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北京市蔬菜价格形成机制及调控政策研究

刘丽红  
【摘要】:农产品市场价格波动是农业经济领域最重要的研究议题。从微观的角度看,价格过度波动会严重影响农户收益和消费者福利;从宏观角度看,市场价格扭曲常被当作行政介入干预的理由,因此市场价格波动也是很重要的宏观管理议题。本论文针对北京市蔬菜价格传导机制以及调控方式进行深入研究,梳理了北京市蔬菜产业现状、刻画了北京市蔬菜价格波动特征,并描述了北京市蔬菜价格波动的影响因素。在此基础上,本文结合经济学理论构建了北京市蔬菜价格形成机制,并对价格形成机制的成本加成机制、价格领涨机制、需求决定机制、相互替代机制进行了实证分析。进一步,本文对北京市蔬菜价格调控政策进行了分析与评价,并基于价格形成机制形成了北京市蔬菜价格调控政策体系及政策建议。具体研究内容和结论如下:1.首次全面对北京市蔬菜产业发展现状进行了研究。通过研究,得出北京市蔬菜产业基本状况与特征为:1)消费量方面,北京市每天蔬菜消费量约为2.1148万吨,全年蔬菜消费量约为771.9020万吨;2)年中消费趋势方面,北京近五年每年中2月的蔬菜消费量最小,3-8月的消费量较大,9月的消费量再次降低,并在10月以后保持回升但会在12月继续下降直到来年2月降至最低;3)消费品种方面:北京市蔬菜消费排名前十的品种为:土豆、大白菜、葱头、圆白菜、大葱、冬瓜、胡萝卜、西红柿、黄瓜、白萝卜;4)城乡差别方面,城镇居民在蔬菜消费方面的支出较多、农村居民在蔬菜消费方面的支出增幅较大、蔬菜消费在食物支出中的比重上升;5)蔬菜自给率方面:北京周年蔬菜自给率不足34%;6)外埠蔬菜保障方面:山东、河北、东三省、海南、云南、广东、广西、甘肃、湖北、内蒙、天津等省市对北京蔬菜保障起到了重要作用。2.基于近10年北京市16个区县的25种常见蔬菜对北京市蔬菜价格的波动特征进行研究。采用时间序列分解法和H-P滤波方法,将蔬菜价格波动具体分解为季节波动、随机波动、周期波动和长期趋势等四个部分,并结合2006-2015年北京市蔬菜市场运行的一般情况和特殊事件,对蔬菜价格波动情况进行实证分析。实证结果表明:1)季节性方面:蔬菜价格季节性特征非常明显,且蔬菜季节性波动振幅正逐年加大;2)周期性方面:蔬菜价格周期波动大致可以划分为(2006-2007)、(2007-2009)、(2010-2013)、(2013-2015)四个周期,一级批发市场、农贸市场和超市的蔬菜价格周期长度并不完全一致;3)随机性方面;蔬菜价格在2010年与2012年的异动较为频繁、剧烈,与实际市场情况相吻合;4)趋势性方面:蔬菜价格长期趋势拐点出现在2013年,之前的北京蔬菜平均批发价格一路攀升,但之后价格有一定下降趋势。3.从理论角度构建了北京市蔬菜价格形成机制。从价格均衡机制与价格调整机制两方面对北京市蔬菜价格形成机制进行了经济学分析,在此基础上,将蔬菜价格形成机制分为供给方面的价格形成机制和需求方面的价格形成机制。并进行了进一步细分:1)将供给方面的价格形成机制细分为成本加成机制和价格引领机制,2)将需求方面的价格形成机制细分为需求决定机制和相互替代机制。最终发现流通过程中的各项收费、损耗是源头价格低、末端价格高的成本加成原因;供小于求是导致蔬菜价格上涨的需求决定原因;而从一级批发市场传导至农贸市场以及超市过程中的价格引领与相互替代则加剧了蔬菜价格的波动程度。