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人血型B抗原模拟多肽—巨噬细胞炎症蛋白3β双表达重组腺病毒载体构建及体内、外抗肿瘤效应的研究

李纪强  
【摘要】:研究背景和目的研究背景免疫监视功能是人体免疫系统主要功能之一,可识别和清除体内表达新生抗原的突变细胞和病毒感染细胞。在肿瘤发生发展过程中,肿瘤细胞表面高表达肿瘤特异性抗原(tumor specific antigen, TSA)与肿瘤相关抗原(tumor associated antigen, TAA),许多肿瘤的TSA、TAA已经被筛选出。然而,免疫系统却不能对表达TSA、TAA的肿瘤细胞进行有效杀伤,肿瘤极少能自然消退。相反,肿瘤细胞在人体免疫功能的作用下仍能发展、转移,说明肿瘤病人体内存在广泛的免疫逃逸。肿瘤免疫逃逸是肿瘤细胞通过自身或微环境的改变来逃避机体的免疫识别和攻击。肿瘤免疫逃逸的机制尚未完全明了。己有学者提出了肿瘤微环境的概念,比较合理的解释了肿瘤逃逸机体免疫排斥的机制。肿瘤微环境是指肿瘤在发生发展过程中所处的内环境,主要包括肿瘤细胞、间质细胞、微血管、组织液及少量浸润细胞如树突状细胞、巨噬细胞等共同组成。研究表明,肿瘤微环境中的免疫状态以免疫抑制为主,其具体表现有:血液中CD4+/CD8+细胞比例下降;在肿瘤局部和邻近的黏膜内调节性T细胞上升;树突状细胞功能低下;血液中免疫抑制因子如TGF — β等升高;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物MHC—Ⅰ、Ⅱ类分子缺乏。在肿瘤组织微环境中,上述因素共同作用,形成了肿瘤局部微环境中免疫特有模式。肿瘤细胞不仅被动的逃避免疫系统的攻击,同时也主动的抑制其生长环境中的免疫细胞的正常功能。这些因素为开辟新的肿瘤免疫治疗方案提供了思路。肿瘤治疗的主要目标有两个:1、对肿瘤病灶进行有效摧毁,减轻或消除肿瘤负荷;2、对肿瘤亚临床病灶及游离在全身的肿瘤细胞进行有效杀伤。从某种意义上讲,第二个治疗目标更为重要,因为肿瘤微小病灶的复发、进展及肿瘤局部或远处转移是大多数肿瘤治疗失败的主要原因。肿瘤的免疫治疗目的是激发或调动机体的免疫系统,增强肿瘤微环境中抗肿瘤免疫效应,从而实现减少肿瘤负荷和对亚临床病灶的有效杀伤。机体的抗肿瘤免疫效应机制包括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两个方面,其中细胞免疫是抗肿瘤免疫的主力。近年来,随着对肿瘤微环境机制研究的不断深入,人们对肿瘤微环境的本质和病理过程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即认识到DC在启动免疫反应和诱导肿瘤微环境免疫耐受的调控中起关键作用。针对这一机制,应用肿瘤的各种抗原,以各种手段修饰DC制成的瘤苗免疫荷瘤宿主,以诱导特异性杀伤T细胞的生成和激发机体抗肿瘤免疫功能,从而逆转肿瘤微环境的免疫抑制状态,已经为大量循证医学研究证实。然而,我们必须看到尽管应用DC疫苗,甚至与化学药物、其他生物制剂联合运用,大多数肿瘤的预后并未得到显著地改善。目前的免疫治疗并不能有效改善肿瘤微环境中免疫功能的抑制状态。异型血型抗原可能是打破肿瘤微环境免疫抑制状态的潜在靶点。ABO血型抗原是人类最主要的血型抗原,不仅分布在红细胞膜表面,更广泛地存在于很多组织细胞膜和体液、分泌液中。A型的人体内存在抗B抗原的天然抗体,B型的人体内存在抗A抗原的天然抗体,O型的人体内存在抗A抗B抗原的天然抗体。临床中,ABO血型不合的输血或器官移植后发生的超急性排斥反应。受者体内预先存在有抗供者血型抗原的天然抗体,它们与抗原相结合,通过激活补体经典途径,在输入的红细胞或移植器官细胞膜上形成补体MAC,导致被移植细胞内外物质交流,细胞肿胀、破碎而死亡;或通过补体激活所产生的活性片段引起血管通透性增高和中性粒细胞浸润,导致毛细血管和小血管内皮细胞损伤、纤维蛋白沉积和大量血小板聚集,并形成血栓,从而使移植器官发生不可逆性缺血、变性、坏死。通过对异型血型抗原诱发超急性免疫排斥的机制回顾中,我们设想:如果肿瘤细胞能够特异性表达异型血型抗原,机体存在的天然抗体和肿瘤细胞表面的这种抗原相结合,同样可以导致抗原抗体反应发生,并激活补体而发挥对肿瘤细胞的杀伤作用。第一、不同于现在的肿瘤疫苗利用肿瘤抗原产生抗体,而是体内本身存在针对这种抗原的天然抗体,这样的免疫反应更为迅速,可以显著改善肿瘤微环境的免疫抑制状态;第二、与异型血型抗原类似,在肿瘤内部注射异种抗原,可以提高APC对肿瘤抗原的提呈,有利于对全身亚临床病灶的杀伤;第三,在肿瘤内部注射异种抗原可以逆转Treg的免疫抑制作用。