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在我国设立居住权制度的思考

王林华  
【摘要】: 《物权法》已经于2007年10月1日正式开始施行,在最终《物权法》所规定的制度之中,并没有出现居住权的身影,在论及没有设立居住权的原因之时,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的解释是:“居住权的适用面很窄,基于家庭关系的居住问题适用婚姻法有关抚养、赡养等的规定,基于租赁关系的居住权适用合同法等有关法律的规定。而且,居住权大多发生在亲属朋友之间,一旦发生纠纷,可以通过现行有关法律规定的救济渠道加以解决。因此,法律委员会建议将这一章删去。”然而现实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显示出并非如其所愿,现有的法律制度仍然在一定程度上难以达到解决诸如抚养、赡养等问题的完美境界,因此,对于居住权问题仍然具有讨论的现实意义。在本文中,笔者从我国国情的实际出发,分析其有无存在的社会需要,并通过比较其与现存制度的差异,分析其优越性,进而结合物权法的规定,探讨居住权制度的构建问题。 居住权,以我国《物权法》(征求意见稿)中对其作出的定义,是指居住权人对他人住房以及其他附着物享有占有、使用的权利,并用七个条文规定了居住权的设立和消灭以及权利义务关系。而所谓的居住权问题,是指在中国物权法或者民法典中是否应当规定居住权制度以及(如果应当规定)如何设计具体规范的问题。 衣食住行都是入们最基本的生活需要,其中住房问题更是涉及到了当今社会经济、政治等各个层面。《孟子》有这样的说法:“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房屋作为一种重要的不动产,是人生存的必要条件之一。现代社会,房屋的价值越来越受到关注,房屋目前已成为稀缺的生存资源,同时也是人民安身立命的根本。《世界人权宣言》第25条规定:“人人有权享受为维持他本人和家属的健康和福利所需的生活水准,包括食物、衣着、住房……”但是就社会现状而言,由于土地和房屋的稀缺性,我国人多地少、人多房少的矛盾越来越尖锐,房屋的价值在当代社会得以提升,由此注定了不可能人人都能在满足所有权的前提下居住房屋,由此自然产生了一个必然的矛盾。缘起于罗马法的居住权制度可以很好的解决房屋所有人与使用人之间的矛盾问题,本文正是基于这样一种考虑对这一问题作一探讨,以期能对我国物权法的完善有所裨益。 本文由引言、正文和结语组成,正文由居住权制度研究的基本理论、中国建立居住权制居住权制度的合理性考察和我国建立居住权制度的立法设计三部分组成。 正文第一部分是居住权制度研究的基本理论。从居住权的渊源入手,通过比较分析简要介绍居住权制度的产生和其在大陆法系主要国家的发展,进而引申出居住权的一般理论与制度特点。 从渊源上看,居住权植根于罗马法人役权制度,并存在于用益权一使用权一居住权的权利架构中。罗马社会的家长制和家产概括继承制度,以及共和国末期婚姻制度的变化和解放自由人的增加为居住权的产生创造了社会基础和社会条件。为解决特定家庭成员或解放自由人的居住问题,罗马人创设了居住权。基于这种特殊身份关系而产生的居住权具有明显的人役权性质,体现出伦理性、人身性、期限性等特点。这是与当时罗马的家庭结构和财产制度相适应的,维护了罗马奴隶制家庭关系和社会秩序,体现了民法的秩序和正义价值。 后世法、德、意大利、瑞士等大陆法系国家,却都毫无例外地在其民法典中继受了居住权制度。通过以上的各国法律的比较发现,虽然现有立法例中居住权的形态不同,功能各异,但基本属性并无不同,都具有财产性和物权性。居住权首先为一种物权性财产权,具有经济价值,可以根据不同的利益需求,在特定或不特定的主体之间配置,在遭受侵害之时可以依物权的的保护方式予以保护。其次是人身伦理性,居住权设立最终的目的是解决一小部分人的特殊情形下的居住问题,因此必然带有其自身的特殊的地方,而不是适用于用益物权的一般规则。 第二部分通过分析我国的社会实践和相关法律制度,在阐述我国关于居住权建立与否的争论基础之上,从不同的视角来进一步论证我国设立居住权制度的必要性。 此部分是本文的重点,包括三个层面。第一层面介绍了我国学者对我国应否确立居住权制度所持的态度:肯定说及否定说。笔者针对否定说的理由提出不同意见,从而表明自己的观点:应在我国建立居住权制度。第二层面对《物权法(草案)》中有关居住权的规定的进行评价:居住权制度在《物权法(草案)》中从无到有是一大创新,一大亮点,但有关居住权规定的条文仍有其一定的缺陷,不能完全适应现实需要。第三层面从居住权的价值功能的角度以及从具体的涉及居住权问题的解决并不完善,来论证在我国当前形势下仍然具有设立居住权制度的必要性。如针对诸多学者认为居住权很难融入我国现有的物权法体系之中,笔者认为遵循制度、体系的完整性固然重要,但是适应现实社会的需要同样是法律所应具备的基本要求,因此可以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独立设立居住权的有关制度。在此部分的论述之中,在整合以前有关文献资料的基础上,从经济学的长尾理论角度出发,完善了对这一制度设立的思考。 第三部分将结合其他相关国家民法的规定具体阐述在我国居住权制度的构建,主要从居住权制度适用范围的确定、设立方式以及在与其他权利所冲突的情况下如何解决的问题。 在论及居住权的适用的范围之时,许多学者认为即使是设立居住权,也应该扩大其适用的范围,包括租房人、共同投资建设者、季节性居住权等等都可以设立居住权,但是笔者认为基于居住权自身所具有的特点及主要解决的问题来看,应当对居住权的适用范围予以限制,适用范围应该仅限于特殊的婚姻家庭领域,而不应该无限制的任意扩大。 在居住权的设立方式上,笔者主张依当事人意思自治的设立和以法律的直接规定设立相结合的方式,之所以强调后一种设立的方式,是基于对未成年子女和老年人的考虑。未成年人在法律上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他缺乏成熟的思维和经验去管理处分自己的财产。他们则必须由法律给予其最接最有力的保护,才能让其在良好的环境中健康成长。而老年人虽然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但是由于现代社会竞争压力的巨大,子女往往单独自身无法很好的解决自己的居住问题,在父母为子女的房屋支付大量金钱而晚年无安身之所,此时法律可以直接作出规定,父母对子女的房屋享有居住权,就能在父母和子女的关系协调上达到比较完美的状态。最后论述了居住权与其他物权相冲突时的解决办法,如与抵押权的冲突,与优先购买权的冲突等等。 本文以大陆法系居住权的发展和我国居住权立法为线索,采用历史的方法、比较的方法、社会法学和经济分析法学的方法,考察了罗马法以来大陆法系居住权制度的演变历程,探讨了传统居住权的利弊及其在现代市场经济条件下存在的合理性,对居住权的特性、价值功能、制度构造等方面进行了研究,并对我国居住权立法必要性、可行性进行了论证,从而回答了我国物权立法中是否需要居住权,需要何种居住权,以及如何建构我国的居住权法律体系等问题,以期为我国的物权立法和司法实践提供理论支持。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