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小鼠下丘神经元对声音刺激频率和强度的时间反应特性

谭晓东  
【摘要】: 哺乳动物的听觉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能力。高度的灵敏度,高度的精确性,亚毫秒级的快速反应能力及10~6数量级的动态听觉范围,在听觉系统中达到了完美的统一。然而产生或者维系这些似乎难以兼顾的能力的听觉中枢信息处理机制,尤其是基本的编码机制却一直不清。这集中体现在大量以动作电位发放数(spike counts,SC)和/或以第一个动作电位延时(first spike lantency,FSL)来表征声音参数的研究中,究竟谁编码了声音信息,或者说他们分别编码了声音信息的哪些参数,至今未见统一的标准。此外,SC及FSL均受多个声音刺激参数的影响。这些参数之间是否存在相互关系,听觉神经元又是如何编码和携带这些不同的信息,这些方面的工作目前也少见相关的报道。 本研究主要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系统地比较SC和FSL表征声音频率和强度时的精确性和稳定性,以确定哪个参量更适合作为声音刺激的编码机制及参量间的相互关系;二是在确定能更好地表征声音刺激参数的参量后,进一步研究其表征的声音参数(频率和声强)之间的相互关系,以探讨FSL作为听觉中枢编码的可能机制。 声音信息的编码机制在对听觉功能和机制的研究中占重要地位。如上所述,有两个参量通常用来作为听觉中枢神经元对声音频率和强度编码的可能机制,一个是SC,也叫发放率,另一个是FSL。听觉神经元的SC—强度曲线可分为三种类型:单调型(SC随着刺激幅度的升高而增加),非单调型(发放率先随着刺激幅度的升高而增加,到一定水平后又随着幅度的进一步升高而减少),饱和型(SC随刺激幅度的升高而增加,当增加至某一水平后不再随幅度的升高而变化而呈平台状)。这三种类型的强度-发放率曲线在听觉传导通路的各级中枢,如耳蜗核,上橄榄复合体,下丘,内侧膝状体,听皮层都可记录到。FSL一般都随着刺激幅度的升高而缩短。但也有例外的报道发现FSL可有不规则变化,如随着刺激幅度的升高而延长(paradoxical latency),或者FSL并不随着刺激幅度的改变而改变而呈现出稳定延时(constant latency)。 用SC对刺激声音的频率作图,可得到倒“V”字型的呈单峰状的功能曲线。引起神经元最大发放数的频率定义为该神经元的最佳频率(best frequency,BF)。不同刺激强度下的发放数-频率曲线和BF都是相对可变的,特别是当刺激强度较大的时候;而且BF通常也并不和特征频率(characteristic frequency,CF)重叠,这一现象在声刺激强度在阈强度以上10dB时尤为显著。FSL-频率曲线的形状与发放率-频率曲线恰恰相反,呈正“V”字型,其延时最短处所对应的频率往往就是该神经元的特征频率或在特征频率的附近,且随着刺激频率和CF之间的差距增加,FSL也越来越长,且频率相差越大,FSL延长的幅度也越大。但这两个参数中,哪个作为对声音的频率和强度编码的机制更合适目前并不清楚,一直以来,对它们之间和声音刺激的强度和关系的系统比较研究也鲜有报道。 我们在小鼠下丘用在体细胞外记录的方法记录了听觉神经元对声音刺激的反应。将一约1.5 cm长的平头金属钉用齿科水泥竖直粘在小鼠头骨表面,将动物置于一泡沫塑料制成的模子中用弹性绷带立体固定好,模子悬吊于一个支架上。保持动物双耳不被遮挡以接受自由声场的声刺激。在下丘部位的头骨上开孔,暴露下丘部位的脑组织。通过Tucker-Davis Technologies系统3来产生短纯音作为声刺激,其时程(duration)为50ms,上升一下降时间(rise-fall time)为5ms。扬声器固定在动物头部正前方30 cm处,通过计算机用Brainware软件控制和改变声刺激的强度和频率。 用玻璃微电极进行细胞外记录,记录结果用TDT 3采集和分析。在下丘听神经元根据其动作定位的发放被找到和分离出来后,通过改变短纯音声刺激的频率和强度以确定该神经元的CF和最小阈值(minimum threshold,MT)。接着用不同的频率-强度(frequency-amplitude,F-A)进行声刺激扫描(F-A scan)。声音刺激诱发的动作电位的波形,数目和峰电位的时间特性被电脑采集并整理。记录过程中,可同时用BrainWare软件监测SC水平,频率,刺激后放电直方图(post-stimulus time histograms,PSTH),动作电位波形。在以上记录的基础上,再对数据进一步分析,对神经元的SC,FSL和频率及幅度的关系进行作图,并拟合分析SC及FSL的标准差(standard deviation,SD)和变异系数(coeffient ofvariation,CV)与频率和幅度的关系。 