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甲泼尼龙琥珀酸钠对神经源性肺水肿大鼠肺组织AQP1表达的影响

王隆阁  
【摘要】:目的:神经源性肺水肿(Neurogenic Pulmonary Edema, NPE)是指无原发性心、肺、肾等疾病的情况下,由颅脑损伤或中枢神经系统其他疾病引起的急性肺水肿。神经源性肺水肿的发病机制至今仍不十分明确,比较认可的是血流动力性学说和肺毛细血管渗透性学说。目前,手足口病是中枢系统感染引起小儿NPE最常见的原因,临床特点发病急,病情凶险,进展迅猛,如不及时救治,可危及患儿生命。在治疗方案中,甲泼尼龙琥珀酸钠(甲强龙)是其中一种常用的药物,既可降低毛细血管通透性,减轻肺水肿,也可有效防治脑水肿,阻断肺水肿-脑水肿的恶性循环。水通道蛋白1(AQP1)主要表达于肺毛细血管内皮细胞和肺泡Ⅱ型上皮细胞,AQP1在肺泡毛细血管间水的转运中发挥重要的作用。近年研究表明,在各种原因导致的急性肺损伤引起的肺水肿中,肺组织AQP1的表达下调和活性降低,推测AQP1参与了急性肺损伤后肺水肿的形成;并且发现应用糖皮质激素(如地塞米松)可上调肺组织中AQP1的表达,而对甲强龙是否可通过上调肺AQP1的表达来减轻神经源性肺水肿少见报道。 本实验利用过量肾上腺素腹腔注射制造神经源性肺水肿模型,用不同剂量甲强龙进行干预,研究大鼠神经源性肺水肿时肺组织AQP 1的表达变化及甲强龙对其的影响,探讨甲强龙治疗神经源性肺水肿的可能机制。 方法: 1动物和分组 采用完全随机设计。将60只一月龄Wistar大鼠随机抽取10只为正常对照组,其余皆腹腔注射肾上腺素注射液制造神经源性肺水肿模型。筛选造模合格大鼠40只随机分为:神经源性肺水肿组(NPE组)、甲强龙10 mg/kg治疗组(a组)、甲强龙20 mg/kg治疗组(b组)、甲强龙30 mg/kg治疗组(c组)。 2造模 正常对照组腹腔注射生理盐水,NPE组大鼠按2.7 mg/kg给予腹腔注射肾上腺素注射液(1/1000)约0.27ml,腹腔注射后多数5 min后出现呼吸频率加快、弓背,15 min可见呼吸困难,以后逐渐呼吸变浅变慢直至停止,出现以上明显表现,存活时间大于20min者纳入NPE组。a组、b组、c组分别于腹腔注射肾上腺素注射液后立即腹腔注射甲强龙(剂量分别为10 mg/kg、20 mg/kg、30 mg/kg)。 3肺组织病理染色及免疫组织化学染色 将麻醉的大鼠打开胸腔,结扎气管,取出左肺放入由4%多聚甲醛溶液瓶中,4℃存放至肺组织沉到瓶底,常规石蜡包埋,进行肺组织病理染色及免疫组化染色。 4肺湿干比值(W/D)测定 取右肺,用吸水纸吸干表面水分,称湿重后置60℃烤箱中,72h后称干重,计算W/D。 结果: 1肺湿/干比值的变化NPE组W/D(6.50±0.53)显著高于对照组(4.59±0.36)(P0.05),而经甲强龙治疗后,a组、b组、c组三组W/D均下降,三组相比,c组(5.03±0.36)下降程度最大,有统计学意义(P0.05)。 2病理学改变NPE模型组大鼠光镜下可见肺泡结构破坏,肺泡壁增宽,大量红细胞漏出,肺泡间毛细血管弥漫性充血、出血,肺泡腔充满大量渗出液。各甲强龙治疗组较NPE组病理改变减轻。正常对照组肺泡结构清晰,无渗出。NPE组(3.80±0.422)与a、b、c组相比,病理评分最高;a组、b组、c组三组相比,c组(1.20±0.422)评分最低,有统计学意义(P0.05)。 3 AQP1免疫组化检测AQP1在正常对照组主要表达于肺微血管内皮细胞及Ⅱ型肺泡上皮细胞,但血管内皮表达强于Ⅱ型肺泡上皮细胞。NPE组与对照组相比,AQP1表达明显减弱(P0.05);甲强龙各治疗组较NPE组AQP1表达显著加强(P0.05);a组、b组、c组三组相比,c组AQP1密度最高,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 1用甲强龙治疗可使神经源性肺水肿大鼠肺湿/干比值降低,病理学改变减轻,说明甲强龙对神经源性肺水肿有较好的治疗作用。 2 AQP1的表达量在神经源性肺水肿组较正常对照组显著下降,因而我们推测AQP1的表达减少导致肺内液体跨细胞膜的重吸收能力下降,这可能是导致神经源性肺水肿形成的重要因素之一。经甲强龙治疗后,AQP1的表达较神经源性肺水肿组显著增加,提示甲强龙可通过上调AQP1的表达,促进水肿液回流到血管,从而治疗神经源性肺水肿。 3经甲强龙给药后,三组相比,c组AQP1密度最高,说明随着甲强龙剂量的增加,AQP1表达增加,水肿液跨细胞膜的重吸收能力增加,从而肺水肿程度减轻。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胡华成;过中方;诸荣恩;;神经源性肺水肿[J];国外医学.内科学分册;1980年03期
