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中国经济波动

陈师  
【摘要】:实际经济周期(Real Business Cycle,以下简称RBC)理论是20世纪80年代形成并发展起来的经济周期理论。该理论倡导的研究方法与动态一般均衡模型,已经成为现代宏观经济分析的基本工具。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已经成为与新凯恩斯主义相抗衡的主要宏观经济学流派,为理解经济波动的性质和根源提供了新的理论和方法。近年来,国内的学者开始使用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分析中国的经济周期波动问题。 虽然就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看来,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并未真正揭示经济周期与波动的根源,但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在经济运行的层面上,对经济波动的产生原因与其作用过程作出了有价值的分析。实际经济周期理论作为一门研究市场经济运行的宏观经济理论,值得处于市场机制不断健全与完善的转型期的中国所借鉴。实际经济周期理论产生近30年来,已经逐渐成为当代宏观经济理论中一大学派,是与新凯恩斯主义宏观经济学相抗衡的主要古典力量,其研究方法也占据了当代宏观经济理论的主导地位。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在国外的经济研究与政策制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显示出强大的生命力。可以预期,随着中国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和健全,实际经济周期理论也将进一步在中国的经济实践中发挥作用。但是,实际经济周期理论的进一步应用必须基于模型具有较高的外在一致性这个基础之上。 相对于针对发达国家的实际经济周期研究来说,国内有关理论与应用研究尚处于起步阶段。国内早期的研究表明,基本的实际经济周期模型能够较好地解释中国的经济周期波动,但模型的解释能力还有待改进。改进基本的实际经济周期模型的一条研究线索是引入“更符合中国经济实际情况”的假设,例如为模型引入人力资本、劳动市场和产品市场供给与需求的预期偏差等因素。尽管这一线索并未明显改善模型对中国经济波动的预测能力,但其作为开创性的研究,为以后的进一步研究提供了思路。改进基本的实际经济周期模型的另一条研究线索是从基本的实际经济周期理论出发,参照该理论发展过程中的主要扩展方向来为模型赋予更符合实际情况的假设。这一类研究主要包括对劳动市场扩展的讨论、引入货币因素、引入名义冲击、引入不完全竞争市场扩展、引入开放环境等。相比较而言,针对于1978年以后的、符合中国经济实际情况的主要扩展对模型解释能力的提高更为明显,这为以后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思路。 总的来说,国内现有的实际经济周期研究还存在如下不足:第一,就冲击来源而言,外生技术冲击作为主要冲击来源,对实际经济的周期性波动具有较强的解释力,但这种技术冲击是以全要素生产率衡量的技术变迁所导致,其性质尚未得到进一步的讨论。第二,就其他冲击来源而言,现有的研究考察了政府支出冲击、供给需求的不确定性冲击、货币冲击和太阳黑子模型。相比较而言,有关研究认为政府支出冲击对中国经济波动的影响尤为明显,但还缺乏对其他冲击来源的考察。此外,政府支出冲击的引入可能还不足以使模型准确解释主要实际变量的周期波动。第三,在引入不同的冲击来源的同时,大多数研究并未明确讨论模型所引入的对冲击的放大和传播机制,因此很难了解冲击影响经济波动的形式和过程。第四,就模型对主要宏观变量周期波动的预测而言,国内现有研究主要考察了产出和消费,缺乏对其他变量的评价,而且广泛使用的可分劳动假设并不能反映中国经济中的就业波动。第五,数据选取和参数校准存在分歧,不同的研究未基于使用相同数据而获得的一致的关于中国经济周期波动的特征事实。同时,参数校准也存在着分歧,也未最大限度地使用已有数据所提供的信息。 本文基于实际经济周期理论的视角,从若干方面对中国经济波动问题进行进一步研究。本文在实际经济周期理论的框架下,引入中国经济周期波动实际情况的约束,探讨中国经济波动的产生与形成。本文的出发点是尝试解决上述国内研究中存在的不足,就劳动市场波动、技术冲击的不同类型与特征、财政冲击与货币冲击等几个方面的问题进行深入探讨。在为模型引入这些不同类型的冲击来源的同时,本文也讨论了不同的传播机制对这些冲击的放大与随时间传播作用。 论文的导论部分指出了论文选题的目的和意义,以及论文的研究思路、研究内容与逻辑框架。第一章介绍了实际经济周期的产生背景、理论特点与基本观点,并给出有关文献综述,讨论国内已有研究与其不足。第二章结合国内有关研究成果,尝试给出一个能够描述中国经济波动特征的基本实际经济周期模型。 第三章进一步为模型引入了不可分劳动假设、政府部门、劳动窖藏机制与要素窖藏机制。由于国内有关就业波动的解释一直存在问题,第三章通过初步扩展模型有关劳动的假设,给出一个解决办法,认为不可分劳动模型能够解决这一问题。在不可分劳动模型的基础上,第三章进一步探讨了引入政府部门、劳动窖藏假设与要素窖藏假设这几种传播机制的有效性。 