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唐代家礼研究

罗小红  
【摘要】:礼,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也是以儒家文化为代表的东方文明有别于西方文明的重要标志,它涵盖了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期,礼仪的适用范围,主要分两大类:一为国家礼仪,如国之宗庙祭祀、帝后皇子的死生废立等。另一种则通行于士大夫阶层家庭内部,多以家礼的形式表现。在礼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如果说国家礼仪更多地体现了政治秩序的建设,家礼则侧重于家庭内部的伦理规范,并延展至整个社会,形成社会公认的道德观念。对于唐代家礼的研究,不仅可以帮助我们了解唐代家族内部的关系和伦理道德准则,理解唐代礼制在社会生活、传统文化传承中所起的作用,其积极意义和消极影响。唐代家礼研究也是揭示中国从门阀社会走向官僚地主社会这一历史性转变极为关键的一环,对于研究唐宋时期中国社会转型有着重要的意义。论文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对魏晋南北朝隋唐时期文献中所反映的“家法”、“家礼”、“家训”等名词进行了逐一探讨,并引用社会学的概念,对唐代家礼的定义作了界定。第二部分是对以家礼门风闻名的唐代柳公绰家族的个案研究。对柳氏家族及其家训著作《柳氏训序》作具体分析。第三部分总论唐代家礼与唐代士族阶层。通过对唐代其他以家礼著称的家族的勾勒,着重探讨唐代家礼与唐代士族家学传统的关系,以及唐代家礼在士族阶层现实生活中的作用。第四部分总论唐代家礼的内容。从唐代士族阶层的伦理道德及礼仪规范等方面,探讨唐代家礼的内容及表现形式。第五部分为余论,是在唐代家礼研究过程中需要进一步思考的几个问题。由于目前对唐代士族家庭礼仪门风的研究尚未深入展开,因此对其概念、名称还没有一个公认的标准,在唐代文献中“家礼”与狭义的“家法”等也均能反映唐代家庭礼仪规范、伦理观念等。因此,基于和研究界以往的宋代以后的家礼研究接轨,也便于研究中概念的统一,本文将唐代家礼定义为“指唐代士族家庭内部,用于协调家庭成员关系、明确各人身份地位、权利义务的一系列礼仪规范和伦理观念。”唐代家礼和士族阶层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士族阶层是家礼的倡导者和积极实践者,其目的是就是为了传递士族阶层独特的文化传统,维系家族的生命力,这也是家礼产生的内在动力。在各士族家族内部传统的儒学经典教育,即士族的家学,是家礼产生并在家族内部世代相传的理论来源。家礼,正是凭借士族家族这种深厚的家学渊源,以醇厚的儒家伦理为本,采纳古礼或家族世代相传的仪注,参酌现实需要,从而形成了家族内部共同奉行的礼仪规范和伦理道德。唐代柳公绰家族在唐前期并不是河东柳氏的显房。从柳公绰、柳公权兄弟起,凭借其家族内部清俭的礼法,一跃而为士林典范,成为唐中后期最有社会名望的家族之一。反映其家族礼法的《柳氏家训》一直流传到宋代,为后人所钦羡。唐代家礼主要包括家庭内部的礼仪规范和伦理观念两方面内容。礼仪规范主要包括冠、婚、丧、祭等吉凶礼仪,以及日常家居生活中常用的居家杂仪,这些仪注在各士族家族内部通行,并用于协调亲友之间的关系。父慈、子孝、兄良、弟弟、夫义、妇听、长惠、幼顺等儒家“八义”,则是士族家族内部公认的伦理观念,指导着家族成员的日常生活。中唐以后,唐代家礼与国家礼仪制度、民间蒙书等一起构建了唐代礼仪的完整框架。礼仪文化逐渐由士族阶层向庶民世界的流传,既表明了平民阶层对高层次文化的一种向往,也符合在士族阶层逐渐消解的过程中,社会建立一种更广泛道德体系的需要。对比晚唐和宋代的书仪,可以发现宋代书仪呈现出强烈的向儒家经典回归的意味。宋代家礼的简化趋势,以及唐代内外族名目的消失,也揭示出中古社会士族阶层的彻底消亡。宋以后,士族阶层虽然彻底瓦解,但礼制中家礼的这一部分内容,却由于其与宗法、家庭的紧密关系,走入了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左右了民间社会的思想主流,直至中国封建社会的彻底消亡。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张践,张宪平;儒家礼、欲思想的现代价值[J];成人高教学刊;1996年01期
2 靳惠;;《朱子家礼》广为流传之原因考析[J];大家;2011年14期
3 杨志刚;;《朱子家礼》:民间通用礼[J];传统文化与现代化;1994年04期
4 张立文;礼仪与民族化——论退溪以后礼的民族化进程[J];学术研究;2005年06期
5 胡锐进;关于《补亡诗》的一些看法[J];贵州文史丛刊;2000年05期
6 陈民;李正宇研究员参加“传统东亚的家礼与国法”国际研讨会[J];敦煌研究;2005年04期
7 彭林;;诗礼传家:家礼[J];文史知识;2003年11期
8 周慧珺;;礼学思想与明代徽州女子生活[J];辽宁工程技术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01期
9 周永健;;论朱熹《家礼》的社会教化功能[J];兰台世界;2011年19期
10 卢仁淑;朝鲜朝寒冈郑逑的礼学和《五先生礼说分类》[J];当代韩国;2002年01期
11 刘欣;;宋代“家礼”——文化整合的一个范式[J];河南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年04期
12 邱跃峰;谢志强;丁川;;两袖清风一身正——记南充市顺庆区潆溪镇纪委书记张家礼[J];四川监察;1998年04期
