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超声造影在乳腺癌诊断及疗效评估中的应用研究

崔岩  
【摘要】:研究背景:乳腺癌是女性发病率较高的恶性肿瘤疾病,此疾病对女性身心健康均可造成极大的损伤和影响,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乳腺癌发病率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始终处于全世界女性恶性肿瘤疾病的发病率首位,且每年呈0.2%-8%的概率逐渐升高,而患者的发病年龄也逐渐呈年轻化趋势发展。相关研究也证实,中国发病率处于第一位的女性恶性肿瘤疾病也为乳腺癌,已经成为目前社会面临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急需得到人们的关注和重视。目前影像学检测乳腺组织的方法主要有: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Computed tomography, CT)、钼靶X线检查、核磁共振(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 MRI)增强、PECT、多普勒超声,而临床应用较多的检测方法为钼靶X线检查和多普勒超声检查。近些年,MRI、CT等影像学检查技术已逐渐应用于乳腺组织的检查,其独特的检查优势也被医务人员所认可,但是由于存在基层医院无法购置高昂的仪器设备,检测方式的普及程度,乳腺癌患者及其家庭无法负担较高的检查费用等情况,因此MRI、CT等影像学检查方法应用程度远远不及多普勒超声这么广泛。彩色多普勒超声、超声造影(Contrast-enhanced ultrasound, CEUS)等检测仪器的不断进步及诊断技术的逐渐提高,已逐渐成为乳腺组织检查的首选方法,且目前也不单一局限于检查乳腺肿块病灶的存在,以及鉴别诊断囊性肿块病灶组织的物理性质。因而,乳腺病灶体积较小组织的超声检出率也得到明显的提高。目前,有关研究人员已分别对MRI及CEUS诊断乳腺肿瘤病灶组织的价值进行了相关研究,并通过评价对两种诊断方法的价值后认为,乳腺病灶组织经CEUS后出现的典型增强模式可协助医务人员鉴别诊断乳腺肿瘤组织的良恶性。微血管密度(Microvessel density, MVD)是检测肿瘤病灶组织内新生血管形成的方法,也是目前研究人员均认可的评估肿瘤组织内血管生成的可靠性实验室指标。新生血管与恶性肿瘤疾病的生物学行为及患者预后情况存在着密切的联系,MVD是鉴别诊断肿瘤良、恶性的重要实验室指标。肿瘤MVD可定量反映肿瘤病灶组织内血管的生成状态,也是判断肿瘤疾病发展和肿瘤组织向远处脏器组织转移潜力的重要实验室指标,还是影响乳腺癌患者生存时间的独立因素。目前MVD已被广大研究人员作为评估肿瘤病灶组织内新生血管生成的“金标准”。实时CEUS检查技术不但可准确反映乳腺癌的形态学特征和微循环血流灌注过程,而且还可在某种程度上评价肿瘤病灶组织内微血管生成的状态,值得临床广泛应用。不同影像诊断技术的准确性和精确度均存在明显的差异性。CEUS与动态增强MRI均为评估肿瘤病灶组织内血管化程度的无创性检测方法,相关研究证实,两种检测方法诊断乳腺肿瘤病理改变的结果均有较高的一致性。但由于二者对比增强的作用原理存在本质方面的区别,故直接比较两种检测方法的增强方式的相关研究报道较少。钼靶X线影像学诊断技术可较好的分辨乳房内软组织的解剖结构,检查期间可取得清晰的影像资料,可为临床诊断乳腺肿瘤性疾病提供有效的参考依据。与常规X线检查、多普勒超声、MRI等检查方式比较,钼靶X线对钙化性病理征象的敏感度较高,其特异性可高达95%。但是钼靶X线机的支架及压迫器缺乏操作的灵活性,由于患者体位受到一定的限制,难以对乳腺部位进行深度的投照,故对处于乳腺腺体尾部或胸壁外病灶的诊断能力受到明显的限制。此外,行钼靶X线检查时还需对乳房施加一定压力,重叠的腺体组织可能遮盖部分疾病征象,进而导致漏诊、误诊等现象的发生。新辅助化疗又称术前化疗或诱导化疗,是指对未发生远处脏器组织转移的肿瘤病灶,在行局部手术治疗前实施系统性辅助性的细胞毒性药物治疗。