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3T MR功能成像评价肝纤维化的临床应用研究

李新瑜  
【摘要】: 研究背景 肝纤维化是肝脏对各种原因所致肝损伤的创伤修复反应,表现为肝内纤维结缔组织增生与沉积。引起肝纤维化的病因很多,在我国,病毒性肝炎是其主要病因。研究发现,肝纤维化经有效治疗是可以逆转的,但若病因持续存在,最终必然发展成为不可逆的肝硬化。因此,在肝硬化之前能早期诊断并及时干预,对于减缓肝纤维化的进程至关重要。慢性肝炎发展至肝硬化,经历疾病的不同阶段,而不同阶段决定了临床不同的处理方法。所以,基于临床治疗干预及预后随访的需要,有必要对慢性肝炎病人肝纤维化程度及炎症活动度进行评估。 目前评估肝纤维化病变程度的金标准是肝脏穿刺活检的组织病理学检查,但其缺点是有创且存在取样误差,因此,临床迫切需要一种非侵袭性、可定量评价肝纤维化、准确性较高的诊断方法。MRI因为无创、无辐射、软组织分辨率高,尤其是MR功能成像技术的发展,为肝纤维化的无创诊断研究提供了契机。国内外一些学者使用不同的功能成像方法对肝纤维化及肝硬化进行研究,取得了初步成果,但相关结论还存在争议。另外,关于哪一种成像方法更敏感、更准确、更实用,尚无这方面的报导。基于以上现状,借助3.0T磁共振这样一个先进工具,本研究拟采用弥散加权成像(diffusion weight imaging,DWI)、动态增强(dynamic contrast-enhanced,DCE)、磁化传递成像(magnitization transferimaging,MTI)及T2mapping等功能成像方法对肝纤维化程度进行评估,以筛选出诊断准确性较高、实用性较强的成像方法,为肝纤维化的临床治疗及随访监测提供有益的参考。 第一部分弥散加权成像参数优化及评价肝纤维化的临床应用研究 研究目的 优化3T MR肝脏DWI成像的技术参数,分析ADC值与肝纤维化程度和炎症活动度的相关性,并探讨其诊断肝脏纤维化程度及炎症活动度的效力。 材料与方法 1.研究对象 纳入本研究分析共64例,按肝纤维化分期分6组:S0(14例)、S1(9例)、S2(14例)、S3(7例)、S4(3例)、肝硬化(17例);按炎症分级共47例分5组:G0(14例)、G1(2例)、G2(11例)、G3(16例)、G4(4例)。 2.仪器及设备 采用GE Signa Excite 3.0T超导型核磁共振扫描仪,8通道相控阵腹部表面线圈。GEADW4.3图形工作站。 3.检查方法及参数 所有被检查者需空腹4h以上,均采用深吸气吐气后屏息扫描。DWI扫描采用单次激发EPI序列联合ASSET技术,ASSET因子为2.0Ph。DWI成像前先行ASSET校准扫描,扫描范围自胸部中段至下腹。DWI弥散梯度因子(b)值分别取300、600、800、1000s/mm~2。TR/TE:1500/46.7~59.2,NEX=4,层厚8mm,层间距2mm,矩阵128×128,FOV 38×38cm。 其中18例检查者行DWI成像时,保持其他成像参数不变,扩散方向数分别选取S/I(弥散梯度施加在z轴方向)和ALL(弥散梯度施加在x、y、z三个正交方向)模式。其余检查者行DWI成像时,扩散方向数均为ALL,其他成像参数不变。 4.图像后处理及分析 使用GE ADW4.3工作站Functool软件包的弥散分析软件进行图像后处理及测量。 从肝脏DWI图像形态学观察、SNR及相应ADC值三个方面比较两种弥散梯度方向施加模式下所得图像的差别。用5个指标对DWI图像质量进行形态学评价,即肝内管道边界是否清晰、有无磁敏感伪影、肝实质信号是否均匀细腻、肝左叶是否较好显示、背景噪声多少,并将其分优、良、差三个等级赋予2、1、0三个分值。DWI图像SNR,采用公式SNR=SI_(liver)/SD_(noise)计算,在DWI图像肝右叶后段放置ROI,面积约为1.6cm~2,获取信号强度值(SI_(liver)),同时在图像左外侧背景噪声上放置ROI,获取噪声信号强度的标准差(SD_(noise))。对于两种梯度方向模式所得图像SNR的比较,要保证两种模式下ROI放置位置一致。 肝脏ADC值测量选取肝门及其上下共三个层面,每个层面肝右后叶选取3个ROI,取9个ROI所测得ADC值的平均值。ROI的放置应注意避开肝内大的血管和胆道。 