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GIT2缺失对ConA诱导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效应及其机制研究

郝玉娥  
【摘要】:肝脏疾病是临床最常见最具危害性的疾病之一,其发病机制和防治策略的研究一直备受关注。已有的研究结果表明免疫性肝损伤在各类肝脏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但其确切的病理生理机制尚未完全阐明。刀豆蛋白A(Concanavalin A, Con A)诱导的急性肝损伤模型是研究免疫性肝损伤发生机制及进行抗肝病药物筛选的经典模型之一。该模型主要机制是通过向肝脏招募并激活多克隆T细胞(尤其是CD4+T细胞),使其释放多种炎性细胞因子,进而导致肝细胞损伤。G蛋白偶联受体激酶相互作用蛋白2(G protein-coupled receptor kinase interacting proteins 2, GIT2)是一种信号支架蛋白,属于Arf GAPs家族成员。GIT2蛋白在进化上高度保守,人和小鼠GIT2的同源性为86%,人和鸡GIT2的同源性为89%。GIT2组织分布广泛,在心脏、脑、脾、肺、肾、胸腺、肝、肌肉、睾丸等中均表达,且随着年龄的增加,表达水平亦相应增加。GIT2主要参与肌动蛋白细胞骨架组装,并在整合素介导的细胞粘附、胞内信号传递过程中发挥调节作用。此外,文献还报道GIT2敲除小鼠的成骨细胞数量降低,功能受损,虽然破骨细胞数量不变,但其功能也受损,同时伴有精神焦虑等行为异常。近期研究表明GIT2在免疫系统也发挥重要作用。缺乏C端结构域的GIT2剪接体主要存在于免疫细胞中,GIT2敲除小鼠具有多种免疫缺陷症状。GIT2缺失还抑制中心粒细胞趋化功能,并以PAK1-αPIX-GIT2复合体形式参与免疫突触形成,促进T细胞对抗原的识别能力,使其活化和增殖,从而参与机体的细胞免疫反应和体液免疫反应。另有研究发现GIT2缺失会阻碍CD4+CD8+T细胞向CD4+T细胞发育。综上所述,GIT2通过参与CD4+T细胞单阳选择以及免疫突触的形成,在T细胞发育和活化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提示我们GIT2在机体的天然免疫和获得性免疫系统中可能具有重要调控作用。鉴于GIT2在T细胞发育、活化过程中的重要作用,我们推测GIT2可能在免疫性肝损伤中发挥某些特定的免疫调节功能。本课题引进了GIT2敲除小鼠,并对其表型进行研究,采用Con A模型,探讨了GIT2在免疫性肝损伤中的作用及相关机制,以期为临床治疗免疫性肝损伤提供新的治疗策略和药物靶点。同时,鉴于肝损伤的病因复杂多样,本课题还初步探讨了GIT2在CC14、D-GalN/LPS诱发的肝损伤模型和肝部分切除术中的作用,以期对GIT2在肝损伤中的作用进行全面系统的分析研究。一、GIT2-/-小鼠的鉴定及表型分析自日本大阪生物科学研究所引进杂合子(GIT2+-/-)小鼠交配繁殖后,采用PCR和Western Blot方法分别从DNA和蛋白质水平上对纯合子(GIT2-)小鼠进行鉴定,结果表明GIT2基因敲除小鼠交配成功。GIT2+/-小鼠子代基因型符合孟德尔遗传定律,成年GIT2-/-小鼠外观未见明显缺陷性表型,具有生育能力,提示GIT2对于胚胎发育不是必须基因。分析8周龄GIT2-/-鼠发现脾脏显著增大(t=5.650,P=0.001),肝脏、胸腺、肾和心脏指数未见明显异常;病理学检查发现GIT2-/-小鼠肝脏组织结构正常,脾脏出现红髓明显增生,局部髓样化生改变,不成熟造血细胞增加,白髓淋巴滤泡轻度萎缩等病理变化;血常规和肝功能指标检测结果显示,GIT2-/-小鼠的血常规和肝功能正常;Agilent 60K的小鼠全基因表达谱芯片检测GIT2-/-小鼠肝脏基因表达发现,差异基因在代谢、氧化还原、磷酸化、凋亡、离子转运、转移酶活性、氧还酶活性、ATP结合、水解酶活性、锌离子结合功能方面显著富集,另外差异基因与固有免疫、T细胞和B细胞的活化及分化、巨噬细胞的调节以及炎性因子的分泌也相关。这些结果表明GIT2可能在肝脏的代谢解毒、糖原合成、蛋白质合成、能量供应、抗氧化功能、离子代谢功能以及免疫调控等方面具有一定作用。流式细胞术检测小鼠骨髓、脾脏、淋巴结以及肝脏组织中的淋巴细胞组成,结果发现除GIT2-/-小鼠肝脏中的CD4-T细胞比例显著降低(t=9.210,P=-0.000),CD8+T细胞比例显著增高(t=5.707,P=0.001)外,各组织中其他淋巴细胞组成比例未见明显异常。