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运动通过重构肠道菌群对高脂诱导C57BL/6小鼠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防治作用研究

万婧  
【摘要】:研究背景与目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NAFLD)是一种无过量饮酒史,由各种原因引起的,以肝细胞脂肪变性和脂质蓄积为主要特征的临床病理综合征,已成为全球重要的健康问题之一,与肝硬化和肝癌的发生发展密切相关。在疾病早期,积极探索安全有效的干预措施十分必要,可显著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并减轻国家的医疗负担。运动是世界公认的最方便、安全、经济、有效的防治NAFLD的措施,是早、中期NAFLD转归的理想方案。尽管已有多个人群研究表明适度的耐力运动可以有效管理NAFLD,动物实验也揭示运动可通过抑制巨噬细胞浸润减少肝脏炎症、损伤和纤维化,但具体机制仍未明确。运动对NAFLD的影响,部分可能是直接作用,更多的可能是通过体内不同组织之间的相互作用而实现。肠道在系统炎症和代谢综合征的发生、发展中处于中枢环节,肠道黏膜屏障功能与NAFLD关系密切,在营养素吸收和防止有害大分子进入人体中发挥重要的生理、物理、化学和免疫学作用。肠道屏障功能的损伤伴随肠源性抗原(如LPS)泄漏的增加可能导致内脏脂质沉积。有研究表明NAFLD患者肠道菌群失调、小肠黏膜通透性增加进而影响了肝脏脂肪分布。肠道菌群是人体的一个不能被忽视的代谢器官,在NAFLD的发生发展中扮演重要角色。肝脏接受到肠道通过门静脉输送的70%的血液,所以是肠菌抗原的第一道防线,也是肠源性毒素和代谢产物最广泛的暴露器官之一。肠道菌群及其代谢产物可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宿主的炎症状态进而改变机体的代谢平衡。结肠细菌发酵最主要的终产物有乙酸、丙酸和丁酸。乙酸进入外周循环被外周组织代谢。被吸收后的乙酸增加了胆固醇的生成,但是丙酸却抑制胆固醇的生成。丙酸主要被肝脏吸收,丙酸对血清脂质的作用与丙酸和乙酸的比例有关,此比值的降低可能减少血清脂质进而降低心血管疾病的发生风险。丁酸是结肠细胞首选的能量来源,可调控细胞凋亡、分化和增殖。增加的肠渗透性和受到破坏的肠黏膜屏障在肠道菌群及其产物从肠内向肠外位移中起重要作用。本研究利用高脂饲料喂食c57bl/6小鼠建立nafld动物模型,同时以小鼠跑步机运动训练作为干预方式,通过观察运动对高脂喂食小鼠的肠黏膜屏障功能、肠道菌群及其代谢产物—短链脂肪酸和肝脏脂质蓄积及炎症的影响,从肠道菌群及肠黏膜屏障功能的角度探讨运动减轻高脂喂食小鼠肝脏脂质蓄积和炎症的可能机制,为运动防治nafld的研究提供一个新的思路,有重要的临床意义。方法:c57bl/6小鼠分为3组:正常组、高脂组和高脂运动组。正常组喂食普通饲料,高脂组和高脂运动组利用高脂饲料喂食建立nafld动物模型,同时高脂运动组以小鼠跑步机运动训练作为干预方式。8周后检测各组小鼠血浆和肝脏的一般生化及炎症指标,对肝组织进行he染色、油红o染色,用透射电镜观察结肠组织结构,对小鼠肠道菌群进行结构和聚类分析,测定粪便中短链脂肪酸(乙酸、丙酸、丁酸)的含量。结果:与nd组相比,hfd组小鼠血浆t-cho、tg、ldl-c,肝组织tg、t-cho,fbg,fins,lps的含量和tlr4、tnf-α、il-6的表达水平均显著增加(p0.05),结肠组织occludin蛋白表达水平显著降低(p0.05);与hfd组相比,hfd+ex组小鼠血浆tg、lps、fbg、肝组织tg、t-cho的含量和tlr4、tnf-α和il-6的表达水平均显著降低(p0.05),结肠组织occludin蛋白表达水平显著增加(p0.05)。各组小鼠粪便中主要短链脂肪酸的含量测定结果显示,与nd组小鼠相比,hfd组和hfd-ex组小鼠粪便中乙酸、丙酸、丁酸含量均显著降低,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对各组小鼠肠道菌群dgge图谱分析显示,尽管3组小鼠肠道菌群结构明显不同,但是hfd-ex组和nd组小鼠dgge图谱更为相似。qpcr对各组小鼠粪便中变形菌门(proteobacteria)、放线菌门(actinobacteria)、拟杆菌门(bacteroidetes)和厚壁菌门(firmicutes)细菌的mrna相对定量结果显示,与nd组相比,hfd组小鼠粪便中厚壁菌门(firmicutes)细菌显著减少(p0.05);与hfd组小鼠相比,hfd+ex组小鼠粪便中放线菌门(actinobacteria)细菌显著增加(p0.05)。各组小鼠肝脏病理切片显示,hfd组较nd组小鼠脂肪空泡增多,脂滴增大;hfd+ex组较hfd组小鼠脂肪空泡减少,脂滴变小。透射电镜结果显示,与nd组相比,hfd组小鼠肠上皮黏膜微绒毛数量较少、排列稀疏且紧密连接结构宽度增大,hfd+ex组小鼠较hfd组肠上皮黏膜微绒毛数量增多且紧密连接结构宽度减小。结论:运动可能通过重构高脂喂食小鼠的肠道菌群保护肠黏膜屏障功能,从而减轻肝脏脂质蓄积和炎症状态达到防治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发生发展的目的。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刘华;黄湘宁;许莉;;成都市中老年人肠道菌群比例的初步探讨[J];现代预防医学;2007年20期
