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任择性例外”条款研究

杨小静  
【摘要】:《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任择性例外”条款是第三次联合国海洋法会议的伟大成果,对强制性争端解决机制产生了很大影响。本文着重于条款的理论和实践研究,除引言和结论外分为四个部分,重点讨论了其性质、内涵、作用、以及实践效果,并给予评价。关于“任择性例外”的理论研究,从性质来看,它不同于条约的保留,是《公约》特有的授权性制度。条款内容包含两个方面,第1款规定了排除适用第二节强制性程序的争端类型,第2款至第6款是关于程序的规定。从条款内容和适用逻辑分析,可以得出“任择性例外条款”在理论层面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它作为《公约》第十五部分强制性争端解决机制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平衡国家海洋权益与保证《公约》“一揽子”协定完整性的“安全阀”。但实践情况并不乐观,笔者整理了“任择性例外条款”的缔约情况和案件的引用情况:迄今为止,包括中国在内,已经有36个缔约国据此作了不同程度的声明,占比并不高。同样,在国际法院、联合国海洋法法庭、国际仲裁庭审理的案件中,此条款援引率也不高。本文重点讨论了两个极其相似的案件:俄罗斯和荷兰之间的“极地曙光案”以及中菲“南海仲裁案”,分析了仲裁庭对于国家援引第298条“任择性例外”的解释方法和态度,得出:仲裁庭在适用此条款时存在解释标准的不一致,不能充分尊重国家主权和《公约》精神。尤其是在“南海仲裁案”中,中国于2006年依据第298条作出声明,主张排除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强制性仲裁,是正确行使权利的表现。菲律宾提出的15项诉求本质上分为三类,关于“历史性权利”和“界定岛礁性质”的诉求,实质属于海洋划界问题和主权问题,应当被我国2006年的声明所排除适用强制性仲裁程序。而“南海仲裁案”中仲裁庭对其不合理的限制性解释,有违《公约》的本意,损害了中国的主权利益。综上,第298条“任择性例外”在适用中有很大的局限性,理论意义和实践效果相差甚远,缺乏统一的解释和适用标准。为此,我国应该借南海仲裁案的契机,不断发声,在加强理论研究的同时引导推动国际海洋法规则的完善。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7条
1 谭检明;;论发展中国家参与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完善[J];湖南涉外经济学院学报;2010年03期
2 王若愚;;“一带一路”背景下亚投行争端解决机制的探索——以WTO争端解决机制为参考[J];商丘师范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3 樊文光;;论《宣言》的条约属性及对《公约》争端解决机制的排除[J];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18年02期
4 刘一然;;《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争端解决机制及影响分析[J];法制与社会;2018年06期
5 陈倩;;“一带一路”下的区域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模式选择[J];旅游纵览(下半月);2018年02期
6 代振利;;“一带一路”构想背景下的争端解决机制[J];法制与社会;2018年08期
7 刘怡纯;;利用WTO争端解决机制维护中国权益探讨[J];法制与社会;2018年14期
8 谢进;;我国与“一带一路”国家构建投资争端解决机制研究[J];湖北函授大学学报;2018年15期
9 张峥;;中国自贸区争端解决机制的创新和完善——以上海自贸区为例[J];法制与社会;2018年28期
10 李敏;;浅谈WTO争端解决机制的缺陷[J];经贸实践;2018年14期
11 郑旭文;;“一带一路”倡议下多元化争端解决机制的建构[J];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5期
12 张超;张晓明;;“一带一路”战略的国际争端解决机制研究[J];南洋问题研究;2017年02期
13 廖凡;;投资者——国家争端解决机制的新发展[J];江西社会科学;2017年10期
14 蒲昌伟;;国际争端解决机制演进趋势展望[J];大庆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5期
15 孙志煜;;中国-东盟自贸区争端解决机制的制度反思与路径优化[J];政法论丛;2016年04期
16 季烨;;两岸投资争端解决机制的制度创新及其完善[J];台湾研究;2014年02期
17 谢进;;中国(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投资争端解决机制研究——从台商投资争端的角度[J];厦门特区党校学报;2015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申进忠;;《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强制性争端解决机制与海洋环境保护[A];林业、森林与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法制建设研究——2004年中国环境资源法学研讨会(年会)论文集(第四册)[C];2004年
2 叶波;梁咏;;投资者与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的最新发展及其启示[A];全面深化改革与现代国家治理——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第十二届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4年
3 管燕;;论DSU报复条款——兼论与美国301条款的关系[A];《WTO法与中国论坛》文集——中国法学会世界贸易组织法研究会年会论文集(三)[C];2004年