对脾脏和肝脏淋巴细胞绝对计数发现,GIT2-/-小鼠脾脏CD4+、CD8+T细胞和B细胞数量显著增多(t=3.880,P=0.018; t=5.804,P=0.004;t=6.631,P=0.003);肝脏CD4+T细胞数量显著减少(t=14.208,P=0.000),而CD8+T细胞数量显著增多(t=3.833,P=0.003)。上述结果表明我们成功引进繁殖GIT2-/-小鼠且可育,其表型与文献报道基本一致,但肝脏T细胞亚群分布异常未见文献报道,且提示GIT2在肝脏的代谢、抗氧化性和免疫调节过程中可能发挥重要功能。二、GIT2缺失对Con A诱导肝损伤的保护作用为了探讨GIT2与肝病发生和发展的关系,我们检测了50例肝病患者(包含10例乙型肝炎患者、11例活动性肝硬化患者和29例肝硬化患者)肝组织中GIT2的表达水平,结果发现GIT2在50例肝病患者以及其中21例乙型肝炎病毒感染患者(含乙型肝炎患者和活动性肝硬化患者)肝脏中的表达较正常对照组增加(Z=3.223,P=0.001;Z=2.261,P=0.024),但在乙型肝炎患者、活动性肝硬化患者和肝硬化患者间肝组织中的GIT2表达无显著性差异;GIT2在50例肝病患者肝脏细胞核中表达增加,以肝硬化入核表达最高。这些结果表明GIT2在肝病患者肝脏组织中的表达增加。为进一步研究GIT2与免疫性肝损伤的关系,我们采用Real-time PCR和Western Blot方法检测了Con A (15mg/kg)尾静脉注射对GIT2+/+小鼠肝脏GIT2表达的影响,结果发现Con A处理显著诱导GIT2 mRNA和蛋白质表达水平,提示GIT2可能在Con A所致免疫性肝损伤中发挥作用。鉴于以上研究结果,我们研究了GIT2缺失对Con A致肝损伤的影响。对小鼠存活率、血清转氨酶(ALT、AST)及病理学检测发现,GIT2缺失显著提高致死剂量ConA处理后小鼠的存活率,显著降低血清ALT、AST的升高水平(ALTt3h=25.866,P3h=0.000;t6h=18.331,P6h=0.000;t1zh=36.621,P12h=0.000;t24h=32.017,P24h=0.000;ASTt3hh=6.328,P3h=0.003;t6h=7.377,6h P=0.002;t12h=20.522,P12h=0.000;t24h=67.625,P24h=0.000),显著减轻肝脏病变,即肝脏坏死面积显著减少(t=4.362,P=0.045)。TUNEL凋亡检测结果发现,GIT2缺失显著减少肝脏细胞凋亡(t=6.621,P=-0.003)。这些结果表明GIT2缺失显著增强小鼠对ConA的耐受性,提示GIT2缺失对Con A诱导的免疫性肝损伤具有保护作用。pCMV-myc-GIT2质粒尾静脉高压注射GIT2-/-小鼠回转GIT2,24h后检测GIT2-/-小鼠肝脏发现GIT2成功表达。肝功能和病理学检测发现,回转GIT2的GIT2-/-小鼠在Con A处理后,血清ALT、AST增加水平显著高于对照组(t=6.804,P=0.002;t4.677,P=0.001),肝脏凝固性坏死面积也显著增多(t=4.023,P=0.016),该结果表明回转GIT2能够逆转GIT2-/-小鼠对Con A诱导免疫性肝损伤的耐受,进一步证实GIT2缺失对Con A诱导的免疫性肝损伤具有保护作用。三、GIT2缺失对Con A诱导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机制基于GIT2-/-小鼠对Con A诱导免疫性肝损伤表现出显著、明确的耐受能力。我们进一步探讨GIT2在Con A诱导免疫性肝损伤中的作用机制。首先,采用流式细胞术检测肝脏单个核细胞(MNC)数量和各种免疫细胞浸润,结果发现,Con A处理后,GIT2-/-小鼠肝脏MNC的增多数量显著少于GIT2+/+小鼠;GIT2-/-小鼠肝脏多数免疫细胞的增多数量也显著少于GIT2+/+小鼠,而GIT2-/-小鼠肝脏CD4+CD25+Foxp3+Tregs细胞比例显著高于GIT2+/+小鼠。