与既往外科手术治疗方式相比较,其最大优势是尽量保留了患者的乳房,同时还能有效控制原发灶,使病灶体积明显缩小、期别显著性降低,刺激其免疫活性功能作用,最终明显延长生存期。新辅助化疗已逐渐应用于乳腺癌的临床治疗中,其为局部晚期乳腺癌和乳腺癌保守手术的治疗提供了广阔空间。目前临床上医务人员评估乳腺癌患者行新辅助化疗后的疗效主要仍依靠触诊、患者身体状况、钼靶X线摄影等方法。其中触诊和评估患者身体状况很大程度上需依赖主治医生的工作经验,且有较大的主观性,且缺乏严格和统一的量化指标,故其可靠性相对较低[17]。钼靶X线影像学技术虽然可清晰显示乳腺癌病灶组织,但腺体密度过高会对病灶范围的判断造成明显的影响,而持续存在微钙化灶也极易误诊为恶性病灶组织,这对新辅助化疗疗效的评估准确度会造成较大的影响。CEUS是利用以气体为主要成分的声学造影剂作为超声增强对比剂,经周围静脉途径注入机体后直接到达乳腺组织,由于气体与血液、软组织之间存在较大的声阻抗差异性,故使得含有丰富新生血管组织的癌肿病灶回声显著性增强,从而达到检测病灶组织的最终目的。此外,由于乳腺癌微血管与肿瘤病灶组织分级、远处脏器组织转移等有一定的相关性,因此CEUS还可预测乳腺癌患者预后情况,以及评估非手术治疗乳腺癌的疗效。目的:本研究拟探讨超声造影(CEUS)在乳腺良、恶性肿瘤鉴别诊断中的价值,为其在乳腺癌诊断临床应用中提供研究基础:探讨乳腺癌CEUS定量参数与MVD之间的相关性关系,并评价其对乳腺癌病灶组织内新生血管生成的应用价值;比较CEUS与增强磁共振、钼靶X线等三种不同影像学技术诊断乳腺癌的临床价值,为以后早期诊断乳腺癌提供最佳的诊断方法;分析超声造影在乳腺癌新辅助化疗疗效评估中的临床价值。探讨超声造影(CEUS)在乳腺良、恶性肿瘤鉴别诊断中的价值,为其在乳腺癌诊断临床应用中提供研究基础;探讨乳腺癌CEUS定量参数与MVD之间的相关性关系,并评价其对乳腺癌病灶组织内新生血管生成的应用价值,为临床诊治乳腺癌及准确评估患者预后情况提供必要的科学依据;比较CEUS与增强磁共振、钼靶X线等三种不同影像学技术诊断乳腺癌的临床价值,为以后早期诊断乳腺癌提供最佳的诊断方法;分析超声造影在乳腺癌新辅助化疗疗效评估中的临床价值。方法:选择本院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期间住院手术治疗的70例女性乳腺癌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术后乳腺组织经予以病理检查确诊。所有患者均行CEUS检查,并采用免疫组化法检测乳腺癌组织CD34表达水平以测定MVD,比较乳腺癌肿瘤边缘、中心区域与周围正常组织血流灌注参数,按照48个/高倍视野为标准将本组70个乳腺癌分为高MVD组和低MVD组,比较不同MVD组间乳腺癌增强特征和乳腺癌血流灌注参数;选择本院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期间住院手术治疗的152例乳腺肿块女性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术后乳腺组织经予以病理检查,其中恶性70例,良性82例。所有患者均行常规超声检查和CEUS检查,观察乳腺病灶组织的CEUS表现,比较乳腺良、恶性病灶造影时间-强度参数,并分析CEUS的检查结果;选择本院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期间住院手术治疗的152例乳腺肿块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所有患者均行CEUS、MRI、钼靶X线检查及病理检查。比较超声造影与MRI内部增强特征,CEUS与MRI时间-强度曲线,以及超声造影、钼靶X线、MRI对乳腺癌的诊断能力相关参数;选择本院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期间住院手术治疗的50例乳腺癌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所有患者接受新辅助化疗后完成手术治疗。