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民间文学艺术的知识产权保护研究

张耕  
【摘要】: 民间文学艺术从远古走来,承载着漫长的人类历史。一种文化类型越是历史悠久,越是在独立封闭的环境中发展起来,其民族特色就越鲜明。从文化“基因”的角度看,其价值也就越大。民间文学艺术以滚雪球的方式吸纳了不同时代、不同阶层、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素养的创作主体和传承主体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体现了特定民族积淀在人们深层心理结构之中的文化形态和文化个性,构成了民族亲和力的源泉和民族认同感的依据。不同群体的民间文学艺术是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核心部分。只有唤醒民间文学艺术中包含的随时代迁移与变革而被人们逐渐忽视或忘却的文化记忆,才可能真正懂得人类文化整体的内涵与意义。在全球化语境中,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市场开发和带有傲慢与偏见个性特征的西方后现代殖民文化的双重挤压,导致民间文学艺术陷入式微与消泯的困境。 文化民族主义的张扬、文化多样性的维护、第三代人权理论的勃兴以及知识产权的扩张,激发了一浪高过一浪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运动。保护民间文学艺术,守护精神家园,成为全球化语境中引起广泛共鸣的话题。民间文学艺术的知识产权保护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运动的有机组成部分,早在20世纪中叶就在世界范围内拉开序幕。然而,民间文学艺术的知识产权保护议题神秘而复杂,人们在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正当性、保护模式以及具体制度设计上都存在着众多的分歧,以致于民间文学艺术的国际立法保护以及发达国家甚至主要的发展中国家的国内立法保护都未能取得实质性进展。本文通过对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问题进行深入而系统的研究,旨在将相关问题的研究引向深入,为构建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制度提供相对成熟的理论指导,为我国的知识产权法制建设和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制建设尽绵薄之力。本文主要研究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的重大理论问题和框架制度设计,对具体的制度构建虽有所涉猎,但不是本文探讨的重点。除引言和结论外,全文共六章,约30万字。第一章至第三章为上篇,主要分析民间文学艺术的基本理论问题和立法现状,第四章至第六章为下篇,对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的主要制度包括版权、地理标志和反不正当竞争制度进行探讨。 第一章为“回溯与解读:民间文学艺术概说”。揭示民间文学艺术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是对民间文学艺术进行研究和实施法律保护的逻辑起点。本章在对“民间文学艺术”的词源及其在中国的流变过程进行了历史分析后,重点讨论了民间文学艺术的定义和特征,结论性地指出民间文学艺术是指由特定地域的社会群体或个人创作,体现该群体特定品质或文化遗产要素,代代相传并处于不断发展的各种传统的创造性文学或艺术成果,是兼具群体创作性与个体传承性、传统稳定性和时代变异性、信息地域性与文化扩张性、有形性和无形性等众多矛盾性格的奇特统一体。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将民间文学艺术分为言语表达、音乐表达、动作表达和物态表达。无论是民间文学艺术的何种表达形式,都有着若干基本的范式或程式。这些体现特定群体文化品质或文化遗产特性的基本范式或程式,就称为民间文学艺术母型。民间文学艺术母型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有具体的对象,既可以体现为民间故事中的“脚本”、剪纸中的“花样”、民间绘画中的“粉本”,也可体现为民间舞蹈中的基本动作和旋律、民歌中的语调和腔曲调式、民间工艺中的造型风格和技艺诀窍等。对民间文学艺术母型的再现、模仿、表演、汇编或演绎成果,就构成了民间文学艺术的子型。子型是母型的现代表达;母型是隐藏在子型背后的传统文化形态。子型不仅是母型的展现,而且也在不断创新、变革、丰富和发展着母型。母型与子型的划分,是本文新尝试的一种对民间文学艺术的分类方法,有助于针对性地采取知识产权保护措施。民间文学艺术母型是知识产权保护的难点,也是本文研究的重点。本章还探讨了民间文学艺术的文化价值、经济价值和政治价值。民间文学艺术价值及其存在意义的分析,说明了对民间文学艺术实施法律保护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第二章为“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的正当性”。法哲学、文化学等学科的理论从不同的角度,可以对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正当性和合理性进行阐释。