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HIFU治疗单发性子宫肌瘤的影响因素与安全性及有效性分析

范宏杰  
【摘要】:[目 的]探讨高强度聚焦超声(High intensity focused ultrasound,HIFU)消融单发性、症状性子宫肌瘤的能效因子(Energy efficiency factor,EEF)及非灌注区体积比率(Non-perfusion volume ratio,NPVR)的影响因素,并分析其安全性和有效性。[方法]回顾性分析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2011年6月至2018年10月接受HIFU治疗的症状性、单发性子宫肌瘤病人的临床资料。所有患者HIFU治疗前均行磁共振成像(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MRI)检查。两名资深影像诊断医生评估肌瘤情况,并测量肌瘤的靶皮距、后场距和三维径线,计算肌瘤体积,同时记录肌瘤的T2加权成像(T2 weighted image,T2WI)信号强度(Signal intensity,SI)(低、等、高、混)、对比增强 T1WI(T1 weighted image+contrast enhanced,T1WI+C)强化程度(轻度,中等程度或明显强化)、子宫位置(前位、中位和后位)、肌瘤部位(前壁、左侧壁或右侧壁、宫底及后壁)、肌瘤分型(肌壁间、黏膜下、浆膜下和贯穿型)、增强扫描的均匀性等MRI特征。HIFU消融采用点-线-面-体相结合的方式进行,并记录消融参数和不良反应(Adverse events,AEs)。根据HIFU治疗前后的MRI特征及HIFU治疗过程中的治疗参数,计算EEF、非灌注区体积(Non-perfusion volume,NPV)和NPVR。将所有可能影响HIFU消融的因素设为自变量(多分类变量分别引入哑变量),将EEF和NPVR设为因变量,用stepwise回归的方法建立多重线性回归模型(纳入和剔除标准分别为0.05和0.1)。术中、术后记录与治疗相关的AEs的种类和频次,分析其发生的原因。电话随访49例肌瘤患者消融前及消融后1、3、6个月的症状缓解情况,完成子宫肌瘤症状严重程度及健康相关生活质量调查问卷(Uterine fibroids severity and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UFS-QOL)。对于部分做了影像学检查(B 超或 MRI)的患者,记录及分析其每次肌瘤体积的变化情况。使用方差分析来比较不同时间UFS-QOL评分及肌瘤体积,以评价HIFU治疗子宫单发肌瘤的临床疗效。[结 果]共945例患者在规定的时间段内经历了 HIFU治疗。在排除围术期MRI或B超图像不全或质量差、HIFU治疗参数不全等病例557例后,剩余的388名患者中,共234例单发子宫肌瘤纳入本研究。患者年龄24~53岁,平均37.73±6.29岁。肌瘤体积7.63cm3~544.18cm3,平均93.66±76.46cm3。所有患者均成功完成了 HIFU消融,治疗成功率为100%,无严重AEs被观察到。HIFU治疗后,肌瘤 NPV 为 5.50~443.35cm3,平均 69.67±61.99cm3;NPVR 为 16.69~97.87%,平均 74.74±15.15%;EEF 为 0.15~27.80j/mm3,平均 7.13±5.13j/mm3。统计分析结果表明,共6个预测因子(靶皮距,肌瘤最大径,T1WI+C强化程度,贯穿型肌瘤,T2WI低SI,前位子宫)被引入EEF多重线性回归模型;共6个预测因子(T2 WI高SI,靶皮距,T1WI+C强化程度,贯穿型肌瘤,前壁肌瘤,T2WI低SI)被引入NPVR多重线性回归模型。EEF的多重线性回归方程为:y=5.160+0.484X1+3.134X2-0.944X3+3.130X4-1.824X5-1.317X6,其中 X1=靶皮距、X2=T1 WI+C强化程度、X3=最大径、X4=肌瘤分型(贯穿型)、X5=T2WI上的SI(低)、X6=子宫位置(前位);NPVR的多重线性回归方程为:y=0.917-0.149X1+0.083X2-0.059X3-0.066X4+0.065X5-0.01IX6,其中 X1=肌瘤分型(贯穿型)、X2=肌瘤位置(前壁)、X3=T2WI上的SI(高)、X4=T1WI+C强化程度、X5=T2WI上的SI(低)、X6=靶皮距。