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汉画天象图研究

曹阳  
【摘要】:本文站在宏观的视域下,以汉画天象图为研究对象,旨在从纵向即汉画天象图的流变,以及横向即汉画天象图的思想文化及图式系统这两个角度为研究思路,通过考古与文献、图像与符号、神话与历史等多维方法,在构建整体的图像志的基础上,进而解读汉画天象图的发展流变、文化内涵与艺术形式。天象图由来已久,其雏形早在仰韶文化时期就已经出现,后经公元前30世纪的连云港将军崖岩画至战国时期曾侯乙墓衣箱漆画上的二十八星宿图,在三千五百多年的时间里,天象图虽然并未形成固定模式和体系,但在原始宇宙观念、观象授人时的实践经验,以及主体造型能力等方面都作好了准备。作为一种承载思想观念的文化载体,天象图最终形成固定模式,是在汉代完成的。汉代统治者的推崇、科学技术的进步,乃至社会文化观念的影响,都对汉画天象图的形成起着推动作用,使得天象图在两汉将近四百年的时间中不断演变,并最终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图像体系。汉画天象图包含图像丰富,分布也极为广泛。壁画、帛画、画像石、画像砖中的共359幅天象图各自分布的重点区域并不一致,各区域、各种类图像内容都有差异。但是,只要抓住了其中的基础符号和次要符号,那么,便能梳理出这些图像的共通之处。所谓主要符号,即包含日、月、星辰或其中之一的图像·,配有次要符号的天象图,即包括风伯、雨师、雷神等气象神,和初显道教思想的西王母、太一神,这些都是与天相关的神祗。还有一种经常作为背景出现次要符号,便是代表星占和气的云。文中从训诂学、神话学、图像学角度对主要符号和次要符号都予以解读。日、月、星三种天象图母题元素在汉画天象图中组合为五种模式:一是含有日轮、日神与阳乌;二是含有月轮、月神与相关图像;三是日月双悬图像,包含乌、蟾、兔、桂;四是日、月、星宿并现的图像,星宿常与四神配置出现,具有特定的含义;五是仅有星宿,不含日、月的图像,这时的星宿或作为装饰,或与其他天象神祗同现。这些不同的配置组合,使得天象图造型复杂多变,虽然图像内容多样,但基本都是布局有序,构成得当,包含着变化统一、饱满均衡、对称呼应等特征,形成了多种艺术风格。在其中,作为创作主体的工匠通过创作体验与创作构思,在不同艺术门类的天象图中,运用共通的表现手法,即以线塑形,或为雕刻,或为彩绘,使汉画天象图体现了极高的美学价值,代表着汉代造型艺术的最高成就。此外,汉画天象图与汉代人们对天的观念密不可分,在棺椁、室墓这种三维空间内,都能表达出这种思想。由于受到当时社会思想和文化风气的影响,汉画天象图还集中体现着人们的升仙愿望和星占思想。总之,汉画天象图综合了艺术学、考古学、天文学、神话学、社会学、符号学等多种学科因素,通过逐层分析,可以得到六种论点:一是汉画天象图在发展中含义不断明确并产生分化;二是四神常与天象图组合出现,被视为带有星占含义的神话图像,融客观天象与主观思想与一体;三是天象图与神灵瑞兽的组合,使得这类图像普遍带有升仙含义;四是汉画天象图的精致与否与墓主身份没有直接关系;五是汉画天象图富于造型之美,是创作主体(工匠)意志思想物态化的表达;六是天象图被广泛应用在墓顶、棺顶和四周,在天人之间产生了一种象征的同一结构,把自然、宇宙和社会融合进多样统一的结构图式之中。由于汉代文化源远流长,使得汉画天象图对后世产生了广泛影响。汉画天象图不但在艺术上被视作典范,而且对道教神灵图像的出现起了导向作用,并与人们的世俗生活形成了密不可分的联系。汉代之后,天象图并未消失,而是在升仙、星占、天体运行的表现等三个方面继续深化发展,从而形成了丰富多样的文化风貌。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周同;;“天象图”出现之谜[J];科技潮;2007年01期
2 曾维惠;;天象图之谜[J];少年文艺;2006年12期
3 唐乾;;绘制天象图的手[J];飞碟探索;2008年03期
4 ;令人费解的“天象图”[J];百姓生活;2008年11期
5 张敏;如何使用每月的天象图[J];天文爱好者;1995年02期
6 武家璧;;论半坡彩陶盆的天象图式[J];文博;2020年03期
7 王煜;;规矩三光 四灵在旁 汉代墓室中的天象图[J];大众考古;2016年10期
8 贺世哲;莫高窟第285窟窟顶天象图考论[J];敦煌研究;1987年02期
9 ;封面中心图案说明:中国最早的彩色天象图[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7年02期