这些阐释各有利弊,它们之间实际上是相互交错、相互关联的,共同构成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的正当性基础。洛克的财产权劳动学说认为,每个人对于自己的人身拥有所有权,人身自然包括了人的思想和智慧。“劳动赋予了拥有财产的最初资格”,并且是“几乎所有价值的源泉”,作为劳动必要组成部分的比简单体力劳动更高级的民间文学艺术智力创造劳动,理应对其智力成果取得所有权。人格理论认为,智力成果的创造者之所以对自己的智力成果享有权利,是因为该成果不但是劳动的产物,更因为其中包含了人的自由意志、精神和人格,而人的自由意志和人格作为存在的本体是不能够放弃和转让的。根据人格理论,特定群体或个人对于体现其人格身份特征和自由生存意志的民间文学艺术就应当享有法律上的控制权,包括财产权和人身权。现行的知识产权制度使民间文学艺术的利益创造者没有获得利益或获得极少利益,这种利益分配机制是极端不公平、不正义的。正义学说中的分配正义和社会正义观,分别强调了利益分配的公平和利益分配中弱势群体的机会拓展问题,为保护民间文学艺术、重构现代知识产权制度提供了又一重要理论依据。人权与民间文学艺术保护近年来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感兴趣的话题,人们关注的不仅仅是土著民族、少数民族或发展中国家人权意识的觉醒和运用人权“大棒”维护自己利益的冲动,更重要的是人权特别是其中的自决权和发展权为民间文学艺术的知识产权保护提供了一种清新的道德力量和新颖的保护视角,为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引入了新的价值观。从文化传承和文化进化的文化因素上考量,文化多样性的维护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文化多样性的维护是一种系统工程,既需全人类的共同努力,也需多手段的综合运用。对民间文学艺术进行知识产权保护,是维护文化多样性的必要路径,必将促进多样性的文化、多元化的知识系统、多种选择的价值体系的形成和发展。 第三章为“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的立法和实践”。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经社理事会、非洲组织产权组织等国际组织对民间文学艺术的保护态度十分积极,做了许多国际努力,制定了一些保护民间文学艺术的条约、示范法、建议案或宣言,并召开了一系列国际性和地区性会议。虽然示范法、建议案、宣言及有关会议文件不属于国际条约,不具有法律效力,但反映了有关国际组织在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上的积极姿态,也代表了特定历史时期主要国家及其国际知识产权法学界在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一些共识,一定程度上引领了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的发展方向,对不少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国内立法产生了重要影响。在国际组织以及部分发展中国家开始关注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的早期,通常只将民间文学艺术纳入版权保护视野,但随着对民间文学艺术认识的深入以及更多的国家参与民间文学艺术保护的讨论,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的视野被不断拓宽,邻接权保护、特别权利保护、商标权保护、专利权保护、反不正当竞争保护都被认为是可行的保护角度和保护方式。这些保护方式各有利弊,版权和特别权保护是一种直接保护方式,也是积极保护方式,民间文学艺术来源群体可以直接受益;邻接权保护、商标权特别是地理标志保护、专利权保护、反不正当竞争保护通常是一些间接保护方式,受益对象是民间文学艺术传承人、土著艺术家等,民间文学艺术的来源群体不一定能直接受益,并且只有能够市场开发的民间文学艺术才适合这些保护方式,但这些保护方式不需要变革现行知识产权制度,具有广泛的国际合作基础,能够被更多的国家甚至发达国家所接受。世界知识产权组织通过多年协调和努力,制定了民间文学艺术的保护目标和保护原则,成为指导各国立法的重要依据。 第四章为“特殊版权:直接保护之路径”。许多知识产权都能在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中发挥独特的作用,但对于民间文学艺术来源群体的直接保护,经适当改革后的版权制度是相对合理的选择。这不仅是因为通过版权保护民间文学艺术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更重要的是版权法具有与时俱进的品质,可以克服或消除民间文学艺术版权保护所面临的系列障碍,如作品的独创性要件、作品的固定性要件、作者身份的可确定性要求、版权的个人主义私权属性与有限制的保护期等,并且版权制度中人身权和财产权相结合的“二权一体”特点及丰富的权利内容正好能迎合民间文学艺术来源群体的保护需求和保护目标。基于国家政策因素的考量可以不断延长版权保护期,那么,基于保护民间文学艺术的特定政策目标和法律目标的考量,创设一个没有期限限制的特别版权制度保护民间文学艺术母型,以满足民间文学艺术来源群体长期对代表自身文化和身份的传统文化的控制权就具有合理性和正当性。权利主体构建是民间文学艺术知识产权保护的最大难点。民间文学艺术总体上讲是一种集体创造物,其权利主体是民间文学艺术来源群体。通过引进并适度改造民事代理中的法定代理制度是解决民间文学艺术来源群体民事行为能力欠缺的一种理想方案。