因此,T2WI低SI、肌瘤最大径、前位子宫与EEF呈负相关关系,贯穿型肌瘤、T1WI+C强化程度、靶皮距与EEF呈正相关;贯穿型肌瘤、T2WI高SI、T1WI+C强化程度、靶皮距与NPVR呈负相关,前壁肌瘤、T2WI低SI与NPVR呈正相关。共线性诊断的结果提示,所有模型匹配良好,没有观察到严重的共线性现象。234名单发子宫肌瘤患者中,AEs发生104例(44.44%),其中以下腹痛最为常见。发生情况如下:下腹痛83例(35.47%),阴道异常流液37例(15.81%),皮肤烧伤24例(10.26%),骶尾部疼痛20例(8.55%),下肢麻木28例(12.0%),下肢肿胀12例(5.13%),粪便潜血实验阳性患者1例(0.43%)。除2例患者皮肤严重烧伤,需长时间住院治疗外,其余皮肤烧伤病例均未作特殊处理于术后数日康复。根据国际介入放射学会(Society of Interventional Radiology,SIR)分级,A 类 AEs 有 201 例(85.90%),B 类 26 例(11.11%),C 类 4 例(1.71%),D 类 3 例(1.28%),无 E 类及 F 类AEs记录。HIFU消融前,49名患者SSS分值为26.32±0.64分,HIFU治疗后1个月、3个月、6个月分别为20.93±0.56分、17.46±0.48分及16.00±0.52分,不同位置肌瘤患者的SSS分值总体随时间改变呈现下降趋势,差异有显著的统计学意义(P0.001)。所有病人QOL评分在HIFU治疗前、治疗后1个月、3个月及 6 个月分别为 80.23±1.84 分、69.36±1.78 分、59.55±1.20 分及 57.65±1.17 分,不同位置肌瘤的QOL评分随时间的推移逐渐降低,差异有显著统计学意义(P0.001)。这49名患者中,34名患者有肌瘤体积记录,平均肌瘤体积术前为70.40±50.66cm3,术后1个月、3个月及6个月平均肌瘤体积分别为35.11±40.18cm3、20.60±33.17cm3及15.75±32.79cm3,肌瘤体积总体呈下降趋势,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 论]1.HIFU消融单发性、症状性子宫肌瘤的EEF和NPVR受声通道情况、肌瘤及子宫解剖位置、肌瘤组成成分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前位子宫、T2WI低SI、大直径、小靶皮距的肌瘤可以很容易地进行消融,具有高的消融效率。前壁、T2WI低SI、T1WI+C轻度强化、靶皮距小的单发性子宫肌瘤,HIFU消融过程中高NPVR更容易达到。2.HIFU消融子宫肌瘤的常见AEs为小腹痛、异常阴道流液、皮肤烧伤、骶尾部疼痛、肢体麻木等,其发生程度轻微、持续时间短暂,严重AEs极为罕见。因此,HIFU治疗子宫肌瘤仍具有很高的安全性。3.HIFU治疗子宫肌瘤具有较高的有效性,可以显著降低患者子宫肌瘤的症状严重程度,提高健康相关生活质量,消除或缩小肌瘤体积,给患者带来获益。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8条
1 彭慧柳;于春华;;HIFU与腹腔镜治疗子宫肌瘤对妊娠情况的影响[J];临床医学工程;2019年03期
2 魏庆;陈锦云;刘一诺;莫绍江;张蓉;陈文直;;HIFU消融子宫肌瘤后浆肌层损伤对消融治疗有效性及安全性的影响[J];中国介入影像与治疗学;2019年08期
3 李双双;应丹燕;陈英;;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用于临床子宫肌瘤治疗效果[J];中国妇幼健康研究;2017年S3期
4 范宏杰;赵卫;谢璇丞;寸江平;王滔;黄建强;;对比增强MRI在预测HIFU消融子宫肌瘤效果中的价值[J];中国医学计算机成像杂志;2018年06期
5 寸江平;范宏杰;赵卫;姚瑞红;汤蕊嘉;姜永能;;非灌注区域MR T2WI信号评估HIFU消融子宫肌瘤的疗效[J];中国医学影像技术;2018年09期
6 范宏杰;寸江平;黄建强;李志强;姚瑞红;赵卫;;HIFU消融治疗不同MRI特征子宫肌瘤的效果[J];中国介入影像与治疗学;2018年07期
7 邱珍玉;;高强度聚焦超声联合中药加味平积汤治疗子宫肌瘤的分析[J];实用妇科内分泌电子杂志;2019年15期
8 朱霞;杨仕海;吴奇华;葛齐;郑韦;吴光平;;MRI对HIFU治疗粘膜下子宫肌瘤的疗效评价[J];科学咨询(科技·管理);2015年09期
9 刘玉婷;谢晓绘;官孝萍;申恒春;;HIFU消融MR T2WI不同信号子宫肌瘤的临床疗效及安全性分析[J];中国介入影像与治疗学;2019年06期
