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工程总承包商的利益分配及纵向一体化研究

管百海  
【摘要】: 20多年实施工程总承包项目的实践,证明工程总承包相对于传统的DBB模式具有各种优势,有利于项目总建设成本的降低、缩短建设周期。研究非综合性工程总承包商内部之间的利益分配问题、设计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对促使项目相关方积极参与工程总承包项目的优化设计具有重要意义。另一方面,从长期发展来看,对只具有设计或施工单一能力的工程总承包商而言,其是否实行纵向一体化也是其与分包商进行长远利益分配的一种决策;同时,它要想参与国际工程总承包建筑市场的竞争、提高自身的竞争能力,也需要决策是该实行纵向一体化,还是应进行分包。 我国的工程企业大多只具有设计或施工单一能力,欲实施工程总承包,有两种途径,一种是由只具有单一能力的工程企业单独作为工程总承包商,由总承包商将其不具备能力完成的那部分工作分包出去;另一种途径是设计单位与施工企业组成联合体工程总承包商,共同完成工程总承包项目。本文借鉴供应链和联盟收益分配的研究思路,利用博弈理论、契约理论、纵向一体化理论等方法和工具,对工程总承包商利益分配及基于收益的纵向一体化相关问题进行了分析和研究。 对于设计单位或施工企业单独作为工程总承包商的情况,总承包商为了激励分包商参与项目优化设计,需要将项目总承包收益的一部分分配给分包商。建立了总承包商与分包商的收益分配模型,求出了要使分包商参与项目优化设计应分配的项目总承包收益的范围,得到了项目总承包收益在总承包商与分包商之间分配的最优比例,以及施工企业和设计单位分别作为分包商的情况下各自应采取进行项目优化设计的最优努力程度。 除了单独作为工程总承包商外,设计单位与施工企业也可以组成联合体工程总承包商。在不考虑项目前期投标费用且双方只进行一次性合作的情况下,研究了联合体双方成员之间的收益分配问题,得到了项目总承包收益在联合体成员之间进行分配的最优比例,以及联合体成员各自可采取的进行项目优化设计的最优努力程度。接下来,将项目前期投标费用纳入联合体的收益模型,发现项目前期投标费用如何在联合体成员间进行分配不影响以后项目实施过程中项目优化设计的实现程度、项目总承包收益在联合体成员之间的最优分配比例,以及联合体成员各自可采取的进行项目优化设计的最优努力程度;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分析,得到了前期投标费用在联合体双方成员之间的合理分配比例。然后,应用重复博弈理论和方法,对重复合作联合体工程总承包商的利益分配问题进行了研究。以“针锋相对”触发策略和“冷酷”触发策略为例,分别讨论了联合体中设计单位和施工企业的策略选择,分析了项目总承包收益在联合体成员间的分配比例对成员临界折现率的影响,得出了联合体成员违约的临界折现率;并对两种触发策略情况下,联合体成员违约的可能性大小进行了比较分析。 从长远发展来看,只具有设计或施工单一能力的工程总承包商,是该培育自己所欠缺的另一种能力、实行纵向一体化,还是一直将自身不具备能力完成的那部分工作分包出去呢?论文根据建筑业上下游企业之间的关系,建立了一体化和非一体化两种情况下行业和总承包商的成本模型,得出了行业和总承包商进行纵向一体化的影响因素和条件,并重点分析了分包建筑市场竞争激烈程度对总承包商纵向一体化决策的影响。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韦忠信;管百海;马兰;;工程总承包商的纵向一体化研究[J];铁道工程学报;2008年11期
2 管百海;;工程总承包商的内部转移定价问题探讨[J];建筑管理现代化;2009年06期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