该结果提示,GIT2缺失可能阻滞Con A诱导的免疫细胞向肝脏组织浸润,同时促进具有免疫抑制功能的CD4+CD25+Foxp3+Tregs细胞浸润,从而发挥对Con A诱导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其次,采用胞内染色方法、CBA方法和Real-time PCR方法分别检测CD3+T细胞胞内炎性细胞因子、血清中的炎性细胞因子和肝脏炎性细胞因子mRNA水平,结果表明Con A诱导后1h,GIT2-/-小鼠肝脏CD3-T细胞产生的炎性细胞因子TNF-α、IFN-γ和IL-4低于GIT2-/+小鼠;Con A诱导后3h、6h,GIT2-/-小鼠血清中的促炎细胞因子显著低于GIT2+/+小鼠(TNF-α t3h=3.707,P3h=0.014;t6h=2.874,P6h=0.035;IFN-γ t3h=7.132,P3h=0.002;t6h=8.480,P6h=0.009;IL-2t3h=8.096,P3h=0.000;t6h=2.989,P6h=0.017;IL-4 t3h=16.817,P3h=0.002;IL-6t3h=4.430,P3h=0.003;t6h=6.103,P6h=0.004;IL-17At3h=5.967,P3h=0.004),而对炎症有保护作用的细胞因子IL-10显著高于GIT2+/+小鼠(t3h=3.474,P3h=0.018;t6h=3.699,P6h=0.021);ConA诱导后3h、6h,GIT2-/-小鼠肝脏组织中促炎细胞因子mRNA水平也显著低于GIT2+/+小鼠,而抑炎细胞因子IL-10]mRNA水平高于GIT2+/+小鼠。该结果提示,GIT2缺失能够下调促炎细胞因子、上调抑炎因子,从而发挥对Con A诱导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最后,鉴于Con A诱导免疫性肝损伤是由T细胞介导,尤以其亚群CD4+T细胞介导为主,我们分别从GIT2-/-和GIT2+/+小鼠脾脏中分选出CD3+和CD4-T细胞,Con A体外刺激,检测其活化、增殖及炎性细胞因子表达的变化。结果表明,Con A体外刺激24h后,GIT2-/-的CD3+和CD4+T细胞的活化(CD69)低于GIT2+/+的CD3+和CD4+T细胞;Con A体外刺激48h后,GIT2-/-的CD4+T细胞分泌的炎性细胞因子显著少于GIT2+/+的CD4+T细胞(TNF-α t1μg/ml=48.050, P1μg/ml=0.000;t2.5μg/ml=26.201,P2.5μg/ml=0.000;t5μg/ml=16.986,P5μg/ml=0.000;IFN-γ t2.5μg/ml=3.064,P2.5μg/ml=0.038;t5μg/ml=5.470,P5μg/ml=0.005;IL-2 t5μg/ml=5.301, P5μg/ml=0.006;IL-4 t2.5μg/ml=5.783,P2.5μg/ml=0.004;P5μg/ml=7.619,P5μg/ml=0.015; IL-6 μg/ml=19.756,P1μg/ml=0.000;IL-10 μg/ml=7.080,P1μg/ml=0.002;t2.5μg/ml= 19.086,P2.5μg/ml=0.000;t5μg/ml=7.645,P5μg/ml=0.002;IL-17A t1μg/ml=9.880,P1μg/m =0.001;t2.5μg/ml=11.963,P2.5μg/ml=0.000;t5μg/ml=4.482,P5μg/ml=0.008);Con A体外刺激72h后,GIT2-/-的CD3+和CD4+T细胞增殖显著低于GIT2+/+的CD3‘和CD4+T细胞(t=3.838,P=0.012;t=6.215,P=0.001)。这些结果表明GIT2缺失抑制了CD3+和CD4+T细胞对Con A的反应性。为了进一步了解GIT2通过抑制T细胞功能,对Con A致肝损伤保护作用的分子机制,我们利用TCR经典信号通路的活化剂CD3抗体和CD28抗体,以及其非经典通路的活化剂PMA/Ionomycin,体外刺激CD3+和CD4+T细胞。结果发现CD3抗体加CD28抗体刺激后,GIT2-/-的CD3+和CD4+T细胞的活化和增殖均显著低于GIT2+/+的CD3+和CD4+T细胞,而GIT2-/-的CD3+和CD4+T细胞对PMA/Ionomycin刺激反应正常。该结果表明GIT2缺失致T细胞TCR信号通路障碍,进而导致T细胞的活化、增殖以及炎性细胞因子的产生能力降低,从而保护Con A介导的肝损伤。四、GIT2缺失对其他肝损伤的作用基于肝损伤的致病因素复杂多样性,我们采用CCl4、D-GalN/LPS以及30%肝部分切除模型初步探讨了GIT2在化学性肝损伤、内毒素急性肝损伤和手术切除肝脏损伤中的作用。