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SOD检测在中枢神经系统白血病诊断中的意义及青蒿琥酯干扰作用机制探讨

钟敏  
【摘要】: 研究背景和目的 1956年英国学者Harmna首次提出自由基衰老学说,该学说认为自由基攻击生命大分子造成组织细胞损伤,是引起机体衰老的根本原因,也是诱发肿瘤等恶性疾病的重要起因。直到1990年美国衰老研究权威Sohal教授指出了自由基衰老学说的种种缺陷,并首先提出了氧化应激的概念。氧化应激是指机体在遭受各种有害刺激时,体内高活性分子如活性氧自由基和活性氮自由基产生过多,氧化程度超出抗氧化物的清除能力,使氧化系统和抗氧化系统失衡,从而导致组织损伤。 自由基,化学上也称为“游离基”,是含有一个不成对电子的原子团。它们是机体正常代谢的产物,在体内有很强的氧化反应能力,易对蛋白质、脂质和核酸等产生伤害,从而引起机体的损伤。自由基对人体的损害主要有三个方面:一、使脂质过氧化而破坏细胞膜;二、使血清抗蛋白酶失去活性,引起蛋白质分子聚集和交联;三、破坏核酸的结构,攻击嘌呤与嘧啶基,导致细胞变异的出现和蓄积。然而,自由基同时也是机体内不可缺少的活性物质,它可作为第二信使参与细胞信号转导。事实上,一定程度的氧化作用为机体提供了必需的能量,维持着健康和生命,只有过分强烈的氧化才会危害健康与生命。在正常生理状态下,氧自由基的产生与清除处于动态平衡,当这种平衡被打破,才会有大量的氧自由基蓄积于体内,引起组织的病理损伤,表现在破坏生物膜的完整性及引起细胞结构及其功能发生变化,细胞的病理损伤往往影响体内核酸的代谢,破坏NDA的结构,导致基因突变,引起细胞表达分化异常,进而产生癌变。 自由基与肿瘤的研究现状随着生命科学和医学的迅速发展,对许多基本生命现象或疾病机理的探讨已深入到分子水平和细胞水平。目前,自由基医学和生物学已成为一个非常活跃的研究领域,随着自由基致癌理论的发展,人们已充分认识到自由基在诱癌、促癌及抗癌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国际癌症研究中心曾提出80%~90%人类肿瘤是由化学物质所引起,而大部分的化学致癌物在其代谢为最终致癌产物的过程中都有产生自由基的中间过程。研究发现肿瘤细胞可产生超氧阴离子,许多肿瘤病人的瘤细胞中氧自由基清除系统存在障碍。过多的自由基引起致癌物质在人体内扩展和连锁反应,攻击DNA造成多种形式的损伤,从而诱发多种疾病发生。虽然人们已认识到自由基参与疾病的发生发展过程,但对其本质及作用机制并非了解透彻。自由基的致、促癌机理和肿瘤发生发展过程中自由基的变化规律以及能否将其作为诊断疾病的一个辅助指标,需进一步探讨。 超氧化物歧化酶(superoxide dismutase,SOD)又称过氧化物歧化酶,属于金属酶,按照结合金属离子种类不同,该酶有以下三种:含铜与锌超氧化物歧化酶(CuZnSOD)、含锰超氧化物歧化酶(Mn-SOD)和含铁超氧化物歧化酶(Fe-SOD)。三种SOD都催化超氧化物阴离子自由基歧化为过氧化氢与氧气,广泛存在于自然界一切生物体内,是机体内重要的抗氧化物酶之一,能够清除过多的超氧阴离子自由基,保护生物膜及生物大分子结构及其功能,能抑制癌变的作用,被视为是人体内的垃圾清道夫。机体组织中内源性SOD的水平变化可不同程度地反映组织的代谢功能。正常情况下,SOD可特异性地催化氧自由基发生歧化反应,清除体内有毒性作用的自由基,使自由基的产生和清除处于动态平衡之中。任何增强氧化作用和降低抗氧化作用的因素均可破坏这一平衡,导致一系列的病理生理异常。生物体合成SOD的多少受到氧自由基浓度的影响,在氧自由基的诱导下,SOD的生物合成能力增加。