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股东大会制度法理研究

石纪虎  
【摘要】:公司作为民事主体应当自治已成为学界之共识。公司自治首先是指股东自治,股东自治是公司自治的核心。从政治哲学的视角分析,自治即民主,股东自治即股东民主。股东民主的基本内涵是指股东作为公司的出资者有权参与公司事务的决策。股东参与公司事务决策是一种集体决策。集体决策是制度性决策,必须依赖于具体的法律制度才能实现。本文从民主的视角入手,对保障股东自治实现的核心法律制度——股东大会制度的基本理论问题进行研究。 股东大会以股东民主为价值理念。民主以平等为思想基础,因为没有人人平等的理念,人们就不可能提出民主即自治的要求。民主的本质乃是一种社会管理体制,一种集体决策机制。民主的实现必须依赖于一定物质、智力以及法制条件。民主有直接民主、间接(代议制)民主和参与式民主三种形态。股东民主与民主的理论原型——政治民主相比具有一定的特殊性:首先,作为股东民主思想基础的股东平等是指股东“平等”而不是“平均”地享有参与公司事务决策的权利。其次,股东民主是一种以直接民主为主、带有间接民主、参与式民主特征的综合式民主。最后,股东民主的同质性强于政治民主。股东民主的同质性强于政治民主的原因在于公司事务比国家事务简单。股东民主虽然具有一定的特殊性,但因其采纳多数决的决议规则,所以同样存在“多数暴政”,即控制股东压榨小股东的问题。政治民主多数决中的“多数”在通常情形下具有可变性,而股东民主多数决中的“多数”即控制股东的地位在通常情形下具有恒定性,由此决定了股东民主所存在的“多数暴政”即控制股东压榨小股东的问题更难以解决。在政治哲学理论上,克服“多数暴政”问题最有效的方法是限制民主决议事项的范围以及为民主决议的各个环节制定严格的程序规则。克服股东民主所存在的“多数暴政”即控制股东压榨小股东的问题同样如此,即公司法必须对股东在股东大会会议上的决议事项进行限定,为股东大会会议制定严格的程序规则。 股东大会作为股东民主的制度形式在公司治理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被誉为公司的最高权力机关。股东大会虽然被誉为是公司的最高权力机关,但由于其并不能随时对公司事务进行决策,所以必须选举一定的代表组成公司日常事务的管理机构即董事会,以便随时对公司事务进行决策。董事会作为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机构产生后就存在一个股东大会与董事会的关系,即如何认识两者在公司治理中的作用的问题。现代公司机关分化具有必然性,有着深刻的政治、经济、技术等方面的原因。在公司机关分化不可避免的情况下,股东大会作为公司的最高权力机关,其作用并不是体现在可以对公司的一切事务进行决策上,而是体现在对公司董事会成员(经营管理者)的任免以及对公司重大事项所拥有的最终决定权上。因此,对股东大会与董事会在公司治理中所能发挥的作用的认识问题,必须树立这样的观念:只要董事(经营管理者)的任免权真正掌握在股东手中,股东大会作为公司最高权力机关的法律地位就没有动摇,股东大会就在公司治理中发挥了重大作用。股东出席股东大会会议的目的在于行使自己所享有的股东权利。股东大会作为股东行使权利的场所,作为保障股东自治实现的制度工具,不仅发挥着调和股东意见、传递公司信息、对股东进行教育的功能,而且具有对公司董事(经营管理者)进行监控、对公司事务进行决议的重要功能。股东大会制度功能的发挥受到股权结构、金融体制等多种因素的影响。由于股东出席股东大会会议,对公司事务决策的表决毋需承担任何法律意义上的责任,因此,股东大会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司机关而是一种类似于政治民主中“全民公决”的决策机制,与政治民主中的立法机关(议会)具有本质的区别。股东大会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公司机关意味着不能从机关而应从制度的视角来讨论股东大会的功能问题。 科学确定股东大会的决议事项是有效发挥股东大会制度功能的关键。确定股东大会的决议事项,必须考虑多种因素:首先,应当考虑的是股东与其他利益相关者的关系问题。股东是公司的出资者,是公司最为重要的利益相关者,但并不是惟一的利益相关者。股东大会仅由股东组成决定了股东在股东大会会议上只能对涉及到股东自身利益的事项进行决策,而不能对涉及其他利益相关者权益的事项,如公司债权人利益的事项进行决策。其次,应当考虑的是股东大会作为股东民主的制度形式所存在的“多数暴政”即控制股东压榨小股东的问题。为保护少数股东的权益,必须对股东大会的决议事项进行限制,即股东不得在股东大会会议上作出有损股东固有权益的决议。最后,应当考虑的是股东大会作为股东民主的制度形式所存在的条件限制问题。民主的实现有条件限制,股东民主的实现亦不例外。股东不是商人,不具有商业技能,从科学决策的角度考虑,股东不得在股东大会会议上对有关需要商业技能才能决策的事项作出决议。综合这几方面的因素,必须交由股东决策的公司事务有四项,即公司董事任免、公司章程修订、公司形态变更以及公司利润分配事宜。公司的其他事项既可以由股东决策,也可以由董事会决策,属于股东自治的范畴,宜由公司章程规定。对股东大会与董事会决议事项的划分,从形式逻辑的角度分析,只需要明确列举一方的决议事项即可。作为企业,公司事务的决策具有一定的随机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不可能事先采用列举的方式予以明确规定。