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SBR+人工湿地”组合工艺处理生活污水的试验研究

Wisaam S.Al-Rekabi  
【摘要】: 城市污水处理基础设施的高投入,城市污水厂的高运行费用,管网渗漏造成的二次污染,以及水资源缺乏地区对污水回用的需求,迫切需要运行稳定,低能耗污水处理工艺。本研究将SBR工艺与人工湿地工艺进行组合,用于处理生活污水,以得到该组合工艺处理生活污水的最佳工况条件与最优的经济运行参数,要求充分发挥人工湿地的处理效能,以降低SBR系统的能耗。 在该组合工艺中,人工湿地是自然处理工艺,人工湿地中间设置自然复氧槽可提高湿地内部的溶解氧,为无能耗工艺。SBR系统是活性污泥工艺,须通过供氧来培养活性污泥和保持一定的活性污泥浓度。SBR系统的曝气强度和曝气时间是影响该组合工艺的能耗参数。 常温下(气温≥15℃),活性污泥中微生物生长迅速,SBR中污泥浓度高,对有机污染物的去除效果好。为降低能耗,不断降低SBR的曝气时间,选用运行方式1、2、3,4作为运行工况,曝气时间从5h降低到2h。同时采用限制曝气,将SBR系统控制在低溶解氧状态。出水要求达到《景观用水标准》(GB/T18921-2002)。 低温下(气温15℃), SBR中活性污泥受到气温变化的影响,活性污泥中微生物活性降低,污泥浓度下降,加之秋冬季节,进水污染物浓度较春夏季高,通过延长曝气时间,来提高有机污染物的去除效果,选用运行方式5、6、7,8作为运行工况,曝气时间从6h延长到8h。出水标准要求达到《城市杂用水标准》,对总氮总磷不作要求。 试验从2006年4月启动,到2007年3月结束,历时一年。根曝气时间的不同,试验运行了8个运行方式,每种方式运行20-25天。周期运行过程中,2-3天取一次水样,每次取样,SBR每间隔1小时沿时取样,人工湿地沿程取样。试验研究了常温和低温条件下,组合工艺中SBR与人工湿地对COD、氨氮、总氮和总磷等有机污染物的去除规律及最佳运行工况;低溶解氧下SBR系统的特性研究,包括同时硝化反硝化现象,脱氮除磷效果的研究;人工湿地最大处理效能,及人工湿地内植物生长特性。研究结论如下: SBR反应器启动期间,温度为14.7~26.5℃,污泥培养周期按进水1h,曝气20h,沉淀1h,出水1h,闲置1h,每天运行一个周期,排水比为1/3。运行3天后,污泥浓度明显增加。其后,调整运行周期:进水1h,曝气8h,沉淀1h,排水1h,闲置1h,每天运行两个周期。十天后出现大量菌胶团。污泥浓度达3000mg/L以上,并对COD、氨氮、TN,TP等指标进行检测。COD去除率达93%,氨氮去除率达90%, TP去除率达50%。对SBR中污泥进行镜检,发现大量菌胶团,其中有变形虫,固着型纤毛虫属,枝虫、轮虫等微生物。SBR反应器启动成功。 人工湿地系统启动前对填料进行了冲洗和补充,植物被短期(3天)移出了湿地床,在重新栽入湿地系统后,湿地植物都较快的适应和恢复了生长态势。在种植植物时,重庆地区气温较高,有利于植物的生长恢复。特别是风车草,在重新栽入湿地床中2周后,就长势旺盛,发出了新芽,且每株分蘖数都增加了5~6个;美人蕉的生长趋势相对风车草要弱些,这是由于其自身的特点决定,美人蕉在冬天后大量枝叶枯萎,仍然没有得到很好的恢复,但是在经过30天左右,美人蕉也呈现良好的长势,部分美人蕉已经长至1.4米左右,比较茂盛。在进行填料清洗过程中,发现植物根系发达,其中风车草根系长达30多公分,在两种植物的根系上都附着大量填料。在各植物根区由于植物根系供氧,为微生物提供了一个好氧环境,形成的生物膜结构密实,呈褐色絮状。植物根系内部填料上生物膜的颜色骤渐变深,最终呈黑色絮体。运行20天后,对人工湿地各级填料上的生物膜进行镜检,水生美人蕉位于人工湿地的第一级,周围有机物浓度高,生物膜成黄褐色,镜检发现了大量的微生物;自然复氧区由于受光照影响,出现了大量的藻类和草履虫;随水质的不断变好,在人工湿地后段风车草根系区的生物膜发现了钟虫以及等枝虫等微型动物。