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童年创伤与成年抑郁:动态预测及基于慈心冥想的心理干预

陈沼桦  
【摘要】:目的抑郁症是一种严重限制个体社会功能、降低生活质量的常见心理疾病,其主要特征是情绪低落,兴趣减退,其核心特征是情感症状(情绪低落、兴趣下降、愉悦感缺失),伴随不同严重程度的躯体表现、认知和行为改变,可能会导致个体出现自残、自杀等行为。抑郁症主要发生在青春期晚期至成年早期,研究表明这一时期个体出现抑郁症状是其后发生抑郁症的重要危险因素。多种因素会导致抑郁症发生,其中童年创伤与抑郁症的发病风险增加有关,但童年创伤对抑郁的预测作用及中介机制尚不明确,进一步研究其机制对于优化抗抑郁治疗具有重要意义。心理治疗作为抑郁症治疗的方法广受关注,研究表明慈心冥想(Loving-Kindness Meditation,LKM)作为新兴的心理治疗方式,可以帮助练习者更好地识别、体验积极情绪,进而增加多种个体积极资源,以减少童年创伤经历对个体带来的影响。有童年创伤经历的个体自我批评水平高,LKM也可以降低个体的自我批评水平,或可更好地降低其抑郁水平,但缺乏实证研究。基于此,本研究在一般人群和抑郁症患者群体中开展调查,基于易感性-应激模型探讨童年创伤对抑郁的预测作用以及可能的中介作用机制。在理论研究的基础上,结合童年创伤经历个体和抑郁症患者临床实际特点构建基于慈心冥想的心理干预方案,并将其应用于抑郁症患者观察其临床效果,为临床护理人员对患者开展心理护理提供新的方向和依据。方法1.童年创伤对抑郁情绪的预测采用贝克抑郁量表第2版(BDI-Ⅱ)、儿童期创伤问卷(CTQ-SF)、艾森克人格问卷(EPQ)、自我描述任务(SDT)、应付方式问卷(CSQ)、青少年生活事件量表(ASLEC)、社会支持评定量表(SSRS)、心理弹性量表(CD-RISC)对某大学510名大学生进行调查(T1,2016年)。首次施测后每次间隔一年采用BDI-Ⅱ、ASLEC、SSRS、CD-RISC对其中433名研究对象进行3次追踪调查(T2-T4,2017-2019年)。构建并检验童年创伤对抑郁情绪的预测模型,探讨上述心理变量在童年创伤与抑郁之间的中介效应。2.童年创伤对临床抑郁症的预测采用BDI-Ⅱ、CTQ-SF、EPQ、CD-RISC对115名抑郁症患者进行调查,构建并验证童年创伤对抑郁的预测模型,探讨人格、心理弹性在童年创伤与抑郁之间的中介效应。3.基于慈心冥想的心理干预对临床抑郁症的作用采用便利抽样法抽取61例抑郁症患者,依据CTQ-SF结果及访谈判断受试者是否存在童年创伤经历,将其分为童年创伤阳性组、童年创伤阴性组,随机将患者分至LKM组(30例,CTQ阳性/阴性:25/5),对照组(31例,CTQ阳性/阴性:26/5)。LKM组给予8周基于慈心冥想的心理干预,对照组接受疾病健康宣教。干预前后使用BDI-Ⅱ对两组患者的抑郁水平进行测量,评估干预的效果。4.基于慈心冥想的心理干预影响临床抑郁症潜在的心理、生理机制干预前后对两组研究对象进行量表评定:SDT、CD-RISC、主观幸福感量表;免疫指标测定(干预组n=24,对照组n=5):血清白介素-6,C反应蛋白,补体(C3和C4),免疫球蛋白(Ig A、Ig G、Ig M、Ig E),探讨LKM对临床抑郁症患者作用的可能的心理和免疫功能作用机制。结果1.在一般人群中,抑郁情绪与童年创伤、精神质人格、神经质人格、消极自我描述、生活事件和应付方式的幻想、自责、合理化及退避呈正相关;与内外向人格、积极自我描述、社会支持、心理弹性和应付方式的解决问题、求助呈负相关。在抑郁症患者群体中,抑郁与童年创伤及其分维度、神经质人格、精神质人格呈正相关;与内外向人格、心理弹性呈负相关。2.童年创伤对抑郁情绪预测的综合中介作用模型显示,童年创伤与抑郁间的总效应值为0.32(P0.01),间接效应为0.25(P0.01),对应的95%CI(0.18~0.32)不包含0,表明中介效应显著,占总效应的78.12%,其中神经质、消极自我描述、幻想、生活事件、社会支持和心理弹性起部分中介作用。T1-T4即时模型显示,童年创伤对T1抑郁的直接效应为0.09,且通过生活事件、社会支持和心理弹性的中介作用影响T1抑郁,效应值为0.13(P0.01)。童年创伤对T2-T4抑郁无直接作用,仅通过生活事件、社会支持和心理弹性的中介作用影响T2-T4抑郁,效应值分别为:0.13、0.07、0.12(P0.05)。延时模型显示,童年创伤通过T1、T4的生活事件、社会支持、心理弹性和T1抑郁间接预测T4抑郁,效应值为0.09。3.