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腹腔途径辅助复苏失血性休克大鼠的实验研究

王新友  
【摘要】: 失血性休克的传统复苏方法(conventional resuscitation, CR)是在控制出血的基础上,通过静脉补液快速恢复有效血容量,但是这种复苏方式过程中的顽固性低血压、复苏后全身炎性综合症(systemic inflammatory response syndrome, SIRS)及多器官功能不全综合症(multiple organ dysfunction syndrome, MODS)等后期并发症的发生率及致死率居高不下,成为失血性休克治疗的难题。 临床和实验研究表明,肠道屏障功能障碍在失血性休克进程中伴有重要作用,休克时肠系膜血管痉挛缺血,肠道屏障功能受损,肠道细菌/内毒素移位(Bacteria/endotoxin translocation, BET),细菌和毒性物质进入肠淋巴循环和/或血液循环,加重了创伤及缺血所致的器官功能障碍,导致重要脏器的损伤以及SIRS和MODS的产生,因此有观点认为“肠道是休克的靶器官和SIRS和MODS的始动器官”。近年来人们对通过保护休克期肠道屏障、防止有害物质进入循环系统来阻断休克的进展做了大量研究。常用的措施有选择性肠道净化、改善内脏血流、加强肠道营养以及阻断肠系膜淋巴途径等,但是这些方法往往缺乏实用性或是效果有限,失血性休克的治疗面临困境。在CR基础上通过腹腔注入腹膜透析液来扩张痉挛肠系膜血管即腹腔复苏(peritoneal resuscitation, PR)是近年来失血性休克治疗的一个新尝试,该方法由美国Louisville军事医学中心研究人员提出,该研究目前处于初步探索阶段,PR疗效有待不同休克模型来证实,其分子作用机制有待深入研究。 本研究将利用重症失血性休克大鼠模型来评价这一方法的疗效,并从肠系膜微循环途径及肠淋巴途径来探讨其作用机理,系统评价该方法对全身重要脏器的灌注及功能的影响,为这一方法的临床应用打下基础。 目的 评价辅助PR对重症失血性休克大鼠的治疗效果;探讨辅助PR对失血性休克大鼠重要脏器功能和组织结构的影响以及进一步从肠系膜微循环途径和肠系膜淋巴途探讨PR的作用机制。 1、辅助PR救治重症大鼠的疗效观察休克模型:大鼠放血至平均动脉压(MAP) 40mmHg并维持到失血第90min,实验分四组:假休克(SS)组,仅行插管监测MAP; HS+CR组行失血回输+2倍体积林格乳酸钠静脉治疗;HS+CR+PR组CR治疗同时行2.5%腹膜透析液行PR治疗;休克不复苏(HS)组。监测大鼠MAP,测定稳定后、复苏前和复苏后2h动脉血PH、LA、GLU、双抗体夹心法测定TGF-a水平,观察大鼠存活时间。 2、辅助PR对失血性休克大鼠重要脏器功能和组织形态的影响休克模型:大鼠放血至MAP50mmHg,维持60min。实验分为SS组、HS+CR组及HS+CR+PR组。复苏12h后全自动生化分析仪测定动脉血LDH、CK, ALT、AST、Urea, Cre,评价肺、心、肝、肾组织形态的变化。 3、辅助PR对肠系膜微循环的影响休克模型:大鼠放血至MAP40mmHg,维持60min。实验分SS组、HS+CR组及HS+CR+PR组。复苏后2h观察大鼠活体循环,测定肠系膜微动静脉直径、微静脉白细胞附壁数和肠粘膜微区灌注量,实验结束时处死大鼠取远端回肠组织,测定肠组织含水量及评价肠粘膜损伤程度。 4、辅助PR对肠系膜淋巴活性的影响休克模型:大鼠放血至MAP40mmHg,维持60min。实验分为:①SS组,②SS+CR组,③SS+CR+PR,④HS组,⑤HS+CR组,⑥HS+CR+PR组。复苏后2h剖腹收集肠系膜淋巴测定肠系膜淋巴流量、休克淋巴介导的中性粒细胞呼吸爆发水平、休克淋巴对HUVECS活力的影响,3h后处死大鼠,伊文思蓝示踪法测定肺组织微血管通透性。 结果 1、同HS+CR组相比,HS+CR+PR组MAP在复苏后2h显著提高(P0.05);复苏后2h HS+CR+PR组动脉血PH显著高于HS+CR组(P0.05),乳酸水平显著低于HS+CR(P0.05)组:血清TGF-α测定显示,HS+CR+PR组显著低于HS+CR组(P0.01);HS+CR+PR组大鼠72h存活率58.3%,显著高于HS+CR组(72h存活率8.3%)(P0.05) 2、复苏后12h, HS+CR+PR组ALT、AST、Urea、Cre, LDH及CK均较HS+CR组显著下降;组织形态学分析显示,HS+CR+PR组肺、肝、心、肾等重要脏器组织损伤较HS+CR组明显减轻。 3、复苏后2h后剖腹,活体微循环观察显示:HS+CR+CR组微动、微静脉血流呈线流或线粒流,部分血管管壁有红细胞聚集,可见少数中性粒细胞附壁;HS+CR组微循环血流慢,血流多呈粒流,部分血管还可见血流停滞,中性粒细胞粘附较多;HS+CR+PR组肠系膜微动、微静脉血管管径分别是HS+CR组的1.41倍(P0.05)和1.80倍(P0.01),中性粒细胞附壁数较HS+CR组显著减少(P0.01),回肠组织含水量显著少于HS+CR组(P0.01);肠粘膜组织损伤评分显著低于HS+CR组(P0.01)。 4、复苏后2h剖腹,引流并收集肠系膜淋巴。结果显示:复苏2hHS+CR+PR组淋巴流量是HS+CR组1.68倍(P0.01);流式细胞仪检测显示HS+CR+PR组MFI值为HS+CR组的69.7%(P0.01);MTT方法检测HUVECs活力显示,HS+CR+PR组治疗后HUVECs活力较HS+CR组提高25%,(P0.01),肺微血管通透性显示HS+CR+PR组伊文思蓝漏出率为HS+CR组的55.50(P0.01)。 结论 1、在CR基础上行2.5%腹膜透析液PR治疗能提高重症失血性休克大鼠的长期存活率; 2、辅助PR治疗能较好改善休克大鼠心、肝、肾等重要脏器功能,减轻肺、心、肝、肾等重要脏器组织损伤; 3、辅助PR作用机制可能与PR改善休克大鼠肠系膜微循环、较好保护肠道屏障完整性以及降低休克肠系膜淋巴活性有关。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唐世杰;彭立红;胡素銮;许金华;;阴茎海绵体腔内输注对犬失血性休克的复苏作用[J];汕头大学医学院学报;2006年03期
