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耳迷走神经刺激与抗癫痫效应

王晓宇  
【摘要】: 耳针刺激耳甲区域能激活迷走神经增强副交感神经系统兴奋性。本课题组研究结果表明耳针刺激耳甲区能更好地激活孤束核和迷走神经背核神经元放电,产生耳迷走效应,调整心率和血压,并促进胃运动;同时在对糖尿病的降糖效应、高血压病的降压作用的研究中也已经取得了不少的研究成果。 癫痫是一种脑部疾病,其特点是脑部有持续存在的癫痫反复发作的易感性,以及由于这种疾病引起的神经生化、认知、心理和社会后果;癫痫具体表现是反复发作的神经元异常放电所致的暂时性中枢神经系统功能失常。根据有关神经元的部位和放电扩散的范围的不同,功能失常可能分为运动、感觉、意识、行为、自主神经等不同障碍,或混合存在。治疗癫痫病的主要手段为药物控制,或是手术治疗(切除致痫灶本身或切断其传导通路)。除此之外还有迷走神经刺激(vagus nerve stimulation, VNS)疗法。VNS疗法的作用机制多数认为是通过激活迷走神经投射到NTS的通路,通过NTS与脑内的广泛联系达到去同步化脑电来完成抗癫痫作用的。 在本课题组之前的研究中发现,耳针刺激耳甲区域(耳迷走神经刺激),具有与VNS相类似的神经投射规律,同样能抑制癫痫发作,具有较好的抗癫痫效应。如果耳迷走神经刺激能替代迷走神经刺激疗法,就可以解决VNS手术并发症和费用昂贵等问题,为癫痫病的治疗提供便利、经济的方法。本课题将在前期研究基础上从动物实验及人体试验两方面研究耳迷走神经刺激抑制癫痫发作的效应机制及其刺激参数等,进一步探讨耳迷走刺激抑制癫痫的作用机理,为临床应用提供理论依据。 实验1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大脑皮层场电位的影响 1.1实验动物 健康成年雄性Sprague-Dawley大鼠14只,体重300±49g,清洁级,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中心提供。 1.2实验过程 大鼠14只,10%乌拉坦腹腔注射麻醉(1.2-1.4g/kg)。俯卧,头部用耳棒固定于脑立体定位仪上。头顶部备皮,沿正中矢状线切开皮肤,分离皮下组织,刮除骨膜,将前后囱调至同一水平。根据大鼠脑立体定位图谱(Paxinos和Watson,1998),在距正中线右侧4-6mm,前囟前后1mm处用颅骨钻开窗后,显微镜下剥离硬脑膜,将微电极阵列(microelectrode arrays, MEA)放置在大鼠右侧大脑皮层初级躯体感觉皮层(primary somatosensory cortices, S1)区。用微电极推进器推进至皮层内0.5-1.0mm,参考电极用合金螺丝钉铆在距电极阵列3mm的颅骨上,皮层表面用37℃液体石蜡覆盖保湿。MEA另一端用headstage接于微电极放大器,放大的电信号经CerebusTM 5.0数据采集分析系统采集和分析。给予大鼠腹腔注射戊四氮(pentylenetetrazol, PTZ) 60 mg/kg造成急性癫痫模型。对大鼠进行30秒、20Hz耳迷走神经刺激,观察耳迷走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大脑皮层场电位的变化。 1.3实验结果 采用电极阵列记录癫痫造模前大鼠正常皮层场电位,表现为散在的棘波,没有脑神经元异常和过度超同步化放电;造模后耳迷走神经刺激前,大鼠皮层场电位出现变化,表现为脑神经元异常和过度超同步化放电引起的高振幅的癫痫波。在耳迷走神经刺激后,大鼠癫痫发作持续时间减少。给予癫痫模型大鼠(n=14)耳迷走神经刺激后,单位时间(120sec)内发作时间从101.55±6.39秒,减少到58.5±10.25秒(P0.01),抑制率为58.74±10.10%。耳迷走神经刺激前后单位时间内大鼠皮层场电位中癫痫波持续时间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说明耳迷走神经刺激能明显抑制大鼠癫痫发作。 实验2左右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大脑皮层场电位的影响 2.1实验动物 健康成年雄性Sprague-Dawley大鼠27只,体重300±34g,清洁级,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中心提供。 2.2实验过程 实验动物用10%乌拉坦腹腔注射麻醉(1.2-1.4g/kg)。俯卧,头部用耳棒固定于脑立体定位仪上。头顶部备皮,沿正中矢状线切开皮肤,分离皮下组织,刮除骨膜,将前后囱调至同一水平。根据大鼠脑立体定位图谱(Paxinos和Watson,1998),在距正中线右侧5-6mm,前囟前后1mm处用颅骨钻开窗后,显微镜下剥离硬脑膜,将MEA放置在大鼠右侧大脑S1区。用微电极推进器推进至皮层内0.5-1.0mm,参考电极用合金螺丝钉铆在距电极阵列3mm的颅骨上,皮层表面用37℃液体石蜡覆盖保湿。