童年创伤对临床抑郁症预测的中介作用模型显示,童年创伤对抑郁的总效应为0.30(P0.01),间接效应为0.16(P0.05),占总效应的53.33%,神经质、心理弹性在童年创伤对抑郁的影响中起链式中介作用。4.干预研究对各心理变量进行2(干预组、对照组)*2(童年创伤阳性、阴性)*2(前测、后测)的重复测量的方差分析,结果显示,抑郁、心理弹性、消极自我描述、积极自我描述的分组(干预组、对照组)*时间(前测、后测)交互效应显著[F(1,57)=7.63,P=0.008,η_p~2=0.12;F(1,57)=5.24,P=0.026,η_p~2=0.08;F(1,57)=9.00,P=0.004,η_p~2=0.14;F(1,57)=4.59,P=0.036,η_p~2=0.08],幸福感的交互效应不显著。简单效应分析显示,抑郁、心理弹性、消极自我描述、积极自我描述的分组效应在后测时显著,即干预后CTQ阳性与CTQ阴性的干预组抑郁症患者的抑郁、消极自我描述得分显著低于对照组,而心理弹性、积极自我描述显著高于对照组。5.干预前后干预组和对照组在白介素-6,C反应蛋白,补体C3、C4,免疫球蛋白Ig A、Ig G、Ig M、Ig E水平上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1.在一般人群中,抑郁情绪与童年创伤、精神质、神经质、消极自我描述、生活事件及幻想、自责、合理化、退避应付方式呈正相关;与内外向、积极自我描述、社会支持、心理弹性及求助、解决问题应付方式呈负相关。在抑郁症患者群体中,抑郁与童年创伤及其分维度、神经质、精神质呈正相关;与内外向、心理弹性呈负相关。2.在一般人群中,童年创伤对抑郁情绪有正向的预测作用,且通过神经质、消极自我描述、幻想应付方式、生活事件和心理弹性的综合中介作用对抑郁情绪产生稳定的影响。生活事件、社会支持、心理弹性在童年创伤与抑郁情绪之间起即时、延时的动态中介作用。3.在抑郁症患者群体中,童年创伤对抑郁有正向的预测作用,且通过神经质与心理弹性的链式中介作用间接影响抑郁。4.基于慈心冥想的心理干预可以降低伴童年创伤经历的抑郁症患者的抑郁水平,提高心理弹性,降低消极自我描述,提升积极自我描述。但对于不伴有童年创伤经历的抑郁症患者的效果还需要增大样本量进一步验证。目前尚不能得出该干预对伴有童年创伤经历的抑郁症患者效果更好的结论。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8条
1 刘新美;吴晶;徐艳;李盼盼;蒋志红;宋敏;彭瑞敏;陈晋峰;;姑息治疗肺癌患者创伤后成长的影响因素分析[J];西部医学;2015年12期
2 向红霞;曹丽红;万娟;;首发脑梗死患者创伤后成长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临床护理;2015年03期
3 王成霞;郭文斌;;我国创伤后成长的研究进展[J];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5期
4 叶佩芝;郑丽丽;卢靖;;心梗患者创伤后成长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2018年11期
5 徐娜;张凯丽;;残疾大学生心理弹性与创伤后成长的关系研究[J];中国特殊教育;2015年10期
6 张黎;李阳;陈长香;;创伤性骨折患者心理弹性现状及其影响因素[J];职业与健康;2017年05期
7 金明霞;张莉;胡宁宁;;创伤性骨折患者创伤后成长特点及与心理弹性、社会支持相关性研究[J];甘肃医药;2019年12期
8 储召学;董毅;朱道民;李慧;;童年创伤与应对方式及自动思维的中介作用[J];安徽卫生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13年02期
9 顾香;李仁军;;童年创伤与犯罪的关系研究进展[J];国际精神病学杂志;2021年02期
10 刘丽;;童年创伤走向复原:社会支持的中介作用[J];大连教育学院学报;2020年04期
11 王琳雅;崔仁善;;癌症患者创伤后成长概念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进展[J];沈阳医学院学报;2021年03期
12 高爱玲;陆潁;;冠心病患者创伤后成长相关影响因素分析[J];黑龙江中医药;2021年04期
13 姜桐桐;史铁英;;创伤后成长在消化系统恶性肿瘤中的研究进展[J];世界华人消化杂志;2016年29期
14 李婷;王爱敏;李振云;朱颀娜;朱月华;上官静;梁萍萍;;血液透析患者创伤后成长与心理弹性及反刍性沉思的相关性分析[J];护理学报;2016年17期