SOD局部含量升高是机体中内源性防御系统的反应,故SOD含量的增高间接反映了氧自由基浓度的增高。SOD作为一种重要的抗氧化酶在神经系统疾病以及急性白血病方面已有报道,胡俊等报道了在脑缺血再灌注过程中,一个重要的病理环节就是缺血缺氧通过多种途径使氧自由基增多,使SOD合成障碍,引发生物膜脂质过氧化反应,导致神经功能障碍,自由基增加还可引发Ca~(2+)ATP酶活性丧失,Ca~(2+)内流,造成微血管内皮细胞和脑实质细胞变性及坏死,同时使Na~+-K~+-ATP酶解偶联,引起脑水肿。陈建华等通过对49例脑出血患者和65例脑梗死患者血清SOD活性进行检测,指出了SOD活性参与了脑组织损伤的病理过程,检测SOD活性有助于判断脑出血和脑梗死患者病变程度和病情进展。李秀梅等对42例白血病患者检测了化疗前后血清SOD、谷胱甘肽过氧物酶(glutathione peroxidase GSH-PX)含量,结果发现白血病患者化疗前血清SOD、GSH-PX水平明显低于正常组,化疗后6个月复发者SOD、GSH-PX水平持续异常,未复发者SOD、GSH-PX水平接近正常。但DeviGS等报道了不同类型的急性白血病细胞SOD活性没有明显的差异。 中枢神经系统白血病(certral nervous system leukemia,CNSL)的诊断由于大多数化疗药物难以通过血脑屏障,使隐藏在中枢神经系统的白血病细胞不能被有效清除,成为白血病复发的主要原因之一。CNSL可在疾病的各个时期出现,但常发生在治疗后缓解期,急性白血病在起病时较少合并CNSL,但如果没有采用有效的预防措施,不但CNSL发生率高,而且预后差。陈懿建等报道CNSL的发病率约为10~20%,其中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并CNSL发生率为26~30%,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并CNSL发生率为5~18%。由于预防CNSL措施的采用,急性髓系白血病的CNS复发率已经下降至5~10%,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的CNS复发率降至2~10%。故及时发现和治疗CNSL可以提高患者的生存率和治愈率。目前中枢神经系统白血病的诊断标准如下:1.有中枢神经系统症状和体征(尤其是颅内压增高的症状和体征)。2.有脑脊液的改变:(1)压力增高(0.02kPa或200mmH_2O)。(2)白细胞数0.01×10_9/L。(3)涂片见到白血病细胞。(4)蛋白450mg/L,或潘氏试验阳性。3.排除其他原因造成的中枢神经系统或脑脊液的相似改变。符合条件3加2中的(3)或其他任两项者可诊断CNSL。无症状但有脑脊液改变者可诊断为CNSL。若只有脑脊液压力持续升高,但经抗CNSL治疗后脑脊液压力下降、恢复正常者可诊断CNSL。有症状无脑脊液改变者,如有脑神经、脊髓或神经根受累的症状和体征。可排除其他原因所致,且经抗CNSL治疗后症状有明显改善者可诊断为CNSL。CNSL起病具有隐匿性,早期的临床表现多不典型,甚至无阳性症状和体征。CNSL临床表现主要有下列类型:①颅内压增高;②颅神经损害;③脊髓损害;④脑实质浸润;⑤神经根及周围神经损害。据研究,在光学显微镜下每微升脑脊液(cerebrospinal fluid,CSF)中能看到1个白血病细胞时,CSF中就存在10_5个白血病细胞。此时,CNSL已发展到较严重程度,失去早期治疗的机会。故早期诊断和预防CNSL很重要。目前早期诊断CNSL的指标和方法很多,但临床上尚无特异性和敏感性兼顾的方法。