在后端植物池,除镜检发现轮虫、线虫等后生动物外,还发现了肉眼可见的丝状沙虫及一些软体小虫。人工湿地内生物相十分丰富,湿地内已经建立了一个较完整的生物群落。 常温下,运行方式3为最佳运行工况。此工况条件为,SBR限制曝气3h,沉淀1h,进出水2h,每天运行3个周期;人工湿地的HRT为24h,每天处理水量1.5m3,水力负荷为16.1cm/d。在进水COD、氨氮、总氮,总磷均值依次在272mg/L、47.74mg/L,65.01mg/L,5.94mg/L的情况下,出水满足《景观用水标准》(GB/T18921-2002),且组合工艺在满足出水要求的前提下,SBR反应器能耗最低,人工湿地的处理效能发挥最大。在此工况条件下,组合工艺的COD、氨氮、总氮,总磷的总去除率为95.6%、82.1%、78.1%,82.7%;其中,SBR对COD、氨氮、总氮,总磷的去除率为79.8%、52.7%、43.0%,30.0%;人工湿地对COD、氨氮、总氮,总磷的去除率为70.9%、84.3%、61.6%,88.7%。 在运行方式3条件下,组合工艺中SBR对COD、氨氮、总氮,总磷的贡献率分别为90.1%、54.8%、43.0%,30.1%。人工湿地对COD、氨氮、总氮,总磷的贡献率分别为5.5%、27.2%、35.1%,70.1%。SBR去除COD和氨氮效果明显,人工湿地总磷效果明显。人工湿地对总氮,总磷的去除达到了最大效果,总氮的最大处理效能大致在2.2g/ m2·d,总磷最大处理效能大致在0.39g/ m2·d。将SBR反应器中的溶解氧浓度控制在0.5-1mg/L,曝气强度控制在1m3/h~2m3/h较为合适。将SBR反应器控制在低溶解氧状态下,COD和氨氮降解并没有受到明显影响,且出现同时硝化反硝化现象,明显放磷、吸磷现象。 在运行方式3条件下,SBR中COD在第一个小时内被降解很快,一小时后COD均值在100mg/L一下,随着曝气时间的延长,COD浓度一直呈下降趋势,曝气3h后,其出水值在50mg/L以一下。氨氮的降解过程受COD浓度的浓度影响,其优先去除COD,而后去除氨氮。在曝气前一个小时,COD浓度较高,增值速度较高的异养型细菌迅速增值,COD降解速度快,使得自养型的硝化菌受到抑制,硝化速率很慢,但由于反应器的稀释作用,氨氮在进水混合初期,氨氮浓度明显下降。曝气一小时后,COD降解基本完成,氨氮降解速率增大。曝气3小时后,氨氮浓度下降20mg/L左右。总氮在低溶解氧环境下,由于反应器的稀释作用和同时硝化反硝化作用,在曝气过程中,其浓度一直曾下降趋势,曝气3小时后,浓度下降了25mg/L左右。总磷的去除过程受溶解氧的影响明显,在曝气的前1小时,由于COD的降解,氨氮的硝化,总氮的同时硝化反硝化需要消耗大量的溶解氧,在限制曝气的情况下,SBR反应器中的溶解氧浓度下降到0.2mg/L左右,反应器基本处于厌氧状态,SBR反应器中出现明显的释磷反应,总磷的浓度在第1小时内呈明显上升趋势,随着曝气时间的延长,总磷浓度开始下降,曝气3小时后,其浓度降低到4mg/L左右。 在运行方式3条件下,人工湿地的COD进水浓度很低,经过人工湿地的降解出水能够满足出水要求。氨氮的进水浓度在20mg/L左右,人工湿地中植物根系的供氧和自然复氧槽的复氧,给湿地内部形成了较好的好氧环境,出水氨氮值下降到5mg/L以下,能够达到出水要求。总氮的进水浓度在30mg/L左右,由于植物根系的传氧与自然复氧槽的复氧,为人工湿地提供了一个好氧,厌氧环境。通过其兼氧和厌氧区的反硝化过程去除硝态氮。总氮经过人工湿地的沉积、挥发、吸附、微生物作用,植物吸收其下降值在15-20mg/L,出水总氮值在15mg/L以下,能够满足出水要求。总磷的进水浓度在3.5mg/L左右,通过微生物的积累、植物的吸收和填料床基质的物理化学等几方面的协调作用,人工湿地系统的出水总磷浓度在0.5mg/L以下,具有很明显的去磷效果。 在低温下,SBR运行方式8为达标运行工况。此工况条件为,SBR曝气8h,沉淀1h,进出水2h,每天运行2个周期;人工湿地的HRT为36h,每天处理水量1m3,水力负荷为10.6cm/d。