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或文化行政部门可以作为代表民间文学艺术来源群体行使和管理特殊版权的代理机构。不过,法定代理制度仅是解决民间文学艺术权利主体行为能力欠缺的过渡方案,扶助民间文学艺术来源群体建立有效的组织管理系统,使其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从而自己行使权利或通过信托方式委托民间文学艺术权利的集体管理机构代为行使权利,才是最终解决办法。民间文学艺术的创造和传承离不开传承人的作用,传承人对其特定民间文学艺术子型也享有相应的权利。这些权利应视具体情况,部分在民间文学艺术的特别版权立法中规定,多数应通过现行的普通版权法和其他知识产权法进行保护。对民间文学艺术母型的保护应实行弱保护原则,应充分考虑民间文学艺术作为传统文化遗产对于文化交流和发展的重要性。因而在对民间文学艺术特殊版权保护的制度设计中,不仅其权利内容没有普通版权那样丰富,如财产性权利只限于控制商业性使用民间文学艺术的行为,而且还受到更多的合理使用和法定许可的限制。 第五章为“民间文学艺术的地理标志保护”。民间文学艺术与地理标志的内在契合性,决定了现行地理标志制度可以对民间文学艺术的保护发挥重要作用。从文化视角考察,地理标志是自然因素与人文因素共同作用的产物,有着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底蕴,因而地理标志在传承历史文化方面有特殊的作用,已经被看成是一种文化现象。部分地理标志还表达了特定的民间文学艺术信息,如云南丽江的地理名称不仅使人联想到多姿多彩的自然景观,更使人联想到纳西鼓乐、东巴乐舞、白沙壁画、具有浓郁民族风情的古朴建筑风格、以东巴象形文和东巴画为内容的民间工艺美术品等传统民族民间文学艺术。从经济和市场的角度分析,民间文学艺术具有强烈的地域性特征和民族特色,和地理标志一样也是特定地理环境和人文因素共同作用的产物。民间文学艺术的特定表达,特别是浸润厚重文化底蕴的民族歌舞和民间手工艺品不仅是一种文化现象,也是一种可以产生市场吸引力和竞争力的经济资源,能使当地的地理名称成为地理标志。在旅游开发中合理利用民间文学艺术资源,开发具有鲜明地方特色、民族特色和文化特色的旅游产品和服务项目,并将有关民间文学艺术特定地域的地理名称实施地理标志保护,不仅可以促进地方经济的发展,而且对民间文学艺术的传承和弘扬也具有支持和补充作用。然而,民间文学艺术毕竟属于文化范畴,与经济范畴的地理标志在价值理念、性格特征、传播规律等方面存在着内在冲突。因而地理标志对民间文学艺术的保护也有明显的缺陷,必须和其他知识产权制度配合才能有效发挥知识产权对民间文学艺术的保护作用。民间文学艺术产品与服务项目的特殊性,并不意味着需要在现行地理标志制度之外单独构建一种特别的地理标志制度。通过现行商标法中的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制度,足以有效发挥地理标志保护民间文学艺术的作用。 第六章为“民间文学艺术的反不正当竞争保护”。张扬反不正当竞争法大旗,捍卫商业伦理,为民间文学艺术提供了一种广泛而有效的防御性和补充性知识产权保护措施。在西方发达国家不主张创设新型知识产权保护民间文学艺术的情形下,运用传统知识产权以及反不正当竞争武器保护民间文学艺术受到有关国家和国际组织的高度重视。反不正当竞争法以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为理论基石,不仅使民间文学艺术保护需求背后站立了更高大的道德身影,使民间文学艺术的知识产权保护获得更广泛的道义支持,而且使不正当利用民间文学艺术行为的评判具有了更具灵活性和生命力的标准,能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即使是没有颁布民间文学艺术保护特别法的国家保护民间文学艺术的需要。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对禁止虚假宣传行为、禁止仿冒知名商业标志行为以及禁止侵犯他人商业秘密行为等规定,都可以作为保护民间文学艺术的直接法律依据。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刘华,胡武艳;民间文学艺术及其特别保护体系研究[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4年03期
2 冀红梅;民间文学艺术的著作权保护[J];科技与法律;1998年01期
3 李祖明;民间文学艺术表达形式法律保护之我见[J];思想战线;1996年02期
4 宋才发;论民间文学艺术保护的法律规定[J];湖北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02期
5 张今;民间文学艺术保护的法律思考兼评乌苏里船歌案[J];法律适用;2003年11期
6 赵立涛;;民间文学艺术的国际保护[J];大舞台;2010年07期
7 张革新;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权属问题探析[J];知识产权;2003年02期
8 周安平;陈云;;民间文学艺术的知识产权保护模式研究[J];文艺研究;2009年06期
9 廖冰冰;;民间文学艺术衍生作品的著作权保护及惠益分享[J];人民司法;2009年18期
10 仲萍萍;;论我国民间文学艺术的法律保护[J];法制与社会;2009年04期
11 余建波;李金果;;试论民间文学艺术的法律保护[J];法制与社会;2009年29期
12 蔡伟伟;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法律保护[J];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2004年02期