MEA另一端用headstage接于微电极放大器,放大的电信号经CerebusTM5.0数据采集分析系统采集和分析。给予大鼠腹腔注射PTZ 60 mg/kg造成急性癫痫模型。 将27只大鼠随机分为两组,同侧刺激组11只,对侧刺激组16只,经PTZ造模成功后,分别在左右两侧耳甲腔区域给予耳迷走神经刺激,观察进行30秒、20Hz耳迷走神经刺激后,两组癫痫模型大鼠大脑皮层场电位的变化。 2.3实验结果 在两侧耳甲腔给予20 Hz,强度1 mA,脉宽500μm,持续时间30s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均可减少癫痫模型大鼠癫痫发作持续时间。其中,在单位时间(120秒)内,对侧刺激组(n=16)刺激前后,癫痫波持续时间分别为116.00±3.21秒和88.67±6.43秒,癫痫发作减少了16.29±9.53%;同侧刺激组(n=11)刺激前后,癫痫波持续时间分别为113.83±2.47秒和61.867±16.79秒,癫痫发作减少了58.47±10.24%,两组变化相比具有显著差异性(P0.01),同侧耳迷走神经刺激效应明显优于对侧。 实验3观察不同频率(2Hz、20Hz和100Hz)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异常皮层场电位影响的差异 3.1实验动物 健康成年雄性Sprague-Dawley大鼠51只,体重300±29g,清洁级,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中心提供。 3.2实验过程 手术过程中动物体温用计算机温度时间控制仪维持在37℃。10%乌拉坦腹腔注射麻醉(1.2g/kg)。俯卧,头部用耳棒固定于脑立体定位仪上。头顶部备皮,沿正中矢状线切开皮肤,分离皮下组织,刮除骨膜,将前后囱调至同一水平。根据大鼠脑立体定位图谱(Paxinos和Watson,1998),在距正中线右侧5-6mm,前囟前后1mm处用颅骨钻开窗后,显微镜下剥离硬脑膜,将MEA放置在大鼠右侧大脑皮层S1。用微电极推进器推进至皮层内0.5-1.0mm,参考电极用合金螺丝钉铆在距电极阵列3mm的颅骨上,皮层表面用37℃液体石蜡覆盖保湿。MEA另一端用headstage接于微电极放大器,放大的电信号经CerebusTM 5.0数据采集分析系统采集和分析。 选择不同的刺激频率,将51只癫痫模型大鼠根据刺激持续时间不同随机分为4组:30秒组、5分钟组、10分钟组和30分钟组,观察这4组大鼠在刺激后大脑皮层场电位的变化和癫痫发作情况的差异。 3.3实验结果 3.3.1 2Hz频率不同刺激持续时间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电位影响的比较 给予不同刺激持续时间的2Hz频率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后,在单位时间内(120sec),刺激持续时间30秒组抑制率最高,与其他刺激持续时间组相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刺激5分钟、10分钟和30分钟的3个组之间相比较,其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给予癫痫模型大鼠2Hz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后,不同持续时间的刺激抑制癫痫发作的效应有所不同。刺激结束后5分钟内,每隔30秒钟观察统计耳迷走神经刺激抑制癫痫发作的情况,发现:在2Hz不同刺激持续时间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后,30秒刺激组与其他刺激时间组相比,在刺激后30和60秒钟时间段癫痫发作率明显降低,表现出了很好的抑制发作的效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在刺激后90秒钟时间段,30秒刺激组与其他刺激时间组相比,同样表现出较好的抑制发作的效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在2Hz的耳迷走刺激中,持续时间为30秒的刺激产生的抑制癫痫发作的效应优于其他刺激持续时间组。 