在进水COD,氨氮均值在374mg/L,86.14mg/L的情况下,出水COD和氨氮值满足《城市杂用水水质标准》(GB/T18920-2002)。在此工况条件下,组合工艺的COD,氨氮的总去除率为96.3%,89.4%;其中,SBR对COD,氨氮的去除率为92.5%,68.3%;人工湿地对COD,氨氮的去除率为96.3%、89.4%。组合工艺中SBR对COD,氨氮的贡献率分别为92.5%、68.3%。人工湿地对COD,氨氮的贡献率分别为3.7%,21.1%。SBR对COD和氨氮的去除起主要作用。 低温情况下,由于组合工艺对COD的降解速率下降,前置SBR只有通过不断延长曝气时间和提高曝气强度来提高COD降解速率,将COD浓度降低到一个较低水平,再利用人工湿地的深度处理使出水满足要求,人工湿地对COD的降解效果受气温影响较大,随着气温的降低,其对COD的去除率逐渐下降。由于前置SBR反应器对COD的降解,人工湿地降解COD的效能没有完全发挥,无法得出其低温下的对COD降解的最大效能。SBR中污泥所含硝化细菌的生物活性降低,氨氮处理效果下降。加之进水氨氮浓度很高,氨氮的降解速率明显下降。SBR系统不断延长曝气时间才能有效降低污水中的氨氮浓度,当曝气时间延长到8h,再充分利用人工湿地对氨氮的去除效果,才能满足出水标准。 人工湿地中设置的自然复氧槽能够有效的进行复氧。复氧量随着槽长增加而增加,复氧的效果主要取决于槽长,将人工湿地四道复氧槽的平均复氧效果进行线性回归,复氧槽的复氧效果与槽长呈正向线性关系。 风车草和水生美人蕉是较好的人工湿地植物。根系发达,其中风车草根系长达30多公分,在两种植物的根系上都附着大量填料。在各植物根区由于植物根系供氧,为微生物提供了一个好氧环境,形成的生物膜结构密实,呈褐色絮状。 植物根系内部填料上生物膜的颜色骤渐变深,最终呈黑色絮体。风车草受季节影响不大,但水生美人蕉受季节影响较大,冬季生长情况不好,植物需要三个月清理一次。 组合工艺耐冲击负荷能力强,限制曝气下,污泥浓度在3000-4000mg/L之间,且活性很高。在夏季学生离校期间,进水浓度很低的情况下,采用限制曝气,其污泥浓度能够控制在2000mg/L-3000mg/L。 SBR与人工湿地组合工艺兼有两种水处理技术的优点。SBR抗冲击负荷强,自控程度高,操作简单;人工湿地运行成本低,维护简单;人工湿地具有生态效应,可美化环境,具有绿化功效,可与小区的景观相结合。同时,可以弥补两种技术各自的不足。可以缩短SBR系统的曝气时间,降低其能耗;人工湿地可以弥补SBR中氮磷去除功效;SBR系统可以弥补人工湿地湿地系统冬季处理效果不佳的问题,有效防止人工湿地堵塞,减小人工湿地的占地面积。 试验得出的最佳运行工况是:常温下,SBR运行方式3(限制曝气3h,沉淀1h)与人工湿地(HRT=24h,每天处理水量1.5m3,水力负荷为16.1cm/d)组合,出水满足《景观用水标准》(GB/T18921-2002),且组合工艺在满足出水要求的前提下,SBR反应器能耗最低,人工湿地的处理效能发挥最大。在低温下,SBR运行方式8(曝气8,沉淀1h)与人工湿地(HRT=36h,每天处理水量1m3,水力负荷为10.6cm/d)组合,出水COD和氨氮值满足《城市杂用水水质标准》(GB/T18920-2002)。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7条
1 陈威;肖俊绚;;混凝加SBR组合工艺处理餐饮废水实验研究[J];市政技术;2013年04期
2 张子间;水解酸化—SBR组合工艺处理焦化废水[J];山东理工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4年06期
3 刘宝;万红友;田立;;SBR与土壤渗滤组合工艺对小城镇污水中磷去除的实验研究[J];科技风;2011年05期
4 乔俊莲;董磊;杨健;;微电解-SBR组合处理对硝基苯酚研究[J];水处理技术;2010年03期
