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针刺对慢性疲劳综合征患者生存质量影响的临床研究

王京京  
【摘要】: 本文以针灸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Chronic Fatigue Syndrome,CFS)为切入点,首先采用文献计量学方法对近十年来国内外针灸治疗CFS的临床研究文献进行质量评价,探讨针灸施治规律;随后应用Meta分析对针灸治疗CFS的疗效进行评价;继而按照随机(区组随机)、对照(非经穴点针刺对照)、盲法(第三者评价盲法)原则进行临床试验设计,引入世界卫生组织生存质量测定简表(WHOQOL-BREF)、疲劳量表(FS)、抑郁自评量表(SDS)、焦虑自评量表(SAS)、视觉模拟评分法(VAS)对CFS患者治疗前后的生存质量、疲劳、抑郁、焦虑及疼痛程度进行评估。同时,考虑到CFS患者的临床表现往往是一组涉及众多症状的错综复杂的功能紊乱症候群,还应用分级评分法对CFS患者常见的35个临床症状进行了评估,从多个角度客观评价针刺对CFS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 研究背景: 慢性疲劳综合征是美国CDC于1988年正式命名的一种疾病,表现为以严重的疲劳感为突出特点的一组复杂的功能紊乱证候群,这种疲劳感无法通过卧床休息得到缓解,体力或脑力劳动则会使其加重,活动水平明显低于患病前。目前由于西医对CFS的发病机制尚不明确,临床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法及可供使用的特异性评价指标。故而,在中医领域中寻找切实可行的治疗方法便成为CFS研究领域可供积极探索的方向。 近年来,随着对本病认识的不断深入,国内针灸治疗CFS的临床研究报道也逐渐增多,均提示临床疗效突出,但文献质量参差不齐,总体来说相对较低,缺乏设计严谨的高质量RCT临床研究证据。中医学的“整体观”综合考虑了人体各个系统的机能状态,从多个环节对人体整体机能状态进行调节,实质上是一个动态调整患者生存质量的过程,这对于CFS这种病因复杂的慢性身心疾病的治疗具有较大的优势。针刺疗法体现了中医“整体调节”的治疗特色,其独特的疗效在改善CFS患者的各种痛苦与不适表现方面(生存质量)具有较大的优势。同时,针刺作为一种非药物疗法,又具有安全、无毒副作用的特点。因此,将生存质量评价引入CFS临床研究领域,采用针刺作为干预手段,应用量表学方法评价治疗效果,既能客观反映中医学自身特点,凸现中医药治疗的优势,又能对针刺治疗CFS的临床疗效进行客观量化评估。因此,本研究选择针刺对CFS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进行研究。 研究创新点: 1将生存质量概念引入到针刺治疗CFS的临床研究领域之中,符合现代在CFS这种病因不明确的慢性身心疾病中开始重视患者生存质量的新理念,适应了生理—心理—社会医学新模式转变的需求。 2采用量表学方法评价治疗效果,将CFS患者针刺前后的疲劳、抑郁、焦虑、疼痛程度,躯体、心理状态等生存质量作为疗效评价的相关指标进行量化评估,为客观评价针刺治疗CFS的临床疗效开辟了新的途径。 3严格按照随机(区组随机)、对照(非经穴点针刺对照)、盲法(第三者评价盲法)原则进行试验设计的临床研究,对于目前针灸治疗CFS领域缺乏高质量临床证据的现状具有现实意义。 研究目的: 观察针刺对CFS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客观评价针刺提高CFS患者生存质量的临床疗效,为CFS的治疗方法及疗效评价领域提供高质量的可靠的临床证据。 研究方法: 病例来源:病例采集时间为2004年12月至2007年12月。所有慢性疲劳综合征病例均为在清华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门诊及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医院门诊咨询就诊的患者。 试验设计方法:本研究采用随机(区组随机)、对照(非经穴点针刺对照)、单盲(第三者评价盲)临床试验设计。将纳入的70例CFS患者,根据随机数字表,采用区组随机(区组长度10,区组数7),按1:1的比例将每一区组中10名受试者随机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并由专人实施中心随机。