目前,有关血型与肿瘤发生、发展相关性的研究较多,但利用异型血型抗原抗肿瘤的相关研究尚未见报道。研究目的在筛选人血型B抗原模拟肽(B/Fas)和巨噬细胞炎症蛋白3β (MIP3β)的基础上,成功构建跨膜型B/Fas-MIP3 β腺病毒载体(Ad-B/Fas-MIP3 β )。本研究通过在小鼠体内模拟人B型血型抗体环境,在小鼠移植瘤内注射Ad-B/Fas-MIP3β。旨在观察表达于肿瘤细胞表面的血型B抗原模拟肽能够与抗血型B抗原抗体高效结合,并能够激活补体介导肿瘤细胞的杀伤效应。在动物体内预先存在抗体的情况下,肿瘤内注射Ad-B/Fas-MIP3β能够使肿瘤内部产生明确的炎症反应、肿瘤细胞坏死及凋亡、免疫细胞数量增多及功能增强,肿瘤内部免疫抑制状态改善。初步探讨这种免疫治疗方法抗肿瘤效应的可能机制。第一部分重组Ad-B/Fas-MIP3β双表达腺病毒载体的构建、鉴定及扩增目的:构建Ad-B/Fas-MIP3β双表达腺病毒载体,并验证其在肿瘤细胞中的表达。方法:使用pAdeasy-1系统,构建穿梭质粒pShuttle-CMV-DNA,经PmeⅠ酶切和CIP去磷酸化后,在大肠杆菌BJ5183中与腺病毒骨架质粒pAdEasy-1同源重组,经PacⅠ酶切鉴定后,获得重组腺病毒质粒pAd-CMV-DNA。脂质体2000转染线性化重组腺病毒质粒至HEK 293A细胞,获得重组腺病毒Ad-DNA,并进一步感染B16细胞。根据细胞病变效应(cytopataic effect,CPE)测定病毒滴度。RT-PCR和Western blot分别分析转染B16细胞内目的mRNA和蛋白质的表达。结果:经PCR、双酶切鉴定及测序分析,Ad-B/Fas、Ad-B/Fas-MIP3β均见约600 bp插入片段,Ad-MIP3β、Ad-B/Fas-MIP3p均见297bp左右的特异性片段,Ad-control未扩增出上述片段。测序结果和目的基因序列一致。经2轮扩增后,重组病毒效价:Ad-B/Fas: 7×1010/ml; Ad-control: 2.21×1011/ml; Ad-MIP3β:1.2×1011/ml; Ad-B/Fas-MIP3β: 3.94×1010/ml;感染B16细胞后,目的mRNA和蛋白质均有表达。结论:成功构建Ad-B/Fas-MIP3β双表达重组腺病毒载体,并可在B16细胞中表达。第二部分重组Ad-B/Fas-MIP3 β双表达腺病毒载体体外抗肿瘤效应目的:将重组Ad-B/Fas-MIP3 β双表达腺病毒载体感染黑色素细胞株B16,检测其体外抗肿瘤效应。方法:实验分为5组:A组:Ad-B/Fas组,B组:Ad-MIP3β组,C组:Ad-B/Fas-MIP3β组,D组:Ad-control组,E组:PBS组。分别进行感染,行流式细胞仪检测细胞凋亡率(每组6例,共30例);细胞增殖实验(每组分为10MOI、50MOI、100MOI三个亚组,每亚组12例,共180例);体外补体介导的细胞杀伤实验(每组分为5ul、10ul、20ul三个亚组,每亚组8例,共120例);抗体依赖细胞介导的细胞毒作用实验(每组分为10:1、20:1、40:1三个亚组,每亚组8例,共120例),行MTT检测,评价各组对细胞增殖的影响。细胞凋亡数据采用one-way ANOVA分析及Bonferroni组间比较,如方差不齐则选择近似F检验Welch法,及Dunnett'S T3组间比较。细胞增殖实验、体外补体介导的细胞杀伤实验、抗体依赖细胞介导的细胞毒作用实验中的计量数据采用析因设计资料的方差分析,P0.05具有统计意义。所有统计分析均采用SPSS 13.0软件包进行。结果:(1)统计学分析表明实验组间凋亡率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F=13.586,P0.001)。与 PBS 组凋亡率(2.62±0. 70) %相比,Ad-B/Fas 组凋亡率(5.68±1.31) %和Ad-B/Fas-MIP3β组凋亡率(5.94±1.21) %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 Ad-control 组凋亡率(2.62±1.19)%和 Ad-MIP3 β 组凋亡率(3.55±0. 86)%无显著性差异(P=1.000); Ad-B/Fas组凋亡率与Ad-B/Fas-MIP3β组凋亡率无统计学差异(P=1.000); Ad-B/Fas组凋亡率高于Ad-control组、Ad-MIP3β组、PBS 组(P0.001; P=0.022; P0.001)。