10 王宝臣;黄惠君;;碘海醇联合HIFU治疗子宫肌瘤的临床研究[J];北方药学;2015年05期
11 胡森阳;陈锦云;彭松;黄浩然;;DWI在HIFU消融治疗子宫肌瘤术后评价中的应用[J];中国介入影像与治疗学;2015年10期
12 金慧佩;余方芳;赵雅萍;邹春鹏;林小瑜;黄品同;;不同因素对子宫肌瘤HIFU治疗疗效影响的初步分析[J];温州医学院学报;2013年06期
13 杜瑛,查艺葆,张文展,吕丽萍,谷可军;HIFU治疗子宫肌瘤28例临床观察[J];浙江实用医学;2005年01期
14 易根发;范宏杰;谢璇丞;钱可斌;赵卫;寸江平;黄建强;;高强度聚焦超声消融单发性子宫肌瘤能效因子的影响因素[J];中国介入影像与治疗学;2018年11期
15 邵丽娜;子宫肌瘤治疗方法的现状及评价[J];继续医学教育;2005年05期
16 蒋英,崔宁,李志芳,吴海江;选择性子宫动脉栓塞治疗子宫肌瘤54例临床分析[J];江苏医药;2001年05期
17 徐金永;;中西药联合治疗子宫肌瘤的疗效观察[J];实用妇科内分泌电子杂志;2015年04期
18 张冰松;张晶;;子宫肌瘤微创治疗及研究进展[J];中国超声医学杂志;2008年07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任小龙;周晓东;李利;朱霆;王磊;何光彬;于铭;郑敏娟;王莉;秦海英;;HIFU治疗子宫肌瘤的疗效及其彩色多普勒超声的判断价值[A];第九届全国超声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6年
2 沈国芳;胡兵;姜立新;张晓君;;HIFU治疗子宫肌瘤疗效的初步观察[A];庆祝中国超声诊断50年暨第十届全国超声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3 沈国芳;胡兵;姜立新;张晓君;;磁共振成像观察子宫肌瘤HIFU治疗前后的变化[A];庆祝中国超声诊断50年暨第十届全国超声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4 黄国华;;子宫肌瘤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消融治疗后5年随访结果分析[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第十届全国超声治疗及生物效应医学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19年
5 孙立群;周宁明;邹建中;王智彪;;子宫肌瘤HIFU治疗早期疗效与血供及辐照剂量的关系[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第七届全国超声治疗学术会议、第四届全国超声生物效应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9年
6 欧阳艳文;刘小云;潘泽魁;;HIFU非侵入性去血管化方式治疗子宫肌瘤的初步报告[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第二届全国妇产及计划生育超声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7 刘一诺;陈锦云;张蓉;莫绍江;;定量检测MR信号强度与HIFU消融子宫肌瘤疗效关系研究[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第十届全国超声治疗及生物效应医学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19年
8 张丹玲;陈圣;吴松松;李建卫;林宁;;声辐射力脉冲弹性成像技术(ARFI)在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消融子宫肌瘤术前疗效预估的应用研究[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第十届全国超声治疗及生物效应医学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19年