受试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治疗前后,受试者在医师指导下独立填写各种测评量表。治疗由一名中医师专门负责,治疗时医师尽量避免与患者交谈。 治疗方法:针刺治疗组选取气海、关元、合谷、足三里、三阴交、太冲、太溪、肝俞、脾俞、肾俞,进针得气后,足三里、气海、关元、脾俞、肾俞行捻转补法,其他腧穴均采用平补平泻手法。治疗期间停用一切与本病相关的、本研究之外的其他治疗方法。非经穴点针刺对照组在距离治疗组所选取腧穴大约2cm左右处,避开经络及腧穴,选取相应的点进行针刺,进针后不要求得气。其他方法均与治疗组完全相同。 观察疗程:每周治疗3次,7次为1疗程,休息3~7天后,再行第2个疗程。共治疗2个疗程(14次治疗,共需6~7周时间)。 诊疗标准:采用美国CDC 1994年修订的CFS诊断标准,同时制定了严格的纳入、排除、中止及脱落标准。效应评价指标采用世界卫生组织生存质量测定简表(WHOQOL-BREF)、疲劳量表(FS)、抑郁自评量表(SDS)、焦虑自评量表(SAS)、视觉模拟评分法(VAS),对CFS患者治疗前后的生存质量、疲劳、抑郁、焦虑及疼痛程度进行评估,同时还应用分级评分法对CFS患者常见的35个临床症状进行量化评估,综合评价针刺对CFS患者生存质量的影响。 数据处理及统计分析方法:采用Epidata3.1软件建立数据库。应用CHISS软件进行统计分析。符合正态分布且方差齐的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符合正态分布但方差不齐的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不符合正态分布的计量资料采用秩和检验,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 研究结果: 1世界卫生组织生存质量测定简表(WHOQOL-BREF)评价结果:(1)治疗后4个领域评分结果:生理领域积分,治疗组治疗前后差异非常显著(P<0.01),且治疗后积分>治疗前积分。说明:治疗组的治疗方案可以非常显著地提高患者生理领域积分,使患者生理领域方面的生存质量得到显著提高;对照组治疗前后生理领域积分无显著性差异。在心理及社会关系两个领域,两组治疗后的积分均有所提高,但治疗前后差异均不显著。在环境领域,对照组治疗前后有显著性差异(P<0.05),且治疗后积分<治疗前积分;而治疗组治疗前后该积分无显著性差异。说明:对照组的治疗方案不但在改善CFS患者生存质量的环境领域方面毫无作为,甚至起到了相反的作用,反而使其生存质量的环境领域出现一定程度的恶化。综合以上4个领域积分结果可以看出,在改善CFS患者生存质量方面,治疗组优于对照组,尤其在生理领域方面。(2)治疗后2个独立分析条目评分结果:独立分析条目1(个体对生存质量总的主观感受),两组治疗后与治疗前比较,评分均有所升高,但差异均不显著。独立分析条目2(个体对健康情况总的主观感受),两组治疗后与治疗前比较,评分均有所升高,但治疗组差异显著(P<0.05),对照组差异不显著。说明:在改善总的健康情况方面,治疗组优于对照组。(3)治疗后量表总积分结果:WHOQOL-BREF量表总积分,两组治疗后与治疗前比较均有所升高,但治疗组差异显著(P<0.05),对照组差异不显著。说明:在改善生存质量方面,治疗组优于对照组。 2疲劳量表(FS)评价结果:治疗后,治疗组疲劳量表总积分、体力疲劳积分及脑力疲劳积分均较治疗前降低,且差异非常显著(P<0.01)。对照组疲劳量表总积分及体力疲劳积分也均较治疗前降低,且差异显著(P<0.05),但脑力疲劳积分无显著性差异。提示:两组患者治疗后疲劳程度均得到改善,而治疗组较对照组改善更为明显,尤其在脑力疲劳程度方面。 3视觉模拟评分法(VAS)评价结果:治疗后,两组疼痛积分均明显降低,与治疗前比较,治疗组差异非常显著(P<0.001),对照组差异也非常显著(P<0.01)。治疗后两组疼痛缓解百分比差异非常显著(P<0.01),且治疗组高于对照组。说明:两种治疗方式均可显著降低CFS患者的疼痛积分,但治疗组较对照组改善更为明显,且治疗组治疗后疼痛缓解百分比显著高于对照组。提示:在缓解疼痛程度方面,治疗组显著优于对照组。 4抑郁自评量表(SDS)评价结果:治疗后,两组SDS积分、抑郁严重度指数均明显降低,与治疗前比较,差异均非常显著(P<0.01)。