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丘陵山区地块尺度耕地价值测算与提升

吴兆娟  
【摘要】:耕地资源具有多功能性,其一方面能够为人类提供生产和生活资料,具有经济价值;另一方面还能为人类提供涵养水源、保持土壤、调节气候、净化环境和维持生物多样性等生态价值以及提供社会保障和维护社会稳定等社会价值,确保一定数量和质量的耕地资源是实现我国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基础。目前,耕地价值研究集中于国家、省(市)、县等区域尺度,土要对区域耕地资源价值总量、宏观因子对耕地价值的影响作用、区域耕地价值补偿等进行了研究。但是,在西南丘陵山区,由于受到新构造运动的影响,地形割裂,多形成孤立的山丘和岗地,耕地破碎、分散,从区域尺度上是不能完整地解析在自然条件和人为活动影响下耕地价值的本质,无法深入地认识决定耕地价值的气候、地形、植被、水文、土壤等内部影响冈子及农户微观主体对耕地价值的影响作用,也难以正确地理解不同耕地地块综合价值在现行市场机制下得以体现的特征,从而不利于全面识别耕地价值影响机理、找出促进耕地价值提升的有效途径,不利于根据不同耕地地块综合价值的体现特征制定出合理的耕地外部性价值补偿标准。为此,本研究选择重庆市合川区钱塘镇大柱村、开县竹溪镇灵泉村和綦江区永城镇中华村为研究区,从地块尺度出发,在对耕地地块投入产出情况、自然经济区位条件、农户特征等进行实地调查,测算其经济、社会、生态三大价值的基础上,对耕地地块价值特征、影响冈素、价值提升、价值体现及补偿进行了研究,使我们对耕地价值有了更全面、更深入的认识,并为促进耕地价值提升指明了行动方向,为进行耕地价值补偿提供了理论依据,为政府制定和完善耕地价值补偿制度提供了一定的决策参考。 1.地块尺度耕地经济价值 从耕地类型来看,大柱、灵泉、中华三个村调查水田地块地均经济价值的平均水平分别为182146元/hm2、271772元/hm2、126225元/hm2,均高于旱地地块的平均水平118934元/hm2、104369元/hm2、70001元/hm2;从耕地不同种植模式来看,水稻-油菜、水稻-油菜-冬洋芋种植模式地块的地均经济价值普遍高于单季水稻种植模式地块,经济作物种植模式地块的地均经济价值普遍高于麦子-玉米-红苕、玉米-红苕传统种植模式地块,由此揭示出,耕地地块复种指数越高、经济作物种植比例越高,越利于耕地地块经济产出功能的发挥。三个村调查水田地块的平均综合技术效率水平分别为0.724、0.766、0.784,调查旱地地块的平均综合技术效率水平分别为0.754、0.626、0.755,可见,三个村耕地地块的整体综合技术效率水平均不高,表明当前三个村耕地地块地均产出水平均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制约水田、旱地地块经济价值的影响冈素有所不同,其中三个村水田地块均未受到自然条件的明显影响,而旱地地块则主要受到自然条件的影响制约,三个村旱地地块经济价值与田面坡度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796、-0.707、-0.738,与土层厚度的相关系数分别为0.753、0.595、0.732,因此,水田地块经济价值提升的关键在于地块灌溉保障条件、经营规模、耕作半径、对外交通条件的改善,以及农户生产投入行为和耕作制度行为的合理调整,旱地地块经济价值提升的关键则是坡度、十层厚度等自然条件的改善。在厘清耕地经济价值影响机理的基础上可知,现阶段进行耕地经济价值提升应从耕地自身质量条件的改善、农户行为的合理调整、宏观环境的优化三个方面综合践行。 2.