2 章永伟,邹洁静;颅脑损伤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的护理体会[J];第四军医大学吉林军医学院学报;1995年02期
3 郑少钦,杨应明;神经源性肺水肿的病因、诊断与治疗[J];医师进修杂志;1999年07期
4 尹康,朱良才,腾灵方,金玲江,彭余江,林军挺,宋维康,姜爱国;颅脑损伤继发神经源性肺水肿的临床研究[J];青海医药杂志;1999年07期
5 王红梅,巩新华;颅脑损伤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的观察与护理[J];齐鲁护理杂志;2000年02期
6 周文科,周国胜,周杰,左佑,冯光,黄立勇,史耀亭,张新中;脑外伤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的防治[J];中国急救医学;2001年02期
7 张义举,孟良,周亚梅;出血性脑血管疾病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11例临床观察[J];牡丹江医学院学报;2001年02期
8 黄登煌;急性颅脑损伤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8例报告[J];交通医学;1997年03期
9 彭燕;急性脑血管病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40例临床分析[J];河南实用神经疾病杂志;1999年05期
10 袁增权;小儿神经源性肺水肿32例临床分析[J];临床肺科杂志;1999年02期
11 潘德生,王成林,杨清泉,刘延庆;颅脑损伤后神经源性肺水肿12例报告[J];辽宁医学杂志;2000年02期
12 张伟东,韩芳,田力学;急性神经源性肺水肿19例临床分析[J];中国医刊;2001年08期
13 朱荣志,王前友;急性脑血管病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19例临床分析[J];淮海医药;2002年04期
14 逄艳丽;急性脑血管病并神经源性肺水肿14例的护理体会[J];河南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02年04期
15 谷建平,丛斌,瓮健康,王建兵,毕海涛,朱桂云;颅脑外伤后神经源性肺水肿尸解资料分析[J];中国法医学杂志;2003年06期
16 李君霞;脑血管意外并发急性神经源性肺水肿的护理[J];福建医药杂志;2004年06期
17 陈东,郭宗泽;重型颅脑损伤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8例诊治体会[J];医师进修杂志;2005年14期
18 张夫成;神经源性肺水肿36例临床分析[J];临床荟萃;1994年01期
19 任香兰,银春,陈福琼,戴琼英;神经源性肺水肿4例报告[J];中国神经免疫学和神经病学杂志;1996年04期
20 郑自立,赵宗尧,亢文,金鹤基;颅脑损伤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临床分析[J];航空航天医药;1999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陆芳;;脑出血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的观察与护理[A];2011年浙江省神经外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1年
2 颜艾;闫仁福;马旭东;王威;周跃;陈钟墚;;自发性蛛血并急性神经源性肺水肿2例报告[A];2011年浙江省神经外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1年
3 卢昌碧;;成功抢救颅内动脉瘤伴神经源性肺水肿2例的护理体会并文献复习[A];第8届全国重症监护专科护理新进展研讨会论文汇编[C];2011年
4 刘美华;李枝国;彭建雄;胥志跃;隆彩霞;陈红;范江花;;儿童重症手足口病并神经源性肺水肿临床观察及护理对策[A];全国儿科护理学术交流会议论文汇编[C];2011年
5 王桂蓉;;颅脑损伤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的护理[A];全国神经内、外科专科护理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2年
