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民国时期甘肃毒品与禁毒问题研究

尚季芳  
【摘要】: 毒品对近代中国社会影响巨大,甘肃虽地处西北内陆地区,其受害程度与国内其它地区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进入民国后,毒品更是泛滥成灾,影响深远。此时,甘肃政局动荡,地方割据势力迅速崛起,开拓地盘,扩充军队。为了筹措军费,军阀大肆开放烟禁,征收烟亩罚款,在被逼无奈之余,民众不得不种植较多的鸦片,以应付沉重的苛捐杂税。甘肃交通运输滞后,本地丰年所产粮食及其它货品很难运往外地,谷贱伤农现象时常发生,而鸦片质轻价高,便于运输,刺激了民众的种烟欲望。加之甘肃农村副业凋敝,农民赖以换取商品的货币缺乏,而种植鸦片可以换取部分货币,满足了民众的购买需求。鸦片的大量种植,随之而来的是吸食和贩运。民国时期甘肃吸食鸦片的人数一度达到20万人,占全省总人口的3%,数量不小。其因何在?贫穷的生活环境,整个社会医疗卫生条件的落后以及正常的积极的娱乐生活的缺乏,都使民众将吸食鸦片作为排忧解乏、治病疗疾和消磨时日的“良药”。种植鸦片,土地被罂粟占据,良田面积减少,粮食总产下降,一遇天灾人祸,农民纷纷离村,饥馑载道,死亡流离,络绎于途,给农村经济以沉重打击。吸食鸦片,斫丧了社会最基本的生产力,给吸食者自身、家庭和社会带了灾难,影响社会和谐殊深。在贩运方面,商号、驼帮、马帮和军队是当时的四大贩运群体,鸦片在他们的操纵下,或在省内互销,或在省际偷运,毒害良善,而他们却赚取巨额利润。总之,鸦片的种植、吸食和贩运使民国甘肃社会乃至整个国家的正常有序运转受到严重阻遏。 面对鸦片带来的诸多社会问题,在禁与不禁之间,民国历届政府态度不一。张广建督甘时,禁种功效甚大,吸食和贩运有所减少。陆洪涛督甘伊始,囿于军费的困窘和财政的拮据,开放烟禁,征收烟亩罚款。冯玉祥势力入主甘肃后,为了问鼎中原,逐鹿天下,名虽禁烟,实则变本加厉,种植一度泛滥无已。南京国民政府肇建,对禁烟颇为重视,宣称与鸦片势不两立,必须根绝。言虽铿锵,但不久即行失信,实行“寓禁于征”政策。甘肃名义上纳入国民政府的统治体系之内,但地方各实力派自恃军队众多,与省政府抗衡,省府政令推行空间相当有限,禁烟无甚成效。1935—1940年,国民政府施行“两年禁毒,六年禁烟计划”,开始其统治期内最大规模的禁烟运动。此时的甘肃省也渐入和平局面,政治、经济逐步走上正常轨道,开始实施上述计划。总体上,在该计划的实施期限内,甘肃省取得的最大成效是禁种。截至1940年,除了在少数民族地区和偏僻的插花地、飞地发现烟苗外,其余通衢之处遍种嘉禾。然而,由于登记烟民、颁发戒烟执照、成立土膏行店、设立临时烟土管理所等措施的成效不彰,致使吸食和贩运依旧比较严重。40年代,甘肃省仍然将禁烟列为政府的重要施政举措,加大打击力度,效果明显,种植逐渐被限制在狭小的地区之内,随着种植的减少,连带的吸食和贩运也相应匿迹,由公开转为秘密。到1949年,国民党政权摇摇欲坠,对地方的控御力减弱,一些种烟大县又开始偷种烟苗,一时鸦片种植有卷土重来之势,但此时国民政府已无能为力,只能待之后来的执政者。 终民国一代,烟毒未能彻底禁绝,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鸦片是当时甘肃省的财政支柱。民国时期的甘肃,近代工业、商业和交通运输业等产业发展非常迟缓,在整个社会的财政结构中不占重要地位。甘肃省所依赖的常川大宗收入还是传统的农业产值,然而农业生产技术在未有质的飞跃之前,所提供的产出毕竟有限,且未将地籍彻底整理,田赋征收常不足实数。因此,仅仅依靠田赋很难维持政府机构的运转,尤其是庞大的军费开支,在此情境下,政府和军队就将种植和贩卖鸦片变成为其开辟财源的不二法门。其次,正因为鸦片是财政支柱,所以政府采取的禁烟政策如分期禁绝、颁发戒烟执照等都是本着“禁税并重”、“寓禁于征”的目的,企图在禁政上取得最大的经济收益,即既要禁烟,又要收款,这种矛盾的做法给禁政成效不佳埋下了伏笔。再次,鸦片是高利润作物,各个社会群体(如军队、土匪、地方土劣等)都将其视为取财的便捷之道,怂恿、包庇、甚至强迫民众种植鸦片,从中获取巨额收益。地方基层政权经费微薄,但事务众多,开支浩繁,也通过鸦片寻求利益分配。省府限于实力,对上述种种违法之举无法彻底监督禁止,社会失控现象严重。