治疗后,两组抑郁严重度指数降低值比较,差异不显著。说明:两组治疗方法均能显著降低SDS积分及抑郁严重度指数。在改善抑郁程度方面,两组间无显著性差异。 5焦虑自评量表(SAS)评价结果:治疗后,两组SAS积分、焦虑严重度指数均明显降低,与治疗前比较,差异均非常显著(P<0.01)。治疗后,两组焦虑严重度指数降低值比较,差异不显著。说明:两组治疗方法均能显著降低SDS积分及焦虑严重度指数。在改善焦虑程度方面,两组间无显著性差异。 6临床症状评价结果:(1)临床症状总积分及临床症状减轻百分比比较结果:治疗后,两组临床症状总积分均明显降低,与治疗前比较,治疗组差异非常显著(P<0.001),对照组差异也非常显著(P<0.01)。治疗前后两组临床症状减轻百分比比较差异显著(P<0.05),且治疗组高于对照组。说明:两种治疗方式均可显著降低CFS患者的临床症状总积分,但治疗组较对照组改善更为明显,且治疗组治疗前后临床症状减轻百分比显著高于对照组。提示:在缓解临床症状方面,治疗组显著优于对照组。(2)35个临床症状评分比较结果:两组35个临床常见症状评分均有所降低。①9个症状(做事注意力不易集中、善太息、感到肌力下降、头晕或头昏沉、精神抑郁、思考问题时反应迟钝、口干口渴、月经异常、畏光羞明)均显示:治疗组治疗前后比较,差异显著(P<0.05)或非常显著(P<0.01或P<0.001),而对照组治疗前后比较,差异不显著。②1个症状(健忘)显示:治疗后,治疗组与对照组评分与治疗前比较,均显著下降(P<0.05),且两组组间比较,差异显著(P<0.05),治疗组治疗后评分低于对照组,治疗组优于对照组。③8个症状(神疲乏力、肌肉疼痛或酸困不适、急躁易怒、焦躁不安、失眠、头痛、心悸心慌、关节疼痛)均显示:治疗后,治疗组与对照组评分与治疗前比较,均显著下降,且治疗组评分降低的程度(P<0.001或P<0.01)较对照组(P<0.01或P<0.05)更为明显。④1个症状(脘腹满闷不适或疼痛)显示:治疗后,治疗组与治疗前比较,无显著差异,而对照组与治疗前比较,差异显著(P<0.05),对照组优于治疗组。⑤其它16个症状(胸胁、乳房或少腹胀满不适、咽喉疼痛、颈部或腋下淋巴结肿痛、嗜睡、便秘、便溏或不爽、食欲不振、嗳气或呃逆、恶心呕吐、吞酸烧心、自汗、盗汗、低热、咳嗽、过敏、白带异常)均显示:治疗后,治疗组与对照组评分与治疗前比较,无显著性差异。 研究结论: 1针刺治疗可有效改善CFS患者生理领域及与健康相关的主观感受方面的评分,进而显著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 2针刺治疗不仅可有效改善CFS患者的体力疲劳,而且还能有效改善其脑力疲劳,尤其在缓解脑力疲劳方面,针刺治疗的效果较非经穴点针刺表现更为突出。 3针刺治疗可有效缓解CFS患者的疼痛程度。 4针刺治疗可有效改善CFS患者的抑郁程度,但与非经穴点相比,并未显示出更为突出的优势。 5针刺治疗可有效改善CFS患者的焦虑程度,但与非经穴点相比,并未显示出更为突出的优势。 6 CFS患者超过一半的临床常见症状均能通过针刺治疗在不同程度上得到缓解,而且与CFS诊断密切相关的症状大部分包括在其中。 综上所述,针刺治疗能够提高CFS患者的生存质量,有效改善患者的生理领域功能、与健康相关的主观感受、疲劳程度、疼痛程度、抑郁焦虑程度及部分临床症状。针刺治疗为CFS患者生存质量的改善提供了有效手段,具有积极的临床意义。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张磊;;针刺八脉交会穴并点穴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J];中国民间疗法;2011年07期
2 景建文;;慢性疲劳综合征[J];中国社区医师(医学专业);2011年21期
3 齐凯;;针刺治疗顽固性头痛1例[J];中外医学研究;2011年19期
4 饶晓明;罗昭娜;王秀玲;;热敏灸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33例[J];江西中医药;2011年05期
5 贾瑛;高瑞;;针刺治疗周围性面瘫100例的体会[J];内蒙古中医药;2010年04期
6 田莹;李文杰;;针刺治疗稳定性心绞痛30例[J];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11年07期