2 段绍斌;姚华;杨明三;刘郁;马林杰;王宏;张增峰;李岩;;不同复苏液体对“二次打击”致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的影响[J];新疆医科大学学报;2008年08期
3 马朋林,苏瑾文;失血性休克复苏及监测指标研究进展[J];解放军医学杂志;2005年07期
4 王之学;欧阳军;杨玉芬;;失血性休克复苏研究进展[J];医学综述;2009年02期
5 陆化梅;耿智隆;赵峰;杨木强;;己酮可可碱对重度失血性休克大鼠再灌注后肝损伤的影响[J];世界华人消化杂志;2011年03期
6 吕岩,王春柳,朴雪松,吴杨;地奥心血康对犬失血性休克复苏后心律失常的影响[J];吉林医学;1999年05期
7 侯淦泉;汪志文;黄建明;向春;陈洪;汪江淮;陆松敏;王成英;郭素清;刘光海;;酶联荧光法测定失血性休克兔骨骼肌ATP含量[J];生物化学与生物物理进展;1986年04期
8 王伟,张恒,叶荣;高渗盐溶液治疗失血性休克的研究进展[J];武警医学院学报;1998年03期
9 赵莲;尤国兴;周虹;;高黏度血浆扩容剂对失血性休克复苏有益[J];国际药学研究杂志;2008年05期
10 吕岩;地奥心血康对犬失血性休克复苏后多器官SOD影响[J];白求恩医科大学学报;1996年01期
11 刘世敬,李佛保,潘滔,陈立言,胡俊勇;犬股骨干骨折合并失血性休克髓内钉固定对肺功能的影响[J];中山大学学报(医学科学版);2003年06期
12 李冬梅;李文志;郭悦平;张莉莉;周华成;田野;;失血性休克对猪一氧化氮与内皮素的影响[J];临床麻醉学杂志;2007年04期
13 刘亚千,陈华,黄丽杰;大鼠失血性休克致肠道菌移位模型[J];实验动物科学与管理;2001年03期
14 陈华,刘亚千,黄丽洁,李春海,夏明泽;大鼠失血性休克后过氧化反应与肠粘膜损伤的关系[J];中国实验动物学报;2001年03期
15 郑文建,肖南,田昆仑,刘韧,刁有芳;失血性休克及复苏后大鼠肠上皮UCP2变化及其线粒体功能损伤的研究[J];创伤外科杂志;2002年S1期
16 朱玉霖;耿智隆;;失血性休克复苏后肠缺血再灌注保护研究进展[J];实用医学杂志;2009年14期
17 赵洋,袁世荧,姚尚龙;高晶体-高胶体渗透压混合液对失血性休克大鼠血浆及不同组织中血管紧张素Ⅱ水平的影响[J];中华麻醉学杂志;2004年09期
18 王林贵;於淑英;王钢;;高压氧对失血性休克复苏后炎症反应的影响[J];中华急诊医学杂志;2007年12期
19 于勇,施志国,祝小枫,王亚平,姚咏明,兰复生,田惠民,盛志勇;大鼠失血性休克后肠道细菌易位与内毒素血症的动态观察[J];基础医学与临床;1993年01期
20 辛云淑;;异位妊娠合并脾破裂1例[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2008年07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钱;闻兆章;;复方高渗液对失血性休克大鼠脾脏NF-κB表达及凋亡的影响[A];2005年浙江省外科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5年
2 王磊;王建;马炳辰;;万汶与贺斯在失血性休克容量复苏中对凝血功能影响的比较[A];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第十三次全国急诊医学学术年会大会论文集[C];2010年
3 陆远强;黄卫东;蔡秀军;;高渗氯化钠溶液复苏的免疫学研究进展[A];2009年浙江省急诊医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9年
4 张晔;徐竞;刘建仓;张连阳;;VASP调节失血性休克大鼠小肠屏障功能与ZO-1的关系[A];第七届全国创伤学术会议暨2009海峡两岸创伤医学论坛论文汇编[C];2009年
5 徐竞;刘良明;;失血预处理对失血性休克大鼠血管反应性和钙敏感性的保护作用及与PKCα、PKCε的关系[A];第七届全国创伤学术会议暨2009海峡两岸创伤医学论坛论文汇编[C];2009年
6 陆远强;黄卫东;蔡秀军;;高渗氯化钠溶液复苏的免疫学研究进展[A];第一届长三角地区创伤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7 王林贵;王钢;;高压氧对失血性休克复苏后炎症反应的影响[A];中华医学会第十五次全国高压氧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6年