评价ADC值测量的可重复性。对正常组中13名检查者的DWI成像原始数据,进行两次后处理,计算平均ADC值,比较两次测量的ADC值差别。 5.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11.5统计软件包,各测量参数用均数±标准差表示,P<0.05认为有统计学意义。 运用配对秩和检验比较两种弥散梯度方向施加模式所得DWI图像质量的评分,用配对t检验比较两种梯度方向施加模式DWI图像的信噪比(SNR)及肝脏ADC值的差别。用Spearman相关分析法探讨DWI图像信号强度、信噪比及ADC值与b值的关系。同一原始数据两次后处理所得ADC值差别,亦采用配对t检验。 运用Spearman相关分析法探讨肝脏ADC值和肝纤维化程度、肝炎活动度之间的相关性。运用单因素方差分析法(One-way ANOVA)比较各b值条件下ADC值在不同程度肝纤维化、肝炎活动度的差异,并用LSD法进行多重比较。运用受试者工作曲线(ROC曲线)评价ADC值诊断S≥1、S≥2、S≥3、肝硬化及G≥2、G≥3的效能。 结果 1.DWI方法学 DWI成像时弥散梯度方向选取ALL模式所获DWI图像的图像质量在各b值条件下均明显优于S/I模式(P<0.05);前者的图像SNR较后者略高,在b取300、800s/mm2时差异显著(P<0.05);相应的ADC值也同样是前者高于后者,在b=600和800 s/mm2时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b值与DWI图像信号强度、信噪比及ADC值均呈显著负相关关系(P<0.001,r为-0.811~-0.882),DWI图像信噪比、信号强度与ADC值存在显著相关关系(P<0.001,r为0.811~0.817)。 依据ROI的选取标准,对同一DWI原始数据进行两次ADC值测量,测量结果差别无统计学意义(P>0.05)。 2.ADC值与肝纤维化程度的相关性及其评估肝纤维化程度的效力 各b值条件下,ADC值与肝纤维化程度均存在显著负相关关系(P<0.001),尤其在b=600 s/mm~2和800 s/mm~2时相关关系较为密切(r>0.5)。4个b值条件下ADC值在不同程度肝纤维化组间的差别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多重比较,在b=300 s/mm~2时,正常组与S2、S3、肝硬化组及S1组与肝硬化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b=600 s/mm~2、800 s/mm~2时,正常组除与S1组差异不显著外,与其他各组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1),S1与S3组、S1与肝硬化组、S2与肝硬化组差异亦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b=1000 s/mm~2时,正常组与S3、肝硬化组差异显著(P<0.05),S1与S3、S1与肝硬化组、S2与肝硬化组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ROC曲线分析显示,b取300、600、800、1000s/mm~2时,ADC值诊断S≥1的曲线下面积分别为0.733、0.844、0.793、0.694;诊断S≥2的曲线下面积分别为0.748、0.835、0.820、0.775:诊断S≥3的曲线下面积分别为0.748、0.855、0.840、0.791;诊断肝硬化的曲线下面积为0.748、0.824、0.812、0.761,各b值下曲线下面积的95%置信区间有交叉。诊断不同纤维化程度时均为b=600s/mm~2时曲线下面积最大,其次为b=800s/mm~2时。b取600s/mm~2时,以ADC值≤1.453×10~(-3)mm2/s为标准,诊断S≥1的灵敏度为75%,特异度为73.9%;取1.453×10~(-3)mm~2/s为诊断界值,ADC诊断S≥2的灵敏度为80.5%,特异度为73.9%;以ADC值≤1.414×10~(-3)mm~2/s为标准,诊断S≥3的灵敏度为81.5%,特异度为73%;以ADC值≤1.339×10~(-3)mm~2/s为标准,诊断肝硬化的准确性为82.4%,灵敏度70.6%,特异度87.2%。 