7 段慧君;;自拟妙语汤与针刺治疗缺血性脑中风失语症35例[J];中国民间疗法;2011年06期
8 张志祥;;千万别累出病来[J];现代职业安全;2011年07期
9 李成田;吕杭州;;刮痧疗法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38例[J];中国临床保健杂志;2011年04期
10 惠健;张明波;;针刺治疗颈性眩晕27例疗效观察[J];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10年05期
11 吕金穗;宁飞;;针刺治疗咳嗽变异性哮喘疗效观察[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11年08期
12 晓莉;;太累了,你就歇歇[J];大众心理学;2004年12期
13 陈俊芬;周大奇;;针刺儿童多动症临床观察[J];内蒙古中医药;2010年07期
14 雷行华;何继原;;针灸治疗慢性紧张型头痛疗效分析[J];四川中医;2011年09期
15 张楠;;热熨加心理疗法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25例[J];中医外治杂志;2011年03期
16 邓玲;洪恩四;王蓉;雷小芬;;针刺配合热敏灸治疗腰椎间盘突出症15例[J];中医外治杂志;2011年03期
17 陶飞;;针刺联合曲安奈德治疗47例肩关节周围炎的临床体会[J];内蒙古中医药;2010年12期
18 王卫红;段希栋;朱玉景;刘安峰;庄新娟;蒯乐;;Clinical Observation on Treatment of Chronic Fatigue Syndrome by Combined Acupuncture and Cupping[J];Journal of Acupuncture and Tuina Science;2006年03期
19 江玲玲;陈冰;赵建国;;醒脑开窍为主针刺治疗椎动脉型颈椎病40例[J];中国中医急症;2011年09期
20 李艳;刘玲;姜幼明;;针药结合治疗贝尔麻痹30例[J];实用中医内科杂志;2009年10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立车;;增液承气汤加减及针刺治疗痔瘘术后便秘并癃闭的治验[A];中国中医药学会基层中医药会议专刊[C];1997年
2 谢长才;;针刺从心论治对血虚风燥型慢性湿疹的临床疗效观察[A];广东省针灸学会第十一次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10年
3 李立格;;单侧眼球运动障碍并复视针刺治疗疗效观察[A];2011中国针灸学会年会论文集(摘要)[C];2011年
4 宁飞;;脏腑纳子法针刺治疗失眠临床研究[A];广东省针灸学会第十一次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C];2010年
5 张彬;庞荣;贾海波;董素亭;;针刺治疗上睑下垂的现况[A];第十届全国中西医结合眼科学术会议暨第五届海峡眼科学术交流会论文汇编[C];2011年
6 杨建林;;针刺治疗失眠39例[A];全国第16届针灸临床学术研讨会、全国第11届耳穴诊治学术研讨会、当代临床治验论坛暨中西部十省区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7 张为;;针刺治疗网球肘30例[A];中国针灸学会临床分会全国第十九届针灸临床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11年
8 刘晓辉;刘启泉;;清胃降逆方加针刺治疗RE的临床症状观察[A];中华中医药学会脾胃病分会第二十次全国脾胃病学术交流会论文汇编[C];2008年
9 郭瑞友;赵丽霞;苏丽;王莉;王彩霞;郭联;;针刺治疗对老年卒中后抑郁患者血浆瘦素及胰岛素样生长因子-1的影响[A];第五次全国中医药防治血栓病学术交流会暨中华中医药学会血栓病分会换届改选工作会议论文集[C];2011年
10 陈杰奎;刘振寰;;针刺治疗对HIBD大鼠的实验研究进展[A];广东省针灸学会第十二次学术研讨会暨全国脑卒中及脊柱相关性疾病非药物诊疗技术培训班论文集[C];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京京;针刺对慢性疲劳综合征患者生存质量影响的临床研究[D];中国中医科学院;2009年