脑脊液细胞学检查对CNSL早期诊断有重要价值,但CSF细胞学检查只有在白血病细胞浸润脑膜时呈阳性,而早期浸润脑实质和周围神经的CSF的改变不明显,甚至阴性,单纯依靠CSF细胞学早期诊断CNSL较困难。因此寻找CNSL新的早期诊断指标对预防和治疗CNSL,提高患者的生存率和治愈率具有重要的临床意义。目前大多数实验研究表明脑肿瘤患者血清中SOD活性增高,是否可通过检测脑脊液中的SOD活性辅助诊断CNSL有待研究。 CNSL的治疗现状:目前对CNSL的治疗主要是颅内放疗、鞘内注射化疗药物和全身化疗,这些治疗方法虽然可使患者生存期延长,但由于放疗、化疗副作用大,且多数药物难以通过血脑屏障,而多次腰椎穿刺会增加患者痛苦,患者生活质量下降,同时多次腰椎穿刺也会使穿刺失败率增加。这给我们提出了寻找能通过血脑屏障治疗CNSL的新药的课题。 青蒿琥酯研究现状:青蒿琥酯为蒿素素的衍生物,青蒿素作为中药青蒿中的抗疟疾成分,是从菊科植物青蒿中提取的一种含有过氧基团的倍半萜内酯化合物,是我国发现的第一个被国际公认的天然药物,其高效、低毒、脂溶性好、抗疟活性高的药理特性使之成为世界范围的抗疟疾首选药。在青蒿素抗疟作抗疟活性高的药理特性使之成为世界范围的抗疟疾首选药。在青蒿素抗疟作用原理的启发下,国内外不少实验室研究青蒿素用于抗肿瘤的可能性,结果证实了青蒿素及其衍生物有确切的抗肿瘤作用,且青蒿素类药物抗肿瘤具有选择性,能选择性地抑制肿瘤细胞的体外生长,诱导凋亡,抑制增殖,如白血病细胞、纤维肉瘤细胞、卵巢癌细胞、乳腺癌细胞和宫颈癌细胞。其结构新颖、抗肿瘤机制与传统药物不同,与传统药物不存在交叉耐药,这些特性使其具有抗多种肿瘤细胞、毒性低、可能逆转肿瘤细胞的多药耐药等优势,本课题根据青蒿素及其衍生物对肿瘤细胞的杀伤作用和能透过血脑屏障而进入脑组织的药代动力学特性,推测青蒿琥酯有可能可以用于治疗CNSL,成为CNSL治疗的新药。本研究组在前期的实验中验证了青蒿琥酯诱导K562细胞凋亡与铁代谢有关,机制考虑可能为青蒿琥酯与铁反应生成自由基而杀死癌细胞。而青蒿素类药物能够透过血脑屏障,且口服青蒿素类药物比起化疗药物以及放疗毒副作用小、方便、经济,如能证实CNSL患者的发病以及青蒿素类药物诱导肿瘤细胞凋亡与自由基的变化有关,那么,对应用青蒿素类药物治疗CNSL有重要的临床意义。 基于以上情况,本研究旨在通过检测抗氧化物之一SOD活性在CNSL患者脑脊液中的变化,以及SOD活性等抗氧化标志物在青蒿琥酯诱导K562细胞凋亡过程中的变化,探讨SOD检测在CNSL诊断中的意义及青蒿琥酯干扰作用机制。 研究方法 (一)实验材料: 1.收集2008年1月到2009年1月南方医院血液科30例中枢神经系统白血病患者脑脊液标本作为实验组,25例无中枢神经系统损害的急性白血病患者脑脊液标本作为对照组。 2.人慢粒急变K562细胞株在含10%小牛血清的PRMI-1640培养液中,于37℃、5%CO_2、饱和湿度的培养箱中培养传代,每24~36h传代一次,取对数生长期细胞进行实验。根据本研究组前期的预实验结果,选择青蒿琥酯作用浓度为4×10~(-5)mol/L、2×10~(-4)mol/L、1×10~(-3)mol/L三个浓度组,未加青蒿琥酯组为对照组进行实验。 (二)实验方法 1.脑脊液常规、生化及细胞涂片分析。 2.黄嘌呤氧化酶法检测脑脊液SOD活性。 3.Annexin V-PI双染和Hochest 33258检测不同浓度处理组青蒿琥酯诱导的K562细胞凋亡情况。 4.黄嘌呤氧化酶法检测不同浓度处理组青蒿琥酯诱导K562细胞凋亡时SOD活性。 5.实时荧光定量PCR检测MnSOD、SeGPx mRNA的表达。 6.统计学方法采用SPSS13.0统计软件,独立样本t检验(Independent-SamplesT Test)、单项方差分析(One-Way ANOVA)多重比较(LSD)及双变量相关分析,P0.05为有显著性差异的标准。 