3.5.2 20Hz频率不同刺激持续时间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电位影响的比较 给予20Hz频率不同刺激持续时间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后,在单位时间内(120sec),刺激30秒组、刺激5分钟、10分钟组和刺激30分钟组抑制率分别为:58.74±10.10%、36.34±13.87%、38.53±12.85%和61.36±16.14%,这四组间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比较刺激后癫痫模型大鼠癫痫波被抑制的后效应时间,刺激30秒组、刺激5分钟、10分钟组和刺激30分钟组后效应持续时间分别为:149.22±59.80秒、205.00±134.37秒、213.25±122.46秒、166.00±89.71秒,这四组间的差异同样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给予癫痫模型大鼠20Hz耳迷走刺激后,观察不同持续时间的刺激抑制癫痫发作的效应的差异。以30秒钟为单位时间,分段统计刺激结束后5分钟内十个时间段中大鼠癫痫发作率。30秒组、5分钟组、10分钟和30分钟组在各时间段中癫痫发作率下降,均表现出了明显的抑制发作的效应,在不同的时间段的组间相比中,4组间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说明,在20Hz的耳迷走刺激中,刺激持续时间长短对癫痫发作的抑制效应的影响不明显。 3.5.3 100Hz频率不同刺激持续时间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皮层电位影响的比较 给予100Hz频率不同刺激持续时间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后,在单位时间内(120sec),刺激30秒组的抑制率为12.58±4.33%、30分钟组抑制率为50.92±17.99%,两者相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5分钟组抑制率为36.26±11.92%、10分钟组抑制率为32.87±14.04%,分别与30秒组和30分钟组相比其抑制率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 比较不同时间刺激对大鼠癫痫发作抑制的后效应的差别,刺激30分钟组与其它的三个刺激时间组相比,具有最长的后效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刺激30秒组和30分钟组间相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刺激5分钟和10分钟组与30秒组相比,差异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5分钟和10分钟的两组之间相比较,其差异也没有统计学意义(PO.05)。刺激30秒组和其他不同刺激时间组相比,具有最短的后效应。 3.5.4不同频率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对大鼠癫痫发作影响的比较 2Hz低频率刺激在30秒短时间刺激后,对大鼠癫痫发作的抑制率为61.51±18.21%,和同为低频刺激的其他时间组相比具有更明显的抑制作用,与其余各组之间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100Hz高频率刺激在30秒短时间刺激后,对大鼠癫痫发作的抑制率为12.58±4.33%,和同为高频刺激的其他时间组相比其抑制作用最不明显,各组之间具有差异性(P0.01)。20Hz的刺激在30秒、5分钟、10分钟、30分钟刺激持续时间下均有良好的抑制作用,其抑制率分别为:58.74±10.10%、36.34±13.87%、38.53±12.85%、61.36±16.14%,四组数据间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实验4观察不同刺激持续时间(30秒、5分钟、10分钟和30分钟)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异常皮层场电位影响的差异 4.1实验动物 健康成年雄性Sprague-Dawley大鼠51只,体重300±29g,清洁级,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中心提供。 4.2实验过程 手术过程中动物体温用计算机温度时间控制仪维持在37℃。10%乌拉坦腹腔注射麻醉(1.2g/kg)。俯卧,头部用耳棒固定于脑立体定位仪上。头顶部备皮,沿正中矢状线切开皮肤,分离皮下组织,刮除骨膜,将前后囱调至同一水平。根据大鼠脑立体定位图谱(Paxinos和Watson,1998),在距正中线右侧5-6mm,前囟前后1mm处用颅骨钻开窗后,显微镜下剥离硬脑膜,将MEA放置在大鼠右侧大脑皮层S1。用微电极推进器推进至皮层内0.5-1.0mm,参考电极用合金螺丝钉铆在距电极阵列3mm的颅骨上,皮层表面用37℃液体石蜡覆盖保湿。MEA另一端用headstage接于微电极放大器,放大的电信号经CerebusTM5.0数据采集分析系统采集和分析。 