5 何强;梁建军;柴宏祥;魏武强;Wisaam S.Al-Rekab;;SBR与人工湿地组合工艺处理生活污水的试验研究[J];建设科技;2008年14期
6 南国英;张高伟;代学民;杨孟林;郭嘉宇;张焕莉;贾庆旭;任淑萍;;SBR处理生活污水工艺中填料性能研究[J];绿色科技;2021年04期
7 娄小丽;;SBR技术在污水处理中的应用[J];化工管理;2021年10期
8 吴沛;叶峻宏;顾鑫;朱继涛;张凯;冷俊彤;王子婕;;好氧反硝化SBR工艺启动研究[J];环境科学与技术;2021年04期
9 于润;赵可;;腐殖SBR工艺中β-葡萄糖苷酶和脂肪酶活性的研究[J];辽宁化工;2020年01期
10 孙仲振;;SBR在锂离子电池中的影响[J];云南化工;2020年09期
11 王亭亭;汪银梅;曹文平;;复合SBR反应器异位修复景观水体效果及特性研究[J];徐州工程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年02期
12 覃汝高;;污水处理中SBR技术的应用分析[J];山东工业技术;2017年15期
13 徐明;刘娜;佟莉莉;;SBR法在小区生活污水处理中的应用[J];资源节约与环保;2015年11期
14 黄巍;;SBR法处理小区生活污水应用浅析[J];资源节约与环保;2016年04期
15 张青海;李云龙;汪扬涛;陈汝盼;;竹纤维/SBR复合材料的制备及性能研究[J];黎明职业大学学报;2016年02期
16 丁立斌;马俊杰;李军;陈涛;周延年;谢锴;黄国贤;;好氧颗粒污泥SBR中试运行效能评价[J];中国给水排水;2014年21期
17 赵雪;周皓;;“水解酸化-SBR”工艺在抗生素废水处理工程的应用[J];智富时代;2016年S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李论;李昌春;牛奕娜;肖晶晶;张敏芝;;SBR法处理制药废水的应用概况[A];环境技术进入产业时代——2014(第八届)环境技术产业论坛论文集[C];2014年
2 ;白炭黑补强的官能化SBR胎面胶胶料之白炭黑填料和氧化锌间的相互作用[A];2017年全国无机硅化物行业年会暨创新发展研讨会论文集[C];2017年
3 朱光灿;徐立然;雷晓芬;吕锡武;;SBR工艺耦合同步硝化反硝化与反硝化除磷的阶段运行时间研究[A];2013年水资源生态保护与水污染控制研讨会论文集[C];2013年
4 张帅;闫宝庆;;安全带提醒装置(SBR)有效区域性研究[A];第十二届河南省汽车工程科技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5年
5 钱光磊;陆彩霞;张艳芳;李亮;邵强;;溶解氧控制实现SBR短程硝化过程研究[A];2015中国水处理技术研讨会暨第35届年会论文集[C];2015年
6 秦亚敏;;SBR工艺短程硝化新途径及影响因素研究[A];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A卷)——第七届沈阳科学学术年会暨浑南高新技术产业发展论坛文集[C];2010年
7 董国日;柳建设;周洪波;杨宇;徐竞;尹湘平;;采用工业可编程控制器实现简单的时控型SBR废水处理工艺的运行[A];先进制造技术论坛暨第二届制造业自动化与信息化技术交流会论文集[C];2003年
8 李哲;刘振华;张俊贞;;SBR法处理采油废水[A];中国水污染防治技术装备论文集(第五期)[C];1999年
9 廖文贵;;序批式活性污泥法(SBR)的设计与计算[A];中国水污染防治技术装备论文集(第八期)[C];2002年
10 张大群;王树成;张玉佩;;SBR工艺与滗水器的发展[A];中国水污染防治技术装备论文集(第八期)[C];2002年