4.对成本加成机制开展了实证研究。本文采用多元回归分析和ECM误差修正模型的计量方法,得出大白菜地头价格形成的成本加成机制主要由上升的人力成本带动;北京市大白菜超市价格与一级批发市场价格存在稳定的均衡关系,同时超市需要把经营蔬菜的固定成本与人力成本分摊进蔬菜价格;北京市大白菜农贸市场价格与一级批发市场价格存在稳定的均衡关系,同时农贸市场的摊位费、经营人员的收益等应在农贸市场蔬菜价格中占有固定比例。5.对价格引领机制开展了实证研究。本文采用链合模型的计量方法,得出方差较小的蔬菜价格显著受到方差较大的蔬菜价格变化引领,说明蔬菜品种之间确实存在价格引领现象。同时发现:1)方差较大的蔬菜价格对方差较小的蔬菜价格的波动信息贡献度较大,表明方差较大的蔬菜吸收的市场信息更多,在整体蔬菜价格发现中起到的作用更大;2)方差较大的蔬菜价格变化对方差较小的蔬菜价格影响时间也更为长久;3)方差较小的蔬菜价格对方差较大的蔬菜价格变化反应更为迅速。6.对需求决定机制开展了实证研究。本文对北京1978年-2013年的蔬菜总需求情况进行了对比分析,并得出:1)1978-2002年期间,尽管北京市常住人口数缓慢增加,蔬菜种植面积也在不断增加,但总体供给与需求是匹配的,整体涨幅基本与常住人口数增长幅度一致,范围可控;2)2003-2013年期间,蔬菜种植面积急剧下降,而全市常住人口数却较之前有较大幅度的上升;3)需求在迅速上升而供给却急剧下降,因此二者背离直接导致蔬菜价格进入高企阶段,需求在蔬菜价格形成机制中起到了主要决定作用。7.对相互替代机制开展了实证研究。本文采用非参数统计与LA-AIDS模型,得出蔬菜两两之间、不同菜种之间均存在替代关系。支出弹性从大到小的蔬菜大类是:叶菜类(1.442)、葱蒜类(1.140)、根菜类(1.140)、薯芋类(1.009)、茄果类(0.974)、瓜类(0.915)、芽苗类(0.880)、豆类(0.718)、甘蓝类(0.641)、白菜类(0.473)、菌类(0.310)。这些判断均与客观现实较为吻合。8.对北京现有蔬菜调控政策开展了评价研究。通过梳理、分析北京市现有蔬菜价格调控政策,得出北京市蔬菜流通的税费设计倾向于高费低税,而且,现行政策中,仅有建设外埠蔬菜保障首都蔬菜安全的措施是积极举措,能够改善蔬菜价格形成过程中的需求决定机制,其他举措对北京市蔬菜过多的流通环节、垄断的经销商大户没有较大的作用。此外,还总结得出北京市蔬菜产业最大的问题是需求不断攀升,而供给问题重重。这些问题的根结在于现行流通环节过多造成的高菜价与低效率。9.构建了北京市蔬菜价格调控政策体系并提出了具体政策建议。结合当前经济形势和政策动向,确立了北京市蔬菜价格调控预期目标是在区分众多影响北京市蔬菜价格上涨与波动因素中的合理成分和不合理成分基础上,兼顾菜农和市民两方面利益,促进蔬菜供给,保障都市民生。基于前文研究结果,本文从调控基本思路切入,针对北京市蔬菜需求特点,从蔬菜生产领域、流通领域、存储领域三方面构建了基于蔬菜价格形成机制的政策体系。最后针对北京市急需建立健全的价格调控措施提出了具体政策建议,包括提升蔬菜种植组织化程度、合理引导农户种植蔬菜、全面规划蔬菜市场布局、大力发展新型流通模式、完善蔬菜行业信息服务、健全蔬菜价格波动补贴、完善农业保险和补贴体系等。


知网文化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