3.ADC值与肝炎活动度的相关性及其评价肝炎活动度的效力 ADC值与肝炎活动度呈显著负相关关系(P<0.05),同样在b=600 s/mm~2和800 s/mm~2时相关关系较为密切(r>0.5)。在b取600、800 s/mm~2时ADC值在不同程度炎症分级间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进一步多重比较,b=600s/mm~2时,正常组和轻、中、重度炎症组间比较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轻度炎症与重度炎症组间差异亦显著(P<0.05)。b=800 s/mm~2时,正常组和中度、重度炎症组间差异显著(P<0.01),轻度与重度炎症组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ROC曲线分析结果显示,各b值条件下,ADC值预测G≥2、G≥3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并且前者的AUC均略小于后者。4个b值下,ADC诊断G≥2的AUC分别为0.712、0.783、0.772、0.704,诊断G≥3的AUC分别为0.701、0.786、0.782、0.704。当b取600 s/mm~2时,以ADC值≤1.453×10~(-3)mm~2/s为标准,诊断G≥2的灵敏度为75%,特异度为73.9%;以ADC值≤1.433×10~(-3)mm~2/s为标准,诊断G≥3的灵敏度为71.4%,特异度为73.1%。 结论 1.在进行肝脏DWI成像时,采用同时3个正交方向施加弥散敏感梯度较为稳妥,可以获得较好的DWI成像质量及较为准确的ADC值。 2.肝脏ADC值与肝纤维化程度及肝炎活动度均呈显著负相关关系,ADC值是较有意义的评价指标。ADC值诊断不同程度纤维化时均具有一定的准确性,评价中度以上程度纤维化的准确性相对较高。 3.4个b值条件下,ADC值评价肝纤维化程度及肝炎活动度的效能无统计学差别,但b=600 s/mm~2时,诊断准确性最高,同时又可获得较好的DWI成像质量,是肝脏DWI成像的最佳b值。 4.DWI成像无创,技术操作简单,ADC值测量可重复性较好,可以为临床肝炎、肝纤维化的早期诊断和治疗随访提供一定的参考指标。 第二部分MRI全肝动态增强扫描评价肝纤维化的临床应用研究 研究目的 利用LAVA技术设计多时相全肝动态增强扫描程序,探讨肝纤维化、肝硬化的血流动力学变化特点,评价动态增强扫描在诊断肝纤维化程度的价值。 材料与方法 1.研究对象 纳入本研究分析共31例,按纤维化程度分4组:正常组(S0期9例)、轻度纤维化组(S1期1例、S2期2例)、中重度纤维化组(S3期1例、S4期3例)、肝硬化组15例。 2.仪器设备与药品 磁共振扫描仪、表面线圈及图形工作站同前。使用全自动双筒压力注射器及顺磁性对比剂Gd-DTPA。 3.检查方法及参数 动态增强扫描采用LAVA序列联合ASSET技术,ASSET因子取2.5Ph,TR/TE为2.8ms/1.2ms,带宽125KHz,重建层厚为2.7mm,8s完成一次72层全肝容积扫描。高压注射器经肘静脉团注0.2mmol/kg的Gd-DTPA,注射速率为4ml/s,随即以4 ml/s的速率注射21ml生理盐水冲管。注射对比剂的同时开始扫描,共扫描4期,每期连续3个时相,每个时相扫描时间8s,总扫描时间约160s。均采用屏息下扫描,每期扫描结束后嘱病人自由呼吸,3次间歇时间依次为5s、15s、30s,每期扫描屏息口令耗时约5s。 4.图像后处理及分析 原始数据使用Functool软件包SER软件进行处理,分别在腹主动脉、门静脉、肝脏实质、脾脏选取ROI,自动生成时间信号曲线(time signal intensity curve,TIC)。