(2)细胞增殖实验表明实验分组组间有显著性差异(F=1165.189, P0.001 )。与 PBS 组相比,Ad-B/Fas 组、Ad-control 组、Ad-MIP3β 组、Ad-B/Fas-MIP3 β组细胞增殖效应显著下降,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与Ad-control组相比,Ad-B/Fas组、Ad-MIP3β组、Ad-B/Fas-MIP3 β组细胞增殖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986; P=1.000; P=0.876)。不同浓度之间有显著性差异(F=6292.979, P0.001)。(3)CDC实验表明实验分组组间有显著性差异(F=107.762,P0.001);多重比较结果显示:与PBS组相比,Ad-B/Fas组、Ad-control组、Ad-MIP3β组、Ad-B/Fas-MIP3 β组CDC效应显著提高,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与Ad-control 组相比,Ad-B/Fas 组、Ad-MIP3 β 组及 Ad-B/Fas-MIP3 β 组 CDC 效应显著上升,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 Ad-B/Fas组CDC效应高于其他4组(P0.001)。不同补体浓度之间有显著性差异(F=52.998,P0.001);补体5ul与另2组相比CDC效应具有显著性差异(P0.001),补体10ul与20ul组CDC效应无统计学差异(P=1.000)。分组与效靶比之间交互效应具有统计学意义(F=2.984, P=0.005)。(4)ADCC实验表明实验分组组间有显著性差异(F=108.050,P0.001);多重比较结果显示:与PBS组相比,Ad-B/Fas组、Ad-control组、Ad-MIP3β组、Ad-B/Fas-MIP3β组ADCC效应显著提高,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与Ad-control 组相比,Ad-B/Fas 组、Ad-MIP3 β 组及 Ad-B/Fas-MIP3 β 组 ADCC 效应显著提高,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 Ad-B/Fas组ADCC效应较其余4组显著提高,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不同效靶比之间有显著性差异(F=54.542, P0.001);效靶比10:1组与另2组相比ADCC效应较低,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效靶比20:1与效靶比40:1 ADCC效应无统计学差异(p=1.000)。分组与效靶比之间交互效应具有统计学意义(F=2.882, P=0.006)。(5)免疫荧光实验结果表明:Ad-B/Fas与Ad-B/Fas-MIP3 β组DC与巨噬细胞抗原摄取及吞噬肿瘤细胞抗原效应较Ad-control组、Ad-MIP3 β组高。结论:Ad-B/Fas与Ad-B/Fas-MIP3β感染黑色素瘤B16细胞,对细胞增殖产生抑制效果,其可能的机制包括:诱导肿瘤细胞凋亡;通过CDC、ADCC效应对肿瘤细胞进行杀伤;促进DC与巨噬细胞摄取及吞噬肿瘤细胞抗原。第三部分重组Ad-B/Fas-MIP3 β双表达腺病毒载体体内抗肿瘤效应目的:建立C57/BL6小鼠黑色素瘤皮下移植瘤模型,模拟人血型B抗体环境,通过瘤内注射重组Ad-B/Fas-MIβ3β双表达腺病毒载体,观察其对小鼠移植瘤生长、肿瘤微环境的影响。方法:体内效应随机分为5组:Ad-B/Fas瘤内注射组;Ad-control瘤内注射组;Ad-MIP3β瘤内注射组;Ad-B/Fas-MIP3β瘤内注射组;PBS瘤内注射组。每组8只,共40只,分别进行肿瘤体积、小鼠生存期观察。各组另有4只小鼠取标本进行流式细胞仪检测移植瘤细胞凋亡率;流式细胞仪检测肿瘤浸润淋巴细胞 CD3+、CD4+、CD8+及 CD4+CD25+亚群;ELISA 法检测肿瘤内 IL-2、IFN-Y、TNF-a含量;免疫组化检测移植瘤内CD49b、CD68、CD80、CD86表达,免疫荧光检测移植瘤内CD11c、MHC I表达。