在第四章,本文详细考察了实际经济周期模型的主要冲击来源——技术冲击。从经验数据可以发现,中国的技术变迁存在明显的偏向性与投资专有技术进步特征。本文依次将这些类型的技术冲击引入模型,发现模型的效果存在明显的改善,并能提供更符合特征事实的解释。通过对传播机制的进一步考察,本文对比和论证了不同类型的技术冲击的作用机制。 在第五章,本文考察了另一冲击来源——财政冲击。通过为模型依次引入政府支出、一次性总付付税和扭曲性税收,本文发现财政政策的引入能有效改善模型的表现,这说明财政政策对中国经济波动的形成具有重要意义。 在第六章,本文考察了货币冲击,尝试使用一个引入货币冲击的RBC模型对中国宏观经济中名义变量周期波动的特征事实进行解释。本文的研究发现,货币冲击的引入并不能明显提高模型的解释力,但可以让模型能够解释名义变量的波动。本文同时也认为,对这一不足的改进可以考虑从几种常见的货币RBC模型的传播机制入手。 第七章是本文的最后一部分。在总结本文研究结论的同时,本文也给出了进一步研究的方向。 本文的创新之处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技术冲击是RBC理论的主要冲击来源。本文尝试讨论技术冲击的中性、偏向性与投资专有性特征,与其对中国宏观经济波动的影响。由于RBC理论并不明确区分长期与短期分析,对技术冲击类型与特征的讨论,实际上也可以看作是对这些类型的技术变迁在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上的论证。 第二,国内现有研究缺少对RBC模型中传播机制的考察,而本文集中讨论了几种常见的传播机制在放大与传播主要冲击时的能力。首先,针对国内现有研究并未对劳动市场与就业波动给出正确解释这一问题,本文为基本RBC模型引入不可分劳动假设。这一工作使得RBC模型在理论上、逻辑上和经验上能够解释中国宏观经济中的就业波动,也为构建符合中国经济实际情况的RBC模型引入了一个更具效率的传播机制。其次,在不可分劳动模型基础上,本文也将传播机制进一步扩展到引入政府部门、劳动窖藏机制与要素窖藏机制,并论证其有效性。 第三,本文将财政冲击与货币冲击引入RBC模型。就财政冲击而言,国内有关研究仅讨论了政府消费冲击对中国经济波动形成的影响,而在本文中,政府财政政策同时通过政府消费与扭曲性税收形成冲击,影响中国宏观经济波动的形成。同时,本文认为现有对政府消费冲击的研究并不完善,尚存在一些问题,并给出可行的解决思路。就货币冲击而言,本文为RBC模型引入货币冲击,以分析货币政策对经济波动形成的影响。对类似问题的研究有很多,但大多数研究用简化式模型加以分析,使用结构模型尤其是动态一般均衡模型的分析则很少。同时,在RBC框架下的货币模型分析中,国内现有的类似研究还不够全面。本文使用一个标准的现金先行模型分析货币冲击对中国经济波动的影响,并根据模型的数量结果评价模型的解释力。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谢友星;对经济波动的结构性解释及实证分析[J];金融与经济;1995年02期
2 温素彬;我国经济波动的成因及数量分析[J];淮海工学院学报;1997年04期
3 鲁政委;海外学者眼中的中国经济波动[J];兰州商学院学报;2005年04期
4 《当前我国经济周期阶段研究》课题组;李星;谢静;陈乐一;;改革以来我国经济波动与消费、投资及进出口关系的协整分析[J];财经理论与实践;2006年02期
5 胡红安;;经济波动理论研究综述[J];生产力研究;2007年05期
6 胡乃武;孙稳存;;中国经济波动的平缓化趋势分析[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08年01期
7 王妍;巫建国;;我国的反周期货币政策[J];经济师;2008年02期
8 张文军;;湖南消费品市场波动实证研究[J];统计与决策;2008年03期
9 黄昊宇;;从饱和性分析逆周期政策选择[J];经济管理;2008年06期
10 胡红安;;经济系统的复杂性与经济波动的多因性分析[J];税务与经济;2008年03期
11 刘敬;周维;何柳;;天津市与全国经济波动的实证分析和比较[J];泰山医学院学报;2008年02期
12 李子联;;中国货币流动性过剩的衡量及其与经济波动的联动关系研究[J];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学报;2008年03期
13 王建伟;李关政;;财产保险对国民经济总量和经济波动性的影响——基于套期保值模型与中国的实证[J];财经研究;2008年08期
14 彭频;李静;;我国经济周期波动与建筑业波动关系的实证研究[J];江西理工大学学报;2008年06期
15 高伟生;叶民强;;经济增长与经济波动的关系——基于亚洲“四小虎”面板数据的实证研究[J];国际经贸探索;2008年12期
16 周业安;章泉;;财政分权、经济增长和波动[J];管理世界;2008年03期
17 宋清;;经济周期理论发展综述与评析[J];辽宁经济职业技术学院(辽宁经济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9年06期
18 谢先泽;石坚;;贸易:美国经济波动对中国经济的影响[J];求索;2010年02期
19 张文军;杨勇;;我国东西部地区出口波动与经济波动的关系研究[J];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3期