我们共记录了163个下丘听觉神经元。数据分析处理的结果显示:1)从两者和声音刺激强度的对应关系来看,SC—强度关系曲线呈多型性,21个(占总数13%)呈单调型,49个(占总数29%)呈饱和型,95个神经元(占总数58%)呈非单调型。而FSL—强度关系曲线更为一致,表现为FSL随着声强的增加而缩短,且未发现有异相神经元(声强增加到一定幅度后,FSL反而随声强的进一步增加而延长)或恒定延时神经元(声强增加到一定幅度后,FSL不再随声强的进一步增加而缩短);2)我们用one-way ANOVA法检测了每个神经元所有相邻两个幅度之间的反应(SC或FSL)是否有显著差异。在神经元SC-幅度曲线中仅有少数(2-3个)相邻数据点之间呈显著差异(见正文中图2.3A1,B1 and C1和表2.3A,B和C),而FSL-幅度曲线中,大部分相邻的数据点都有显著差异(F值分别为134.9,212.2及336.7;P值均小于0.0001)。对SC-频率曲线和FSL-频率曲线的分析也得到了相似的结果。以上分析显示,以FSL表征的声音频率和强度其分辨率比以SC表征时要高;3)为进一步比较CV_(SC)和CV_(FSL),我们对每个神经元都作出其比较图。所有神经元均进行了FSL的CV指数(The CVindex of FSL,CVI_(FSL)。指在同一神经元上,对幅度或频率做功能曲线,其位点的数量和所有位点的数量的比值)的分析。在163个神经元中,各有151个(93%)神经元在其特征频率下对不同声强反应,或在CV-声强曲线交叉点的声强下对不同频率反应,其CVI_(FSL)大于0.5,且低声强时CV_(FSL)值低于CV_(SC);4)以MT修正后的幅度(MT+)表示,在MT+5,+10,+20,+60的幅度时,SC的BF与CF相等(在±500Hz的范围内)的神经元比例分别是85%(138/163),50%(80/160),32%(46/144)及12%(6/52);而FSL的BF与CF相等的神经元比例分别是99%,89%,85%及21%。即神经元的调谐曲线中,任何声强下BF和CF相等的神经元所占比例均是FSL多于SC,且对于FSL和SC,这一比例都随刺激强度的增加而减小。 综上所述,我们对SC和FSL表征声音频率和强度时的精确性和稳定性进行系统比较的结果表明,SC和FSL应是互相独立的,它们可能分别代表了声音刺激的不同参数。从小鼠下丘听觉神经元的反应和刺激声音的强度和频率关联看来,较之SC,FSL更加精确和稳定,能更好地表征刺激声音的频率和幅度。 听觉系统外周(耳蜗)的工作原理相当于多个相互叠加的带通滤波器,由基底膜底部到顶部响应的频率由高到低顺序排列。这种在基底膜不同部位表现出来的频率选择性分布被称为耳蜗拓扑地形(cochleaotopographic)组构。与基底膜相对应,听觉通路的各级中枢也都存在着神经元CF或BF的拓扑结构(tonotopic structure)。 神经系统信号处理过程中有几个基本原则,包括信息处理的等级假说,即初级中枢只能完成简单的信号加工,复杂的信息处理在高级中枢完成;及平行的信息处理假说,即感觉系统从外周到中枢有许多并列的信息传递通路,表现出高度有序的拓扑结构,具有能提取不同特征、处理不同信号的功能。平行级层投射(parallel-hierarchical)假说也被用来解释听觉系统对信号的处理过程,各级中枢的频率拓扑结构被认为是其结构基础,但这一假说尚缺乏直接的实验证据。为支持这一假说,需要证明听觉神经元有来自基底膜的滤波特性,即一个神经元对任何频率的声音刺激的反应均由与CF相关的频率决定或声音的共振频率决定,而且,该神经元的滤波特性应自基底膜传递而来。但目前为止对此未见研究。 根据上述FSL和SC对声音频率和强度的表征的比较,我们采用FSL作为表征,分析了神经元对CF和对其他频率声刺激的反应之间的关系。实验方法包括手术,声刺激及数据记录等,与上述大致相同。在记录到单峰神经元(即反应—频率曲线呈单峰状)并确定其CF和MT之后,进行F-A扫描,频率变化范围为CF±5 kHz,步阶为1或0.5 kHz。得到的MT,CF,SC,FSL分别对频率及幅度作图,再进一步进行拟合、计算斜率并作出斜率对CF及MT的分布图等处理。 实验中我们记录到57个单峰神经元,分析处理的结果显示,1)当声音的上升时间、相位及其他参数固定时,神经元对刺激反应的FSL可精确地表征刺激的频率和幅度,FSL-幅度曲线符合指数方程,可根据Pieron's经验法则(Pieron'sempirical law)很好地进行拟合(拟合后的R~2值范围为0.917到0.998之间),并且非特征频率声刺激引起的FSL-幅度曲线和特征频率声刺激引起的FSL-幅度曲线相一致。2)下丘单峰神经元显示出滤波特性,表现在不同频率下的FSL—声强曲线基本相似。