先感染病毒实验分组随机分为已感染Ad-B/Fas的B16细胞造模组;已感染Ad-control的B16细胞造模组;已感染Ad-MIP3 β的B16细胞造模组;已感染Ad-B/Fas-MIP3β的B16细胞造模组及已感染Ad-B/Fas未进行红细胞免疫组。共分5组,每组8只小鼠。先感染各组病毒至B16细胞后,再将B16细胞接种于C57/BL6小鼠皮下,进行成瘤时间、肿瘤体积和生存时间检测。肿瘤再攻击实验分组随机分为:Ad-B/Fas免疫组;Ad-control免疫组;Ad-MIP3β免疫组;Ad-B/Fas-MIP3β免疫组;Ad-B/Fas免疫而未进行红细胞免疫组。共分5组,每组8只,共40只小鼠,先感染各组病毒至B16细胞,予以灭活后,将灭活后细胞免疫C57/BL6小鼠,再将未感染的B16细胞接种于C57/BL6小鼠皮下,进行成瘤时间、肿瘤体积和生存时间检测。联合微波消融(MA)实验随机分为6组:MA+Ad-B/Fas组、MA+Ad-control组、MA组、Ad-B/Fas组、Ad-control组和PBS组,每组8只,共48只,微波消融后,予以瘤内注射各组病毒,进行肿瘤体积和生存时间检测。计量资料结果以均数±标准差表示;不同分组不同时间肿瘤体积应用SPSS13.0统计软件包行重复测量数据的方差分析,不同时间点各处理组肿瘤体积与对照组比较采用SPSS13.0统计软件包行one-way ANOVA分析及Bonferroni组间比较,如方差不齐则选择近似F检验Welch法,及Dunnett'S T3组间比较。各组小鼠生存期间应用Kaplan-Meier法进行统计学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显著性。结果:(1)肿瘤体积观察提示组间效应的差别具有统计学意义(F=14.701,P0.001)。与PBS组比较,Ad-control组和Ad-MIP3 β组肿瘤体积无显著性差异(P=0.370; P=0.092), Ad-B/Fas、Ad-B/Fas-MIP3 β 组肿瘤体积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7), Ad-B/Fas、Ad-B/Fas-MIP3β组肿瘤体积较其他组生长缓慢。治疗后3天,各组小鼠肿瘤体积具有显著性差异(F=7.430,P0.001),与Ad-control组相比,Ad-B/Fas 组、Ad-B/Fas-MIP3 β 组肿瘤体积显著较低(P=0.002; P=0.015);治疗后1周,各组小鼠肿瘤体积具有显著性差异(F=10.695, P0.001),与Ad-control 组相比,Ad-B/Fas 组、Ad-B/Fas-MIP3 β 组肿瘤体积显著较低(P=0.009;P=0.010);治疗后2周,各组小鼠肿瘤体积具有显著性差异(F=19.435, P0.001 ),与Ad-control组相比,Ad-B/Fas组、Ad-B/Fas-MIP3β组肿瘤体积显著较低(P=0.001)。(2)生存期观察:各组小鼠均在设定观察期限60天内死亡。Ad-B/Fas组中位生存期30(95%CI:25.842-34.158)天,Ad-MIP3 ββ组中位生存期23(95%CI: 17.456-28.544)天,Ad-B/Fas-MIP3 β 组中位生存期 33(95%CI:30.228-35.772)天,Ad-control 组中位生存期 21(95%CI:16.842-25.158)天,PBS 组中位生存期 21(95%CI:18.228-23.772)天。与 PBS 组相比,Ad-B/Fas 组、Ad-B/Fas-MIP3β组小鼠生存期有显著性差异(P=0.006; P0.001),Ad-control组、Ad-MIP3 β组小鼠生存期无显著性差异(P=0.368; P = 0.134);与Ad-control组相比,Ad-B/Fas-MIP3 β组小鼠生存期有显著性差异(P=0.002),Ad-B/Fas组小鼠生存期无显著性差异(P=0.052); Ad-B/Fas组和Ad-B/Fas-MIP3β组小鼠生存期无显著性差异(P=0.989)。(3)各组小鼠肿瘤病理切片检查结果发现瘤内注射Ad-B/Fas后肿瘤组织镜下可见肿瘤细胞坏死、淋巴细胞等炎症细胞浸润,瘤内注射Ad-B/Fas-MIP3 β组的小鼠肿瘤组织坏死及炎症细胞浸润明显。其余3组组小鼠肿瘤组织可见少量肿瘤坏死及炎症细胞浸润。两组小鼠肺、肝、肠、心、肾、脾等器官未见显著炎症反应。(4)瘤内注射肿瘤细胞凋亡组间效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F=77.696, P0.001)。