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现代国家权力结构中的国家监察权研究

刘东红  
【摘要】:随着监察体制改革的深入和监察委员会的组建,紧随其后的2018年修宪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的实施,我国原有的监察权力出现了结构性的变革。原本分散在党和国家不同部门职权中的纪检监督、行政监察、职务犯罪侦查权等监察性权力被重构、整合为由监察委员会统一行使的监察权,从而实现对全部公权力、公权力行使的全过程和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全覆盖。针对这一现象,学界围绕监察权的属性和内容、配置和运行、制约和监督等各个重要议题,展开了一系列讨论,涵盖法学、政治学、行政管理学等多个学科。关于监察权相关问题的讨论和厘清,应当放置到一个宏大的时代背景和理论框架中进行分析。监察委员会的组建及由其统一行使的监察权,是监察体制改革“顶层设计”的产物,而监察体制改革则是国家权力机构领域全面深化改革在的一项有机组成部分,这一改革以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重要目标,这必然要求对国家权力结构进行优化。监察权的构建及其对原本分散的监察性权力的整合,本身也直接体现出国家权力结构在全面深化改革中的调整完善。作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下诞生的中国国家监察权之所以引起如此多的正义和质疑,根本原因在于制度的创新与既有理论的紧张关系。既有的三权分立理论是无法承载制度变革所带来的认识革新,提出认识国家监察权的属性应当基于我国历史、现实国情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从而得出国家监察权是一项独立的、复合的和专门的国家权力,也就是说它不是简单的行政权或司法权。因此,只有在国家权力结构的理论大框架中,才能够准确地在制度伦理学上对监察权的属性、定位、功能等问题进行正本清源,从动态和静态两个维度对监察权进行论证,针对监察权运行中的风险把控、人权保障和法法衔接等热点问题进行探讨,从方法论的角度对完善监察体制改革的宏观路径和微观路径进行合理展望。故此,本文首先在第一章对监察权和国家权力结构的关系进行理论梳理。通过分析监察权的概念可知,无论何种形态的监察权都绝非一般的监督权,而是专属于国家的一项公权力。国家权力结构是国家权力的组织方式以及配置,它以实现国家职能为目标。国家权力结构包含横向和纵向两个方面,横向国家权力结构是国家权力分化演进的结果,涉及到对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等不同属性的国家权力之配置和相互关系的构建,而关于监察权与国家权力结构的关系主要集中在横向国家权力结构的范畴中。国家的权力结构是一个整体运作系统,故而需要系统的各个部门分工协作、彼此配合、各司其职,从而形成一个稳定的权力运行体系,从而防止因国家权力的强制性和扩张性所产生的权力异化,满足国家权力来源的需要。因此,监察权是国家权力结构的必要构成要素。同时,监察权的属性、定位和配置,在根本上受到国家权力结构的决定。不同的国家权力结构产生不同的权力行为及其结果,不同时空的权力监督制度经过不同的发展演变后,既体现出不同的国家权力结构对于权力监督制度属性、地位、权能的要求,同时也体现出权力监督制度对于不同的国家权力结构需求的回应。通过对中外国家权力结构和监察权变迁的历史分析可知,当代西方的监察权制度主要基于“三权分立”的国家权力结构,而新中国的监察权制度的变迁始终是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国家权力结构的框架下进行不断的体制性调试。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国家权力结构及其在新时代的改革与优化,应作为考察中国当前监察权的基本出发点。第二章基于国家权力结构优化与监察体制改革这一背景对监察权属性、功能、定位等本体论问题进行深入分析。现代国家权力结构优化的目标在于实现权力的效益化和有序化。当代中国监察权体制改革与现代国家权力结构优化的目标导向紧密相连,因此,中国的监察体制改革在形式特征、功能取向和长远要求上,必然需要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民代表大会制”国家权力结构优化的需求,建立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监察体制。因此,就其属性而言,监察权应当作为独立于立法、司法、行政的“第四权”1,通过对这一权力的集中统一行使,实现权力运行廉能善治,成为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与保障机制。从权力功能的角度来看,监察权具有监督、调查、处置三项权能,以权力监督为根本功能定位。其功能发挥主要体现为,通过腐败惩治遏制权力寻租,通过监督检查保障权力合法行使,通过预防腐败实现德行治理。基于“人民代表大会制”的国家权力结构,作为行使独立“第四权”的监察权,与人民代表大会的权力关系主要体现为“由其产生、对其负责、受其监督”,与行政权的关系则是“不受干涉、相互配合”,与司法权的关系则表现为“分工、配合和相互制约”。第三章对监察权的运行机制进行探讨。受国家权力结构优化的目标和监察权本身的属性所决定,监察权既担负着治理腐败、规制权力的政策性目标,同时也关涉实现正义、保障人权的多重价值,因此监察权应对统合多元目标下的不同价值,进行具体的制度构建,实现监察权的内部运行与外部衔接的有序性、规范性。就监察权运行的价值取向而言,应当实现监察权依法监督与配合制约、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监察效能与人权保障的多元价值的平衡,而实现多元平衡的前提则是监察权本身的合理配置。就监察权运行的实践路径而言,权力结构失衡、被调查人权益受侵犯、冤假错案频发以及选择性监察是监察权过程中可能遇到的主要风险,应对这些风险,需要贯彻程序正当原则、比例原则、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完善风险化解的法治建构。就监察权运行中的外部衔接问题而言,主要涉及到监察权与司法权的耦合,应在“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原则下,完善监察权与司法权之间在管辖制度、证据制度和案件移送制度的衔接制度,理顺“监察全覆盖”与“审判中心主义”之间的关系。第四章研究如何对监察权进行相应规制。作为“人民代表大会制”国家权力结构的一部分,监察权并非凌驾在其他权力之上,其本身也必然应受到制约和监督。加强对监察权的监督既是促进监察机关发挥监察效能的重要手段,也是保障人权的重要环节,更是合理配置国家权力的必然选择。加强对监察权的规制,应当以法律为依据,在确保监察权有效行使的前提下实现权责一致。