选择不同的刺激频率,将51只癫痫模型大鼠根据刺激频率不同随机分为3组:2Hz、20Hz和100Hz,观察这3组大鼠在刺激后大脑皮层场电位的变化和癫痫发作情况的差异。 4.3实验结果 4.3.1刺激持续时间为30秒条件下,不同频率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场电位影响的比较 给予癫痫模型大鼠30秒不同刺激频率耳迷走神经刺激后,在单位时间内(120sec),2Hz刺激组、20Hz刺激组中对癫痫发作的抑制率为61.51±18.21%、58.744±10.10%,与100Hz组的抑制率12.58±4.33%相比,2Hz和20Hz组抑制率更高,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2Hz组、20Hz组中癫痫发作抑制的后效应持续时间为142.38±61.83秒、149.22±59.80秒,与100Hz组的抑制后效应时间13.50±4.37秒相比,2Hz和20Hz组具有更好的抑制癫痫发作的后效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 给予癫痫模型大鼠30秒不同刺激频率耳迷走神经刺激后,观察不同刺激对癫痫发作抑制效应的差异性。以30秒钟为单位时间,分段统计刺激结束后5分钟内十个时间段中大鼠癫痫发作率:刺激后120秒内,2Hz和20Hz组发作率下降,100Hz组刺激后发作率变化不大,其差异具有显著的统计学意义(P0.01);在刺激后120秒至210秒时间段,2Hz和20Hz组癫痫发作率低于100Hz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在刺激后240秒至300秒时间段,2Hz和20Hz组中单位时间癫痫发作率升高,和100Hz组相比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4.3.2刺激持续时间为5分钟条件下,不同频率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场电位影响的比较 给予癫痫模型大鼠5分钟不同刺激频率耳迷走神经刺激后,在单位时间内(120sec),20Hz组、100Hz组对癫痫发作的抑制率分别为36.34±13.87%、36.26±11.92%,与2Hz组的抑制率10.87±3.1%相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20Hz组、100Hz组对癫痫发作抑制的后效应持续时间分别为205.00±134.37秒、59.56±10.25秒,与2Hz组的抑制后效应持续时间19.00±4.43秒相比,20Hz和100Hz的刺激具有更好的抑制癫痫发作的后效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 给予癫痫模型大鼠5分钟不同刺激频率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后,各组抑制癫痫发作的效应不尽相同。以30秒钟为单位时间,分段统计刺激结束后5分钟内十个时间段中大鼠癫痫发作率。在5分钟刺激持续时间条件下,刺激后90秒内,20Hz组较2Hz组发作率下降,对癫痫发作的抑制作用较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在其余时间段中,2Hz、20Hz和100Hz组发作率相比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 4.3.3刺激持续时间为10分钟条件下,不同频率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场电位影响的比较 给予癫痫模型大鼠10分钟不同刺激频率耳迷走神经刺激后,在单位时间内(120sec),20Hz组、100Hz组对癫痫发作的抑制率为38.53±12.85%、32.87±14.04%,与2Hz组的抑制率11.57±13.71%相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20Hz组、100Hz组对癫痫发作抑制的后效应持续时间为213.25±122.46秒、55.51±10.04秒,与2Hz组的后效应持续时间16.67±11.00秒相比,20Hz和100Hz组具有更好的抑制癫痫发作的后效应,差异具有显著统计学意义(P0.01)。 给予癫痫模型大鼠10分钟不同刺激频率耳迷走神经刺激后,不同频率刺激抑制癫痫发作的效应有所不同。