多重比较表明:与PBS组比较,Ad-control组细胞凋亡无显著性差异(P=0.571),Ad-B/Fas 组、Ad-MIP3 β 组、Ad-B/Fas-MIP3 β 组肿瘤细胞凋亡有显著性差异(P0.001),与Ad-B/Fas组相比,Ad-B/Fas-MIP3 β组细胞凋亡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547),Ad-control组、Ad-MIP3β组细胞凋亡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同时,Ad-B/Fas组在凋亡率增高的同时,具有大量坏死现象。(5)淋巴细胞CD3、CD8亚群组间效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F=1.684, P=0.185;F=0.699, P=0.600);淋巴细胞CD4、CD25及CD4/CD8亚群组间效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F=7.399,P0.001; F=18.542,P0.001; F=5.327,P=0.003)。多重比较表明:与PBS组相比,Ad-B/Fas组CD4+细胞数量提高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3),剩余3组CD4+淋巴细胞数量无显著性差异(P=1.000),Ad-B/Fas组与Ad-B/Fas-MIP3 β组CD4+淋巴细胞数量无显著性差异(P=0.154);与PBS组相比,Ad-B/Fas组、Ad-B/Fas-MIP3β组CD4+CD25+细胞数量下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Ad-control 组、Ad-MIP3β 组 CD4+CD25+细胞数量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1.000; P=0.217),Ad-B/Fas 组与 Ad-B/Fas-MIP3 β 组 CD4+CD25+细胞数量无显著性差异(P=0.412);与PBS组相比,瘤内注射Ad-B/Fas组CD4/CD8细胞比提高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2),剩余3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1.000)。(6)IL-2含量组间效应具有显著性差异(F=119.620; P0.001);多重比较表明:与PBS组相比,瘤内注射病毒各组IL-2含量提高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 P=0.003; P=0.003; P0.001);与 Ad-control 组相比,Ad-B/Fas 组、Ad-B/Fas-MIP3 β组IL-2含量提高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 )。IFN-γ含量组间效应具有显著性差异(F=238.368; P0.001);与PBS组相比,Ad-B/Fas组、Ad-control组、Ad-B/Fas-MIP3 β组IFN-γ含量提高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P=0.006; P0.001), Ad-MIP3 β 组 IFN-γ 含量无显著性差异(P=0.291);与Ad-control组相比,Ad-B/Fas组IFN-γ含量提高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TNF-α含量组间效应具有显著性差异(F=81.490; P0.001);与PBS组相比,瘤内注射病毒各组TNF-α含量提高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与Ad-control组相比,瘤内注射 Ad-B/Fas 组、Ad-MIP3 β 组、Ad-B/Fas-MIP3 β 组 TNF-α 含量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 P=0.013; P=0.003)。