4 管燕;;论DSU报复条款——兼论与美国301条款的关系[A];《WTO法与中国论坛》文集——中国法学会世界贸易组织法研究会年会论文集(四)[C];2005年
5 何曜琛;;WTO争端解决裁决于国内法院的效力——兼评以欧盟经验对台湾的借鉴[A];《WTO法与中国论坛》文集——中国法学会世界贸易组织法研究会年会论文集(六)[C];2007年
6 张真真;;欧盟对华反倾销的市场经济地位问题——以市场经济地位的“五项标准”为视角[A];WTO法与中国论丛(2011年卷)[C];2010年
7 叶波;;特别301条款与TRIPs协定的关系分析[A];2006年中国青年国际法学者暨博士生论坛论文集(国际经济法卷)[C];2006年
8 杜钢建;;完善法律机制,为粤港澳紧密合作区服务[A];WTO法与中国论丛(2009年卷)——《WTO法与中国论坛》暨中国法学会世界贸易组织法研究会2008年年会论文集[C];2008年
9 王磊;成坤;;加入WTO以来的中欧贸易摩擦——法律框架与典型案例[A];《WTO法与中国论坛》文集——中国法学会世界贸易组织法研究会年会论文集(七)[C];2008年
10 ;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应对措施和建议——市法学会等召开学术研讨会[A];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2002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2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权家敏;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选择研究[D];复旦大学;2011年
2 郑鹏基;网络交易争端解决机制研究[D];华东政法学院;2005年
3 印辉;WTO环境规则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07年
4 杨仕辉;贸易争端解决的博弈分析与策略研究[D];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06年
5 吕微平;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正当程序研究[D];厦门大学;2007年
6 崔悦;国家对国际司法程序的态度研究[D];吉林大学;2015年
7 程保志;论欧共体与WTO的交互影响:法律、政策与实践[D];武汉大学;2009年
8 辛宪章;国际投资争端解决机制研究[D];东北财经大学;2013年
9 梁鹰;WTO争端解决机制研究[D];中共中央党校;2002年
10 高田甜;WTO争端解决机制证明负担规则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永正;CETA争端解决机制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16年
2 陈知;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争端解决机制研究[D];重庆大学;2018年
3 胡鸿杰;论CETA的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D];广西师范大学;2016年
4 吴江;上海自贸区争端解决机制相关法律制度创新研究[D];南昌大学;2016年
5 杨小静;《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任择性例外”条款研究[D];西北政法大学;2018年
6 潘辰枫;中—印自贸区投资争端解决机制构建研究[D];贵州大学;2018年
7 张莹雪;“一带一路”参与方的投资争端解决机制构建研究[D];辽宁大学;2018年
8 孙源;中国高铁海外投资争议解决机制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8年
9 陈小形;“一带一路”战略背景下外国投资者—东道国投资争端解决机制的构建[D];华东政法大学;2018年
10 杨晶;“一带一路”下投资者与东道国投资争端解决机制研究[D];华东政法大学;201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记者 郭丽琴;中国将建“一带一路”争端解决机制机构[N];第一财经日报;2018年
2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 程诚 人大重阳国际研究部主任、研究员 陈晓晨 人大重阳实习生 何泉霖;建立争端解决机制 为“一带一路”护航[N];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
3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万祥;推动建立公正专业高效争端解决机制[N];经济日报;2018年
4 记者 戚奇明;WTO争端解决机制陷困境[N];上海金融报;2018年
5 本报记者 范丽敏;加速争端解决机制进一步完善[N];中国贸易报;2018年
6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 梅新育;打WTO官司输赢不重要[N];中国青年报;2008年
7 农良邦 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试论“一带一路”司法保障的几个问题[N];广西法治日报;2016年
8 陶立峰 上海高校智库国际经贸治理与中国改革开放联合研究中心研究员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我国国际投资争端解决机制新发展[N];国际商报;2017年
9 上海高校智库国际经贸治理与中国改革开放联合研究中心研究员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陶立峰;我国应完善投资争端解决机制[N];国际商报;2016年
10 记者 陈恒;必要时将诉诸争端解决机制[N];光明日报;2017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