15 吴拥军;;神经外科术后病人创伤后成长与心理弹性及疾病感知的关系[J];护理研究;2015年15期
16 王丽萍;王阳;;青少年童年创伤、共情能力对校园欺凌的影响[J];生活教育;2021年09期
17 欧韵菁;杨彩燕;谭艳芳;胡敏玲;吴思翰;赖晓璇;张鹤;王优;杨雪岭;;服刑人员抑郁、述情障碍与童年创伤的关系研究[J];现代预防医学;2021年06期
18 刘丽;;童年创伤后成长的变化及认知策略的研究[J];大连教育学院学报;2020年0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周宵;伍新春;;感恩与创伤后成长之间的关系:社会支持的中介作用[A];第十五届全国心理学学术会议论文摘要集[C];2012年
2 张劲松;;创伤后ARDS[A];第七次全国中毒与危重症救治学术年会、第二届宝安急危重症高峰论坛、国家级继续项目“心肺复苏与急危重症学习班”资料汇编[C];2015年
3 金平;;创伤大出血:我们能够做得更好[A];2014浙江、江苏两省急诊医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4年
4 池达智;胡莉;李奇林;陈江;;严重创伤所致多器官功能失常综合征救治体会[A];第五届全国灾害医学学术会议暨常州市医学会急诊危重病及灾害医学专业委员会首届年会学术论文集[C];2009年
5 谭军;温俊祥;邹乐;王令郅;潘杰;李昕;曾诚;孙贵兴;李立钧;刘建军;李侠;陈国庭;刘养洲;刘中民;;创伤理念的改变[A];第七届全国创伤学术会议暨2009海峡两岸创伤医学论坛论文汇编[C];2009年
6 王正国;;创伤研究进展[A];《中华急诊医学杂志》更名十周年、World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创刊一周年庆典《中华急诊医学杂志》第十届组稿会、第三届急诊医学青年论坛论文汇编[C];2011年
7 徐秋萍;;严重创伤患者的院内治疗[A];重症医学十年回顾与展望——2012年浙江省重症医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2年
8 张进军;;严重创伤院前救治流程[A];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第十六次全国急诊医学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3年
9 孙传玉;;麻醉创伤与微创麻醉[A];山东省第十六次麻醉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2013年
10 高建波;张茂;唐卫东;;严重创伤患者血小板水平与预后的关系研究[A];中华医学会第一届重症心脏全国学术大会暨第二届西湖重症医学论坛、2013年浙江省重症医学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3年
11 李洪;孙东明;蒋红英;吴青云;庄乐;周丹;陆岑琳;;严重创伤患者血管外肺水的临床研究[A];2014第十届全国中西医结合灾害医学学术大会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灾害医学、重症医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健康产业成果展示洽谈会学术论文集[C];2014年
12 康成武;;各类创伤院前死亡100例分析[A];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学会第六次全国急诊医学学术会议论文汇编[C];1996年
13 马俊岭;郭海英;;多发创伤合并休克的治疗体会(附223例分析)[A];第三届全国急诊创伤学学术交流会论文汇编[C];1999年
14 岳茂兴;;创伤现场急救目前存在的问题与治疗新模式[A];2006年全国危重病急救医学学术会议论文集[C];2006年
15 岳茂兴;;创伤现场急救目前存在的问题与治疗新模式[A];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灾害医学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第三届灾害医学学术会议学术论文集[C];2006年