因此,在对股东的决议事项作出明确列举规定后,凡是不属于股东决议的事项,就应当解释为属于董事会的决议事项。 股东在股东大会会议上对公司有关事务作出决议时必须严格遵守公司法和公司章程所规定的会议程序规则。严格遵守会议程序规则,不仅是股东科学决策的必然要求,同时也是保障少数股东的权益不因股东大会决议采用多数决规则而可能受到多数派股东侵害的需要。股东大会会议程序规则的设计,必须遵循效率与正义价值的利益平衡原则。从决策效率的角度分析,股东大会的会议程序规则应宜简不宜繁;从正义的角度分析,股东大会的会议程序规则应当尽可能详尽,以确保少数股东的权益不受控制股东的侵害,将“多数暴政”即控制股东压榨小股东的问题降低到最低限度。股东大会的会议程序规则可以区分为参会人员即股东应当遵守的规则和会议召集人(主持人)应当遵守的规则两个方面。对于股东大会的参会人员即股东来说,遵守股东大会的会议程序规则就是股东必须按照规定行使自己的权利(主要是表决权)。股东表决权的行使有多种方式,行使方式不同,其所应遵守的规则也就有所不同。对于股东大会的会议召集人(主持人)来说,遵守股东大会的会议程序规则就是会议召集人(主持人)必须按照规定通知参会人员、向大会提交议案以及主持会议。股东大会会议在通常情形下由董事会负责召集,会议议题由董事会拟定,股东只能对提交股东大会会议的事项进行表决,呈现出较为明显的“被动性”特征。为提高股东参与股东大会会议的积极性,充分发挥股东的“主人翁”作用,有必要赋予股东提案权。 股东大会决议作为法律行为与双(单)方法律行为相比具有较大的特殊性:第一,双(单)方法律行为的内容在成立之前是不确定的,而股东大会决议的内容在成立之前即股东大会议案的内容就已经确定。第二,双(单)方法律行为的法律效力主要体现在对表意人本人的法律约束上,而股东大会决议的法律效力主要体现在对表意人以外的第三人即公司董事(经营管理者)的法律约束上。第三,双(单)方法律行为效力瑕疵的救济措施对于股东大会决议瑕疵的救济来说不一定有实际价值。第四,双(单)方法律行为的意思表示瑕疵理论是以自然人为原型而构建的,对股东大会决议形成过程中的意思表示来说具有较大的局限性,不一定适用。在理论上必须将其视为是一种不同于双(单)方法律行为的独立性法律行为,即决议(行为)。董事会负有执行股东大会决议的义务。董事会不执行股东大会决议而给公司、股东利益造成损害的,董事会成员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从提高执行效率的角度考虑,股东大会决议的执行应当采用个人负责制,即董事长或者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执行股东大会决议的第一责任人。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王昭平,曾辉;完善股东大会法律制度的思考[J];湖南财经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9年01期
2 王保树;股东大会的地位及其运营的法理[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1995年01期
3 吴洪军;王楠;;股东大会能够解雇股东吗[J];小康生活;2006年05期
4 ;股东大会召集程序违反章程股东可诉请撤销——《上市公司股东大会规则》解读[J];司法业务文选;2006年22期
5 陈康华;论股东大会召开的障碍排除[J];法学;1999年01期
6 邬伯扬;在推进股份合作制工作中建立健全职工股东大会制度[J];工会理论与实践-中国工运学院学报;1998年03期
7 叶俊寅 ,刘颖;谈股东大会之公证[J];中国司法;2002年10期
8 马灵霞;;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大会的法律地位和职责是什么?它是如何形成决议的?[J];前线;1994年14期
9 陈丽苹;股东大会的召集权与主持权探讨 以宏智公司股东大会决议效力案为例[J];法律适用;2005年01期
10 朱爱军;股东大会运作现状及完善措施[J];湖北工业大学学报;2003年06期
11 露雪;如何处理好企业中股东大会与职工代表大会的关系[J];工会博览;2002年20期
12 高旭军;论公司监督机制失衡的法律原因及对策[J];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02期
13 梅君;上市公司收购与股东大会制度——对2000年召开的三家股东大会的实证研究[J];法学评论;2001年01期
14 周月;;国美股东大会上你会投票给谁?[J];中国企业家;2010年18期
15 王健,朱宏文;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大会立法的完善[J];青海社会科学;1997年06期
16 丁荣耀;试论股东大会召集请求权及其完善[J];疏导;1999年06期
17 欧阳晨;;股东征集委托书有关问题探析[J];湖南人文科技学院学报;2007年03期
18 刘微 ,张聪明;俄罗斯联邦股分公司法(续三)[J];东欧中亚市场研究;2003年04期
19 陈冰;股东代表诉讼初探[J];三明学院学报;2005年03期
20 伍坚;;表决权信托制度初探[J];江苏商论;2008年04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华联公司召开第二届股东大会[A];中国缝制械行业“十一五”发展战略高层论坛论文集[C];2005年