研究结果 1.CNSL组与对照组患者脑脊液中白细胞数量、蛋白含量比较有差异,p值分别为0.000和0.048;两组脑脊液压力、葡萄糖和氯比较均无差异(p0.05),由均数水平看,CNSL组脑脊液压力较对照组高,而葡萄糖和氯较对照组低。 2.CNSL组与对照组脑脊液SOD活性分别为999.42±461.57,662.17±354.38,两组比较差异有显著性,p值为0.004。 3.脑脊液中白细胞数量和蛋白含量分别与SOD活性呈正相关关系,相关系数r_s分别为0.871和0.518,p值分别为0.000和O.003。 4.不同年龄组(45岁、45-59岁、60岁)脑脊液SOD活性检测结果分别为755.64±345.77,1483.43±266.49,1344.96±367.21。其中以45-59岁年龄组脑脊液SOD活性最高,45岁年龄组与另外两个高年龄组脑脊液SOD活性比较有显著性差异(p0.05),45-59岁年龄组与60岁组脑脊液SOD活性比较差异无显著性意义(p0.05)。 5.不同浓度(4×10~(-5)mol/L、2×10~(-4)mol/L、1×10~(-3)mol/L)的青蒿琥酯处理 6.不同浓度(4×10~(-5)mol/L、2×10~(-4)mol/L、1×10~(-3)mol/L)的青蒿琥酯处理K562细胞48小时,细胞SOD活性检测结果分别为17.64±2.54、47.89±6.38、62.05±1.72。4×10~(-5)mol/L和2×10~(-4)mol/L两浓度组与对照组SOD活性比较以及浓度为4×10~(-5)mol/L、2×10~(-4)mol/L组与1×10~(-3)mol/L组SOD活性比较,结果有统计学差异(p0.05),浓度为1×10~(-3)mol/L组与对照组SOD活性比较以及4×10~(-5)mol/L组与2×10~(-4)mol/L组SOD活性比较,结果无统计学差异(p0.05),各浓度组中,以浓度为4×10~(-5)mol/L组SOD活性最高。 7.实时荧光定量PCR检测MnSOD、SeGPx mRNA结果显示:4×10~(-5)mol/L、2×10~(-4)mol/L两浓度组与对照组比较以及浓度为4×10~(-5)mol/L、2×10~(-4)mol/L组与1×10~(-3)mol/L组比较结果有统计学差异(p0.05),浓度为10~(-3)mol/L组与对照组比较以及4×10~(-5)mol/L组与2×10~(-4)mol/L组比较,结果无统计学差异(p0.05),各浓度组中,以浓度为4×10~(-5)mol/L组MnSOD和SeGPx mRNA表达最高。 初步结论: 1.CNSL组患者脑脊液中白细胞数量、蛋白含量明显比对照组高;提示了脑脊液中白细胞数量和蛋白含量的改变对中枢神经系统白血病的诊断有意义;两组脑脊液压力、葡萄糖和氯结果比较无差异。说明了脑脊液压力、葡萄糖和氯对于中枢神经系统白血病的诊断可能非特异。 2.CNSL组患者脑脊液的SOD活性明显高于对照组患者,且CNSL组患者脑脊液中白细胞数量和蛋白含量分别与SOD活性呈正相关关系,提示了氧化损伤机制参与了中枢神经系统白血病发病过程,SOD活性的测定能否用于检测疾病的进展,观察疗效,判断预后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3.不同年龄组中以45-59岁年龄组脑脊液SOD活性最高,45岁年龄组SOD活力最低,45岁年龄组与另两个高年龄组脑脊液SOD活性比较有显著性差异,45-59岁年龄组与60岁组脑脊液SOD活性比较无差异,提示了脑脊液SOD活性的变化可能与年龄有关。 4.