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穴位强化埋线治疗慢传输型便秘及配合肛门局部手术治疗混合型便秘的临床研究

苗春红  
【摘要】: 便秘是一种常见病,随着社会人口老龄化的趋势,饮食结构的改变以及精神心理和社会因素等的影响,已成为影响人们生活质量的重要病症。虽然其本身很少引起生命危险,但长期的便秘可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并增加大肠癌、肛周病变及前列腺肥大等疾病的发病率,甚至因诱导患者的焦虑和紧张情绪,加重或诱发心、脑血管等疾病,从而危及生命。便秘大致可分为慢传输型便秘(Slow transmit constipation,SIC)、出口梗阻型便秘(Outletobstructive constipation,OOC)及混合型便秘(Mixed constipation,MC)。 STC是指由于各种原因导致结肠传输减慢,肠内容物通过缓慢所致的便秘。据统计,此型便秘约占便秘的16%~40%,功能性便秘的45.5%。其症状顽固,常见于老年人及育龄妇女,患者多有长期服用泻药史。目前对SIC的病理机制仍不清楚,治疗上以口服药物及各种结肠切除术为主,疗效不佳,且长期药物治疗常常导致结肠黑变病等问题,各种结肠切除术不但创伤性大,而且术后并发症往往很难避免。 MC即SIC及OOC两种情况同时存在,占便秘的大多数。OOC是粪便通过直肠和肛管时受阻导致的排便困难。按其病理特点分为两大类,第一类为盆底松弛综合征,包括直肠膨出、直肠粘膜内脱垂、直肠内套叠、会阴下降、肠疝、骶直肠分离、内脏下垂等;第二类为盆底痉挛综合征,包括耻骨直肠肌综合征、内括约肌失弛缓症等。治疗以手术为主,方法简单,疗效确切。 如何发挥中医优势,采用微创疗法缓解乃至根治慢性疾病的顽固症状,是我们目前的主要研究方向。根据相关中医理论,并结合现代操作手段,我们采用穴位强化埋线治疗SIC及配合肛门局部手术治疗MC各62例,并对其进行了系统的临床疗效观察。 目的: 在放射影像学支持下,研究特定穴位的穴位强化埋线治疗SIC及配合肛门局部手术治疗MC的疗效;寻找有效的治疗STC及MC的临床新方案。 方法: 分为两部分研究,均采用非随机同期对照的方法,分别系统观察、研究其治疗效果和临床监测指标。分组示意见表1。 表1分组示意 埋线组,采用穴位强化埋线疗法,即在普通埋线的基础上增加穴位刺激强度,采用双股2号医用铬制羊肠线约4cm,同时分别埋入相应穴位各三次,选穴包括:大肠俞、天枢、气海、中极、足三里;四磨汤组,采用四磨汤口服液治疗,湖南汉森制药有限公司提供(批准文号:国药准字Z20025044),规格:每支10mL(含生药1.5g),成分:木香、枳壳、乌药、槟榔,每次口服20ml,日三次,于餐前半小时服用,7天为一疗程,连用2个疗程;埋线加手术组除埋线外,实施包括肛门内括约肌部分离断术及使用PPH吻合器的手术;手术组,采用以上同样的手术方法。 结果: (一)穴位强化埋线治疗STC的临床研究 1、临床疗效比较 埋线组治愈26例,显效1例,有效43例,总有效率69.4%,四磨汤组无治愈、显效例数,有效9例,有效率14.5%,埋线组疗效明显优于四磨汤组(P<0.01)。 2、各组治疗前后胃肠传输试验标志物残留数目比较 治疗后1、3、6个月观察,埋线组肠蠕动情况改善显著,优于四磨汤组(P<0.01);四磨汤组无明显加快肠蠕动的作用。说明强化埋线疗法有较好的加快肠蠕动的作用,而四磨汤则无助于肠蠕动的恢复,可能因便秘患者大多长期采用泻剂治疗,而对药物治疗的敏感度降低。 3、各组便秘患者主症积分比较 治疗后1、3、6个月观察,埋线组对排便主要症状、体征均有明显缓解作用,尤其以腹胀和粪便性状更为显著,优于四磨汤组(P<0.01);四磨汤组1个月观察,症状减轻(P<0.05),但3个月及6个月观察,又恢复到初期状态,可能因四磨汤有行气作用,故可暂时改善STC症状,但易于反复,疗效不持久。 (二)穴位强化埋线配合肛门局部手术治疗MC的临床研究 1、临床疗效比较 埋线加手术组治愈26例,显效4例,有效21例,总显效率48.4%,总有效率82.3%;四磨汤组无治愈、显效例数,有效8例,有效率12.9%;手术组无治愈例数,显效8例,有效12例,显效率12.9%,总有效率32.3%。埋线加手术组优于四磨汤组及手术组(P<0.01)。 2、各组治疗前后胃肠传输试验标志物残留数目比较 治疗后1、3、6个月观察,埋线加手术组肠蠕动情况改善显著,优于四磨汤组及手术组(P<0.01);四磨汤组无明显加快肠蠕动的作用;手术组1个月观察有效(P<0.05),可能与暂时局部刺激有关,长期(3个月、6个月)观察并无改善肠蠕动的作用。 