最后,从国家统一的角度来看,民国历届政府受到各种势力的挑战。如南京国民政府内有各地方实力派的飞扬跋扈,不将其作为合法性政权,其统治的中央权威资源损失殆尽:外有日寇的入侵,致使它不能倾其全力推行禁政,禁政受到影响自在意料之中。 与新中国的禁毒政策相比较,民国时期甘肃禁毒政策及措施的局限清楚地凸显了出来。新中国建立之初,百废待兴,能否将烟毒彻底涤荡清除,是人民对新生政权的一种期盼,也是对这个政权执政能力的一种考验。在禁政的价值取向上,新中国完全摒弃了过去将地方财政建立在鸦片畸形经济基础之上的危险路径,不再从鸦片上寻求任何利源。同时,土改、减租减息、“三反”、“五反”等运动的开展,农民从经济上、政治上翻了身,实现了“耕者有其田”的理想,而且随着对基层政权的大清理,一批积极分子充实到基层政权的行列,推行政令的积极性高涨,社会动员能力空前提高,加之民众对新生政权的各项政策持普遍认同支持态度,国家与民众之间形成了良性互动,禁政速度大大加快。短短几年之内,影响近代甘肃的百年烟毒从此绝灭。 回顾民国时期甘肃的毒品泛滥和禁毒历程可知,毒品是社会毒瘤,在国家衰微、民气不振、民族备受欺凌和压迫的宏观背景下,在民国甘肃社会政局动荡、经济残破和文化萧条的特殊环境中,毒品是不可能禁绝的。只有全面发展提升社会的各个层面,增强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综合实力,才能将毒品永远阻隔在我们的生活之外,构建一个和谐的社会系统。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寇雷;民国时期甘肃省政府机构简介[J];档案;1997年S1期
2 姜洪源;;民国时期一起砍伐“左公柳”案件始末[J];发展;2008年02期
3 尚季芳;;控制与消解:从保甲长的难局看国民政府时期的地方基层社会[J];历史教学(下半月刊);2010年03期
4 师宏睿;;民国时期宁夏铁路建设的设想和规划[J];共产党人;2009年21期
5 ;甘肃省人民委员会关于检查年终突击花钱情况的通报[J];甘肃政报;1958年12期
6 ;甘肃省人民委员会批轉甘肃省农林厅关于加强种子工作的报告的通知[J];甘肃政报;1959年12期
7 ;甘肃省人民委員会批轉粮食厅关于自給性生产的粮食处理意見的报告[J];甘肃政报;1960年23期
8 ;甘肃省农林厅关于建设用材不能自行采伐和无偿供应的通知[J];甘肃政报;1958年16期
9 王道初;伪造民国时期契约的检验[J];刑事技术;2000年04期
10 ;省政府、省政府办公厅2002年11月份发文要目[J];甘肃政报;2002年23期
11 ;甘肃省大事记(二○○二年五月份)[J];甘肃政报;2002年11期
12 周末;;新“秋菊故事”(上)[J];农业知识;2002年05期
13 ;2002年我省十大新闻[J];党的建设;2003年02期
14 韩秀桃;民国时期法律家群体的历史影响[J];榆林学院学报;2004年02期
15 孙海泉;论民国时期苏南思想观念嬗变的特征和作用[J];江海学刊;2005年01期
16 孙冬虎;;寻访前门外老字号[J];前线;2006年05期
17 王颖;;浅论民国河南人民面对自然灾害的生存选择[J];甘肃农业;2006年04期
18 柴荣;;论民国时期的民法思想[J];河北学刊;2007年01期
19 李慧宇;;民国时期重庆市的保甲编查探析[J];四川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03期
20 王娟;;民国时期国际私法教学体系及启示[J];黑龙江科技信息;2007年17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别必亮;;民国时期我国高校校歌探微[A];纪念《教育史研究》创刊二十周年论文集(10)——中华民国教育史研究[C];2009年
2 谢晓鹏;;民国时期河南匪祸及其成因[A];中国现代社会民众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3年
3 宋海燕;;民国乡村书院的演变——对庐陵两本书院志的解读[A];纪念《教育史研究》创刊二十周年论文集(10)——中华民国教育史研究[C];2009年