记录各ROI的TIC的信号强度峰值(SI_p)、基线信号强度值(SI_0)、达峰时间(time to peak,TTP),并计算各TIC的峰高、信号上升最大斜率(maximumslope of increase,MSI)和信号下降最大斜率(maximum slope of decrease,MSD),计算公式为:MSI/MSD=(SI_2-SI_1)/t,SI_2和SI_1分别指曲线上升段或下降段信号强度变化最大的两个相邻扫描时相的信号强度,t为两个相邻时相的时间差。我们把扫描的1~3个时相归为动脉期、4~6个时相归为门静脉期,分别计算两期肝MSI及动脉期脾MSI。 5.统计学分析 统计学分析采用SPSS 11.5软件包,P<0.05认为有统计学意义。 运用Spearman相关分析法评价TIC量化参数与肝纤维化程度的相关性;运用单向方差分析法比较各参数在不同程度纤维化组的差别;运用ROC曲线分析TIC参数诊断肝纤维化程度的效力。 结果 1.门静脉、肝脏、脾脏的峰高与纤维化程度呈显著负相关关系(P<0.01),达峰时间与纤维化程度呈显著正相关关系(P<0.01),门脉MSI、动脉期肝MSI、门脉期肝MSI、肝MSD、脾MSI、脾MSD均与纤维化程度呈显著负相关关系(P<0.01)。 2.门静脉TIC的峰高、达峰时间及MSI在不同程度纤维化组间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肝脏TIC的达峰时间、峰高、动脉期MSI、门静脉期MSI及MSD在各组间差异均显著(P<0.05)。脾脏TIC的峰高、达峰时间、动脉期MSI及MSD在不同程度纤维化组间差异亦均显著(P<0.01)。 3.ROC曲线分析结果显示,诊断S≥1时,TIC参数中有诊断意义的指标为门静脉期肝MSI、动脉期脾MSI、脾MSD,曲线下面积依次为0.747、0.738、0.783;诊断S≥3时,所有的速率指标均有诊断意义(P<0.05),曲线下面积为0.728-0.877,由小到大依次为动脉期肝MSI、门静脉MSI、门静脉期肝MSI、肝MSD、动脉期脾MSI、脾MSD;诊断肝硬化时,所有的斜率指标均有诊断意义(P<0.05),曲线下面积为0.742~0.821(表2.10,图2-9),AUC由小到大对应的参数依次为门静脉期肝MSI、肝MSD、动脉期肝MSI、门静脉MSI、动脉期脾MSI、脾MSD,其中脾MSD及动脉期脾MSI曲线下面积最大。 结论 1.动态增强TIC参数与肝纤维化程度有中等程度的相关关系,TIC量化参数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判断肝纤维化的病变程度,但对判断有无纤维化(S≥1)的作用有限,对中度以上(S≥3)纤维化和肝硬化的诊断准确性较高。 2.诊断不同程度肝纤维化,脾脏的TIC参数都表现出较高的诊断准确性,说明对脾脏血流动力学的观察是有必要的。多个TIC指标联合分析,有助于对病变程度的判断。 3.建立了基于LAVA技术的全肝动态增强成像的一站式检查方法,即单次检查可同时评价病变的形态学、血流动力学变化,不失为一种实用的无创评价肝纤维化的功能成像方法。 第三部分磁化传递、T2mapping技术评价肝纤维化的临床应用研究 研究目的 采用MTI及T2mapping技术,评价MTR值、T2值与肝纤维化程度及炎症活动度的相关性,探讨其评价肝纤维化的价值。 材料与方法 1.研究对象 行MTI并最终纳入分析的共65例,按纤维化分期分6组:S0(n=13)、S1(n=8)、S2(n=15)、S3(n=7)、S4(n=3)、肝硬化(n=19);按炎症分级分4组:正常组(G0期13例)、轻度炎症组(G1期1例、G2期11例)、中度炎症组(G3期17例)、重度炎症组(G4期4例)。 行T2mapping并最终纳入分析的共55例,按纤维化分期分6组:S0(n=10)、S1(n=7)、S2(n=16)、S3(n=5)、S4(n=3)、肝硬化(n=14);按炎症分级分4组:正常组(G0期10例)、轻度炎症组(G1期1例、G2期11例)、中度炎症组(G3期16例)、重度炎症组(G4期3例)。 2.仪器与设备 同第一部分。 3.检查方法及参数 所有检查者需空腹4h以上。 MTI采用SPGR序列,分别在施加磁化传递脉冲前后进行扫描,TR/TE为76ms/4ms,翻转角15度,层厚6mm,层间隔2mm,矩阵192×192,FOV为38×38cm,采样带宽31.3KHz。MT脉冲偏移频率为1200Hz,有效翻转角670度,脉冲持续时间8s。