9 郁鹏;詹绍萍;王锡娟;袁静;吴彦;田辉;姜丽娜;;超声造影评价经皮穿刺无水乙醇硬化治疗(PEI)及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消融治疗子宫肌瘤的临床分析[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成立30周年暨第十二届全国超声医学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14年
10 邱沙;路伟;张华;张彩玲;王建宏;;快速康复护理在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治疗子宫肌瘤患者中的应用[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第十届全国超声治疗及生物效应医学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1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孟炜;益气化瘀法治疗子宫肌瘤临床及对细胞增殖和凋亡调控因子影响的研究[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02年
2 范融;磁共振引导聚焦超声术治疗子宫肌瘤的临床研究及子宫肌瘤病因初探[D];北京协和医学院;2011年
3 郭诗涌;针刺配合橘荔散结丸治疗子宫肌瘤的临床疗效观察[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9年
4 李坤寅;橘荔散结丸有效部位对子宫肌瘤细胞增殖、凋亡及相关因子表达的影响[D];湖南中医药大学;2010年
5 李彬;人子宫肌瘤相关基因的克隆和研究[D];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2002年
6 宿爱琴;子宫肌瘤发生及生长的分子机理探讨性研究[D];天津医科大学;2002年
7 尚程辛;子宫肌瘤家族聚集倾向相关研究[D];北京协和医学院;2014年
8 王伊;磁共振-超声双模态预测和评估HIFU联合微泡造影剂消融子宫肌瘤的临床研究[D];重庆医科大学;2017年
9 范良志;串并联HIFU肿瘤治疗原型机的机构设计、运动控制和运动学参数标定[D];华中科技大学;2005年
10 王婷婷;静脉内平滑肌瘤病临床特点及发病机制探索[D];北京协和医学院;2015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范宏杰;HIFU治疗单发性子宫肌瘤的影响因素与安全性及有效性分析[D];昆明医科大学;2019年
2 钟川;HIFU联合宫腔镜治疗多发性子宫肌瘤的初步临床研究[D];重庆医科大学;2016年
3 熊燃;磁共振及超声引导HIFU消融子宫肌瘤的能量差异分析[D];重庆医科大学;2014年
4 杨群;碘化油联合高强度聚焦超声(HIFU)治疗子宫肌瘤的临床研究[D];遵义医学院;2012年
5 申俊玲;二维超声监控HIFU治疗子宫肌瘤及疗效评价[D];重庆医科大学;2008年
6 孙立群;超声评价HIFU治疗子宫肌瘤相关血流灌注变化研究[D];重庆医科大学;2008年
7 田绍创;影响HIFU治疗子宫肌瘤消融效果的因素研究[D];重庆医科大学;2015年
8 杨秦;HIFU治疗子宫肌瘤合并不孕、不良孕产史患者的妊娠结局分析[D];重庆医科大学;2016年
9 尹燕;HIFU消融子宫肌瘤术中靶组织不同灰度变化的预后对比研究[D];重庆医科大学;2015年
10 白愿;HIFU治疗声通道腹壁反应性改变及腹壁内异症疗效分析[D];重庆医科大学;2016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教授 张红真;子宫肌瘤该如何治疗[N];家庭医生报;2005年
2 主任医师 程云英 郑惠方 任慕兰 副主任医师 蒋小青;解读子宫肌瘤[N];家庭医生报;2004年
3 副教授 丁依玲;子宫肌瘤剔除后仍可生育[N];大众卫生报;2002年
4 林平;何时切除子宫肌瘤好[N];医药养生保健报;2007年
5 闫龑;子宫肌瘤不需都治疗[N];健康报;2006年
6 健康时报特约记者 苏育敏;子宫肌瘤有四种治疗方法[N];健康时报;2006年
7 张亚兰;患子宫肌瘤怎么办?[N];云南日报;2000年
8 本报记者 李颖;“子宫肌瘤”不是中年女性专利[N];科技日报;2014年
9 思齐;某些子宫肌瘤也可不做手术[N];保健时报;2005年
10 李亚兰;子宫肌瘤ABC[N];民族医药报;2005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