以30秒钟为单位时间,分段统计刺激结束后5分钟内十个时间段中大鼠癫痫发作率,在10分钟刺激持续时间条件下,刺激后30秒内,20Hz组较2Hz组发作率下降,对癫痫发作的抑制作用较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刺激后30至60秒内,20Hz组较2Hz组发作率下降,对癫痫发作的抑制作用较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在其余时间段中,2Hz、20Hz和100Hz组发作率比较高,组间相比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 4.3.4刺激持续时间为30分钟条件下,不同频率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场电位影响的比较 给予癫痫模型大鼠30分钟不同刺激频率耳迷走神经刺激后,在单位时间内(120sec),20Hz组、100Hz组对癫痫发作的抑制率为61.36±16.14%、50.92±17.99%,与2Hz组的抑制率5.17±4.84%相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20Hz组、100Hz组对癫痫发作抑制的后效应持续时间为166.00±89.71秒、160.20±58.26秒,与2Hz组的后效应持续时间11.00±4.95秒相比,20Hz和100Hz组具有更好的抑制癫痫发作的后效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 给予癫痫模型大鼠10分钟不同刺激频率耳迷走神经刺激后,不同频率抑制癫痫发作的效应有所不同。以30秒钟为单位时间,分段统计刺激结束后5分钟内十个时间段中大鼠癫痫发作率,在30分钟刺激持续时间条件下,刺激后60秒内,20Hz组较2Hz组发作率下降,对癫痫发作的抑制作用较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刺激后90至180秒,100Hz组较2Hz组发作率下降,对癫痫发作的抑制作用较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在其余时间段中,2Hz、20Hz和100Hz组发作率相比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 4.3.5不同刺激持续时间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对大鼠癫痫发作影响的比较 30秒刺激后,100Hz组对大鼠癫痫发作的抑制率为12.58±4.33%,和同为短期刺激的其他组相比抑制作用较不明显,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2Hz低频刺激在5分钟、10分钟和30分钟刺激后,对大鼠癫痫发作的抑制率为10.87±3.1%、11.57±13.71%、5.17±4.84%,其抑制作用最不明显,和20Hz和100Hz各组相比具有显著的差异性(P0.01)。20Hz刺激在30秒、5分钟、10分钟、30分钟刺激持续时间下均表现出良好的抑制作用,其抑制率分别为:58.74±10.10%、36.344±13.87%、38.53±12.85%、61.36±16.14%,四组数据间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100Hz高频率刺激在30秒刺激后,大鼠癫痫发作抑制的后效应持续时间为13.544±4.37秒,和同为短期刺激的其他时间组相比抑制作用不明显,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2Hz低频率刺激在5分钟、10分钟、30分钟刺激后,大鼠癫痫发作抑制的后效应持续时间为19.00±4.43秒、16.67±11.00秒、11.00±4.95秒,和其他刺激频率组相比其抑制作用最不明显,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20Hz的刺激在30秒、5分钟、10分钟、30分钟刺激持续时间下均有良好的抑制作用,刺激后大鼠癫痫发作抑制的后效应持续时间分别为:149.22±59.80秒、205.00±134.37秒、213.25±122.46秒、166.00±89.71秒,四组数据间的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不同持续时间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对大鼠癫痫发作的抑制效应的影响差别不大,高频率的短期刺激和低频频率的长期刺激,对大鼠癫痫发作的抑制效应均不明显。 实验5切断大鼠耳廓不同部位,观察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异常皮层场电位影响的差异及切断部位的神经分布情况 5.1实验动物 健康成年雄性Sprague-Dawley大鼠27只,体重300±32g,清洁级,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实验动物中心提供。 