当FSL相对于经CF同一化(normalize)后的有效声强(即相当于CF的声强减去一个固定值Δx)作图时,所有频率下的FSL-幅度曲线都可以重合,此结果与单个滤波器的工作原理非常一致(详细公式推导见正文)。因此,下丘神经元的这种滤波特性应该来自于基底膜的同一点而不是多个点(即其他频率位点)。3)FSL对声强的传递特性可通过一个指数常数来描述,此常数在高阈值神经元中较大,而与CF无关(相对于CF作线性回归时,R~2=0.0042)。 我们的研究结果提示:当使用FSL作为表征时,在听觉高级中枢的神经元显示出对应于基底膜某一点的滤波特性,这种对应性通过基底膜的滤波特性实现,即任何频率下的刺激幅度均可转换成相对于共振频率或特征频率的有效幅度,即对应于基底膜的振幅。因此,我们的研究结果为听觉系统平行级层投射的信号处理方式的假说提供了实验证据。此外,上述结果还提示:当其他刺激参数如上升时间,相位等固定不变时,神经元反应的延时可同时表征声音刺激的幅度和频率。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温博贵;;神经递质(介质)[J];生物学通报;1981年03期
2 刘觐龙,卢运洋,梁运飞,韩湘文;针刺过程中猴的操作式条件反射和大脑皮层体感区神经元电活动的观察[J];生理学报;1982年02期
3 万选才;李创疆;刘占鳌;;霍乱毒素—HRP法结合体显示神经元全貌后在舌下神经核树突构筑上的新发现[J];解剖学杂志;1982年Z1期
4 冯慎远;程彦斌;;婴儿脊神经前根中神经元的观察[J];解剖学报;1985年01期
5 刘冠豪;李朗;李文明;;成鼠面神经付核的形态学研究[J];昆明医学院学报;1988年02期
6 顾桂宝;鞠躬;;中枢神经系统内细胞内信使系统及蛋白磷酸化[J];神经解剖学杂志;1989年02期
7 沈伟哉;罗知彬;朱捷培;;人胎中枢神经系统发育的研究—电镜、酶组织化学和免疫细胞化学观察[J];解剖学研究;1991年02期
8 朱伟利;实现人工智能的新途径──神经网络型计算[J];大学物理;1992年08期
9 周敬修,田启;巨细胞旁(网状)外侧核神经元的Golgi法研究[J];复旦学报(医学版);1993年04期
10 欧阳一冰,Pekka Melergard,BoK Siesjo;鼠脑神经元与胶质细胞pH调节机制的异同[J];中国应用生理学杂志;1996年03期
11 ;移植猪的基因导入神经元改善了小鼠帕金森氏病症状[J];生物技术通报;1999年02期
12 吕翎,李成仁;描述神经元相互作用的非线性动力学方程的解析解[J];生物数学学报;1999年01期
13 ;破坏特定的神经细胞可缓解疼痛[J];河南医学研究;2000年01期
14 项鹏,夏文杰,张丽蓉,陈振光,张秀明,李艳,李树浓;成人骨髓间质干细胞定向诱导为神经元样细胞的研究[J];中国病理生理杂志;2001年05期
15 白经修;神经营养因子研究进展(3)[J];河南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01年02期
16 王瑞金,王得新,冯子敬,王佳伟;渗透性应激诱导神经元凋亡[J];中国临床神经科学;2001年02期
17 ;科学问答[J];科学世界;2001年04期
18 房丽华,于向民;两种染色方法对神经元显示效果的比较[J];青岛大学医学院学报;2002年02期
19 Constance Holden ,王福彭;用胚胎干细胞修复缺损的神经组织[J];世界科学;2003年04期
20 刘春娜,刘新宇;一氧化氮在纹状体中的分布与功能[J];锦州医学院学报;2004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明;孙红宇;高天明;;培养海马神经元缺氧/复氧后MAPK激活及其抑制剂的作用[A];中国神经科学学会第六届学术会议暨学会成立十周年庆祝大会论文摘要汇编[C];2005年
2 罗卓荆;于杰;张雪非;徐新智;吕荣;陈良为;耿丹;;脊髓爆震伤后早期脊髓前角运动神经元的形态学变化[A];第八届全国脊柱脊髓损伤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7年
3 李艳;邵曰祥;邵世煌;;一种智能控制高性能交流调速系统[A];1996年中国控制会议论文集[C];1996年
4 赵韩;陈科;;基于神经网络的齿轮传动链传动比的优化设计研究[A];第十一届全国机构学年会暨首届青年机构学研讨会论文集[C];1998年
5 朱娟霞;杜剑青;唐敬师;;丘脑中央下核和顶盖前区前核在针刺镇痛中的不同作用[A];第九届全国针刺麻醉针刺镇痛及针刺调整效应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7年