观察所有患者新辅助化疗前后的常规超声表现,比较新辅助化疗前后乳腺癌原发灶内超声对比剂的灌注区域,对声学定量时间-强度曲线(TIC)软件分析。结果:乳腺恶性肿瘤的增强方式主要为不均匀增强及周边增强,乳腺良性肿瘤的增强方式主要为无增强和均匀增强为主;乳腺良性肿瘤的时间-强度曲线主要为快进快出型及慢进快出型,而乳腺恶性肿瘤的时间-强度曲线主要为以快进慢出型为主,但乳腺良、恶性肿瘤间存在部分重叠现象;乳腺恶性肿瘤增强开始时间快于乳腺良性肿瘤,但两组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但乳腺恶性肿瘤达峰时间明显快于乳腺良性肿瘤(P0.05),峰值强度明显高于乳腺良性肿瘤(P0.05),而明显减退时间显著性慢于乳腺良性肿瘤(P0.05);以乳腺肿瘤组织的病理切片诊断为金标准,诊断乳腺恶性肿瘤的敏感度、特异度、准确率分别为79.01%(64/81)、91.55%(65/71)及84.87%(64+65/152);与周围正常组织比较,肿瘤中心RI、TTP明显缩短(P0.05),PI明显增高(P0.05),WIS明显增大(P0.05),而两者MTT比较无显著差异性(P0.05);与肿瘤中心比较,肿瘤边缘PI明显增高(P0.05),TTP明显缩短(P0.05),WIS明显增大(P0.05),而两者RT、MTT比较无显著差异性(P0.05);高MVD组乳腺癌不均匀增强、血流灌注缺损发生率均明显高于低MVD组乳腺癌(P0.05),而两组肿瘤增强形态、增强边界及穿支血管等方面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高MVD组乳腺癌PI明显高于低MVD组乳腺癌(P0.05),而RT、TTP、WIS等血流灌注参数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 CEUS与MRI对152例乳腺肿块患者增强后面积的评估具有良好的一致性(r=0.876,P=0.000),经配对t检验二者之间无显著性差异(t=0.152,P=0.794)。超声造影与MRI对72例乳腺病变增强均匀性的评价不完全一致(Kappa=-0.176, P=0.057),其中130例(85.5%)结果一致,22例(14.5%)结果不一致(见表7),超声造影较MRI更多表现为不均匀增强。将均匀增强的灌注缺损面积计为0 cm2, CEUS灌注缺损面积明显大于MRI同切面灌注缺损面积(P0.01); CEUS时间-强度曲线表现为慢出型72例,快出型80例,MRI时间-强度曲线表现为渐增型57例,平台型23例,流出型72例。CEUS与MRI时间-强度曲线类型无明显相关性;超声造影、MRI对乳腺癌的诊断灵敏度、准确率及阴性预测值均明显高于钼靶X线(P0.05),而超声造影、MRI在诊断灵敏度、特异性、准确率及阳性预测值、阴性预测值等方面比较无显著性差异(P0.05);常规二维超声检查显示50例乳腺癌患者原发灶体积在新辅助化疗后较化疗前明显下降(t=9.675,P0.05);50例乳腺癌患者新辅助化疗前后均行CEUS检查,发现化疗后乳腺癌原发灶内超声对比剂的灌注区域(长径×横径)较化疗前明显缩小(t=6.324,P0.05);乳腺癌原发灶内对比剂增强强度在化疗后较新辅助化疗前明显减弱,差异具有显著性(t=15.392,P0.05)。结论:CEUS在乳腺良、恶性肿瘤鉴别诊断中具有较高的临床价值;乳腺癌超声造影具有典型的增强表现,在一定程度上可反映肿瘤微血管分布特征,有可能作为评价肿瘤血管生成的依据之一;超声造影、MRI对乳腺癌的诊断价值明显优于钼靶X线,虽然MRI对各类乳腺癌的诊断能力较强,但由于其检测费用高,在实际临床应用中对乳腺癌进行诊断时应将超声造影作为初诊较为可行;超声造影技术不仅能够体现新辅助化疗的效果,还能够安全、无创、直观地评价肿瘤内新生血管网的特征,其参数可能对疗效的预测有一定价值。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张小莉;;超声造影的意义[J];中国医疗设备;2008年06期
2 ;“第一届南方超声造影新技术临床应用研讨会”征文通知[J];中国临床医学影像杂志;2008年08期
