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法律监督权研究

任文松  
【摘要】: 法律监督权是社会主义国家检察机关所特有的一项权力,①我国现行宪法明确规定检察机关是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享有法律监督权。但综观检察机关的现有实际权力,却与这一宪政定位相距甚远,由此我国检察理论的研究处于混乱局面,检察实践的开展也受到严重阻碍。在司法改革的大背景下,目前诸多学者试图援引西方检察理论来阐释及设计我国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权。由于法律监督权作为一项重要的国家权力,根植于国家的政治体制,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我国社会制度的迥然差异,使得学界对法律监督权的研究陷入困境。任何制度都是历史的产物,正确认识法律监督权应当追寻其自身发展的历史轨迹。笔者采用历史的和比较的研究路线,对法律监督权在苏联和我国的发展历程进行了系统研究,进而探求法律监督权在我国的发展前景。 第一章“法律监督权产生的历史背景”阐述了苏维埃法律监督权创建时的特定历史背景,从中可以看出创建法律监督权在当时有着时代紧迫性。在分散监督模式失效的情况下,尽管关于法律监督权的创建存在激烈争议,但苏维埃政权最终还是理性地选择了设立检察机关并赋予其行使法律监督权。 第二章“法律监督权的生成及发展”中,全面论述了苏维埃法律监督权的发展历程,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苏维埃法律监督权分为一般监督权和司法监督权,其核心和精华是一般监督权。法律监督权建立的初衷,就是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统一和正确实施。 第三章“法律监督权在我国的引入”分析了我国引入法律监督权的原因,以及法律监督权在引入我国后立法的规定和具体的实践,并对苏联法律监督权和我国引入期的法律监督权进行了比较。从中可以看出,我国在立法上对苏联法律监督权进行了“全面”引进,但由于我国建国初期的国情与已经进行三十多年社会主义建设的苏联差距较大,我国这一时期的法律监督权的主要任务是打击刑事犯罪、保卫新生共和国的安全,因此我国引入期的法律监督权在具体实践上出现了与宪法定位上的第一次偏离。 第四章“法律监督权在我国的发展”中阐述了法律监督权在我国得以发展的背景,并对法律监督权在立法和司法上的发展进行了详细论述。这一时期我国的法律监督权中的一般监督权和司法监督权不仅有立法上的明确规定,也有具体的司法实践,因此这一时期被称为我国法律监督权发展阶段的“黄金时期”。但受当时历史条件的限制,一般监督权的运行出现了很多问题,受到了诸多非议,并没有完全得到开展,司法监督权对民事和行政领域尚无介入。因此,从总体上说这一时期的法律监督权仍然以打击刑事犯罪为主要任务,这也造成了我国法律监督权在具体实践上出现了与宪法定位上的第二次偏离。 第五章“法律监督权在我国的波折”着重论述了法律监督权在我国波折的原因及其表现。重新审视那段轻视和破坏法制的历史,可以看出法律监督权遭受波折,完全是在错误思想指导下和特定历史背景下造成的,法律监督权并非是可有可无的。没有法律监督权保护的法制将不成为法制,重视法律监督权也就是重视法制。在法律监督权遭到取消之前,一般监督权受到错误的批判而被迫空置,司法监督权也在左倾思想的影响下大为缩减,法律监督权在具体实践上出现了与宪法定位上的第三次偏离。 第六章“法律监督权在我国的恢复”在阐述法律监督权恢复背景的基础上,系统论述了我国现有法律监督权的体系,并进一步指出了法律监督权在我国所面临的挑战。从中可以看出,实定法规定的法律监督权是在“文革”刚刚结束后进行恢复重建的,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恢复的法律监督权只能采取权宜之计,着重恢复当时急需建立的权力。因此,恢复的法律监督权被局限于刑事诉讼领域范围之内,检察机关也成为单纯的“刑事检察院”。随着社会的发展,法律监督权已经进入民事和行政诉讼领域,但范围仍然十分有限。从总体上看,现有的法律监督权仍然以打击刑事犯罪为主要任务,这也造成了检察机关实际权力的运行与宪法定位之间的第四次偏离。 第七章“法律监督权在我国的回归”中指出了我国法律监督权的回归条件,并对法律监督在我国未来的发展提出了具体建议。我国的社会主义法制是由立法、执法、司法、守法等环节构成的有机整体。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权应当对社会主义法制的各个环节均进行法律监督,改变当前检察机关只能对社会主义法制的个别环节进行监督的局面,进而使长期以来法律监督权偏离其建立初衷的轨迹得以回归。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马永平;;论公诉环节法律监督权的强化与完善[J];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0年06期
2 欧阳峰;;检察院法律监督权的定位与完善——以制度论为视角[J];老区建设;2010年Z1期
3 贾可;;关于华夏银行金融法律监督权的合理方案[J];经营管理者;2011年18期
4 王康;;论法律监督权的本质[J];法制与社会;2013年14期
5 李桂茂,邹建章,张国吉;论法律监督权[J];新疆社会经济;1996年06期
6 吴忠民;法律监督权应当重新定位[J];中国刑事法杂志;2000年S1期
7 赵云;章筱伊;;“以人为本”视阈下的法律监督权[J];实事求是;2010年06期
8 王拓飞;;论法律监督权的实然与必然[J];湖北经济学院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年07期
9 石茂生;;论法律监督权:权利抑或权力?[J];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13年04期