2 张维;针刺背俞穴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系统评价及临床研究[D];中国中医科学院;2010年
3 朱憶敏;腹针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的临床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4 丁文彦;针刺五脏背俞穴治疗慢性疲劳综合征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5 陈俊玮;运用穴位网络结构分析法实证脑病腧穴针刺治疗临床效用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6 杨泽琪;针刺合并隔姜灸治疗气血两虚型化疗后白细胞减少症[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7 陈传伟;针刺干预慢性疲劳综合征的临床及作用机理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8 姚韧敏;慢性疲劳综合征的中医理论和临床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5年
9 曾铭毅;小建中汤治疗心脾两虚证慢性疲劳综合征的临床观察[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10 Dr.Abir Mamdouh Aly Elnaggar;针刺减肥与饮食疗法的临床对照性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2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叶丹宁;针刺治疗肝郁脾虚型慢性疲劳综合征的疗效观察[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9年
2 杨丽霞;针刺调节慢性疲劳大鼠神经—免疫功能的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7年
3 李毓倩;针刺调节慢性疲劳大鼠免疫功能的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9年
4 戴奕爽;针刺治疗对CFS患者抑郁状态及相关激素水平的影响[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8年
5 解坤;针刺对多因素致慢性疲劳大鼠HPA轴功能干预的实验研究[D];辽宁中医药大学;2009年
6 席光春;针刺治疗胃肠腑热型肥胖病的临床研究[D];山东中医药大学;2005年
7 石剑峰;针刺配合隔蒜灸治疗丛集性头痛的临床研究[D];天津中医学院;2005年
8 王俪儒;针刺治疗胃脘痛临床观察[D];天津中医学院;2005年
9 孙冬玮;针刺百会、太冲对慢性应激抑郁模型大鼠HPA轴影响的实验研究[D];黑龙江中医药大学;2005年
10 蔡通;穴位埋线治疗女性单纯性肥胖症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7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袁云;预防慢性疲劳综合征[N];保健时报;2003年
2 北京大学医学部 方红;也谈慢性疲劳综合征[N];中国教育报;2002年
3 车水 编译;慢性疲劳综合征系病毒引起[N];大众科技报;2001年
4 ;慢性疲劳综合征根在激素不平衡[N];大众科技报;2002年
5 月光;慢性疲劳综合征[N];广东科技报;2000年
6 据新华社;日发现导致慢性疲劳综合征的蛋白质[N];光明日报;2003年
7 北京友谊医院宣教科 戴培红 蒋月荣;防治慢性疲劳综合征[N];家庭医生报;2004年
8 苏柏;慢性疲劳综合征[N];上海中医药报;2000年
9 日闻;“CHRM1”蛋白与慢性疲劳综合征有关[N];医药经济报;2003年
10 本报记者 赵伟;小心慢性疲劳综合征盯上你[N];医药养生保健报;2005年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