3 ;第十一届国际超声造影研讨会暨第一届亚太超声造影大会将于年底召开[J];中国医学影像技术;2009年10期
4 ;第十一届国际超声造影研讨会暨第一届亚太超声造影大会将于年底召开[J];介入放射学杂志;2009年10期
5 ;第十一届国际超声造影研讨会暨第一届亚太超声造影大会将于年底召开[J];癌症进展;2009年06期
6 ;第十一届国际超声造影研讨会暨第一届亚太超声造影大会将于年底召开[J];中国肿瘤临床;2009年21期
7 ;第十一届国际超声造影研讨会取得巨大成功[J];中国医学影像技术;2010年02期
8 ;第十一届国际超声造影研讨会取得巨大成功[J];介入放射学杂志;2010年01期
9 ;第十一届国际超声造影研讨会取得巨大成功[J];癌症进展;2010年02期
10 ;第十三届国际超声造影研讨会暨第三届亚太国际超声造影大会将在云南召开[J];当代医学;2011年13期
11 ;第十三届国际超声造影研讨会暨第三届亚太国际超声造影大会将在云南召开[J];当代医学;2011年29期
12 朱邦杰,郎东方,金雅兰,宋淑华,赵晓辛,杨曦晨,赵云洁;胃超声造影检查常规应用的临床价值(附1664例分析)[J];中国医学影像技术;1995年03期
13 端云虎;胃超声造影检查在普查中的应用[J];上海医学影像;1999年02期
14 姜玉新;超声造影的基础研究与临床应用(述评)[J];中国医学影像技术;2004年03期
15 余秀华,李黎,郭心璋,施红,徐爱芬,张宏;胃超声造影的临床应用简介[J];人民军医;2004年04期
16 俞静,张生光;胃超声造影对胃周围病变的诊断价值[J];人民军医;2004年04期
17 杨金燕,林礼务;超声造影诊断肝脏疾病的现状[J];中国医学影像学杂志;2005年05期
18 刘真真;戴晴;;超声造影在妇科疾病中的应用及进展[J];中国医学影像技术;2005年12期
19 ;消息[J];中华超声影像学杂志;2006年04期
20 芦爱霞;李智贤;;超声造影在肝脏疾病中的临床研究进展[J];广西医学;2006年08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赵彩红;邹良英;李智贤;;超声造影对肝局灶性结节性增生诊断价值的系统评价[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第八届全国腹部超声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0年
2 马穗红;柳建华;马晓梅;罗环千;李芙蓉;胡志文;;胃窗超声造影在先天性肥厚性幽门狭窄的应用价值[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第八届全国腹部超声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0年
3 洪玉蓉;刘学明;;超声造影在浅表淋巴结疾病中的应用[A];2007年超声造影新技术论坛论文汇编[C];2007年
4 马苏亚;谢晓红;;胃超声造影检查[A];2007年超声造影新技术论坛论文汇编[C];2007年
5 马苏亚;谢晓红;;胃超声造影检查[A];2007年浙江省超声医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7年
6 陈静婉;樊静;蒋晓春;姜静华;;超声造影在诊断肝脏局灶性结节性增生中的应用[A];2012年浙江省超声医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2年
7 杨博;宋丽英;刘丽;赵红梅;赵军波;于慧平;贾欣为;;超声造影在超声消融治疗子宫肌瘤中的应用[A];中华医学会第十三次全国超声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3年
8 朱家安;蒋业清;胡一宙;邢春燕;李殿成;胡兵;;超声造影在检测类风湿性指关节炎[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肌肉骨骼系统超声专业委员会第二次全国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9年