不同浓度(4×10~(-5)mol/L、2×10~(-4)mol/L、1×10~(-3)。mol/L)的青蒿琥酯处理K562细胞48小时,细胞总凋亡率呈浓度依赖性,青蒿琥酯作用浓度越高,K562细胞凋亡率越高。随着凋亡率的增加,K562细胞SOD活性以及MnSOD、SeGPx mRNA表达也随着变化。各浓度组中以4×10~(-5)mol/L组K562细胞SOD活性以及MnSOD、SeGPx mRNA表达最高。随着青蒿琥酯作用浓度的继续增加,凋亡率随之升高,但K562细胞SOD活性以及MnSOD、SeGPx mRNA表达下降,提示了氧化损伤机制参与了青蒿琥酯诱导K562细胞凋亡的过程,但氧化损伤可能不是青蒿琥酯诱导K562细胞凋亡的主要机制。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陈华,高玉祥;青蒿琥酯免疫作用机制探讨(摘要)[J];蚌埠医学院学报;1988年03期
2 吴玲娟,徐潘生,范济堂,杨明瑾,李思温;青蒿琥酯防止急性血吸虫病的实验研究[J];中国血吸虫病防治杂志;1997年05期
3 高白荷,杨恒林,黄开国;云南省恶性疟原虫抗青蒿琥酯株的体外培养选育[J];中国寄生虫病防治杂志;2000年03期
4 符林春,郭兴伯,王新华,简华香,陈沛泉,李国桥;青蒿琥酯肌注与静注治疗无并发症恶性疟的随机比较[J];热带医学杂志;2003年04期
5 周慧君,娄小娥,王明强,陈耀;青蒿琥酯抑制蜕膜-胎盘组织新生血管生成[J];生殖与避孕;2005年06期
6 周倩!233004安徽,高玉祥!233004安徽,金慧玲!233004安徽;青蒿琥酯对实验性免疫性肌炎动物模型的影响[J];中华皮肤科杂志;1998年04期
7 王勤,吴理茂,赵一,张锡流,王乃平;青蒿琥酯抗肿瘤作用的机制研究[J];药学学报;2002年06期
8 ;青蒿琥酯预防日本血吸虫病优化方案及推广应用的研究[J];中华医学信息导报;2002年10期
9 陈绍芳,徐亦益,刘祥麟,马洁羽,于晓宏,贾旭玲,朱家光;青蒿琥酯对小鼠Heps肝癌的抑瘤作用[J];中国肿瘤;2004年06期
10 余其斌,金慧玲;青蒿琥酯治疗皮肤病90例临床分析[J];蚌埠医学院学报;1997年05期
11 陆彪;青蒿琥酯治疗儿童恶性疟疾32例疗效观察[J];宁夏医学院学报;1997年03期
12 李从德,王尊琼,王过渡;吡喹酮和青蒿琥酯对家兔心脏和呼吸功能的影响[J];湖北中医学院学报;2000年01期
13 陈征途,黄真炎,吴玲霓,曾庆平;青蒿素介导肝癌细胞凋亡的实验研究[J];中西医结合肝病杂志;2000年05期
14 肖柳英,林培英!510180,张丹,陈绮文,李浩亮!510180,冯昭明!510160,张宏;青蒿琥酯对小鼠肝癌及S_(180)实体瘤的抑制作用[J];实用癌症杂志;2001年03期
15 蒋健,孙明祥,陆广益,林光居,崔金凤,吴巧珍,李劲松,钱志刚;口服青蒿琥酯预防抗洪抢险人员血吸虫感染的探讨[J];中国血吸虫病防治杂志;2001年03期
16 林芳,钱之玉,薛红卫,丁健,林莉萍;青蒿素和青蒿琥酯对人乳腺癌MCF-7细胞的体外抑制作用比较研究[J];中草药;2003年04期
17 张燕萍,黄轶昕,洪青标,许永良,孙乐平,奚伟萍,姜玉骥,吴锋,朱荫昌;青蒿琥酯与吡喹酮联合应用早期治疗兔血吸虫病的实验观察[J];中国血吸虫病防治杂志;2003年03期
18 朱卫星,顾军;青蒿琥酯对狼疮样小鼠血清白细胞介素-6和转化生长因子-β的影响[J];中国麻风皮肤病杂志;2004年04期
19 张培,罗炳德,谭庆,邹飞,万为人,郭进强;青蒿琥酯对中暑内毒素血症小鼠腹腔巨噬细胞内游离钙浓度的影响[J];中国工业医学杂志;2005年02期