20 王峥;;我国转移支付稳定地方财政支出的实证研究[J];郑州航空工业管理学院学报;2010年03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茆健;林珏;;经济波动与技术创新——基于中国民营上市公司的实证分析[A];2010年中国产业组织前沿论坛会议文集[C];2010年
2 张杰威;范金;;中国投资波动与经济波动相互关系的实证分析[A];全国青年管理科学与系统科学论文集(第2卷)[C];1993年
3 杜金岷;;真实经济周期理论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周期理论的比较[A];中华外国经济学说研究会第十四次学术讨论会论文摘要文集[C];2006年
4 李扬;;中国的高储蓄、高投资现象分析[A];首届中国经济论坛论文集[C];2005年
5 李彭城;王栋;江洪;;经济监测预警系统模型建立及系统实现[A];2000中国控制与决策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0年
6 康锋莉;;经济波动与财政政策的时间一致性[A];厦门大学宏观经济研究中心授牌仪式暨“转轨时期中国宏观经济理论与政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5年
7 张焱;;农业经济波动态势和周期的谱分析[A];中国现场统计研究会第九届学术年会论文集[C];1999年
8 罗光强;谭江林;;湖南宏观经济波动特征及其调控[A];湖南省经济学学会年会暨科学发展观与湖南经济协调发展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9 沈可挺;郑易生;;资源供给冲击与宏观经济波动——重新理解中国经济增长[A];2005中国可持续发展论坛——中国可持续发展研究会2005年学术年会论文集(上册)[C];2005年
10 罗光强;曾福生;曾伟;;产业结构变迁对湖南经济增长波动的影响[A];湖南省经济学学会年会暨科学发展观与湖南经济协调发展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师;中国经济波动[D];西南财经大学;2009年
2 陈鹏;台湾经济波动冲击效应研究[D];南开大学;2010年
3 赵娟;中国经济波动研究:基于总量和产业层面[D];华中科技大学;2011年
4 王宪勇;DSGE框架下的中国经济波动研究[D];东北财经大学;2009年
5 李霜;动态随机一般均衡下中国经济波动问题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1年
6 丁从明;财政分权、经济波动及其效率损失研究[D];重庆大学;2011年
7 韩青;中国开放经济实体周期波动及其传导机制[D];山东大学;2011年
8 丁纪岗;区域视野下的中国经济增长与波动研究[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6年
9 左萌;进口贸易结构、国际技术扩散与我国经济波动[D];西南财经大学;2010年
10 侯乃堃;石油价格波动对世界经济波动影响的动态变化关系研究[D];哈尔滨工业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姚领;货币供应总量、结构与经济波动[D];西南大学;2011年
2 张红梅;我国经济波动与股市波动关系研究[D];河北大学;2010年
3 刘淇;货币政策与宏观经济波动[D];华中师范大学;2011年
4 黄涛;改革开放以来需求面因素对我国经济波动影响的分析[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10年
5 张文军;论我国的消费需求与经济波动[D];湖南大学;2005年
6 党繁亚;中国与东盟经济波动的相关性分析[D];山西财经大学;2010年
7 刘志杰;我国投资与经济波动研究[D];湖南大学;2003年
8 李晓娜;战后日本经济波动的制度分析[D];东北师范大学;2002年
9 徐磊;虚拟经济波动对商业银行稳定性影响的研究[D];内蒙古大学;2010年
10 张文朋;上证(深成)指数与经济波动[D];兰州商学院;201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广发期货发展研究中心 许江山 编译;投资冲击与经济周期[N];期货日报;2010年
2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 马涛;建立能平抑经济波动的内生机制[N];上海证券报;2010年
3 冯在;最近一轮经济波动中的工业税负运行轨迹[N];中国税务报;2010年
4 本报记者 阮晓琴;越南经济波动 三公司细述在越投资影响[N];上海证券报;2008年
5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周业安;逃不开的危机[N];21世纪经济报道;2008年
6 杨兆敏;商业银行应考虑经济波动时的防范能力[N];工人日报;2004年
7 本报评论员;撬动经济的“黄金支点”[N];新华日报;2008年
8 本报评论员;化危为机 科学跨越[N];湖南日报;2008年
9 傅云 本报记者 王玲;江西:加快企业升级转型[N];中国经济导报;2008年
10 程亮亮;越南经济波动对烟台冰轮影响不大[N];第一财经日报;200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