小鼠存活率、血清转氨酶及病理学检测发现,CCl4和D-GalN/LPS模型中,GIT2-/-小鼠存活率降低,血清ALT、AST升高水平显著增加(t=4.125,P=0.015;t=5.149,P=0.007),CCl4模型该指标无差异,肝脏病理损伤程度加重。30%肝部分切除手术后,GIT2-/-小鼠血清ALT、AST升高水平略有降低,肝脏病理损伤无明显差异,但Ki-67免疫组化检测发现,GIT2缺失增加了肝部分切除诱导的小鼠肝细胞增殖,在切除后48h和72h时尤为明显。这些结果提示GIT2在不同致伤因素所致肝损伤中发挥不同作用,可能与不同因素的致损机制差异有关。综合上述研究结果,得出结论如下:1.GIT2可能参与肝脏的代谢解毒、糖原合成、蛋白质合成、能量供应、抗氧化功能、离子代谢功能以及免疫功能的调节。2.GIT2在肝病患者和Con A诱导免疫性肝损伤肝脏组织中表达增加。GIT2缺失对Con A诱导的免疫性肝损伤具有保护作用。3.GIT2缺失对Con A诱导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可能是通过阻滞Con A诱导的免疫细胞向肝脏组织浸润,促进具有免疫抑制功能的细胞浸润,并下调促炎细胞因子的产生,上调IL-10等抑炎细胞因子的表达,从而发挥对Con A诱导的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分子机制可能是GIT2缺失致T细胞TCR信号通路受阻,进而导致T细胞的活化、增殖以及炎性细胞因子的产生能力降低。4.GIT2缺失在不同因素致肝损伤中发挥不同作用,可能与不同因素的致损机制差异有关。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阎艳丽,王鑫国,宋晓宇,宋国英;和肝汤对免疫性肝损伤小鼠的影响[J];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3年09期
2 王迪生;高继君;张承光;项雷;杨青杨;邢亚群;岑德意;董六一;陈志武;;甘康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06年05期
3 李之清;汪厚祥;李恒飞;;复方柴郁汤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影响[J];中西医结合肝病杂志;2006年06期
4 汪厚祥;李小娥;李之清;卢凤霞;;复方柴郁汤对免疫性肝损伤小鼠免疫系统的影响[J];中西医结合肝病杂志;2007年05期
5 胡成穆;姜辉;刘洪峰;李荣;李俊;;金银花总黄酮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中药药理与临床;2007年05期
6 邵芙蓉;魏伟;刘浩;孙妩弋;李响;;不同方法提取的复方芍芪多苷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保护作用比较[J];安徽中医学院学报;2007年05期
7 陈霞;顾锦华;朱红艳;徐济良;;山莨菪碱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苏州大学学报(医学版);2007年06期
8 吴丽萍;刘嵘;毕玉顺;刘执玉;;复肝灵颗粒对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山东大学学报(医学版);2008年03期
9 胡成穆;姜辉;刘洪峰;李荣;李俊;;金银花总黄酮对免疫性肝损伤小鼠的影响[J];安徽医药;2008年04期
10 徐敏;;藏药川西獐牙菜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治疗作用[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医学版);2008年05期
11 姜辉;吴芙蓉;夏伦祝;陈纪军;李俊;;奇士乐对免疫性肝损伤小鼠的影响[J];中药药理与临床;2009年04期
12 周小雷;王硕;邓家刚;范丽丽;袁经权;;达肝清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广西植物;2009年06期
13 姜辉;吴芙蓉;夏伦祝;陈纪军;李俊;;奇士乐对免疫性肝损伤小鼠的保护作用[J];中国中医急症;2010年06期
14 高银辉;史秀玲;王美;王旭;李粲;周程艳;;杜仲醇提物和水提物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保护作用的研究[J];华北煤炭医学院学报;2011年02期