10 徐茂清,杜广琳;行使法律监督权应树立四种意识[J];人民检察;1998年10期
11 曾军;;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权和诉讼权优化配置的价值和技术分析[J];西南政法大学学报;2011年06期
12 任绪保;;试论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权的限度[J];湖北警官学院学报;2013年08期
13 张扬;;论法律监督权配置的重点[J];安徽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13年04期
14 宁乃如;;论强化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权[J];学术交流;1993年04期
15 王晓;任文松;;独具特色的苏维埃法律监督权[J];社会科学辑刊;2009年04期
16 付永伟;;试论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权的主动性[J];法制与社会;2012年25期
17 ;法治博览[J];人民政坛;2009年08期
18 王换青;;浅析民事诉讼法律监督权——对2011《民诉修正草案》的探讨[J];商业文化(下半月);2012年03期
19 李桂茂,邹建章,张国吉;论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权立法的缺陷与完善[J];法学;1996年08期
20 孙丽华,杨洪文;浅议完善地方人大履行宪法、地方组织法赋予的法律监督权[J];黑河学刊;2003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7条
1 林明枢;;激昂凝重中的法律监督权[A];首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5年
2 杨迎泽;朱全景;;监督和促进依法行政——《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的一个修改原则[A];第七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会议文章[C];2011年
3 周民庭;;论人民检察院的法律监督权[A];第七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会议文章[C];2011年
4 屠晓景;;论法律监督权制约机制的改革与完善[A];第七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会议文章[C];2011年
5 石少侠;;检察理论研究应当正确认识五个关系[A];第二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6年
6 陈宪华;;检察权能与职能机构改革[A];第七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会议文章[C];2011年
7 贾志鸿;李梦林;;和谐社会视野下我国检察权的权力结构分析[A];第三届国家高级检察官论坛论文集[C];200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任文松;法律监督权研究[D];重庆大学;2008年
2 鄂振辉;执法权研究[D];山东大学;2007年
3 连峻峰;我国检察权的法理学分析[D];中国政法大学;2008年
4 冯景合;检察权及其独立行使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0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郭春兰;地方人大监督权与人民检察院法律监督权的合理界限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2年
2 谈倩;论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与法律监督权的运作[D];华东政法大学;2008年
3 傅坤;论我国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权对行政权的干预[D];厦门大学;2007年
4 王奉民;论我国检察机关的监督属性[D];湖南师范大学;2008年
5 黄河;论我国民事抗诉制度[D];太原科技大学;2009年
6 豆海中;论我国检察权的定位—法律监督权[D];河南大学;2012年
7 熊海燕;从多重性结构到单一性结构的改革及完善[D];四川大学;2005年
8 张维晓;论检察权在民事诉讼中的制度安排[D];郑州大学;2004年
9 乔亦丹;对中国检察权的定位[D];郑州大学;2004年
10 许娟;我国宪政视野下的检察权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华东政法大学教授 蒋德海;配置法律监督权要有利于制约和监督公权[N];检察日报;2008年
2 杨书文;能力建设的核心:正确适用法律监督权[N];检察日报;2005年
3 盛谨;完善法律监督权的思考[N];检察日报;2001年
4 记者 任东杰;用活用足现有法律监督权[N];法制日报;2010年
5 记者 谢文英;细化法律监督权行使规范[N];检察日报;2014年
6 记者 叶小钟 通讯员 梁少环 傅培德;工会要履行好劳动法律监督权[N];工人日报;2000年
7 东流;锡山首次对企业行使工会劳动法律监督权[N];无锡日报;2007年
8 王戬;从制约点与支撑点看检察机关法律监督权[N];检察日报;2006年
9 山东省高密市人民检察院 邓树刚;创新机制有效行使民事法律监督权[N];检察日报;2008年
10 记者 赵翔通讯员 耿承军;南昌市立法保障工会劳动法律监督权[N];工人日报;200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