3、各组便秘患者主症积分比较 治疗后1、3、6个月观察,埋线加手术组对排便主要症状、体征均有明显缓解作用,尤其以腹胀和下坠不尽胀感更为显著,优于四磨汤组及手术组(P<0.01);手术组1个月时与治疗前比较症状改善显著,以下坠不尽胀感最为明显(P<0.05),3、6月则症状改善不明显,可能因手术治疗解决了出口梗阻问题,故短期症状改善明显,但因无加快肠蠕动的作用,便秘原因未完全解决,所以中远期疗效不满意,但总体来说,手术组治疗后较治疗前是有明显改善的(P<0.05);四磨汤对于MC的症状无改善作用。 不良事件和副反应: 穴位强化埋线组及四磨汤组未出现不良事件及副反应,肛门局部手术组3例术后出血,予以止血处理,症状缓解,不影响试验观察,未因此而脱落。 结论: 穴位强化埋线可以安全、有效地治疗慢传输型便秘,与肛门手术配合使用可以有效地解决混合型便秘,从而涵盖了大多数便秘的治疗。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顾学诺;黄红英;;羊肠线埋植疗法治疗喘咳病144例[J];上海针灸杂志;1985年04期
2 徐亚玲;直肠癌改道后假肛袋的改进[J];山东医药;1986年11期
3 于双清,殷令毅,陈俊;持续注入器应用肛门手术镇痛100例体会[J];包头医学;2002年03期
4 唐孝良;王世霞;;肛门手术中局部麻醉的临床观察[J];当代医学;2011年13期
5 姚丽伟;;俯卧折刀位应用于肛门手术的体会[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8年34期
6 李永志;王海明;;微创手术配合穴位埋线治疗混合型便秘疗效观察[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0年22期
7 付亚林,刘贵军;布比卡因加美蓝用于肛门手术镇痛效果的观察[J];中国基层医药;1999年01期
8 李风麟;;简易肛门手术镜[J];天津医药;1977年04期
9 韩同利;马吉成;黄长来;;低容量骶管阻滞麻醉在肛门手术中应用体会[J];中国交通医学杂志;1992年04期
10 赵新华;靳邦利;韩同利;刘永;;丙泊酚复合芬太尼在肛门手术中应用初探[J];交通医学;2006年03期
11 刘晓文;段成香;应慧;;先天性巨结肠根治术后肛门护理干预[J];护士进修杂志;2007年06期
12 韦月贵 ,唐宗江;折刀位在肛门手术中的应用[J];大肠肛门病外科杂志;2001年02期
13 孟德霞;;止痛如神汤对肛门手术病人术后并发症的影响[J];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08年04期
14 ;适用于肛门手术后的长效止痛针[J];人民军医;1978年04期
15 余宏迢,蔡建强;有关肠造口术的若干问题[J];中国实用外科杂志;1990年08期
16 张虹;;单次腰麻在肛门手术中的应用[J];中国医药指南;2008年21期
17 黄瑞珍;;复方盐酸利多卡因在肛门局麻术中的应用观察[J];医药论坛杂志;2009年06期
18 石俊;马群立;;复方亚甲蓝在肛门手术术后镇痛应用的临床研究[J];医学信息;2009年10期
19 桑小菊;赵忠林;张文灵;;预防肛门手术后尿潴留的体会[J];临床军医杂志;2010年04期
20 ;肛门手术阴囊固定法[J];中华护理杂志;1966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郭艾;;三棱针刀穴位进线治疗面神经麻痹67例[A];全国第九次针刀医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0年
2 王惠敏;;关于脊针穴位在脊柱后中线旁开一寸的争呜与确立[A];中国针灸学会第六届全国中青年针灸推拿学术交流暨针灸学科发展与建设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4年
3 郑明德;;人体凸出部位全息论与电子针灸[A];全国第16届针灸临床学术研讨会、全国第11届耳穴诊治学术研讨会、当代临床治验论坛暨中西部十省区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4 刘叶荣;;穴位手法按摩对心绞痛病人的护理[A];中国针灸学会全国中青年针灸推拿学术经验交流会论文汇编[C];1999年
5 丁光宏;林俊;黄红;张迪;;穴区肥大细胞功能与急性佐剂性关节炎大鼠针剌镇痛效应的关系[A];第九届全国针刺麻醉针刺镇痛及针刺调整效应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7年