11 张兆昌;叶亚平;;气浮-水解酸化-SBR处理屠宰废水[A];全国SBR污水处理技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12 刘宏敏;杨其;李光宪;冯彦龙;刘小林;周兵;邹同歆;;炭黑增强的SBR老化性能的研究[A];2007年全国高分子学术论文报告会论文摘要集(下册)[C];2007年
13 韩晋英;傅金祥;许岩岩;齐建华;;SBR短程硝化影响因素研究[A];科学发展与社会责任(A卷)——第五届沈阳科学学术年会文集[C];2008年
14 谭英杰;张涛;王林艳;胡刚;;SBR/有机粘土纳米复合材料的结构与性能研究[A];2011年全国高分子学术论文报告会论文摘要集[C];2011年
15 罗亚红;;SBR法处理蓝皮制革废水及其动力学研究[A];河南省化学会2012年学术年会论文摘要集[C];2012年
16 沈扬;张光辉;;微电解-SBR工艺处理屠宰废水[A];2002热烈庆祝全国化工给排水设计技术中心站成立四十周年技术交流会论文集[C];2002年
17 任源;龙妮;韦朝海;;SBR法好氧吸磷过程中有机物浓度的调控分析[A];第二届全国环境化学学术报告会论文集[C];2004年
18 张大群;;关于序批式活性污泥法(SBR)技术及关键设备的研究与探讨[A];第五届全国水污染治理技术装备交流洽谈会论文集[C];1997年
19 汪德生;付蕾;郎咸明;;水解酸化—微氧曝气—SBR组合工艺处理焦化废水实验研究[A];2007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学术年会优秀论文集(上卷)[C];2007年
20 刘载文;许继平;侯朝桢;王正祥;薛福霞;;SBR污水处理系统神经网络软测量与控制技术[A];2005年中国智能自动化会议论文集[C];200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Wisaam S.Al-Rekabi;“SBR+人工湿地”组合工艺处理生活污水的试验研究[D];重庆大学;2008年
2 韩雅红;电气石强化SBR脱氮除磷效能及微生物群落结构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9年
3 李楠;SBR系统在低温条件下的废水生物除磷性能及除磷途径分析[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0年
4 张云霞;颗粒污泥SBR中试研究及颗粒污泥氧传质机理与胞外聚合物分析[D];天津大学;2009年
5 崔文峰;SBR反应共混改性沥青制备及结构与热贮存稳定性能研究[D];西北师范大学;2008年
6 张翔;厌氧消化-SBR-絮凝组合工艺处理牛粪废水研究[D];郑州大学;2008年
7 王冬波;SBR单级好氧生物除磷机理研究[D];湖南大学;2011年
8 贾艳萍;SBR工艺同步硝化反硝化脱氮效能与动力学研究[D];沈阳农业大学;2011年
9 韩玮;外在条件对SBR生物除磷的影响及聚磷菌内在响应机制研究[D];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15年
10 万甜;超声溶胞污泥回流-SBR工艺典型重金属再分配及累积的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4年
11 王建辉;基于共代谢作用微曝气SBR处理难降解有机废水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4年
12 苏彩丽;SBR系统中好氧颗粒污泥的培养及脱氮除硫研究[D];河南农业大学;2010年
13 李惠茹;高盐低营养和表面活性剂胁迫下SBR脱氮除磷性能与微生物响应机制的研究[D];湖南大学;2020年
14 潘芳慧;利用SBR中微颗粒生物炭生物膜对猪场消化液废水的脱氮研究[D];安徽师范大学;2021年
15 马方曙;模拟光伏曝气SBR处理农村生活污水的研究[D];北京科技大学;2015年
