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当代关中文学场的生成与建构探源

苏喜庆  
【摘要】:当代文学场呈现为一种可资探寻的空间,它本身具有当下性、潜在性,同时具有一定的占位空间。因此,我们对于当代关中文学场的生成和建构的探索,不仅是空间占位的描绘,更有时间跨度上的追溯,而支撑场形成的构型力量,则是关注的焦点。一个具备时空立体空间和动力机制的地域性文学空间,突破平面化的单向言说,向着文学场的多元综合力量敞开,这些构成了系统分析的内在动因。于是,文学场在我们审美文化史视野里成了一种文学生产场,场域持守着文化习性,成为构造场的文化性向,文化资本的积聚获得了承续和文化再生产的效应,如此,我们探究当代文学场的生成与结构就获得了理论预设的进路。 我们运用社会场域理论介入当代关中文学场的研究方法,对于研究地域和审美文化传统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和意义:首先,以文学场域来照应地域文化风习传统,这样可以穿越时空界限,在综合的文化场域架构中凝聚审美质素;其次,我们可以通过追溯文化传统,用独特的地域文化习性来标注地域文学场的某些特性;再次,这种方法也便于我们从横向和纵向的立体文化统序中找寻到当代文学承继的传统审美文化效能。 当代关中文学场是以当代的关中文学为基本定位,立足于艺术本身的规律来做出的界定。文学场是处在社会空间大场中的一个自主性场域空间,用地域名称“关中”来加以区域限定,主要目的是用关中的地域文化来限定区域性文学场的边际,由此可以看出,决定关中文学场入场权最关键的是看某一文学征象是否含蕴着关中文化的综合特性,比如关中文化中的理性意识、精神气质、风俗习尚等。换句话说,凡是受到此文化函育,表现出关中文学综合特质的作家、作品、文学现象,都可以成为关中文学场的构建要素。从这个意义上,关中文学场的生成与建构,就是指对于依托关中地域中深厚的思想、文化、精神积淀培育出的文化资本和文化习性建构而成的综合性文学系统的探索。 面对着关中文学场内的多元力量集结,我们试图从中择其要,梳理出三条主线——分别从文化、思想和精神三个层而,来窥测文学场的潜在架构。史官文化、关学思想、英雄精神与关中地缘文化源缘至深,构成了持久稳固雄厚的文化资本,并转化为场内行为人潜在的行为习性,资本和习性也成为组构当代关中文学场的文化要件,以内在的运作逻辑和法则,形塑着文学场内行为主体和审美客体的呈现态势。 首先,在场域理论基础上我们探究发现,关中地区拥有浓厚的史官文化传统,并且在文化场中凝聚着史官文化的精神质核。史官文化为文学场提供了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本,也传承了史官的神圣使命和悲悯情怀,它以参与建构文学场的积极姿态,展示了关中文学场的建构模式;同时,史官文化习性在当代关中文学场中对行为者和客体进行综合的形塑。从而,在关中文学场中折射出浓厚的史官文化氛围。史官文化资本也以积极地构造效能投入到了当代关中文学场的生成和建构之中。 其次,关学思想是当代关中文学场的思想内源,它不仅承载着丰富的思想内涵,函育着新生的审美思维能量,而且作为一种审美性向,沿袭了关学思想发展中的优秀理性精髓。关学思想作为一种实践理性,导引着文学场内人物行为和事件的思想旨趣。“务实践行”、“尚气崇儒”、“经世致用”、“民胞物与”、“穷神知化”的关学审美习性也潜在运行于文学场中,深化了关中文学的文化气韵,最终升华为当代关中文学场内的思想想内蕴。 再次,英雄精神是活跃于当代关中文学场的又一精神质素,它经历了历史的风尘,将农耕文明下的“太阳英雄”和游牧文明中的“战马英雄”,综合升华为沉雄的气力,成为当代关中作家的自觉审美追求,并将其贯注于书写英雄人物的习性之中,形塑出关中文学特有的英雄气质,颂扬着民族韧性的光辉,建构起文学场中含蕴的沉郁的开拓劲力。进一步延伸,随着当代人性自觉、自由意识的归复,以及当今生活对某些特定的陈旧生命价值观的证伪,也催生出了另类“反英雄”形象。 总起来看,关中文学场是一个多元促动机制下运作而成的场,它处于众多次场的嵌套之中。以地域文化特质的身份内聚,又以开放的姿态向外推扩。关中文学场不是一个孤立的场,而是时刻与其他场乃至世界文学场保持着有效的互动,在互动中兼容并蓄。尤其指出的是,对于当代关中文学场的发展,关中文学批评场也给予了有效地助摊,在其促动之下当代关中文学场获得了更新开拓的能力。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