6 牛若平;;穴之名 穴之道[A];甘肃省中医药学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甘肃省针灸学会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暨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6年
7 尹海燕;卢圣锋;唐勇;王家平;张承舜;余曙光;;SD大鼠“足三里”穴位局部对艾灸刺激响应的基因表达谱研究[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8 周鹏;葛家怡;赵欣;王明时;;电刺激经络导通法在临床康复中的应用[A];中国生物医学工程进展——2007中国生物医学工程联合学术年会论文集(下册)[C];2007年
9 王铮;;艾条穴位熏灸配合耳穴埋豆治疗糖尿病胃轻瘫42例[A];全国中医、中西医结合护理学术交流会议论文汇编[C];2011年
10 郭媛;罗蓉;王军;赵晏;;生长抑素在经络功能中的作用[A];第十五届针灸对机体功能的调节机制及针灸临床独特经验研讨会暨第十一届针灸经络学术研讨会会议论文集[C];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光彬;针刺足三阳经与足太阴脾经原合穴磁共振脑功能成像研究[D];山东大学;2005年
2 于娟;小儿推拿的古代文献研究[D];山东中医药大学;2006年
3 闫晓辉;穴位物质基础的同步辐射X射线成像和光谱学研究[D];复旦大学;2007年
4 常凤香;基于生物电阻抗测量原理的经络诊断数据可视化方法研究[D];燕山大学;2012年
5 郭义;钙离子在针刺信息转导中作用的研究[D];天津大学;2005年
6 何敬振;针刺脑功能磁共振成像及可重复性研究[D];山东大学;2008年
7 井夫杰;肾虚证的推拿文献研究[D];山东中医药大学;2008年
8 刘鉴慰;捻转刺激神门穴和相关穴位及非刺激的fMRI对照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9年
9 王扬;电针深刺次髎抑制膀胱过度活动的特异效应及其感觉神经调控机制[D];中国中医科学院;2012年
10 张俊海;电针镇痛的脑功能磁共振初步研究[D];复旦大学;2005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苗春红;穴位强化埋线治疗慢传输型便秘及配合肛门局部手术治疗混合型便秘的临床研究[D];中国中医科学院;2007年
2 谢振年;穴位强化埋线疗法治疗慢性非特异性溃疡性直肠炎的临床研究[D];中国中医科学院;2008年
3 曾霈君;针灸对佐剂性关节炎大鼠穴位电流及相关介质的影响[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0年
4 秦臻;穴位埋线治疗单纯性肥胖病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8年
5 王芳丽;穴位强化埋线结合STAPRE手术治疗混合型便秘的临床研究[D];中国中医科学院;2010年
6 徐国庆;黄芪穴位埋植剂微创埋植对大鼠游泳耐力及非特异性免疫的影响[D];大连医科大学;2010年
7 陈强;兔异体骨髓间充质干细胞穴位移植与静脉移植对细胞迁移影响的研究[D];辽宁中医药大学;2010年
8 杨永菊;兔骨髓间充质干细胞穴位与静脉移植对梗死区血管新生的实验研究[D];辽宁中医药大学;2010年
9 刘超;穴位强化埋线治疗结肠慢传输型便秘的临床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10 林斌;中国针炙虚拟穴位人的三维重建研究[D];华南师范大学;2004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肖文;穴位发泡可治病[N];医药养生保健报;2006年
2 张玉红;穴位有哪些治疗作用[N];医药养生保健报;2007年
3 毛进军;按揉穴位防感冒[N];中国中医药报;2007年
4 本报通讯员;用残疾之躯演绎无悔人生[N];晋中日报;2010年
5 冀卫平;免疫调节,慢性刺激[N];山西日报;2004年
6 ;穴位贴磁药对肝炎后肝硬化患者肝功能的保护[N];中国中医药报;2005年
7 安徽省中医院 王金山;按压四冲 清热消暑[N];中国中医药报;2010年
8 汪增鸿;穴位操应对消化不良[N];医药养生保健报;2006年
9 ;按穴位止打嗝[N];医药导报;2008年
10 北京朝阳医院针灸科 谢衡辉;解秋乏,灸一灸[N];健康时报;2010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