15 宋雨鸿;刘强;徐舒;方建志;潘锦瑶;蔡敬宙;陈育尧;吕志平;;丹参多糖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中南药学;2013年05期
16 张昱;;青稞麦绿素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青海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3年02期
17 马正业,黄启福,贾旭,李伯光;和肝助脾饮对免疫性肝损伤小鼠的治疗作用[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1995年01期
18 张安平,沈玉先,魏伟,徐叔云;丹皮总甙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J];中国药理学通报;1997年05期
19 王天然,曾祥元,马布仁;硬肝复康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作用[J];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2002年02期
20 唐明增,田广俊,王新华,张奉学;303益肝胶囊抗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实验研究[J];中国中医药科技;2003年05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之清;汪厚祥;;复方柴郁汤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影响[A];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十二届内科肝胆病学术会议暨第四次国家中医肝病重点专科协作组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6年
2 吴国庆;熊益群;周大桥;姚小萍;高辉;贺劲松;李之清;汪厚祥;刘心亮;徐绍钢;;青芪散对免疫性肝损伤小鼠影响的实验研究[A];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十二届内科肝胆病学术会议暨第四次国家中医肝病重点专科协作组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6年
3 张引强;唐旭东;王凤云;刘燕玲;卞立群;杨俭勤;赵迎盼;林媚;;荣肝合剂对慢性免疫性肝损伤小鼠的保护作用及机制研究[A];中华中医药学会第二十二届全国脾胃病学术交流会暨2010年脾胃病诊疗新进展学习班论文汇编[C];2010年
4 胡成穆;姜辉;刘洪峰;李荣;李俊;;金银花总黄酮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A];第十届全国中药药理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7年
5 胡成穆;姜辉;刘洪峰;李荣;李俊;;金银花总黄酮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A];第十届全国生化与分子药理学术会议论文摘要汇编[C];2007年
6 陈莹;贾宁;王琦;;裂褶菌胞外粗多糖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A];2012年中国菌物学会学术年会会议摘要[C];2012年
7 王华;沈玉先;魏伟;徐叔云;;褪黑素对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及其可能机制[A];中国药理学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暨全国药理学术会议论文摘要汇编[C];2002年
8 程军平;颜汀;余术宜;段菊屏;杨婷;欧阳红涛;庞琼;周志群;杨永佳;吉午阳;陈玉祥;;肝康颗粒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A];2006第六届中国药学会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6年