(7)免疫组化及免疫荧光实验表明:除外CD86光密度组间效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外(F=2.287, P=0.088),其余各因变量组间效应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与 PBS 组相比,Ad-B/Fas 组、Ad-MIP3 β 组、Ad-B/Fas-MIP3 β 组 CD34光密度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 P=0.002; P0.001 ),Ad-control 组 CD34光密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800); Ad-B/Fas组和Ad-B/Fas-MIP3 β组CD34光密度无显著性差异(P=1.000)。与PBS组相比,Ad-B/Fas组、Ad-MIP3 β组、Ad-B/Fas-MIP3 β组VEGF光密度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 P=0.020; P0.001 ),Ad-control 组 VEGF 光密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209);与 Ad-B/Fas组相比,Ad-B/Fas-MIP3 β组VEGF光密度有显著性差异(P=0.001),Ad-MIP3β组VEGF光密度无显著性差异(P=0.516)。与PBS组相比,剩余4组CD68光密度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01),与Ad-control组相比,Ad-B/Fas组、Ad-MIP3β组、Ad-B/Fas-MIP3β组CD68光密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216;P=1.000; P=0.763)。与 PBS 组相比,Ad-control 组、Ad-MIP3 β 组、Ad-B/Fas-MIP3β组CD80光密度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1.000), Ad-B/Fas组CD80光密度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1)。与PBS组相比,Ad-B/Fas组、Ad-MIP3β组、Ad-B/Fas-MIP3 β 组 CD49b 光密度无显著性差异(P=1.000; P=1.000; P=0.083),Ad-control组CD49b光密度有显著性差异(P=0.006)。CD11c与MHCI免疫荧光结果提示,与PBS组与Ad-control组比较,Ad-B/Fas、Ad-B/Fas-MIP3ββ组表达量高。(8)先感染病毒效应实验表明:各组小鼠在接种相应瘤细胞悬液后,成瘤率为100%。成瘤时间组间效应具有统计学意义(F=8.782, P0.001 )。与Ad-control组相比,Ad-B/Fas组成瘤时间延长具有统计学意义(P=0.041)。生存期分析:与Ad-control组相比,Ad-B/Fas组小鼠生存期有显著性差异(P=0.001),剩余4组生存期无显著性差异(P0.05); Ad-B/Fas组与Ad-B/Fas未免疫组小鼠生存期有显著性差异(P=0.001)。肿瘤体积组间效应的差别具有统计学意义(F=3.521,P=0.016)。重复效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F=80.349, P0.001)。(9)肿瘤再攻击实验结果表明:成瘤时间组间效应具有统计学意义(F=8.972,P0.001)。与Ad-control组、Ad-B/Fas未行红细胞免疫组相比,Ad-B/Fas组成瘤时间延长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1;P=0.008);与Ad-B/Fas组相比,Ad-MIP3β组和Ad-B/Fas-MIP3β组成瘤时间无显著性差异(P=0.068;P=0.844)。生存期分析:与Ad-control组相比,Ad-B/Fas组小鼠生存期有显著性差异(P=0.007)。肿瘤体积组间效应的差别具有统计学意义(F=7.732, P0.001)。重复效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F=31.682, P0.001)。