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英汉形容词修饰名词机制的比较分析

周光磊  
【摘要】: 众所周知,确定形容词对名词的修饰机制对厘清名词短语的内部结构有着重要作用。正因如此,许多学者对作为名词修饰语的形容词的句法、语义特征进行了研究,所得结论对名词短语内部结构的研究都起到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然而,这些研究主要以罗曼语和日尔曼语中的法语、意大利语和英语等为研究对象,对现代汉语中形容词作名词修饰语的相关研究较少,对不同类型语言的相关对比研究更是少之又少。其实,就现代英语和现代汉语来说,虽然表面看来它们在形容词修饰名词的句法表现差异较大,但若通过仔细分析,可以看到这些差异实际上是有章可循的。 就中心词参数而言,现代汉语中名词短语的取值应为中心词在后。也就是说,汉语中的形容词修饰名词时,一律位于名词的前面。请看下面的例子: (1)漂亮的姑娘 (2)强壮的马 (3)和蔼的老师 (4)痴迷于爵士乐的男孩 (5)小茶杯 在现代英语中,名词短语的中心词参数取值却表现得较不典型。单个形容词修饰名词时,中心词在后;形容词组一般出现在名词的后面,这时又表现为中心词在前。从下面的例子中对英语名词性短语的语序特点可见一斑: (6) beautiful girl漂亮的姑娘 (7) happy time快乐的时光 (8) the former president前总统 (9) the box full of money盒子装满钱(装满钱的盒子) (10) the boy keen on jazz男孩痴迷于爵士乐(痴迷于爵士乐的男孩) 针对英汉名词短语中形容词和中心名词相对位置的差异,本文将以普遍语法特别是最简方案为理论框架,对英、汉两种语言中的形容词修饰名词时的句法表现及修饰机制进行对比研究,并试图对英汉形容词对名词进行修饰的机制做出统一分析。 本文首先对英语和汉语的形容词进行了分类,有趣的是,我们发现英、汉语中的形容词均可分为两类。英语中的形容词由定语形容词(attributive adjectives)和谓词性形容词(predicative adjectives)两大类组成;在汉语中,形容词可分为基本形式(basic form adjectives)和复杂形式(complex form adjectives)两大类,前者可以直接和受其修饰的名词连接,而后者必须借助“的”才能对名词进行修饰。同时,英语的定语形容词和汉语的基本形式形容词(也可称作“性质形容词”,quality adjectives)在修饰名词时表现出相似的语义特征:它们在修饰形容词时,传递的是中心名词的本质、内在特性,此特性一般不会发生变化,可以作为对名词进行分类的标准。另外,英语的谓词性形容词和汉语的复杂形式形容词(也叫“描述性形容词”,descriptive adjectives)在语义上也是惊人地相似:它们在修饰名词时,主要是对中心名词的状态或特点进行描述,而且这些状态或特点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可能会随着事态的发展而发生变化。可以看到,英、汉语内部均存在的两类形容词在修饰名词时表现出不同的语义特征,本文认为这些语义差别正是句法差别的必然表现。 从句法特征上看,本文在相关研究的基础上提出英语的定语形容词和汉语的基本形式形容词基础生成于[Spec XP]的位置上,这里的XP是指位于DP和NP之间的一个功能语类。另一方面,由于英语的谓词性形容词和汉语中的复杂形式形容词均可以直接做谓语,基于这一语言事实,本文认为它们基础生成在中心名词后面的位置上,并且最大投射为AP。可见,英、汉语中的形容词修饰名词时在语义和句法上的表现非常相似,因此我们就有可能就这两种语言的形容词对名词的修饰机制做出统一分析。 在以上分析及对相关语言事实调查的基础上,本文对英、汉语形容词修饰名词的机制做出了统一分析。首先,我们假设在DP和NP之间存在一个功能语类的最大投射XP。其次,为了删除该功能语类X的不可解读的语义特征,中心名词将上移至XP,同时并入X。这一过程可表示为: (11) [_(DP)D…[_(XP)X+N_i [_(NP)t_i]]] 上文曾提到过,英语中的定语形容词基础生成在[Spec XP]位置,那么在(11)的句法操作完成后,定语形容词就位于中心名词的左边,且处于同一最大投射之内。汉语中的基本形式形容词修饰名词的句法过程与此过程大致相同,在此不再赘述。 英语谓词性形容词修饰名词,一般会带补足语,而且出现在名词的右侧。谓词性形容词修饰名词的操作步骤如下:首先,谓词性形容词和其补足语合并形成一个最大投射AP;其次,AP合并至N的补足语的位置上,和N组成NP;然后,为了删除功能语类X的不可解读的语义特征,N上移至X。