采用深吸气吐气后屏息扫描,扫描层面定位于肝门水平,扫描两层,扫描时间17s。 T2map采用反转恢复快速自旋回波技术,同时采用呼吸触发。8个回波,TE分别为22.6ms、33.9ms、45.2 ms、56.6 ms、67.9 ms、79.2 ms、90.5 ms、101.8 ms,TR为3750ms,NEX为1,FOV为40×40cm,采样带宽15.63KHz,层厚8mm,层间隔2mm,最大层数为20层,进行全肝成像,扫描时间7分8秒。 4.图像后处理及分析 MTI原始数据使用Functool软件包内的磁化传递分析软件进行处理,给出MTR值计算方式,自动生成MTR伪彩图。MTR值计算方式为“(施加脉冲序列—未施加脉冲序列)/施加脉冲序列”。分别于两个层面上肝右叶后段放置3个圆形ROI获取相应的MTR值,取其平均值。ROI的放置需注意避开大血管及器官边缘。 T2mapping原始数据使用Functool软件包的T2mapping分析软件,可直接得到T2值伪彩图,图中每个像素值的高低代表组织T2值。取连续5个层面肝右叶后段放置圆形ROI,每层放置3个,直径1.8mm~2,取平均值。ROI放置应注意避开大血管。 5.统计学分析 采用SPSS 11.5软件包进行统计学分析,P<0.05认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运用Spearman相关分析法探讨肝脏MTR值、T2值与肝纤维化程度及炎症活动度的相关性。运用ROC曲线分析MTR值用于诊断肝纤维化程度的效能。 结果 1.MTR值与纤维化程度及炎症活动度之间有显著正相关关系(P<0.05),但相关关系并不密切,相关系数r分别为0.343、0.347。ROC曲线分析结果表明,MTR值用于判断肝纤维化程度有意义(P<0.05),但准确性不高,诊断S≥1、S≥2、S≥3及肝硬化的曲线下面积分别为0.692、0.683、0.667、0.669。MTR值用于判断肝炎活动度无统计学意义(P>0.05)。 2.T2值与肝纤维化程度及炎症活动度之间无显著相关关系(P>0.05)。 结论 1.MTR值与肝纤维化程度及炎症活动度有轻度正相关关系,MTR值可以用于评价肝纤维化程度,但诊断准确性不高。 2.T2值与肝纤维化程度及炎症活动度无明显相关关系,在定量评价纤维化方面价值不大。 第四部分DWI与动态增强成像评价肝纤维化的优势比较 研究目的 比较肝脏DWI成像与动态增强成像诊断肝纤维化程度的效能。 材料与方法 仪器与药品、检查方法及图像分析方法均同第一、二部分。 对同时行DWI和动态增强成像的共23例(S0期8例,S1期1例,S2期3例,S3期1例,S4期2例,肝硬化8例)进行分析。用ROC曲线比较ADC值与TIC斜率指标在诊断S≥1、S≥3及肝硬化的效能。 结果 ROC曲线分析结果显示,在诊断S≥1时,ADC值作为诊断指标有统计学意义(P<0.01),AUC为0.925,而TIC斜率指标无统计学意义(P>0.05);在诊断S≥3时TIC斜率指标及ADC值均有诊断意义(P<0.05),ADC值曲线下面积为0.932,TIC参数曲线下面积为0.803~0.871;诊断肝硬化时,两指标亦均有诊断意义(P<0.05),ADC值的AUC为0.933,TIC参数曲线下面积为0.770~0.816。ADC值作为诊断指标的曲线下面积较大,但两种方法曲线下面积95%可信区间有交叉。 结论 1.在诊断有无肝纤维化时,动态增强TIC斜率参数不是较有意义的诊断指标,而ADC值有相对较高的准确性;在诊断中度以上纤维化时,两种方法诊断效力相当,但ADC值的诊断准确性较高。 2.从临床应用角度来看,两种诊断方法各有优势,需结合病情需要和病人意愿灵活选择。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王萍,袁农;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与肝纤维化的研究进展[J];西安医科大学学报(中文版);2000年03期
2 石铭,吴翟,韩博;肝纤维化血清四项指标对肝炎患者肝纤维化的诊断价值[J];医师进修杂志;2000年03期
3 王晓珍;肝静脉多普勒频谱法诊断肝纤维化的临床价值[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01年16期