5.2实验过程 手术过程中动物体温用计算机温度时间控制仪维持在37℃。10%乌拉坦腹腔注射麻醉(1.2g/kg)。俯卧,头部用耳棒固定于脑立体定位仪上。头顶部备皮,沿正中矢状线切开皮肤,分离皮下组织,刮除骨膜,将前后囱调至同一水平。根据大鼠脑立体定位图谱(Paxinos和Watson,1998),在距正中线右侧5-6mm,前囟前后1mm处用颅骨钻开窗后,显微镜下剥离硬脑膜,将MEA放置在大鼠右侧大脑皮层S1。用微电极推进器推进至皮层内0.5-1.0mm,参考电极用合金螺丝钉铆在距电极阵列3mm的颅骨上,皮层表面用37℃液体石蜡覆盖保湿。MEA另一端用headstage接于微电极放大器,放大的电信号经CerebusTM5.0数据采集分析系统采集和分析。 将21只大鼠随机分为两组,其中11只在记录癫痫模型大鼠大脑皮层场电位的过程中,沿大鼠耳根部,(将右侧外耳和躯体连接的部位分为长度相等的5份),切断外耳与躯体连接部位的后5/2处,另11只切断外耳与躯体连接部位的前5/2处,使用频率20 Hz,强度1mA,脉宽500μm,持续时间30秒为刺激参数,在右侧耳甲腔区域给予耳迷走神经刺激,观察切断外耳不同部位后耳迷走神经刺激对癫痫模型大鼠大脑皮层场电位的影响。 5.3结果 在切断大鼠耳根后2/5前,右侧耳迷走神经刺激可以减少大鼠癫痫发作持续时间。其中,在单位时间(120秒)内,耳迷走神经刺激前后(n=11),发作持续时间分别为118.29±4.3秒和78.4±7.66秒,两者相比其差别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抑制率为31.26±3.07%。在切断大鼠耳根后2/5后,右侧耳迷走神经刺激减少大鼠癫痫发作的效应消失。在切断大鼠耳根后2/5后,在单位时间(120秒)内,右侧耳迷走神经刺激前后(n=11),发作持续时间分别为116.44±6.35秒和113.76±3.28秒,前后相比没有统计学意义(P0.05),抑制率为2.15±1.10%。切断前后抑制率相比其差别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 在切断大鼠耳根前2/5前,右侧耳迷走神经刺激可以减少大鼠癫痫发作持续时间。其中,在单位时间(120秒)内,耳迷走神经刺激刺激前后(n=10),发作持续时间分别为111.6±2.74秒和52.7±12.02秒,两者相比其差别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抑制率为51.72±9.85%。在切断大鼠耳根前2/5后,在单位时间(120秒)内,耳迷走神经刺激前后(n=10),发作持续时间分别为110.38±3.38秒和66.625±7.26秒,抑制率为38.87±7.64%。切断前后抑制率相比其差别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 从耳后开口,解剖观察切割耳廓后2/5处的神经分布情况,可以明显观察到该区域有两支较大的神经干走行。 6.人体迷走体感诱发电位的测量 6.1研究对象 选取研究所内职工及学生,询问其病史和健康状况,确认没有神经疾患史、心理疾患史及心血管系统疾患史、没有服用能影响中枢神经系统功能的药物、听力正常的实验者共8人,年龄24-34岁,2男6女,均自述为右利手。 6.2试验过程 采用NeuroScan公司生产的64通道脑电图及诱发电位工作站记录受试者在接受耳迷走神经刺激时全程的脑电图,由提供耳迷走神经刺激的刺激器外触发同步在脑电图上标记刺激信号,根据标记到的信号时间点对刺激前后的脑电图数据进行分段、叠加和平均,呈现出与耳迷走神经刺激相关的迷走体感诱发电位。 6.3结果 在给予右侧耳迷走神经刺激的过程中,在双极导联C4-F4间得到一组相对稳定的诱发电位,其中包含一个出现在刺激后2.4ms的负偏差(1.3微伏),并持续2ms。在双极导联Fz-F4间得到电位变化也是一个正的偏差(小于1微伏),出现在刺激后1.7ms处;一个负向的成分随后出现在2.6ms处;这个诱发电位在3.9ms处以一个正向的偏差作为结束。同时在对侧C3-F3之间没有记录到明显的诱发电位。这个诱发电位的呈现在两个不同个体的样本中表现出成分明显,波形稳定,潜伏期固定,同时分布相同的特性。在耳朵的其他部位的刺激,没有出现相同电位变化。 二结论 本项研究主要从电生理的角度探讨了耳针刺激耳甲区域(耳迷走神经刺激)治疗癫痫的效应机制。实验结果表明:癫痫的发病表现脑电图的高幅癫痫波,耳迷走神经刺激能抑制癫痫大鼠发作时异常的场电位变化。这种作用可能是通过激活NTS的活动来增强副交感的功能从而去同步化脑电来完成的。同侧耳迷走神经刺激的效应明显优于对侧,也是符合耳部神经与NTS之间的联系,以及NTS在神经解剖学上的投射规律的。同时切断相应的神经后,耳迷走神经刺激的效应消失,说明耳迷走神经刺激的抑制癫痫效应是由神经介导来完成的。同时本研究发现在不同的刺激频率下,20Hz刺激相对于其他频率刺激来说,在各个不同的刺激持续时间中都能对大鼠癫痫发作起到最好的抑制作用。不同持续时间的耳迷走神经刺激,对大鼠癫痫发作的抑制效应的区别不是特别明显。以上结果为耳迷走神经刺激治疗癫痫在临床应用提供理论依据。 本研究对人体迷走体感诱发电位的测量进行了摸索。在数名受试者进行耳迷走神经刺激过程中,采集到了一组相对稳定的诱发电位。为下一步在人体进行相关研究提供了一种新的方法和思路。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张红;林英立;陈业刚;刘晓强;;大鼠勃起功能障碍模型的研究进展[J];中国男科学杂志;2010年12期