10 张温靖;;阿柒,阿柒[J];语文世界(中学生之窗);2012年06期
11 张道一;《汉画天象图研究集》序[J];艺苑(美术版);1995年01期
12 周闻;大自然显露的“圣像”[J];科学24小时;2005年09期
13 胡隽秋;略论吐鲁番墓葬中出土的天象图[J];西域研究;1998年04期
14 周到;;南阳汉画象石中的几幅天象图[J];考古;1975年01期
15 李彦颉;张玲;;大同地区辽代墓葬壁画中天象图新探[J];山西大同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1期
16 朱英荣;试析库车石窟壁画中的天象图[J];敦煌学辑刊;1985年02期
17 周闻;;自然显露奇异“圣像”[J];西江月;2006年22期
18 刘芊;;汉代伏羲擎日、女娲举月图图像建构研究[J];装饰;2012年11期
19 李仁;;无法解释的“天象图”[J];奇闻怪事;2007年12期
20 ;天象图 河南南阳麒麟岗东汉墓出土[J];中国美术研究;2018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黄佩贤;;汉墓画像遗存所见的天界[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二届年会论文集[C];2010年
2 林丽霞;;试析汉画中的历史故事[A];大汉雄风——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一届年会论文集[C];2008年
3 贾勇;;试析汉画中的天马[A];大汉雄风——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一届年会论文集[C];2008年
4 田明;阎根齐;;岭南汉画初探[A];大汉雄风——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一届年会论文集[C];2008年
5 李荣有;;也谈汉画学学科建设[A];大汉雄风——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一届年会论文集[C];2008年
6 刘文平;崔华;;浅谈汉画中的鱼[A];大汉雄风——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一届年会论文集[C];2008年
7 郑先兴;;从汉画神树看树木在古代社会生活中的文化价值[A];大汉雄风——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一届年会论文集[C];2008年
8 陈晓媛;;从汉画看两汉生死观的嬗变[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二届年会论文集[C];2010年
9 曹新洲;;董仲舒的思想在汉画里的反映[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二届年会论文集[C];2010年
10 杨絮飞;;汉画艺术的“盆地现象”剖析——以四川地区为例,兼谈南阳地区汉画的艺术成就[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二届年会论文集[C];2010年
11 陈志学;徐学初;;梦想与现实:关于四川汉画社会成因的再思考[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二届年会论文集[C];2010年
12 沈阳;;论“神仙思想”在汉画舞蹈身体语言上的体现[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二届年会论文集[C];2010年
13 周欲晓;周朝辉;;刀笔下的精神救助——论灾难对汉画的影响[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三届年会论文集[C];2011年
14 曾祥旭;;汉画“方相氏”是谁?[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三届年会论文集[C];2011年
15 李真玉;;从汉画看汉代孝道[A];中国汉画学会第九届年会论文集(下)[C];2004年