20 石笑春,滕翕和,SadlerT.W;青蒿琥酯对体外培养小鼠胚胎的影响[J];癌变.畸变.突变;1993年06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陈毅平;古练权;;“一锅法”合成青蒿琥酯的工艺研究[A];2011年全国药物化学学术会议——药物的源头创新论文摘要集[C];2011年
2 杜幼芹;肖长义;;青蒿琥酯抗宫颈癌作用及机理的实验研究[A];2009医学前沿论坛暨第十一届全国肿瘤药理与化疗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9年
3 李思温;吴玲娟;张绍基;徐明生;林丹丹;戴裕海;刘志德;易志辉;刘旭;;青蒿琥酯预防日本血吸虫病优化方案和推广应用的研究[A];新世纪预防医学面临的挑战——中华预防医学会首届学术年会论文摘要集[C];2002年
4 李斌;周红;;青蒿琥酯联合不同抗生素对四种细菌的抗菌增敏作用及机制研究[A];药学发展前沿论坛及药理学博士论坛论文集[C];2008年
5 梁爱华;薛宝云;王金华;李春英;;青蒿琥酯对内毒素诱导的炎症反应的抑制作用[A];中国药理学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暨全国药理学术会议论文摘要汇编[C];2002年
6 李振彬;杜志峰;;青蒿琥酯对佐剂性关节炎大鼠血清TNF-α、IL-1β含量的影响[A];全国第七届中西医结合风湿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7 叶宝东;虞荣喜;沈一平;周郁鸿;俞庆宏;武利强;;青蒿琥酯诱导人白血病细胞K562凋亡的实验研究[A];2005年华东六省一市血液病学学术会议暨浙江省血液病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5年
8 金鸥阳;周康兴;王杰;赵盛楠;孙凌云;;青蒿琥酯对MRL/lpr鼠狼疮肾炎的作用及机制研究[A];第十二届全国风湿病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7年
9 王翠娥;徐在海;曹军田;李豫川;甘永华;;青蒿琥酯对弓形虫滋养体超微结构的影响[A];第十二届全国电子显微学会议论文集[C];2002年
10 蒋为薇;李斌;周红;;青蒿琥酯增强β-内酰胺类药物保护MRSA脓毒症模型小鼠的作用及机制研究[A];第十届全国化疗药理暨抗感染药理高峰论坛资料汇编[C];2010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颖;青蒿琥酯抗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作用和机制的体外实验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12年
2 蒋为薇;青蒿琥酯增强β-内酰胺类抗生素对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脓毒症模型小鼠的保护作用及机制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11年
3 陈浩;Ang-1在多发性骨髓瘤中的表达和青蒿琥酯、β-榄香烯抗骨髓瘤效应[D];河北医科大学;2010年
4 马虎;青蒿琥酯对NSCLC抗瘤及增强厄洛替尼体内外抗瘤活性的实验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12年