2 赵果毅;曾群;宋玲;刘建春;;舒通胶囊对大鼠脏器的毒性试验[J];山西中医学院学报;2011年03期
3 张晓双;杨瑞;武苗;王伟;;三香乳增消胶囊治疗乳腺增生的实验研究[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1年23期
4 和艳芬;田玉先;周勇;;功劳去火片大鼠亚慢性毒性实验研究[J];中国煤炭工业医学杂志;2011年08期
5 全裕凤;郑明慈;;早产大鼠支气管肺泡灌洗术标准化操作的探讨[J];医学信息(中旬刊);2011年07期
6 赵华;李新莉;;银蒿合剂对大鼠棉球肉芽肿的影响[J];内蒙古中医药;2010年12期
7 万婷;何援利;潘石蕾;;建立胎儿生长受限大鼠动物模型的实验研究[J];实用医学杂志;2011年12期
8 马宝慧;高永胜;潘桂兰;陈晓东;张艳杰;王立军;刘和莉;;木樨草素对动脉粥样硬化大鼠血浆脂蛋白的影响[J];包头医学院学报;2011年04期
9 谭琦;黄政德;王立凤;;大鼠骨髓间充质干细胞分离和培养方法的研究[J];湖南中医药大学学报;2011年07期
10 蔡钟钦;韩奇;童晔玲;;银红胶囊对大鼠局灶性脑缺血再灌注损伤的研究[J];浙江中医杂志;2011年08期
11 王彦武;覃辉艳;傅伟忠;姚思宇;梁慧莉;彭亮;黄超培;;百邦牌盈血颗粒改善大鼠营养性贫血的实验研究[J];应用预防医学;2011年02期
12 金石;高梓;;大鼠血浆中儿茶素主要代谢产物没食子酸含量测定[J];海峡药学;2011年06期
13 秦建兵;李浩明;金国华;田美玲;衣昕;谭雪锋;张新化;;切割穹窿海马伞后大鼠与正常大鼠海马蛋白质组双向电泳图谱比较[J];南通大学学报(医学版);2011年04期
14 胡滨;陈一资;;亚硒酸钠对大鼠的亚慢性毒性研究[J];食品科学;2011年15期
15 周媛;;抑癌胶囊对大鼠的急性毒性试验[J];中国现代药物应用;2011年12期
16 黄伟;丁建伶;肖旭;任广慧;姚青;;甘珀酸钠苦参素包合物对大鼠实验性肾炎的影响[J];广东医学;2011年13期
17 袁红;苗润;黄大鹏;陈榕;王颖;王文远;;平衡针治疗腰椎间盘突出根性神经痛大鼠作用的实验研究[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1年06期
18 吴彪;瞿紫微;李晓辉;王春友;;大柴汤在大鼠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中的作用[J];中国现代普通外科进展;2011年07期
19 谢燕东;杨琦;王景杰;黄裕新;;SD大鼠胃窦平滑肌细胞分离方法的改进[J];山西医科大学学报;2011年09期
20 戴明;马晓芃;施征;吴焕淦;赵天平;姜桂宁;崔学军;;Effect of Acupuncture on Serum SOD and MDA of Rats in Menopause[J];Journal of Acupuncture and Tuina Science;2008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程井军;吴其恺;彭锐;孙国杰;;电针对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大鼠肝组织氧化及抗氧化状态的影响[A];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十三届内科肝胆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2 杨珺超;宋康;鲁建锋;陈君峰;夏永良;;补肺汤对肺纤维化大鼠肺组织中TGF-β1作用的实验研究[A];2009年中华中医药学会内科分会全国中医内科临床科学研究专题研讨会论文汇编[C];2009年
3 廖慧慧;李芳;何燕萍;;罗氏内异方对子宫内膜异位症模型大鼠内膜整合素a vβ 3表达的影响[A];第九次全国中医妇科学术大会论文集[C];2009年
4 王进荣;王平;孟宪丽;杨永茂;张艳;;单向肠灌流法研究芦荟大黄素的大鼠在体肠吸收[A];第十一届全国中药药理学术大会论文摘要[C];2010年
5 史大卓;;接种Walker256肉瘤对急性心肌梗死大鼠缺血心肌血管新生的影响[A];2010中国医师协会中西医结合医师大会摘要集[C];2010年