地块尺度耕地社会价值 (1)耕地社会稳定功能价值 大柱村调查耕地地块地均社会稳定功能价值的平均水平为192804元/hm2,是三个村中最高的,灵泉村次之,为164452元/hm2,中华村最小,为141333元/hm2;大柱、灵泉、中华三个村调查水田地块地均社会稳定功能价值的平均水平分别为216309元/hm2、169818元/hm2、157481元/hm2,均高于三个村调查旱地地块地均社会稳定功能价值的平均水平165969元/hm2、161165元/hm2、128261元/hm2,这主要是由水田地块的总体质量水平普遍高于旱地地块所决定的;个村大多数调查地块均表现为固定资产量所占比重培肥投入折现值所占比重收益损失折现值所占比重,这说明耕地地块社会稳定功能价值主要取决于决定耕地地块固定资产凝结量的耕地质量水平,总之,耕地地块质量水平越高,越利于耕地地块社会稳定功能作用的发挥。三个研究区耕地地块社会稳定功能价值均受到耕地地块自然质量条件、水利设施条件、耕作便利性的影响制约,表明现阶段通过土地整治工程的实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耕地地块社会稳定功能作用的发挥。对于耕地社会稳定功能价值的提升,当前一方面要通过开源和节流两种方式来增加耕地资源数量;另一方面要通过耕地质量改善、农户行为调整、以及宏观环境优化来提高耕地资源的物质产品产出能力。 (2)耕地社会保障功能价值 从农户家庭层面来看,灵泉村各调查农户家庭承包耕地单位面积承载的理论社会保障价值的平均水平与各调查农户家庭对理论社会保障价值的实际需求量的平均水平均是三个村中最大的,分别为296150元/hm2、171478元/hm2,中华村次之,分别为265675元/hm2、159264元/hm2,大柱村最小,分别为213908元/hm2、141336元/hm2,而三个村的人均耕地资源禀赋情况与此恰好相反,为大柱村中华村灵泉村,这表明人均耕地资源数量越少,单位耕地面积承载的社会保障压力越大;从理论社会保障价值与社会保障价值需求量的对比来看,三个村大多数调查农户家庭的社会保障价值需求量较理论社会保障价值均有所降低,表明农户家庭非农收入水平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农户家庭对其承包耕地的依赖程度。从耕地地块层面来看,大柱、灵泉、中华三个村调查水田地块地均社会保障价值的平均水平依次为150668元/hm2、189330元/hm2、171019元/hm2,均高于三个村调查旱地地块地均社会保障价值的平均水平97729元/hm2、68680元/hm2、98104元/hm2;复种指数高、经济作物种植比例高的种植模式地块提供的社会保障功能价值总体上高于麦子-玉米-红苕、玉米-红苕传统种植模式地块,这表明通过提高耕地地块的复种指数水平、经济作物种植比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提升耕地地块的社会保障供给能力。三个村耕地地块地均社会保障价值均受到农户家庭人均耕地面积、农户农业人口人均非农纯收入、耕地地块地均净收益三个冈子的显著影响:其中增加农户家庭人均耕地面积和提高农户家庭农业人口人均非农纯收入对减轻耕地社会保障承载压力有重要积极作用;提高耕地地块地均纯收益水平对提升耕地地块社会保障承载能力有重要促进作用。要缓解人类对耕地资源社会保障功能的巨大需求与耕地资源提供社会保障功能的有限供给之间的矛盾,现阶段一方面要通过增加耕地资源数量和提高耕地资源的物质产品产出能力来提高耕地资源的社会保障供给能力;另一方面要从提高农户家庭的非农收入水平、加快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进一步加强农村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与完善三个方面来减弱人类对耕地资源社会保障功能的依赖程度。 3.地块尺度耕地生态价值 总体来看,灵泉村调查耕地地块地均生态价值的平均水平是三个村中最高的,为308707元/hm2,大柱村次之,为270340元/hm2,中华村最低,为265174元/hm2;从耕地类型来看,大柱、灵泉、中华三个村调查旱地地块地均生态价值的平均水平比较接近,分别为296390元/hm2、296816元/hm2、299436元/hm2,而三个村调查水田地块地均生态价值的平均水平差异较大,灵泉村调查水田地块地均生态价值的平均水平分别比大柱、中华高出80591元/hm2、105265元/hm2;从耕地不同种植模式来看,水稻-油菜-冬洋芋种植模式地块的生态价值总体水平高于水稻、水稻-油菜两种种植模式,尤其高于水稻传统种植模式,麦子-玉米-红苕种植模式地块的生态价值总体水平高于玉米-红苕、经济作物两种种植模式,可见,复种指数越高、生物产量越高的地块,其提供生态服务功能的能力就越强,这揭示出今后可通过提高耕地地块的复种指数和生物量产出水平来进一步发挥耕地地块的生态服务功能。