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消费时代的意义生产

游建荣  
【摘要】:20世纪下半页以来,消费时代的来临使得美学学科的生存语境及话语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经济逻辑大行其道的消费社会里,美学已经与商品生产普遍结合起来,由此也引发了美学学科身份的认同性危机,即美学视野的解体。生活的审美化与艺术的生活化改变了美的内涵,取消了美的自律性;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合流以及学术和知识生产向“文化资本”的转变使美学丧失了批判现实的超越性距离;消费社会的诱人景观消蚀了“审美救世”之美学精神的感召力。这一切确证了一种客观的文化存在:消费时代已然成为美学生存的一种特殊的文化语境。与此同时,对消费时代人类审美现象及问题的关注,不仅贯穿于20世纪西方美学的发展历程中,引起诸如西方马克思主义及后现代重要思想家的不断思考与探索,也在近几年来使中国美学界将目光聚焦于“消费文化”和“日常生活”的当下性研究。基于对国内外人文思想界消费文化研究现状的考察,本人拟从意义生产的角度出发,通过对消费时代文化语境的阐释以及对当代社会审美现象的思考,希望能在找寻意义建构之路的旅程中做出有益的尝试。 论文的第一部分从“消费”词义的历史演变入手,重点分析了广义的“消费”所具有的三个层次(即使用价值的消费、交换价值的消费和符号价值的消费),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西方消费文化演变发展过程中的三个阶段。在其中的第三阶段,即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人们的生活重心转向消费,尤其是满足欲求、具有符号象征含义的消费,使得后现代消费文化成为大众文化的主流。当消费成为一种系统化的符号操作行为和一种建构认同与差异的交流体系时,消费时代也就成为了一种特殊的文化语境:消费主义文化不仅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方式和沟通认同方式,其影响还波及到了艺术和审美领域,使审美活动和艺术产品的生产受制于经济和消费逻辑。后现代消费文化的发展历程及其呈现出来的特点决定了其悖论性的存在:人们在享受日趋繁荣的消费社会带来的物质上的便利舒适和消费文化提供的自由快乐的同时,却又日益陷入消费时代带来的精神困境之中。 论文的第二部分首先指出,在今天这个物品极大丰富的消费社会里,作为一种“系统化的符号操作行为”(鲍德里亚语),消费意味着意义的生产,消费时代的意义生产与这个时代的文化逻辑,即后现代主义的文化逻辑密不可分。在对意义生产的哲学、美学阐释中,本文指出,人作为有意识的高级生命,能够把自己


知网文化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