8 张近波;潘景业;李智强;陈洁;王晓蓉;王卫;;参附注射液对失血性休克大鼠微循环血流量的影响[A];2009香港-北京-杭州内科论坛暨2009年浙江省内科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09年
9 吴泽;那红旭;邓德锐;;失血性休克的法医学鉴定[A];中国法医学会全国第十次法医临床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7年
10 褚万立;刘军英;刘雪峰;张强;林兆奋;;失血性休克大鼠模型的改进及胃黏膜血流量的测定[A];第八届全国烧伤外科学年会论文汇编[C];2007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王新友;腹腔途径辅助复苏失血性休克大鼠的实验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10年
2 姜久昆;生理盐水、高渗氯化钠和羟乙基淀粉复苏失血性休克大鼠对Treg、Th1/Th2及Tc1/Tc2早期影响的实验研究[D];浙江大学;2011年
3 李立波;失血性休克后肠系膜淋巴液对中性粒细胞活化作用以及高渗氯化钠复苏对其的影响[D];浙江大学;2006年
4 陆远强;高渗氯化钠溶液复苏对失血性休克大鼠各器官细胞HO-1 mRNA表达及凋亡的干预研究[D];浙江大学;2009年
5 段朝军;解冻的新鲜冰冻血浆复苏失血性休克与血管保护机制研究[D];中南大学;2010年
6 俞晓军;失血性休克大鼠肝脏差异基因的筛查及EPHX2基因表达的初步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11年
7 朱志宏;不同性别大鼠创伤失血性休克后多形核白细胞反应的差异及胃复安干预的实验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06年
8 张育瑆;重症失血性休克及复苏条件下大鼠VAP-1表达规律及调控机制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12年
9 周彬;高渗盐对失血性休克液体复苏的实验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03年
10 刘华琴;6%HES130/0.4对失血性休克大鼠液体复苏后继发肺损伤的影响及机制研究[D];河北医科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郑文建;失血性休克及复苏后大鼠UCP2变化与组织差异性损伤关系的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02年
2 王林贵;高压氧对失血性休克复苏后炎症反应的影响[D];中国医科大学;2006年
3 刘玉春;输液温度对失血性休克兔循环呼吸功能和血生化指标的影响[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医进修学院;2003年
4 王波;自体血液回输用于腹部伤连续失血性休克救治的实验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2005年
5 林洁;前列腺素E1预处理对失血性休克复苏后大鼠肝损伤的保护作用[D];福建医科大学;2011年
6 赵峰;高渗氯化钠羟乙基淀粉伍用己酮可可碱对重度失血性休克大鼠早期复苏肠保护作用的实验研究[D];兰州大学;2011年
7 马林杰;失血性休克复苏后不同时间注射内毒素对大鼠肺损伤的影响[D];新疆医科大学;2008年
8 袁静;IκB激酶在失血性休克继发急性肺损伤中的作用及山茛菪碱的干预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军医大学;2003年
9 隋金玲;早期限制性液体复苏对创伤失血性休克的影响[D];大连医科大学;2009年
10 吴彬;CD40/CD40L在兔失血性休克致肺损伤中的表达及作用[D];重庆医科大学;2008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申玉萍;失血性休克患者输血时应注意的问题[N];农村医药报(汉);2006年
2 ;失血性休克诊断与救治[N];农村医药报(汉);2006年
3 杨世伟;基层医院处理失血性休克例举[N];农村医药报(汉);2005年
4 王宝华 李水根;高渗盐溶液治失血性休克[N];健康报;2004年
5 罗刚;低血压并非休克同义词[N];健康报;2007年
6 宋桂芳;中小企业“失血性休克”能否救治[N];友报;2009年
7 伏新顺;肝硬化病人当心鱼刺“惹祸”[N];中国中医药报;2006年
8 记者 刘麟;长沙:有位见义勇为青年叫韦黎[N];经济日报;2006年
9 伏新顺;大便出血为哪般[N];中国中医药报;2007年
10 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副主任医师 雷冬竹;基层医生对产后出血处理要得法[N];健康报;2008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