(10)瘤内腺病毒载体注射联合微波消融实验表明:各组小鼠均在设定观察期限60天内死亡。PBS组与Ad-B/Fas小鼠生存期有显著性差异(P=0.006),联合微波消融各组内及与未联合微波消融组之间均无统计学意义。肿瘤体积组间效应的差别具有统计学意义(F=29.247, P0.001)。重复效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F=127.957, P0.001)。结论:在小鼠体内成功模拟人血型抗体环境,并建立C57/BL6小鼠黑色素移植瘤模型,含人血型B抗原模拟多肽基因的腺病毒载体瘤内注射后,可以减轻肿瘤负荷和延长小鼠中位生存期。除CDC效应外,其可能的机制尚包括含人血型B抗原模拟多肽诱导肿瘤细胞凋亡,增强特异性和非特异性细胞免疫,增加炎性细胞因子分泌,减少肿瘤微血管,提高APC抗原提呈功能等。联合微波消融组能显著减轻肿瘤负荷。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王开萍;;血型在临床上的应用[J];中国民族民间医药;2009年02期
2 侯萍;李剑平;;血型系统与各种疾病相关性研究进展[J];中国输血杂志;2010年S1期
3 李革飞;;P血型系统研究进展[J];中国输血杂志;2012年S1期
4 周细龙;;什么叫做Rh血型系统?为什么输血时多不做Rh血型的鉴定?[J];辽宁中级医刊;1979年11期
5 李学金;微量血痕血型检查方法[J];锦州医学院学报;1996年04期
6 许德军,王建红,朱丽君;肝硬变与ABO血型系统关系的临床分析[J];河南医药信息;1998年02期
7 闻华;;子女与父母血型一定相同吗[J];开卷有益(求医问药);2006年05期
8 晓田;;人类的血型有多少种[J];人人健康;2007年08期
9 伍君仪;;血型与性格无关[J];百姓生活;2011年12期
10 欧阳军;;血型与疾病[J];晚霞;2013年09期
11 周一海;;“血型密码”你了解多少[J];开卷有益(求医问药);2013年05期
12 诸嗣棠;;血型今昔谈[J];家庭医学;1992年03期
13 韩绍安;;对血型的四点误解[J];东方养生;1994年06期
14 王健;;配偶血型是否相合一览表[J];大众科技;2000年09期
15 周华友,兰炯采;人类Rh血型系统研究进展[J];中国输血杂志;2004年03期
16 浑守永,韩金祥,李振永;Rh血型系统的分子生物学研究进展及临床应用[J];山东医药;2004年32期
17 Westhoff CM;吴俊杰;;Rh血型系统:下一个十年的新面貌[J];国外医学.输血及血液学分册;2005年03期
18 覃小青;焦伟;朱春丽;申卫东;;Rh血型系统抗体漏检5例分析[J];中国误诊学杂志;2006年07期
19 孙国栋;王晓平;;Rh血型系统弱D及部分D研究进展[J];临床输血与检验;2007年02期
20 姜亚杰;;大庆地区无偿献血者Rh血型系统分布调查[J];黑龙江医药;2009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朱碎永;林甲进;;致敏红细胞Rh血型系统的鉴定及方法比较[A];2004年浙江省检验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4年
2 刘梦苇;;血型与流产水的初探及方法选用[A];湖北省性学会第二届第二次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5年
3 章俊华;;Rh血型系统分子生物学[A];中国输血协会第四届输血大会论文集[C];2006年
4 侯萍;李剑平;;血型系统与各种疾病相关性研究进展[A];中国输血协会第五届输血大会论文专集(摘要篇)[C];2010年
5 陈东;杨通汉;;昆明地区Rh血型系统数据库及相关血型分布[A];中国输血协会第四届输血大会论文集[C];2006年
6 王爱萍;彭成;马波;恩晓钢;;论Rh血型检查的重要意义[A];第八届全国中西医结合实验医学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6年
7 孙大光;王琳;王毅;郑俊峰;徐航;邬晋芳;彭左旗;马旭;;Rh血型基因扩增产物固相杂交-酶联显色诊断方法建立及临床验证[A];第五届全国优生科学大会论文汇编[C];2000年
8 高馨玉;王茂旭;;浅谈cisAB血型[A];首届中国法医物证学术交流会论文汇编[C];1993年