对监察权的监督,应在内部控权和外部监督两个维度上,构建一个体系完善、主体多元、层次分明的权力制约与监督体系。应将内部的制度设计作为规制监察权的重心,只有构筑相互促进又相互制约的运行机制才能保证监察权不被滥用。在内部控权中,进一步明确监察机关内部各个职能部门的分工与制约,建立案件风险管理、办案责任制等相应的风险化解机制,同时强化监察机关纵向的制约与监督是主要途径。在外部控权中,应当注重发挥人大作为权力机关的领导和监督作用,同时完善司法机关在程序和实体上对监察机关的制约监督作用,强化社会力量的监督。第五章则从国家监察体制优化路径展开讨论。国家权力结构优化并非一蹴而就的过程,并且,关于监察权的研究也是一个极具实践性的问题,当下的监察体制改革仍然在不断地探索和深化的过程中。从完善监察权的方法论上看,应当处理好监察体制改革过程中“摸着石头过河”与“顶层设计”之间的关系,在不违反现有的法律制度的框架下,区分重大改革与中小改革,有序开展相应的监察体制改革的地方性探索实践。在完善监察权的宏观路径方面,应当立足于本土的制度环境,完善监察法治环境的构建,重点解决监察相关法律制度的立、改、废、释问题,推动监察法治从“基本形成到走向完善”、“形式法治到实质法治”的转换与变革。从微观路径来看,构建促进监察权公正高效运行的监察组织结构、完善纪检派驻与巡视制度、完善“合署办公”模式、注重军队和武警部队监察制度的建设和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成为了未来完善监察体制的主要发展方向。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谢宏维;;方志远教授著《明代国家权力结构及运行机制》评介[J];中国史研究动态;2010年08期
2 邓博;;试论国家权力结构的和谐[J];中共云南省委党校学报;2007年06期
3 王俊拴;我国国家权力结构研究中的误区[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7年04期
4 朱思泽;法国国家权力结构中央与地方关系以及政府与企业关系[J];国有资产管理;1998年03期
5 石本惠;浅论中国国家权力结构体系的制约关系[J];社会科学研究;1996年03期
6 王春英;西方国家权力结构的演变[J];中国公务员;1996年09期
7 方刘松;彭懿现子;;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的生命力——以国家权力结构为视角[J];贵州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5年01期
8 李涛;;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与国家权力结构[J];武汉公安干部学院学报;2005年04期
9 路旸;;司法目标与国家权力结构:《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立法变迁的经纬线[J];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9年04期
10 刘嗣元;论人民代表大会在国家权力结构中的地位[J];人大研究;1994年12期
11 彭高凡;;论违宪审查权的平衡作用[J];法制与社会;2010年30期
12 杨光斌;;我国经济转型时期国家权力结构的制度分析[J];学海;2006年01期
13 韩永安;;宪法的尊严是一切尊严的来源[J];人民法治;2018年Z1期
14 苏哲;;国家权力结构中的检察监督——多维视野下的法学分析[J];江苏警官学院学报;2008年06期
15 温军;;国家权力结构与检察制度关系探析[J];贵州社会科学;2018年05期
16 张永强;试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过程中的政治参与和政治稳定[J];社会主义研究;1996年03期
17 C·莱噶姆;王颍;;左右南非局势的肤色和权力[J];民族译丛;1980年01期
18 刘俊杰;;简论改革前我国高度集权权力结构形成的原因[J];重庆行政(公共论坛);2010年06期
19 刘文俭;;大部制下地方政府机构改革的思路[J];经济研究参考;2009年24期
20 杨光斌;;试论我国现行国家权力结构与权威资源的关系[J];学习论坛;2008年06期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条
1 刘东红;现代国家权力结构中的国家监察权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9年
2 刘国媛;结构之维检察权研究[D];武汉大学;201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5条
1 黎宇;我国国家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研究[D];湘潭大学;2013年
2 张文君;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国家权力结构变迁分析[D];山西大学;2012年
3 王楚翘;权力结构改革视野下的监察权配置问题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19年
4 张玉洁;法官权益保障的法理思考[D];湖南大学;2009年
5 朱兴博;论共产党执政条件下权力机关对行政机关的监督[D];东北师范大学;2009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1条
1 侯欣一 南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教授;司法改革本质是重建现代国家权力结构[N];深圳特区报;2014年
2 侯欣一 常州大学史良法学院特聘教授;司法改革是国家权力结构重建[N];深圳特区报;2015年
3 常玢;后普京时代俄罗斯国家权力结构[N];中国社会科学院报;2008年
4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樊崇义;用国家权力结构模式原理定位中国特色检察制度[N];检察日报;2007年
5 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讲师、博士 阮思余;权力秩序亟待重整革新[N];东莞日报;2012年
6 谢鹏程;监督的关键[N];检察日报;2002年
7 ;把握原则 趟好路子 确保试点取得成功[N];青海日报;2011年
8 赣·湖口县 刘峰;如何限制行政权力?[N];人民代表报;2001年
9 石文龙;法律之“美”[N];法制日报;2009年
10 本报记者 裘雯涵;美欧俄关系怎么走[N];解放日报;2021年
11 实习记者 魏淑民;游走在多重角色下的本色学者[N];中国社会科学报;2009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