于是,我们便可得到谓词性形容词修饰名词时位于中心名词右侧的结果,如(12)所示: (12) [_(DP)D…[_(XP)X+N_i [_(NP)t_i [_(AP)A [PP…]]]]] 汉语复杂形式形容词修饰名词的情况则较为复杂。鉴于复杂形式的形容词必须依靠连接词“的”才能完成对名词的修饰功能,本文首先证明了连接词“的”是一个功能语类。限于论文篇幅和笔者能力,我们无法对该功能语类的确切特性做出分析说明,由于在本文中,“的”主要是帮助复杂形容词完成其修饰功能,我们暂且将其最大投射定为“Mod(ifier)P”,即ModP是以“的”为中心语投射而成的,嫁接在XP上。此外,功能语类“的”在语音上要求其左边必须有一个YP对其进行支持,正是这一特点使得原本位于名词后面的复杂形容词不得不移位到[Spec ModP],对“的”进行语音支持。由此,虽然复杂形式形容词基础生成于名词右边,当其修饰功能实现时,却位于该中心名词左边: (13) [_(DP)D…[_(XP)[_(ModP)[_(AP)A]_j [_(Mod)de[_(XP)X+N_i [_(NP)t_i t_j]]]]]]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英、汉语中的形容词对名词的修饰机制是基本一致的。就英语的定语形容词和汉语的基本形式形容词而言,它们修饰名词的句法操作过程是完全一致的。至于英语谓词性形容词和汉语复杂形式形容词在修饰名词时表现出的差异,我们认为是由于汉语中存在“的”这样一个功能语类造成的,是语言个性特征的表现。同时,这样的差异是符合普遍语法精神的,因为普遍语法认为语言的计算系统不可变异,所有语言均遵守相同的句法操作和句法限制,可以变异的部分和功能语类的某些特征有关。因此,本文对英、汉语形容词修饰名词机制所做的统一分析与普遍语法的语言共性观点是一致的。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戴建东,易夏玲;试析主动的-ING形式和-able,-ible形容词表示被动的意义[J];太原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4年03期
2 李曼红;;On Conversion of Parts of Speech in Translation[J];教师;2010年09期
3 徐雅珍!海军航空工程学院;形容词名词化的几种方法[J];日语知识;2000年01期
4 王志强;谈名词、形容词作定语时的区别[J];大学英语;1999年09期
5 王凌;;散谈词类活用[J];安徽水利水电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6年01期
6 朱文俊 ,刘小康;英语非派生名化词[J];外语学刊;1980年03期
7 杨同用;赵金广;;动词、形容词与名词兼类的复杂性[J];河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03期
8 尹洪波;;“物体—性状”认知框架及相关语法现象[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1年03期
9 张志军;以-K(a)结尾的语义凝聚词在俄语教学中的若干问题[J];中国俄语教学;1996年03期
10 和宗蔚;记单词和英语构词法[J];红河学院学报;1992年04期
11 邓焕然;;孤旅乡愁(外一首)[J];山东文学;2010年03期
12 黄伯卿;;浅谈英语中表示“小”的词语[J];惠州学院学报;1989年01期
13 刘传贤;;On Differentiating and Analyzing Noun and Adjective as Attribute[J];海外英语;2011年01期
14 唐启运;古汉语词类活用研究中的一些问题[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5年03期
15 王建;关于最先出现的原始语词的猜想[J];贵州文史丛刊;2000年02期
16 郑玲萍;英语名词定语探析[J];宁波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5年02期
17 吕建国;;慈利方言“A人子”式形容词和名词[J];汉语学报;2008年03期
18 顾秀英 ,彭汝寿;词的“多类”与“多义”[J];玉溪师范学院学报;1987年01期
19 余尚文;;“a piece of+名词”与其修饰语[J];英语知识;1993年03期
20 Simeon Potter;武锡环;武占元;;功能的转换(连载三)[J];国外外语教学;1988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周晓幸;;略论法语形容词与名词的位置问题[A];国际交流学院科研论文集(第一期)[C];1994年