13 赵克生;;修书、刻图与观礼:明代地方社会的家礼传播[J];中国史研究;2010年01期
14 杨志刚;《司马氏书仪》和《朱子家礼》研究[J];浙江学刊;1993年01期
15 曾有情;最后一次努力[J];公关世界;2005年05期
16 李澜澜;;闺阁中之羁人志士 妾媵中之孽子孤臣——试论明清文人对明末“冯小青事”的道德解读[J];西华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04期
17 赵皎钦;他们有了自己的"家"——张家礼拜堂献堂有感[J];天风;2005年02期
18 陈来;朱子《家礼》真伪考议[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9年03期
19 彭林;金沙溪《丧礼备要》与《朱子家礼》的朝鲜化[J];中国文化研究;1998年02期
20 安国楼;朱熹的礼仪观与《朱子家礼》[J];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杨志刚;;《朱子家礼》与中国礼学的若干问题[A];《与孔子对话——论儒学的现代生命力》——上海文庙第三届儒学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2 黄瑞金;;龙海婚俗衍变[A];闽台婚俗——“福建婚俗的调查和研究”研讨会论文集[C];1990年
3 王焕章;王丽;;家礼不能不叙——引导子女尊老爱幼[A];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教育实验研究文集(第一卷)[C];1991年
4 石奕龙;;同安县婚俗的初步研究[A];闽台婚俗——“福建婚俗的调查和研究”研讨会论文集[C];1990年
5 张世浩;;论儒家在丧服制度上的孝思想[A];中国宝鸡张载关学与东亚文明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7年
6 申自强;;经典诵读,等待吟诵[A];吟诵经典、爱我中华——中华吟诵周论文集[C];2009年
7 陆华珍;;朱子学东渐及其朝鲜化的过程[A];武夷文化研究——武夷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2年
8 丁宝兰;;论作为教育家的颜元[A];河北史学会通讯(1987)[C];1987年
9 郑金洪;;朱熹与摩尼教及晋江门生[A];朱熹理学与晋江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7年
10 李昌志;;李白藁葬、殡葬、改葬始末新说[A];中国李白研究(1995-1996年集)[C];199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7条
1 白华;儒家礼学价值观研究[D];郑州大学;2004年
2 罗小红;唐代家礼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06年
3 陈筱云;陈家礼老中医学术思想与临床经验总结[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4 尹佳涛;历史与现实之间的政治思考[D];南开大学;2010年
5 熊瑜;朱熹伦理教化研究[D];四川大学;2003年
6 马增强;《仪礼》思想研究[D];西北大学;2003年
7 王志躍;《宋史·禮志》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郑吉军;论儒教的家礼生活[D];华侨大学;2012年
2 陈一秀;中国传统家礼的家庭德育价值研究[D];重庆师范大学;2010年
3 全锦子;沙溪金长生礼学思想研究[D];延边大学;2004年
4 陆睿;中国传统家礼文献叙录[D];浙江大学;2012年
5 翟瑞芳;宋代家礼的立制与实践[D];上海师范大学;2007年
6 苗建英;陈家礼学术思想与临床经验总结及杏苏散加减治疗慢性支气管炎的临床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7 王蓉;从《朱子家礼》看儒家的家庭伦理观[D];辽宁大学;2011年
8 杨柳;《韩诗外传》思想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02年
9 马婷婷;汉代家庭、社交礼俗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08年
10 金虎燮;高丽末朱子学的社会作用[D];延边大学;2006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夏体雷;不能再让制造冤案者逍遥法外[N];工人日报;2004年
2 邬岳;摩西皇家礼炮键盘套装[N];电子资讯时报;2004年
3 陈国红;邮政礼仪不可忽略“文化牌”[N];中国邮政报;2003年
4 刘乃清;摆脱缆线羁绊 营造自由空间[N];电子资讯时报;2004年
5 西贝;社区服务还有啥可做?[N];中国妇女报;2001年
6 本报记者 徐翠兰 车涛;众商家争切“圣诞蛋糕”[N];发展导报;2004年
7 朱万曙;韩国安东文化考察记[N];安徽日报;2005年
8 王文;香港智能货车信息系统问世[N];现代物流报;2007年
9 于祥明;标价千元成本仅几十[N];江苏经济报;2004年
10 本报记者 张海洋;魔幻彩球退货率为何这么高?[N];国际商报;2003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