16 ;[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届年会论文集[C];2006年
17 李江;;试析汉画图像的形态特色[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届年会论文集[C];2006年
18 顾音海;;汉画“虎”主题文化考察[A];“鲁迅与汉画”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8年
19 刘太祥;;娱神与娱人:汉画舞乐百戏的双重愉悦功能[A];中国汉画学会第十届年会论文集[C];2006年
20 吴文祺;;略论山东地区汉画象石的手工业图象[A];1982年江苏省考古学会第三次年会论文集[C];1982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3条
1 曹阳;汉画天象图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19年
2 李振;早期中国天象图研究[D];上海大学;2015年
3 林晋生;罗汉图像的风格及流变研究[D];中国美术学院;2017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5条
1 李慧君;汉代墓室壁画中天象图的形式元素和视觉心理研究[D];西北大学;2019年
2 曾宪洲;汉画屏风图像论[D];西安美术学院;2019年
3 黄亮;关于《新罗汉图》的创作报告[D];湖南师范大学;2017年
4 王抒雁;当代审美文化视阈下的“汉画今用”现象研究[D];江西师范大学;2018年
5 孙艺宁;徐州汉画乐舞图像中袖舞的研究[D];中国矿业大学;2019年
6 张永聪;南阳汉画神兽资源融入初中美术研究[D];河南大学;2018年
7 刘婷;“汉画舞蹈实验演出”的实践理性[D];北京舞蹈学院;2018年
8 孙艺荧;汉画盘鼓舞及复现探索[D];青岛大学;2018年
9 李佳;南宋山水画对日本汉画的影响[D];江苏师范大学;2014年
10 王樱潼;南阳汉画馆文化创新产品开发设计[D];南昌大学;2020年
11 解晓辉;从汉画艺术谈我对中国画尚意精神的认识[D];西安美术学院;2010年
12 潘中华;汉画“太一”像[D];东南大学;2005年
13 全子;试论汉代天象图的艺术表现对山水画创作的启示[D];中央美术学院;2017年
14 黄媛;由汉画看两汉神仙观念的转化[D];南京师范大学;2006年
15 王建清;论贯休罗汉画的绘画美学风格[D];四川师范大学;2017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吕风林;出土最完整的天象图[N];人民日报海外版;2004年
2 顾森;汉画,强悍的艺术[N];人民日报;2007年
3 徐报融媒记者 张瑾;复原汉画乐舞 传承礼乐精神[N];徐州日报;2020年
4 江苏师范大学汉文化研究院院长、《汉学大系》主编、文学院教授 朱存明;汉画,汉代的风云大观[N];徐州日报;2020年
5 冯立;农事题材汉画背后的快乐与辛勤[N];中国艺术报;2018年
6 王碧蓉;汉画巡展贵州的思考[N];美术报;2018年
7 本报记者 张悦;用“汉画舞蹈”打捞民族记忆[N];中国艺术报;2017年
8 中国国家博物馆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汉画学会会长 陈履生;雄浑、厚实的汉画艺术[N];美术报;2017年
9 王子今;鲁迅读汉画[N];中国文物报;2017年
10 廖静好;汉画鉴赏收藏不分家[N];中国文物报;2006年
11 廖静好;感受汉画艺术[N];中国旅游报;2005年
12 廖静好;汉画鉴赏[N];中国旅游报;2005年
13 李发林;《汉画考释和研究》[N];中国文物报;2001年
14 廖静好;汉画拓片收藏[N];中国文物报;2005年
15 刘辉;“二桃杀三士”汉画的意义与汉祠堂配置略释[N];人民政协报;2007年
16 王是;南阳汉画片石千秋[N];河南日报;2001年
17 廖静好;汉画拓片的欣赏和收藏[N];经济日报;2005年
18 本报记者 任胜利;南阳市汉画馆:深沉雄大扬汉风[N];人民日报海外版;2018年
19 杨建东;走近汉画拓片[N];中国商报;2006年
20 ;南阳汉画馆[N];河南日报;2004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