9 王华;沈玉先;魏伟;徐叔云;;褪黑素对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及其部分机制[A];第八届全国生化药理学术讨论会暨第七届Servier奖颁奖大会会议摘要集[C];2003年
10 伍玉南;谢朝良;刘鹏;赵自明;孙克伟;;利肝舒冲剂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预防作用[A];第三届全国中医药免疫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6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9条
1 焦丽;iPLA_2β对于ConA和DSS诱导的免疫性肝损伤和肠损伤的保护作用及其机制的研究[D];吉林大学;2016年
2 郝玉娥;GIT2缺失对ConA诱导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效应及其机制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13年
3 张云城;海珠益肝加味方对免疫性肝损伤小鼠的保护作用及其免疫调节机制的研究[D];湖北中医药大学;2013年
4 宋雨鸿;丹参多糖抗小鼠免疫性肝损伤及其免疫调节机制的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10年
5 胡洁;人胎儿源间充质干细胞的分离鉴定及其在免疫性肝损伤中的免疫双效作用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09年
6 王会中;脂联素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保护作用的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2005年
7 刘道芳;Toll样受体4介导BCG/LPS诱导免疫性肝损伤的机制及芍药苷的作用[D];安徽医科大学;2006年
8 张引强;中药荣肝合剂对刀豆蛋白A介导的免疫性肝损伤降酶效应的机制研究[D];中国中医科学院;2010年
9 黄育华;海珠益肝方对实验小鼠神经—内分泌—免疫网络影响的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5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程启闰;贯叶连翘提取物对小鼠急性免疫性肝损伤及其伴发的肠道上皮屏障损伤的保护作用[D];安徽医科大学;2015年
2 张文;Tim-3和Th17细胞在免疫性肝损伤中作用及相关机制的研究[D];青岛大学;2015年
3 吴丽萍;复肝灵定性与对鼠免疫性肝损伤保护作用的实验研究[D];山东大学;2008年
4 邵芙蓉;芍芪多苷与白芍总苷联合黄芪总皂苷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保护作用的比较[D];安徽医科大学;2007年
5 孙鸿昌;将军汤对免疫性肝损伤小鼠免疫功能影响的理论与实验研究[D];山东中医药大学;2008年
6 李响;芍药苷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作用及其部分机制[D];安徽医科大学;2009年
7 孙妩弋;芍芪多苷对免疫性肝损伤和肝纤维化的作用及机制[D];安徽医科大学;2005年
8 李福香;唐古特大黄的提取分离及其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影响[D];青海师范大学;2008年
9 李晓冬;橙皮苷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及部分作用机制研究[D];安徽医科大学;2010年
10 汪厚祥;复方柴胡郁汤对小鼠免疫性肝损伤的影响的实验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条
1 林志彬;灵芝制剂与肝炎[N];人民日报海外版;2004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