6 牟艳华;杨静玉;张弘;吴春福;;原花青素对乙醇引起的神经元抗坏血酸释放的影响[A];两岸三地药理学与临床药理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8年
7 胡珺;杜力军;;小檗碱对缺糖缺氧神经元作用的生物学特征[A];2009全国抗衰老与老年痴呆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9年
8 宋柠颖;时海波;李春燕;殷善开;;胆红素对不同发育时期SD大鼠VCN神经元自发性动作电位的影响[A];2010全国耳鼻咽喉头颈外科中青年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0年
9 夏建东;苏建志;曾熠;;智能决策中的决策融合模型[A];1996年中国智能自动化学术会议论文集(下册)[C];1996年
10 宋宜斌;王培进;李纲民;;校正因子对神经元控制质量的影响及其对策研究[A];1999年中国智能自动化学术会议论文集(上册)[C];199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谭晓东;小鼠下丘神经元对声音刺激频率和强度的时间反应特性[D];南方医科大学;2008年
2 林秋霞;大脑皮层神经元体外诱导分裂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2004年
3 庞有旺;VGLUT1在大鼠Vme神经元内的表达及三叉神经本体觉传导通路的形态学研究[D];第四军医大学;2006年
4 殷勤伟;对鸡胚脊髓运动神经元生长与分化的规律和调控的研究[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1988年
5 杨红军;神经元的“非周期敏感”现象[D];第四军医大学;2001年
6 杨志军;大鼠脑内星形胶质细胞对渗透压改变的反应及其和神经元相互关系的形态学研究[D];第四军医大学;2002年
7 张辉;大鼠脑和脊髓星形胶质细胞及神经元对一侧胫、腓骨骨折所致疼痛的反应及其关系的形态学研究[D];第四军医大学;2002年
8 石葛明;趾长伸肌和比目鱼肌运动神经元群递/调质的不同配布式样及其树突的发育可塑性研究[D];中国协和医科大学;1996年
9 俞连春;可兴奋性生物细胞的若干非线性动力学问题的研究[D];兰州大学;2009年
10 汪克建;福尔马林致痛大鼠神经元多巴胺-β-羟化酶表达变化及其调控机制[D];重庆医科大学;2007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鹏;神经元信号编码中噪声效应的研究[D];兰州大学;2006年
2 张丹;OrexinA对大鼠内侧内嗅皮层和前额叶皮层深层神经元的作用及其机制研究[D];重庆医科大学;2012年
3 王刚;抗-Hu抗体相关神经系统副肿瘤综合征的免疫学和电生理学的实验研究[D];安徽医科大学;2003年
4 邱宇航;协作协进化算法应用于多智能体协作的研究[D];浙江工业大学;2005年
5 王海苹;PMS肝气逆证大鼠含药血清对体外原代培养大鼠大脑皮层神经元活力及5-HT1A受体影响[D];山东中医药大学;2005年
6 王博;脑源性神经生长因子(BDNF)对胎鼠神经干细胞分化为神经元的实验研究[D];中国医科大学;2007年
7 阴辉;神经网络原理及其在有源电力滤波器中的应用[D];烟台大学;2008年
8 李玉叶;神经元网络的时空动态行为研究[D];内蒙古大学;2009年
9 姜阳;基于数字信号处理器的神经元遗传算法自适应PID控制[D];广西大学;2002年
10 范存刚;脐带间充质干细胞神经分化的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0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中桥;运脾中药可降低VMN神经元的兴奋性[N];中国医药报;2006年
2 张祎凡 记者 王春;我科学家揭示神经元蛋白极性分布的新颖机制[N];科技日报;2009年
3 本报专稿 金戈;“神经元”无人战机挑战美独霸“神经”[N];世界报;2005年
4 编译 王金元;科学家揭开感同身受之谜[N];北京科技报;2006年
5 记者 白毅;我国发现神经元极性建立的新机制[N];中国医药报;2006年
6 陆志城;“人造大脑”将出现?[N];医药经济报;2002年
7 胡德荣;痛苦的记忆可“删除”[N];健康报;2005年
8 沈英甲;成人脑细胞仍会生长[N];科技日报;2006年
9 梁捷;寻找“妒忌”的脑区[N];21世纪经济报道;2007年
10 梁捷;从大市场到神经元[N];上海证券报;200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