6 李丽青;;2例颅脑损伤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患者的急救与护理体会[A];全国门、急诊护理学术交流暨专题讲座会议论文汇编[C];2002年
7 张秋美;冯娜;;重度颅脑损伤后神经源性肺水肿的诊治及护理要点[A];危重病人监测、急救技术与基础护理暨21世纪护理理念发展与资源开发学术交流会论文汇编[C];2001年
8 田锦勇;王建怡;李玫;王菊;陈戈雨;陈杨;戴宏;;116例急性脑血管病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临床分析[A];贵州省医学会第八届神经病学年会论文集[C];2010年
9 何菊芳;;原发性脑干伤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的护理[A];2011年浙江省神经外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1年
10 尹康;朱良才;腾灵方;金玲江;彭宗江;林军挺;;颅脑损伤继发神经源性肺水肿的临床研究[A];第三届全国急诊创伤学学术交流会论文汇编[C];199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吴洁;感觉神经对大鼠急性心肌缺血后肺损伤的影响及其机制研究[D];山西医科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黄哲浩;高血压性脑出血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的临床研究[D];吉林大学;2010年
2 王隆阁;甲泼尼龙琥珀酸钠对神经源性肺水肿大鼠肺组织AQP1表达的影响[D];河北医科大学;2011年
3 郁在利;肠道病毒71型致神经源性肺水肿的研究进展[D];蚌埠医学院;2013年
4 陈玲;甲泼尼龙琥珀酸钠对肾上腺素致大鼠神经源性肺水肿肺组织中的AQP5表达的影响[D];河北医科大学;2013年
5 张劭博;异氟烷对脊髓损伤大鼠神经源性肺水肿的影响及其作用机制的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09年
6 吴旻;电毁损鼠双侧下丘脑、脑干致急性肺水肿的实验研究[D];苏州大学;2001年
7 焦丁琦;重症手足口病并发神经源性肺水肿预后因素的配比病理对照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12年
8 吴国红;EV71型重症手足口病并神经源性肺水肿存活与死亡患儿临床特点及治疗[D];山东大学;2012年
9 黄琰琰;无创正压通气辅助治疗重症手足口病临床观察[D];南昌大学;2012年
10 王琦;重症手足口病病情进展的预测因素研究[D];山东大学;201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林湘艳;春天,警惕孩子患上手足口病[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2 王玉光 陈凤欣 北京地坛医院;手足口病的中医证治[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3 ;心源性及非心源性肺水肿鉴别[N];农村医药报(汉);2009年
4 记者 张苏民;今年我省报告手足口病5000多例[N];海南日报;2009年
5 北京地坛医院主任医师 蔡晧东;手足口病为何越闹越凶[N];健康报;2010年
6 本报记者 赵雪;手足口病:可防 可控 可治[N];江苏农业科技报;2010年
7 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 主任医师 王有国;加强重症手足口病救治[N];医药经济报;2010年
8 王玉光 王宪波 王融冰 毛羽 北京地坛医院 刘清泉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 倪量 北京中医药大学;手足口病合并中枢神经系统感染的中医证治[N];中国中医药报;2009年
9 本报记者 魏平;重症手足口病:从并发症处理入手[N];医药经济报;2011年
10 本报记者 王雪敏;监测7指标,早期识别重型手足口病[N];医药经济报;201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