13 刘胜红;;论民间文学艺术著作权法保护的局限性[J];肇庆学院学报;2006年01期
14 张力伟;;浅论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著作权保护[J];法制与社会;2008年21期
15 何昱;陈威莉;;我国民间文学艺术法律保护范围探析[J];社会科学论坛(学术研究卷);2008年08期
16 袁曦;;民间文学艺术保护的国际立法及其对中国的借鉴[J];理论观察;2009年01期
17 陈慧娟;;论民间文学艺术的版权保护模式[J];唐山师范学院学报;2009年03期
18 张厚福;优秀传统民族体育项目的知识产权保护[J];武汉体育学院学报;2000年04期
19 张耕;郑重;;利益平衡视角下的民间文学艺术保护[J];浙江工商大学学报;2006年02期
20 罗向京;;论著作权法与民间文学艺术保护[J];中国出版;2006年05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袁松麒;;略论推动新时期灯谜活动广泛开展[A];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建设与发展初探[C];2010年
2 席阳;;民间传统文化的知识产权保护模式新探[A];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建设与发展初探[C];2010年
3 刘效敬;;改革开放30年与我国知识产权法制建设[A];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道路·事业——山东省社会科学界2008年学术年会文集(4)[C];2008年
4 王吉林;;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的法律地位[A];新规划·新视野·新发展——天津市社会科学界第七届学术年会优秀论文集《天津学术文库》(中)[C];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9条
1 张耕;民间文学艺术的知识产权保护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7年
2 臧小丽;传统知识的法律保护问题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6年
3 陈志强;音乐作品及其权利研究[D];福建师范大学;2012年
4 杨延超;作品精神权利论[D];西南政法大学;2006年
5 罗易扉;写文化之后意义关怀[D];中国艺术研究院;2012年
6 田艳;中国少数民族文化权利法律保障研究[D];中央民族大学;2007年
7 张萍;中国舞蹈著作权问题及对策研究[D];中国艺术研究院;2012年
8 安正燻;《法苑珠林》叙事结构研究[D];复旦大学;2004年
9 李墨丝;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制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薛艳玲;论民间文学艺术的法律保护[D];北方工业大学;2010年
2 莫洲;民间文学艺术社会保护机制研究[D];中国政法大学;2010年
3 宇萌;论民间文学艺术的立法保护[D];湖南大学;2010年
4 罗安伟;民间文学艺术特别权利论[D];暨南大学;2011年
5 王保同;论民间文学艺术权的创立[D];中央民族大学;2011年
6 张静雅;论民间文学艺术的知识产权保护[D];山东大学;2010年
7 李国燕;民间文学艺术的法律保护模式研究[D];中国海洋大学;2011年
8 曾维;民间文学艺术法律保护研究[D];湖南大学;2010年
9 曹丽琴;民间文学艺术的知识产权保护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10 李军霞;论民间文学艺术的特别权利保护[D];烟台大学;2012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法官 吴园妹;不应忽视的民间文学艺术保护[N];中国新闻出版报;2011年
2 记者郭烁 通讯员王艳慧;民间文学艺术保护国际研讨会召开[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年
3 王鹤云;民间文学艺术的知识产权特性[N];中国知识产权报;2003年
4 唐广良;国际上对民间文学艺术表达的法律保护[N];中华读书报;2002年
5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 刘拥建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三庭法官 廖冰冰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 吴汉东;民间文学艺术衍生作品著作权保护及惠益分享[N];人民法院报;2010年
6 王鹤云;民间文学艺术的版权保护制度[N];中国知识产权报;2002年
7 本报实习生 魏婧;《千里走单骑》该不该为安顺地戏正名[N];人民法院报;2010年
8 ;WIPO关注传统知识民间文学艺术和遗传资源[N];中国知识产权报;2003年
9 向云驹;民间文学艺术著作权保护势在必行[N];中国民族报;2008年
10 ;怎样认识民间文艺知识产权[N];中国文化报;2003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