三个研究区水田、旱地地块地均生态价值均受到耕地质量指数和复种指数两个因子的显著正影响,这表明,当前加强研究区农田水利和生态环境的建设、通过采用现代化的农业技术措施来进一步提高研究区耕地地块的复种指数水平,可以在较大程度上提升耕地地块的生态价值。对于耕地地块生态价值的提升,需采取四个方面的综合措施:加强土地整治工程的规划与实施,通过改善耕地地块质量来直接或间接提高耕地地块的生态价值;合理调整农户的耕作制度行为和物质投入行为,提高复种指数水平和增加有机肥等保护性投入;加强农业技术的研究与推广应用,提高农业生产中的农业技术水平;大力推行生态农业,保障农田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的正常发挥。 4.地块尺度耕地综合价值 从耕地地块综合价值总体特征来看,水利、道路等基础设施条件好、复种指数高、经济作物种植比例大的耕地地块,越利于耕地综合价值的提升;从耕地地块综合价值构成来看,大柱、灵泉、中华三个村调查耕地地块经济价值所占比重的平均水平分别为19.81%、19.30%、14.04%,可见,经济价值所占比重较小,社会价值与生态价值所占比重较高,表明耕地的外部性价值较大,是不容忽视的,现阶段必须加强耕地外部性价值在经济上的充分体现研究,从而提高耕地资源的比较效益,从根本上扭转当前耕地快速流失的局面。大柱、灵泉、中华三个研究区调查耕地地块综合价值在耕地利用过程中的体现程度总体较低,平均水平分别为38.98%、35.65%、36.84%,这表明在当前市场机制下,具有外部性的社会价值和生态价值难以得到充分体现,对耕地进行投资和保护的农户主体仅获得了应有投资收益中的较小部分,这既是对农民利益的剥夺,也是对耕地资源的一种低效利用,不利于提高农民保护耕地的积极性和耕地资源的比较效益;三个研究区调查耕地地块综合价值在耕地征用过程中的体现程度不一,特别是水田地块,大部分价值都没得到体现,这表明在确定耕地征用价值补偿标准时,不能按照平均补偿标准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应基于耕地地块综合价值的评估确定差异化补偿标准。要促进耕地资源综合价值在耕地利用过程中得以充分体现,现阶段应进一步探讨有关耕地外部性价值补偿的相关问题,包括明晰产权,明确耕地外部性价值的补偿对象;加快基于耕地综合价值的耕地评估工作,明确补偿标准;明确耕地利用外部性价值补偿资金的来源与管理;确定补偿方式;加强立法,为耕地外部性价值补偿提供法律依据和保障。要促进耕地资源综合价值在耕地征用过程中得以充分体现,现阶段需进一步完善耕地征用价值补偿体系,在征地环节中增加生态补偿费征收项目;要基于耕地地块综合价值的评估确定差异化补偿标准;要明确价值补偿主体和补偿对象。 综上所述,本研究基于地块尺度进行耕地价值研究,解析了不同自然条件和人为活动影响下耕地地块经济价值、社会价值、生态价值的特征,较为全面地识别了耕地三大价值的影响机理,并针对性地提出了促进耕地三大价值提升的综合措施体系;解析了耕地地块综合价值总体特征和构成特征,揭示了现行市场机制下耕地地块综合价值在耕地利用和征用过程中的体现程度,探讨了耕地利用过程中的外部性价值补偿和耕地征用价值补偿所涉及的相关问题,尤其是提出了基于耕地地块综合价值的评估确定差异化补偿标准的思路。但本研究耕地地块生态价值的测算未考虑耕地的负外部性效益;耕地利用和征用过程中的价值体现研究也主要是基于理论探讨,缺乏实践操作性。因此,今后应进一步加强耕地生态价值的准确测算以及耕地外部性价值补偿的实践操作研究,从而为解决我国耕地利用和保护问题提供科学的、全面的理论基础和实践参考。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