2 李锋凯;赵洁琼;;关于创新现代企业运行机制的思考[A];经济全球化与我国经济运行机制创新研究——经济全球化与经济运行机制变革研讨会议论文[C];2004年
3 李政;;完善我国公司治理结构相关法律制度的若干思考[A];2005中国制度经济学年会精选论文(第二部分)[C];2005年
4 ;陕西人达生态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2004(003)号决议暨召开2003年度股东大会的通知[A];陕西省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2004年经济体制改革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5 吕红兵;李辰;;累积投票制若干法律问题之探讨[A];第三届中国律师论坛论文集(实务卷)[C];2003年
6 ;陕西宝塔山油漆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决议暨召开2003年度股东大会通知的公告[A];陕西省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2004年经济体制改革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7 汤玉枢;;关于支配股东诚信义务的理论思考[A];中国商法年刊创刊号(2001)[C];2001年
8 王芳;德全英;;对公司法人治理结构若干问题的思考[A];中国商法年刊创刊号(2001)[C];2001年
9 张立先;;论股份有限公司内部监督机制的完善[A];深化企业改革的法律问题[C];2000年
10 廖明;胡玉浪;;股份有限公司累积投票制度分析[A];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经济业务委员会2001年年会论文集[C];200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石纪虎;股东大会制度法理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0年
2 吴冬梅;公司治理结构运行与模式研究[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0年
3 杨胜华;香港中资企业内部治理研究[D];暨南大学;2006年
4 平力群;公司法变革与日本公司治理结构演化研究[D];南开大学;2010年
5 阮世能;公司监督机制法律问题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4年
6 董奕;基于治理理论的上市公司监控机制研究[D];吉林大学;2008年
7 章晓洪;股东派生诉讼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6年
8 角雪岭;金字塔持股、终极控制权配置与公司绩效[D];暨南大学;2007年
9 张子学;公司收购防御法律规制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8年
10 仇晓光;公司债权人利益保护的法经济学分析[D];吉林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郭承恩;论我国股东大会召集制度的缺陷及完善[D];中国政法大学;2011年
2 贾曼;论我国股东大会网络表决制度的构建[D];吉林大学;2011年
3 丁春维;基于公司治理结构的内部会计控制机制[D];天津大学;2006年
4 赵冰清;股东大会制度若干法律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10年
5 屈坦;股东大会会议瑕疵救济制度研究[D];四川省社会科学院;2011年
6 吴光前;征求委托书制度研究[D];苏州大学;2003年
7 徐迪;公司法中约束董事行为的问题研究[D];吉林大学;2005年
8 于丽娜;股东大会决议瑕疵法律问题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06年
9 杨晓军;公司治理结构研究[D];苏州大学;2005年
10 张荣华;股东大会和董事会的权力界分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本报记者  陈雪;深发展股东大会未起波澜[N];中国证券报;2006年
2 陈天翔;董事长被震出局 都邦保险“内战”渐息[N];第一财经日报;2008年
3 本报记者 明皓;大股东“踢球”?股东大会否决茂炼上市[N];21世纪经济报道;2004年
4 ;湖南华天大酒店股份有限公司二届第十次董事会决议公告暨召开公司2001年度股东大会的通知[N];证券时报;2002年
5 ;银证联手规范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行为[N];财会信报;2006年
6 朱宇;南玻B股股东不爱红股爱现金[N];中国证券报;2007年
7 王成盛;*ST科龙更名获股东大会通过[N];中国证券报;2007年
8 记者  张有春;春天的脚步近了[N];上海证券报;2006年
9 本报记者 李雁争邹陈东;中石油股东大会通过回归A股议案[N];上海证券报;2007年
10 本报记者  兰江;上港集团最快8月实施[N];21世纪经济报道;200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