4 戚厚杰;;民国时期废除不平等条约的历程及教训[A];百年沧桑论香港——江苏省暨南京市各界举行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1997年
5 王欣;;马长寿先生的康藏研究[A];任乃强与康藏研究学术研讨会论文摘要[C];2009年
6 冯敏;;辛亥革命与民国时期国家审计的发展[A];孙中山与辛亥革命——纪念辛亥革命90周年论文集[C];2001年
7 王波;任俊;;民国时期甘肃发行“节约建国储蓄券”历史背景及其版式[A];第二届西北五省区钱币学会协作会议专辑[C];2002年
8 慈鸿飞;;民国时期中国西部农业资源开发[A];中国农业历史学会第九次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2年
9 刘伟;;民国时期职业补习教育对现今中等职业学校教育教学的启示[A];江苏省教育学会2006年年会论文集(综合一专辑)[C];2006年
10 夏红艳;;民国时期湖北省枣阳县商会及其钱票[A];湖北钱币专刊总第六期[C];200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尚季芳;民国时期甘肃毒品与禁毒问题研究[D];四川大学;2007年
2 马廷中;云南民国时期民族教育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4年
3 薛其林;民国时期学术研究方法论[D];湖南师范大学;2001年
4 杨常伟;民国时期山西农业科技[D];山西大学;2009年
5 程森;明清民国时期直豫晋鲁交界地区地域互动关系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11年
6 陆汉文;民国时期城市居民的生活与现代性(1928—1937)[D];华中师范大学;2002年
7 黄正林;黄河上游区域农村经济研究(1644-1949)[D];河北大学;2006年
8 吴秀梅;民国景德镇制瓷业研究[D];苏州大学;2009年
9 杨茜;民国时期上海民俗书刊出版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1年
10 金兵;民国时期职业指导研究[D];苏州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何乃柱;他者眼中的拉卜楞社会[D];兰州大学;2009年
2 唐艳丽;民国时期甘青藏族教育研究[D];西北师范大学;2007年
3 李晓平;民国时期福建的土匪问题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02年
4 吴静;民国时期学位制度探析[D];浙江大学;2002年
5 刘月华;民国时期新疆石油开发研究[D];新疆大学;2005年
6 刘斌;民国四书文献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05年
7 刘方;民国时期的新兴职业女性[D];吉林大学;2006年
8 苏刚;民国时期职业教育立法研究[D];东北师范大学;2008年
9 吴志娟;科学本土化:民国时期科学发展必由之路[D];华中师范大学;2003年
10 吕敏霞;民国时期中小学德育制度探析[D];华东师范大学;2003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华;阿富汗打响禁毒战[N];中国国防报;2002年
2 ;中国的禁毒[N];新华每日电讯;2000年
3 程平;北京禁毒战果显著[N];人民公安报;2002年
4 本报记者 高艾苏 姜兴华 本报特约通讯员 张万钧;云南禁毒:直面“金三角”[N];解放军报;2002年
5 梁晋云;云南公专筹建禁毒系[N];人民公安报;2001年
6 ;筑起坚强的禁毒壁垒[N];经济信息时报;2000年
7 本报记者 石国胜;禁毒采访三省行[N];人民日报;2002年
8 记者 杨淑珍、实习记者 李刚;《北京倡仪书》坚定各国禁毒决心[N];人民公安报;2000年
9 记者 邵清滢;各地党政高度重视禁毒专项斗争[N];人民公安报;2002年
10 记者王建良;将禁毒严打推向高潮[N];人民公安报;2002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