9 郭瑞君;梁晓宁;曹文;卢瑞刚;;超声造影在软组织的初步应用[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肌肉骨骼系统超声专业委员会第二次全国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9年
10 罗慧;石秋玲;吴瑛;徐金锋;焦阳;姜燕;罗奕伦;冯晓凤;;淋巴结超声造影的初步研究[A];中国超声医学工程学会第二次全国浅表器官及外周血管超声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刘健;超声造影对乳腺实体肿瘤的诊断效能评价[D];第三军医大学;2015年
2 袁孟霞;肝内胆管细胞癌超声造影模式的影响因素及其与预后的相关性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15年
3 崔岩;超声造影在乳腺癌诊断及疗效评估中的应用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16年
4 费腾;甲状腺癌超声造影诊断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15年
5 黄备建;超声造影在肾占位血流动力学中的基础和临床研究[D];复旦大学;2010年
6 李超伦;超声造影评价动脉粥样硬化斑块新生血管形成的实验与临床研究[D];复旦大学;2011年
7 曹小丽;超声造影在乳腺癌诊断及疗效评估中的应用研究[D];山东大学;2012年
8 田江克;超声造影引导迟发性脾破裂的诊治实验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12年
9 董怡;超声造影定量分析技术评价肾功能状态的实验和临床研究[D];复旦大学;2008年
10 张惠琴;超声造影在肝外伤诊断及局部注射治疗中的应用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许莉华;超声造影联合弹性成像对肝癌射频消融疗效评估的应用价值研究[D];浙江中医药大学;2015年
2 丁亮;超声造影在输卵管源性不孕症中应用价值的临床研究[D];山东中医药大学;2015年
3 陈柯文;超声造影评价肾病综合征早期肾功能损害的临床研究[D];泸州医学院;2013年
4 徐晓茜;超声造影评价子宫肌瘤短期介入疗效的临床初步研究[D];泸州医学院;2013年
5 周青;超声造影对肾脏良恶性肿块鉴别诊断价值的研究[D];遵义医学院;2011年
6 陈娟;超声造影评价抗血管生成治疗胆囊癌疗效的实验研究[D];山西医科大学;2016年
7 左文思;二维彩超联合超声造影对乳腺良恶性肿瘤的诊断价值[D];新疆医科大学;2016年
8 杨晓婧;超声造影在乳腺癌诊断及新辅助化疗疗效评估中的应用[D];新疆医科大学;2016年
9 王法;超声造影及弹性成像诊断甲状腺结节价值[D];新疆医科大学;2016年
10 张荣;超声造影在颈部淋巴结疾病鉴别诊断中的价值[D];新疆医科大学;2016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9条
1 李运红赵迎;疑难肝肾肿瘤难逃超声造影“法眼”[N];科技日报;2007年
2 本报记者 胡珉琦;超声造影防误诊[N];北京科技报;2010年
3 超声诊断科 罗渝昆;肝脾破裂 超声造影快速诊治[N];健康报;2011年
4 周翔;超声造影:诊断肿瘤的新尖兵[N];家庭医生报;2007年
5 孙秦;上海:超声造影确诊肝癌效优[N];医药经济报;2005年
6 张中桥;超声造影评价肿瘤新生血管的新手段[N];医药经济报;2007年
7 张中桥;可用超声造影评价HIFU治疗子宫肌瘤疗效[N];中国医药报;2007年
8 张中桥;超声造影评价HIFU治疗子宫肌瘤疗效[N];医药经济报;2007年
9 毓星;超声造影 不孕妇女的福音[N];中国人口报;2003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