5 黄利华;青蒿琥酯对人急性白血病原代细胞增殖抑制作用及其机制的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1年
6 姚琦;青蒿琥酯增加大肠埃希菌对β-内酰胺类抗生素敏感性及相关机制探讨[D];第三军医大学;2011年
7 林雪梅;青蒿琥酯对K562细胞系CD34~+细胞的作用及分子机制[D];重庆医科大学;2007年
8 刘金元;青蒿琥酯抗实验性肝纤维化机理的探索性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8年
9 盛庆寿;青蒿琥酯对H_(22)肝癌小鼠的抑瘤作用及对肿瘤组织VEGF、FasL的影响[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8年
10 刘欣燕;青蒿琥酯、氧化苦参碱对L929肿瘤细胞免疫抑制作用影响及相关分子机制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0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李亚光;青蒿琥酯联合常用化疗药物体外抗肿瘤作用的实验研究[D];广西医科大学;2010年
2 李均亮;青蒿琥酯纳米乳的制备及评价[D];中国农业科学院;2013年
3 张孝飞;青蒿琥酯对人胚肺成纤维细胞增殖、凋亡及胶原合成的影响[D];桂林医学院;2010年
4 余梦辰;青蒿琥酯增强小鼠腹腔巨噬细胞内化清除内毒素、大肠埃希菌的作用及其机制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12年
5 王文波;枞酸钠抗日本血吸虫的初步研究及免疫抑制剂对青蒿琥酯抗日本血吸虫作用的影响[D];苏州大学;2011年
6 孙艳辉;青蒿琥酯对百草枯致大鼠肺损伤机制的干预性研究[D];大连医科大学;2011年
7 肖娜;青蒿醛脱氢酶基因克隆及青蒿琥酯抗菌增敏作用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2年
8 朱卫星;青蒿琥酯对狼疮样小鼠白细胞介素-6和转化生长因子-β血清水平和肾脏表达的影响[D];第二军医大学;2002年
9 蒋晖;青蒿琥酯对人骨肉瘤细胞株HOS增殖抑制作用及其机制研究[D];浙江大学;2011年
10 杨营营;青蒿琥酯对K562细胞系增殖、凋亡的影响及其机制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11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本报记者 姚琳 实习生 许可;青蒿琥酯破茧成蝶[N];广西日报;2006年
2 通讯员 程宁;自治区主席陆兵视察桂林南药[N];桂林日报;2006年
3 陈江;中国成品药冲击国际“零突破”[N];解放日报;2005年
4 记者 邓德仁 通讯员 程宁;桂林南药青蒿琥酯成为WHO预供应商[N];中国医药报;2005年
5 华;青蒿琥酯治疗危重疟疾[N];健康报;2007年
6 记者 孙月;FDA批准青蒿琥酯用于治疗危重疟疾[N];医药导报;2007年
7 记者  陈江;中国成品药国际化“零的突破”[N];解放日报;2006年
8 金通证券 钱向劲;G复星:药业分销龙头[N];证券时报;2006年
9 胡玲 高璐璐 张海龙;青蒿琥酯可预防日本血吸虫病[N];健康报;2003年
10 周依亭;以核心技术进入国际高端市场——桂林制药 任重道远[N];中国医药报;200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