2 王新文;阿基业;曹蓓;刘林生;赵春艳;陈晓虎;王广基;;肠道菌群对某些疾病及药物疗效与毒性的影响[J];药学进展;2012年05期
3 张晓婧;曾本华;刘智伟;廖振林;方祥;魏泓;;两种不同品系小鼠的人源菌群模型的建立与肠道菌群的比较[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13年04期
4 陈秀琴;黄小洁;石达友;郭世宁;;中药与肠道菌群相互作用的研究进展[J];中草药;2014年07期
5 ;肠道菌群 你所不知的那部分“自己”[J];科学之友(上旬);2013年06期
6 阿梅;漫话肠道菌群平衡[J];中老年保健;1997年02期
7 尹军霞,林德荣;肠道菌群与疾病[J];生物学通报;2004年03期
8 王建阳;关注住院病人的肠道菌群[J];现代检验医学杂志;2005年04期
9 ;欧盟启动肠道菌群基因组研究工程[J];中国食品学报;2008年03期
10 李兰娟;;感染微生态研究进展——肠道菌群对机体代谢影响[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09年01期
11 魏晓;刘威;袁静;黄留玉;;人类肠道菌群与疾病关系的元基因组学研究进展[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11年01期
12 ;研究表明节食或通过影响肠道菌群促进健康[J];中国食品学报;2013年07期
13 刘伟伟;严敏;周丽萍;文钦;丁维俊;;肥胖与肠道菌群的相关性[J];生命的化学;2009年06期
14 胡江;费建梅;吴林根;;黄连素对2型糖尿病患者肠道菌群影响初探[J];淮海医药;2013年01期
15 姚惠香;朱金水;陈维雄;陈玮;孙群;;肠道菌群改变对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影响[J];肝脏;2013年08期
16 MaryseDamiens;;肠道菌群不可缺少?[J];父母必读;2005年13期
17 王金轩;;大黄对急性闭合性颅脑损伤患者肠道菌群的影响[J];山东中医杂志;2009年01期
18 黄永坤;;胃肠道菌群与临床检测[J];中国临床医生;2009年11期
19 刘宝珍;薛春霞;金世禄;;肠道菌群与消化系疾病[J];内蒙古中医药;2011年03期
20 曹亚平;张秀荣;严浩;刘勇;潘令嘉;;广东地区健康人肠道菌群调查分析[J];现代消化及介入诊疗杂志;1999年03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曹虹;郝小燕;彭亮;方幸幸;;肠道菌群与机体代谢及相关疾病——感染微生态学的研究进展[A];新发和再发传染病防治热点研讨会论文集[C];2011年
2 王保红;李旻;张梦晖;赵立平;李兰娟;;一四代同堂庭肠道菌群群结构和代谢组模式特征的研究[A];2006年浙江省感染病、肝病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6年
3 郑鹏远;;肠道菌群在肠-肝轴中的作用[A];河南省预防医学会微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学术会议、河南省微生物学会微生态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论文汇编[C];2011年
4 彭智伟;文礼章;;昆虫药及中药对肠道菌群调节作用的研究进展[A];华中三省(河南、湖北、湖南)昆虫学会2006年学术年会论文集[C];2006年
5 黄永坤;;肠道菌群功能紊乱及其检测方法[A];第六届全国儿科微生态学学术会议暨儿科微生态学新进展学习班资料汇编[C];2008年
6 李兰娟;;感染微生态研究进展——肠道菌群对机体代谢影响[A];中华医学会第十一届全国营养支持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08年
7 王世荣;;肠道菌群对中草药的影响[A];中华预防医学会微生态学第二届特种医学暨河南省、山东省预防医学会微生态学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06年