16 龙焙;SBR及连续流反应器中好氧颗粒污泥的快速培养及其应用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5年
17 杨晓南;水中纳米TiO_2特性及对SBR活性污泥系统稳定性的影响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3年
18 安正阳;生活垃圾填埋场渗滤液“三级垃圾填料床+臭氧法+SBR法”组合技术研究[D];昆明理工大学;2014年
19 张雪宁;可溶性微生物产物作为电子供体强化SBR脱氮的效能与机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20年
20 王暄;厌氧—好氧SBR中颗粒污泥胞内储存及脱氮除磷特性[D];天津大学;2005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魏武强;基于“SBR+人工湿地”组合工艺的生活污水回用技术试验研究[D];重庆大学;2008年
2 李俊;预处理-SBR法处理餐饮废水的试验研究[D];武汉科技大学;2010年
3 郑志伟;水解酸化-SBR工艺处理果汁废水的研究[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08年
4 张翠丹;生活污水SBR亚硝化颗粒污泥的快速启动及稳定运行研究[D];北京工业大学;2015年
5 产爽爽;插层剂MA/GTA的制备及对蒙脱土/SBR复合材料阻燃性的影响[D];安徽理工大学;2019年
6 马兆国;SBR中培养亚硝化颗粒污泥降解高氨氮低碳氮比废水及控制条件研究[D];南京农业大学;2017年
7 李双;海绵铁加量对SBR反应器性能的影响研究[D];兰州交通大学;2015年
8 李墨青;纳米银对SBR系统水处理效能及微生物菌群的影响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4年
9 林金銮;SBR同步硝化反硝化协同除磷处理城市污水技术研究[D];广州大学;2009年
10 戴步峰;SBR中缺氧颗粒污泥的培养和特性研究[D];西安建筑科技大学;2006年
11 史文燕;四环素对SBR硝化系统脱氮性能及微生物群落结构的影响[D];兰州交通大学;2021年
12 王猛猛;硅藻土强化SBR工艺处理农村生活污水试验研究[D];河北农业大学;2015年
13 孙菁;SBR中好氧颗粒污泥的快速培养及低能耗稳定运行研究[D];安徽建筑大学;2013年
14 崔慧慧;SBR短程硝化及影响因素研究[D];沈阳建筑大学;2011年
15 刘志;远紫外光氧化-SBR法处理餐饮废水的试验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07年
16 李莉莉;水解酸化+SBR法处理啤酒废水试验研究[D];长安大学;2009年
17 王军;老龄垃圾填埋厂渗滤液的“氨吹脱+SBR”处理技术研究[D];武汉理工大学;2003年
18 成璐瑶;SBR处理磷霉素废水的效果与微生物学分析[D];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2021年
19 符昊;生物强化SBR系统对磷霉素制药废水处理效果研究[D];沈阳建筑大学;2020年
20 范文雯;网板式SBR反应器快速稳定培养好氧颗粒污泥试验研究[D];兰州理工大学;2012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朱永康;全球SBR市场将年增7%[N];中国化工报;2015年
2 荆晓;供应紧张和原料成本上涨支撑亚洲SBR价格上扬[N];中国石化报;2018年
3 记者 郭雷通讯员 张永超;天润化工:组合工艺处理废水[N];蚌埠日报;200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