9 李勤;韩莎莎;朱自严;;汉族、傈僳族和侗族Knops血型系统基因多态性筛查[A];中国输血协会第五届输血大会论文专集(摘要篇)[C];2010年
10 马玲;刘衍春;薛敏;;南京地区Kidd等10个血型稀有抗原的大规模调查[A];中国输血协会第五届输血大会论文专集(摘要篇)[C];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纪强;人血型B抗原模拟多肽—巨噬细胞炎症蛋白3β双表达重组腺病毒载体构建及体内、外抗肿瘤效应的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12年
2 罗刚银;全自动血型分析系统关键技术的研究[D];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2012年
3 汤兆明;血型A抗原模拟多肽的初步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08年
4 崔正军;腺病毒载体介导的反义VEGF_(165)基因治疗人皮肤恶性黑色素瘤的实验研究[D];四川大学;2004年
5 柳云帆;一种新的复制缺陷型腺病毒载体系统的组建[D];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11年
6 吴成君;Ad35腺病毒载体构建及病毒蛋白免疫原性研究[D];北京协和医学院;2009年
7 付员根;肿瘤血管靶向性腺病毒载体的构建及功能检测[D];汕头大学;2002年
8 杨萍;腺病毒载体中介Bcl-2基因转染对周围神经再生修复的影响[D];第三军医大学;2002年
9 刘娜;构建携带人GFAP启动子和p27基因的腺病毒载体及其对胶质增生的影响[D];华中科技大学;2012年
10 王鹏;表达His-tag-ICP47融合基因腺病毒载体的构建及其免疫活性的研究[D];郑州大学;2011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丁伟龙;ABO血型与神经胶质细胞瘤术后病人预后的关系[D];暨南大学;2015年
2 孙新光;ABO血型对原发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膀胱局部预后的影响[D];大连医科大学;2016年
3 奉艳林;RhD血型对肾移植影响的初步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17年
4 赵云飞;男性前列腺增生症患者中ABO血型与前列腺特异性抗原水平关系的分析[D];大连医科大学;2015年
5 郑全;Rh血型基因定型方法的实验研究[D];吉林大学;2007年
6 王攀;稀有血型筛选中对照品的制备及OK血型系统多态性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1年
7 韩莎莎;Cromer、Knops、Indian血型系统基因多态性及蛋白功能研究[D];华东师范大学;2010年
8 王林;重组人凝血因子Ⅷ腺病毒载体的构建与鉴定[D];燕山大学;2015年
9 卓伟伟;PRRSV衣壳蛋白GP5-M腺病毒载体的构建及其在山羊乳腺中的表达研究[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15年
10 赵晓龙;构建大鼠白细胞介素1β基因shRNA及过表达腺病毒载体[D];山西医科大学;201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胡轩逸;血型与性格有关系吗[N];光明日报;2014年
2 徐荐;血型也会变[N];中国老年报;2003年
3 益 王宣;人的血型可以改变吗[N];大众科技报;2004年
4 本报实习记者 满羿;专家揭开P型血之谜[N];北京科技报;2005年
5 福如海;血型可以改变吗[N];中国石油报;2004年
6 记者 李鹏;给细胞“穿衣”:制造“万能血”[N];北京科技报;2014年
7 实习生 李娜 通讯员 张文明;他的血,独一无二?[N];科技日报;2010年
8 本报记者 嵇刊 通讯员 张妍;“熊猫血型”已不算稀有[N];江苏科技报;2012年
9 记者 王书林;新疆血型基因研究取得成果[N];人民法院报;2000年
10 韩宇;输血浆要验血型[N];农村医药报(汉);200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