8 J.D.Richards;J.Gong;C.F.M.deLange;孙得发;边四辈;;胃肠道菌群及其在单胃动物主要在猪的营养和健康中的作用:目前的认识,可能的调节方法及对菌群生态学新的研究方法[A];全国动物生理生化第十二次学术交流会论文摘要汇编[C];2012年
9 杨昌林;穆慧玲;罗丽华;;肠道菌群与航空飞行环境[A];第三届特种医学暨山东-河南-湖北三省联合微生态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2011年
10 黄志华;;肠道菌群与微生态制剂的临床应用[A];河南省预防医学会微生态学专业委员会学术会议、河南省微生物学会微生态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论文汇编[C];2011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阚海峰;羧基化多壁碳纳米管对五氯酚在锦鲫体内生物富集和氧化损伤的影响及两种物质对肠道菌群的作用[D];南京大学;2016年
2 杨慧婷;对虾肠道菌群动态平衡的免疫调控研究[D];山东大学;2016年
3 齐翠娟;肠道菌群在1型糖尿病患者的结构特征及潜在致病机制研究[D];北京协和医学院;2016年
4 陈明亮;白藜芦醇通过重塑肠道菌群改善动脉粥样硬化的作用及机制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16年
5 李帆;中国人群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患者肠道菌群结构的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医学院;2014年
6 魏华;不同外源扰动因素对肠道菌群组成结构影响的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08年
7 谷莉;不同鼠种的肠道菌群在不同饮食结构干预中的组成改变[D];中南大学;2014年
8 赵滢;抗生素诱导小鼠菌群变化与宿主代谢组相关性的研究[D];华中科技大学;2013年
9 郭壮;应用焦磷酸测序技术对不同人群肠道微生物群落结构的研究[D];江南大学;2013年
10 李永涛;肠道菌群对SD大鼠急性肝损伤及机体代谢的影响[D];浙江大学;2009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静;沙蒿胶多糖对免疫细胞以及HFA小鼠生理及肠道菌群的影响[D];西北农林科技大学;2015年
2 任晓燕;1型糖尿病与健康儿童肠道菌群差异[D];郑州大学;2015年
3 李舒;溃疡性结肠炎虚实证候分型与肠道菌群结构的差异性研究[D];陕西中医药大学;2015年
4 姚丽娟;不同年龄段神农架金丝猴肠道菌群组成和差异的研究[D];华中农业大学;2015年
5 赵敏;山茱萸—熟地黄药对与肠道菌群的相互作用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5年
6 邵华丽;头孢噻肟钠对新生儿肠道菌群的影响[D];浙江大学;2015年
7 王婕;益生菌干预对危重患者肠道菌群及临床预后的影响[D];复旦大学;2014年
8 李梦;小檗碱的肠道菌群生物转化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14年
9 郭宫德;僵狐肠道菌群的检测及乳酸菌对其消化代谢的影响[D];东北农业大学;2015年
10 郭飞翔;广西巴马长寿地区不同年龄人群肠道菌群分析[D];扬州大学;2015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0条
1 张梦然;肠道菌群的组成不仅由饮食决定[N];科技日报;2014年
2 记者 徐敏;人体肠道菌群植入猪体[N];解放日报;2007年
3 姜澎;肠道菌群紊乱导致重大疾病[N];文汇报;2008年
4 徐敏;中外科学家在肠道菌群中找出健康“调控者”[N];中国中医药报;2008年
5 健康时报记者 戴志悦;肠道菌群可预报疾病[N];健康时报;2008年
6 ;节食或可通过调节肠道菌群促进健康[N];中国医药报;2013年
7 杨金志刘丹;哪些肠道菌群真正影响健康?[N];新华每日电讯;2008年
8 张孟军;肠道研究不可忽视[N];科技日报;2008年
9 本报首席记者 姜澎;从琢磨减肥到研究肠道菌群[N];文汇报;2012年
10 记者 谢静 通讯员 张钫 刘佳;肠道菌群将为减肥提供新思路[N];深圳商报;2013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