2 谭景春;;关于由名词转变成的形容词的释义问题[A];中国辞书论集2000[C];2000年
3 张成明;;名词、动词、形容词之辨析[A];萃英集——青海省教育委员会、青海省教育学会优秀教育论文集[C];2000年
4 易绵竹;姚爱钢;刘万义;;从计算语义学角度看俄语形容词的语义分类问题[A];中国计算机语言学研究前沿进展(2007-2009)[C];2009年
5 尹一瓴;陈群秀;;现代汉语述语形容词机器词典的研究与实现[A];语言计算与基于内容的文本处理——全国第七届计算语言学联合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3年
6 吴立红;;名词形化的语义基础[A];语言学论文选集[C];2001年
7 王治敏;李芸;俞士汶;;人称代词和名词的组合搭配研究[A];第二届全国学生计算语言学研讨会论文集[C];2004年
8 马铁明;;浅论针刺手法与“气”[A];全国针法灸法临床与科研学术研讨会暨脊柱病研究新进展论文汇编[C];2005年
9 陈磊;王志云;王良玉;;一些电子海图领域概念名词的梳理[A];中国航海学会航标专业委员会测绘学组学术研讨会学术交流论文集[C];2008年
10 章新传;;余江话的“里”尾[A];江西省语言学会2005年年会论文集[C];200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唐雯;类型学视角下西语形容词在名词短语中的位置及其与汉语形容词定语的比较[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1年
2 丁建川;《世说新语》名词、动词、形容词研究[D];山东大学;2007年
3 卢鑫莹;现代汉语光杆名词语义的认知语法研究:情境植入视角[D];河南大学;2012年
4 刘安春;“一个”的用法研究[D];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2003年
5 赵燕珍;赵庄白语参考语法[D];中央民族大学;2009年
6 崔四行;三音节结构中副词、形容词、名词作状语研究[D];北京语言大学;2009年
7 王丽娟;从名词、动词看现代汉语普通话双音节的形态功能[D];北京语言大学;2009年
8 高海洋;北京话常用词社会分层研究[D];北京语言大学;2006年
9 殷相印;微山方言语法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06年
10 孟艳华;事件建构与现代汉语结果宾语句研究[D];北京语言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周光磊;英汉形容词修饰名词机制的比较分析[D];中国人民解放军外国语学院;2007年
2 齐红霞;名词的功能游移[D];山西大学;2005年
3 黄珊;韩城方言重叠研究[D];陕西师范大学;2008年
4 杨丽;从《论语》、《孙膑兵法》看先秦汉语名词、动词、形容词句法功能的多样化和复杂化[D];陕西师范大学;2003年
5 仲亚娟;基于语料库的中国学生英语作文中的形容词—名词搭配特征研究[D];南京理工大学;2008年
6 周筱婷;“形容词—名词”搭配习得特征研究[D];大连海事大学;2007年
7 黄晓静;“时间副词+的+名词”结构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09年
8 龚晨;“形容词+动态助词”结构初探[D];山东大学;2009年
9 刘明;《庄子》单音节名词同义关系研究[D];河北师范大学;2005年
10 林琳;“代词+(的)+名词”结构中“的”字隐现研究[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0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本报记者 徐莉 潘永花 王昱虹 张群英 荣钰;安全:从名词到形容词[N];网络世界;2004年
2 ;从形容词到名词,从具名到匿名 [N];中国房地产报;2006年
3 本版撰文 记者 朱卓华;六名词见证中国汽车腾飞[N];信息时报;2003年
4 江流;大学生 远不是成功的代名词[N];光明日报;2002年
5 笑笑;无线局域网名词解析[N];中国电脑教育报;2003年
6 薛小军 朱品昌;“神六”商标抢注遭拒[N];中国企业报;2005年
7 李国华;也说“楼××”类ABB式新词[N];语言文字周报;2010年
8 浙萱;民革党员黄廷鑫获法国最高级别荣誉勋章[N];团结报;2006年
9 郑春;肿瘤诊断名词释疑[N];大众卫生报;2003年
10 ;无线局域网名词解析[N];网络世界;200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