4 刘玉侃;肝纤维化基因治疗的研究现状[J];医学综述;2001年05期
5 王淑梅,张晓岚,王琳;肝纤维化的中医药治疗[J];医药导报;2001年11期
6 王燕,刘宝源;肝纤维化形成机制研究进展[J];肝脏;2001年02期
7 刘占海,徐风博;秋水仙碱及硫酸锌对阻断肝纤维化的实验研究[J];肝脏;2001年S1期
8 楼颂梅;血小板衍生生长因子在肝纤维化形成与诊治中的作用[J];中西医结合肝病杂志;2001年01期
9 刘成海;全国肝纤维化专题研讨会纪要[J];中西医结合肝病杂志;2001年05期
10 张晓岚;肝纤维化的治疗策略及药物治疗进展[J];国外医学(消化系疾病分册);2001年03期
11 王小众;肝纤维化的发病机制及抗纤维化研究进展[J];中西医结合肝病杂志;2001年S1期
12 韩荔芬,林春;肝纤维化形成机制的研究进展[J];中西医结合肝病杂志;2001年S1期
13 谢彦华;李里;张丹;;基质金属蛋白酶抑制因子-1在肝纤维化过程中的表达及动态变化[J];沈阳部队医药;2001年05期
14 李明 ,杨齐英 ,吴芸 ,王爱珍;肝纤维化与门静脉血流动力学及脾脏大小的关系[J];江苏医药;2002年06期
15 张旭东 ,何立 ,李景龙 ,马杰;肝纤维化的药物治疗研究进展[J];中国综合临床;2002年09期
16 刘成海 ,胡义扬 ,刘平;全国肝纤维化专题研讨会纪要[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02年03期
17 梁健 ,庞玉生;肝纤维化发病机理的研究进展[J];广西医学;2002年05期
18 卢平宣;肝纤维化的治疗研究进展[J];海南医学;2002年09期
19 孔令斌,孔庆胜,王元峰,杨景玉,杨根领;联合检测多种细胞外基质因子对肝纤维化的诊断[J];济宁医学院学报;2002年04期
20 郑黎明,裘璟;软肝汤治疗肝纤维化64例疗效观察[J];浙江临床医学;2002年10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郭宇;曾华强;罗时兵;何丽珍;;中西医结合诊疗肝纤维化的几点思考[A];第十八次全国中西医结合肝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9年
2 张立伐;闵筱辉;;抗肝纤维化中西药物研究进展[A];第十八次全国中西医结合肝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9年
3 柴维敏;朱乃懿;李卫侠;杜联军;赵香田;陈克敏;;肝纤维化~1H-MRS临床应用价值初步研究[A];第十次全国中西医结合影像学术研讨会暨全国中西医结合影像学研究与诊断学习班资料汇编[C];2009年
4 杨丽;杨长青;郜恒俊;常义忠;王胜兰;张照杰;;液态蛋白质芯片检测肝纤维化方法的建立[A];第九次全国消化系统疾病学术会议专题报告论文集[C];2009年
5 林云华;尹燕耀;宗亚力;;肝纤维化与血管新生相关研究进展[A];第二十次全国中西医结合肝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1年
6 程明亮;;肝纤维化的研究进展[A];贵州省中西医结合学会2005年消化系及肝病学术交流会论文集[C];2005年
7 屠建国;;肝纤维化的发病机理及中西医结合治疗[A];浙江省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慢性重症肝炎慢性肝炎新进展学术研讨会资料汇编[C];2005年
8 缪锡民;;肝纤维化发生机制及治疗对策[A];2005年浙江省感染病、肝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5年
9 李骥;董培红;金益辉;卢明芹;陈永平;潘发奋;王帮松;;维生素D受体基因多态性与肝纤维化关系初步研究[A];2005年浙江省感染病、肝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5年