6 方杰;胡昔权;郑海清;潘三强;李莉莉;;运动训练对脑梗死大鼠室管膜下区神经新生的影响[A];中国康复医学会第十三届全国脑血管病康复学术会议会议指南[C];2010年
7 孙琳;郭春妮;赵永波;;BM6在Aβ致大鼠海马神经元损害中保护作用的研究[A];2011全国老年痴呆与衰老相关疾病学术会议第三届山东省神经内科医师(学术)论坛论文汇编[C];2011年
8 徐存拴;李三强;周爽;;麻醉对大鼠应激反应的影响[A];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医学细胞生物学、免疫细胞生物学和发育生物学专业委员会学术研讨会论文摘要汇编[C];2002年
9 朱萱萱;王广基;刘建平;王淑云;徐轩;;口腔膜治疗实验性大鼠口腔膜溃疡的研究[A];中国制药工业药理学会20周年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2年
10 舒清明;张永亮;李灵芝;何冰;李志强;;蛋白质芯片技术检测脑损伤大鼠血清差异蛋白[A];中国生理学会应用生理学专业委员会暨《中国应用生理学杂志》二十周年纪念大会和学术讨论会论文集[C];200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晓宇;耳迷走神经刺激与抗癫痫效应[D];中国中医科学院;2010年
2 杨建新;腹部术后疲劳综合征模型及抗术后疲劳方作用的研究[D];湖北中医学院;2004年
3 杨丹榕;大鼠IgEFcCH2-3受体阻断与IgEFcCH2-3-FasL诱导肥大细胞凋亡的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04年
4 李玉茹;神经营养素及其受体在老年性大鼠耳蜗及下丘中表达规律的研究[D];吉林大学;2005年
5 陈党红;舒筋颗粒对卒中后肌张力增高的影响及可能作用机制探讨[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5年
6 卢奕;人羊膜细胞在创伤性脑损伤中应用的实验研究[D];苏州大学;2005年
7 潘静薇;NOGO-B在动脉粥样硬化病变中差异表达的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06年
8 王连友;大鼠液压冲击颅脑损伤模型的立体定向控制研究[D];天津医科大学;2006年
9 陈来照;神经肽Y及其受体在垂体腺瘤中的表达及意义[D];天津医科大学;2006年
10 朱志宏;不同性别大鼠创伤失血性休克后多形核白细胞反应的差异及胃复安干预的实验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06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向芳;围产期大鼠血脂组成与乳腺炎症相关基因的表达变化研究[D];四川农业大学;2011年
2 吴芳庚;环境温度变化致大鼠小肠黏膜免疫屏障损伤的研究[D];南昌大学;2011年
3 杨科峰;基于BCI的大鼠运动行为控制的研究[D];郑州大学;2011年
4 钟丽敏;中枢M受体参与毒血症大鼠星形胶质细胞激活及细胞因子分泌的研究[D];苏州大学;2011年
5 彭晶;乳化异氟醚对成年大鼠学习记忆功能的影响[D];遵义医学院;2011年
6 刘金凤;螺虫乙酯对大鼠的生理影响及其体内分布检测方法的建立[D];东北农业大学;2011年
7 杜力;桂枝附子去桂加白术汤治疗大鼠弗氏完全佐剂关节炎作用机制的研究[D];辽宁中医药大学;2011年
8 高传长;丹参对大鼠移植肝血红素氧合酶-1表达的影响[D];南昌大学;2011年
9 罗雯;COX-2shRNA对实验性大鼠肝纤维化的影响[D];南华大学;2012年
10 张雄军;麻醉与手术对大鼠认知功能损害和MMP-9表达改变的研究[D];南华大学;2012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记者 许琦敏;大鼠有望成实验室头号“明星”[N];文汇报;2010年
2 记者 姜澎;聪明大鼠 解密大脑记忆功能[N];文汇报;2009年
3 张天行;克隆大鼠意义重大[N];中国医药报;2003年
4 冯卫东;首个基因靶标剔除大鼠培育成功[N];科技日报;2009年
5 万姗姗 记者 王春;转基因“聪明大鼠”学得快记得牢[N];科技日报;2009年
6 毛文波;有了小的也需要大的[N];科技日报;2003年
7 奇 云;解读大鼠基因有助人类攻克疑难病症[N];大众科技报;2004年
8 本报记者 王夕;曹晓华:制造聪明老鼠[N];北京科技报;2009年
9 记者 王洁明;成功克隆大鼠 我学者获国际奖[N];新华每日电讯;2004年
10 张建松;NR2B转基因 “聪明大鼠”诞生[N];大众科技报;2009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