汉委婉 语在此方面是同多异少。 英语和汉语各属不同的语言系统,其语言结构形式不一样,因此在委婉语的构成方面 也存在差异,各有其独特的方面。另一方面,由于英汉语言在结构上存在相似性,英美 民族和汉民族在文化、心理方面也存在相似性,因此英汉委婉语在构成手段上也具有相似 性。 英汉委婉语尽管有差异,但它们的构成原则是一致的。所有委婉语的构成都遵循三个 原则,即距离原则,相关原则和动听原则。 语言既是社会的产物,也是心理的产物。各民族尽管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有所 不同,但他们在禁忌和委婉心理方面还是一致的。人们使用委婉语,基本出于以下三种心 理因素:1)避讳;2)礼貌:3)掩饰。这三个方面实际上也是委婉语的三大交际功能, 或曰社会功能。 委婉语的本质特征是它的间按件,在语用学和补会语言学中称之为间接语言行为。委 婉语在交际中具有避讳功能和礼貌功能,从这个意义上讲,委婉语是一种礼貌语言。反过 来说,礼貌语言具有委婉动听,问接含蓄的特点,实质上山是--种委婉语。礼貌语言是委 婉语的一部分。 社会在发展变化,语言也在发展变化。委婉语作为一种普遍的语言现象,也在不断地 更新发展。委婉语的产生、发展和衰亡,一般都遵循两条规律:格氏定律(Gresham’s Law)和更新定律(山cuL删听sononononSSll)。 通过比较英汉委婉语的异同,我们可以看出,委婉语既是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毛浓国;;跨文化交际视阈的英汉委婉语[J];高等函授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02期
2 王晓;;英汉委婉语之对比[J];晋城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2年03期
3 杨林;英汉委婉语及其在跨文化交际中的作用[J];中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3年S1期
4 孙丽娟;宋秀云;;英汉委婉语及其在跨文化交际中的作用[J];希望月报(上半月);2007年08期
5 刘晓华;;浅析英汉委婉语的比较与翻译[J];渭南师范学院学报;2005年S2期
6 邹晓玲;;英汉委婉语的文化差异[J];文教资料;2006年29期
7 刘琦红,何红;浅谈英汉委婉语的异同[J];河北青年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5年03期
8 潘敏;英汉委婉语的对比分析[J];淮阴工学院学报;2004年04期
9 张丽君;梁志华;;英汉委婉语比较研究[J];文教资料;2008年18期
10 王琳;;英汉委婉语的社会功能研究[J];科技信息(科学教研);2007年23期
11 王昆;;浅议英汉委婉语中的文化差异[J];科技信息(科学教研);2007年32期
12 陈莹,崔霞;英汉委婉语之比较[J];莱阳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2期
13 肖乐;英汉委婉语的文化对比[J];邵阳学院学报;2004年03期
14 王小凤;英汉委婉语对比分析及文化解读[J];湖南社会科学;2003年04期
15 米琳娜;;英汉委婉语构成方式对比研究[J];青年文学家;2012年01期
16 于晓涵;;英汉委婉语的对比研究——以《生活大爆炸》和《爱情公寓》为例[J];海外英语;2021年08期
17 卢绍迎;;英汉委婉语的文化差异思考[J];湖北开放职业学院学报;2020年11期
18 尹彬;邓凯元;;英汉委婉语的分析比较与翻译[J];林区教学;2006年06期
19 张美琪;王忠迪;;英汉委婉语的对比分析[J];才智;2020年36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6条
1 熊倩;;浅析英汉委婉语的差异及趋同[A];语言·跨文化交际·翻译[C];2010年
2 王珊珊;;英汉委婉语及构成对比研究[A];福建省外国语文学会2005年年会暨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5年
3 盖飞虹;;英汉委婉语对比研究[A];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第七次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4 于倩;;英汉委婉语的国俗语义研究[A];中国英汉语比较研究会第七次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5 刘志成;;从语用学的视野看待英汉委婉语的翻译[A];外语教育与翻译发展创新研究(第三卷)[C];2014年
6 邱林林;;委婉语的翻译与动态对等理论[A];语言与文化研究(第七辑)[C];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杨宏伟;英汉委婉语对比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01年
2 杨红;英汉委婉语对比研究[D];西安电子科技大学;2010年
3 魏立;英汉委婉语之对比研究[D];黑龙江大学;2001年
4 郭莉;英汉委婉语翻译的对比研究[D];厦门大学;2008年
5 王丽敏;英汉委婉语对比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04年
6 陈文华;跨文化交际中的英汉委婉语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09年
7 蔡葵;英汉委婉语的对比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03年
8 李亚民;英汉委婉语比较及其翻译[D];河北大学;2008年
9 魏兴才;英汉委婉语对比研究[D];西南大学;2006年
10 王体;英汉委婉语的文化对比及构成研究[D];首都师范大学;2009年
11 汤菲菲;英汉委婉语对比研究[D];上海海事大学;2006年
12 邸素敏;英汉委婉语文化内涵的比较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09年
13 刘兵;英汉委婉语对比研究[D];哈尔滨工程大学;2005年
14 彭晓春;英汉委婉语的比较研究[D];华南师范大学;2003年
15 徐希文;英汉委婉语的比较与翻译[D];东北财经大学;2007年
16 罗建忠;文化视野下英汉委婉语的互译[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10年
17 杨博;英汉委婉语的文化对比与交际策略研究[D];黑龙江大学;2010年
18 周芬;英汉委婉语的文化内涵差异性研究[D];武汉理工大学;2012年
19 胡玲;英汉委婉语翻译[D];华东师范大学;2008年
20 黄媛媛;英汉委婉语之语用对比与翻译[D];东南大学;200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