10 刘丽丽;;肝纤维化的发病机制探讨[A];第九届西北五省(区)检验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5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范国华;大鼠肝纤维化的MR功能成像及磁粒子标记BMSCs移植修复肝损伤的MR示踪实验研究[D];苏州大学;2009年
2 解丽梅;应用超声造影评价肝纤维化的实验与临床研究[D];中国医科大学;2008年
3 黄加权;热休克蛋白47在日本血吸虫肝纤维化中的作用及机制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2年
4 唐晓明;大鼠肝纤维化恢复期肝星状细胞凋亡的分子机制及来氟米特的调节作用[D];安徽医科大学;2009年
5 逄文强;胰脂酶相关蛋白的条件性表达机制及其在肝纤维化基因治疗的研究[D];南京理工大学;2011年
6 周伟;骨髓间充质干细胞对实验性肝纤维化大鼠的作用及机制探讨[D];重庆医科大学;2011年
7 张一宁;整合素链接激酶在大鼠肝纤维化发展机制中的作用的研究[D];吉林大学;2005年
8 彭建平;性激素影响肝纤维化的机理探讨[D];四川大学;2004年
9 陈新美;基于基因表达谱的肝纤维化治疗药物筛选及相关实验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11年
10 宋明;肝再生增强因子对大鼠肝纤维化的治疗作用及机制研究[D];沈阳药科大学;2012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孙英杰;抑制血红素氧合酶-1对大鼠免疫性肝纤维化的影响[D];大连医科大学;2008年
2 陈静;慢性乙型肝炎相关肝纤维化的实验诊断方法的研究与评价[D];福建医科大学;2011年
3 王卫卫;血管紧张素Ⅱ1型受体在肝纤维化形成过程中表达变化的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2003年
4 王丽平;瘦素在肝纤维化大鼠中的表达和棓丙酯对肝纤维化的防治作用[D];山西医科大学;2012年
5 李彬彬;循环miR-185对临床肝纤维化诊断价值的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13年
6 杨新英;高迁移率族蛋白B1抑制剂防治肝纤维化的实验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11年
7 徐小兵;肝纤丸治疗乙型肝炎后肝纤维化的临床与实验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00年
8 金英姬;四氯化碳诱发大鼠肝纤维化的病理学特点[D];延边大学;2006年
9 焦艳;骨髓间充质干细胞移植对大鼠肝纤维化的作用[D];福建医科大学;2006年
10 李春辉;二甲基亚硝胺诱发大鼠肝纤维化发生机理的研究[D];延边大学;2003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昀;肝纤维化可以治疗[N];健康报;2005年
2 陈斌;肝纤维化可以逆转吗?[N];大众卫生报;2007年
3 范又;肝病专家指出治疗肝纤维化中医药疗效世界领先[N];光明日报;2007年
4 陈黎明;肝纤维化[N];家庭医生报;2006年
5 通讯员 陈丽霞王怀民 记者 赵凤华;黄连素可能治肝纤维化[N];科技日报;2008年
6 蒋明通讯员 陈丽霞 王怀民;黄连素治疗肝纤维化有效果[N];健康报;2008年
7 健康时报记者 刘桥斌;测肝纤维化免穿刺[N];健康时报;2009年
8 解放军302医院肝纤维化无创诊疗中心 陈国凤 黄显斌 整理;肝纤维化检查进入无创时代[N];健康报;2009年
9 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教授 谢渭芬 整理 王根华;阻断肝纤维化发展的链条[N];健康报;2010年
10 黄丁毅;福瑞股份:肝纤维化专科面对“做大”命题[N];医药经济报;2010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