16 邓红亮;徐燕;;重症创伤现状及救护进展[A];全国第十一届手术室护理学术交流暨专题讲座会议论文汇编(上)[C];2007年
17 许涛;王晓丽;周继红;王学群;王杰宁;;区域化创伤管理信息系统的建立与效用研究[A];第四届全国灾害医学学术会议暨第二届“华森杯”灾害医学优秀学术论文评审会学术论文集[C];2007年
18 岳茂兴;;创伤现场急救与治疗新模式[A];第四届全国灾害医学学术会议暨第二届“华森杯”灾害医学优秀学术论文评审会学术论文集[C];2007年
19 王玉峰;张玺;张爱梅;;严重创伤多脏器功能衰竭22例分析[A];中国民政康复医学第四届学术会议论文集[C];1993年
20 韩禹慧;;创伤患者的急救护理体会[A];2014年河南省急诊新业务、新视角、新理念及规范化管理研讨会论文集[C];2014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王艳波;意外创伤者的创伤后成长及其干预模式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11年
2 康鹏;我国西部地震大规模创伤复杂成因及其初步建模研究[D];第二军医大学;2015年
3 孔瑞;山姆·谢泼德戏剧的创伤叙事研究[D];山西师范大学;2020年
4 陈泽林;机械创伤对成纤维细胞干性和辐射反应性的影响及其与组织修复再生的关系[D];第三军医大学;2016年
5 王洁;心肌细胞自噬在创伤后迟发性心脏损伤中的作用研究[D];山西医科大学;2012年
6 毛毓;童年创伤对抑郁情绪的影响及其神经机制[D];西南大学;2020年
7 李敏;“伤痕”与“反思”文学中的创伤叙事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07年
8 王孜;牙创伤的临床研究[D];武汉大学;2004年
9 陆庆明;创伤失血模型中miRNA对中性粒细胞的凋亡调控及对肝损伤的影响[D];中国人民解放军医学院;2016年
10 魏懿;阴郁的创伤书写者—凯瑟琳·安·波特小说中的创伤叙事研究[D];上海师范大学;2016年
11 刘少伟;非致命性创伤后心肌缺血/再灌注损伤加重的分子机制及脂联素的作用研究[D];第四军医大学;2010年
12 何金深;膝关节软骨受创伤后和髌下脂肪垫之间相互作用关系的研究[D];中南大学;2014年
13 曾燕冰;唐·德里罗小说创伤叙事解读[D];上海交通大学;2016年
14 卫岭;奥尼尔的创伤记忆与悲剧创作[D];苏州大学;2008年
15 燕子;心肌细胞凋亡在机械创伤致继发性心脏损伤中的作用及其可能机制[D];山西医科大学;2011年
16 崔向宁;活血利水法治疗创伤性脑水肿的理论与实验研究[D];北京中医药大学;2005年
17 丁秉伟;美国二战小说的创伤研究:1945-1951[D];上海外国语大学;2013年
18 柳晓;越战创伤叙事[D];北京语言大学;2008年
19 杨思明;手术创伤后外周循环炎症因子对不同年龄小鼠血脑屏障通透性的影响[D];中国人民解放军医学院;2016年
20 张海玲;社会支持对乳腺癌患者心理弹性与生活质量关系的影响及其作用特点[D];重庆医科大学;201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陈沼桦;童年创伤与成年抑郁:动态预测及基于慈心冥想的心理干预[D];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医大学;2021年
2 贾晓琴;乳腺癌住院患者创伤后成长现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D];华北理工大学;2016年
3 周明;自我表露对车祸伤患者创伤后成长的效果研究[D];海南医学院;2020年
4 李阳;创伤性骨折患者急性应激障碍的影响因素分析[D];华北理工大学;2016年
5 尹玖龙;癌症病人创伤后成长及其影响因素的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15年
6 时慧洁;自我效能干预对创伤性骨折患者心理弹性的影响[D];郑州大学;2014年
7 陆靖;乳腺癌患者创伤后成长相关因素分析及干预研究[D];大连医科大学;2014年
8 胡成燕;卡夫卡的童年创伤研究[D];天津师范大学;2014年
9 毛钺;约翰·班维尔小说《海》中的创伤书写[D];华中师范大学;2020年
10 赵萌萌;知青题材电视剧的创伤叙事研究[D];浙江师范大学;2020年
11 冯少敏;创伤理论视角下的“创伤写作”研究[D];哈尔滨师范大学;2021年
12 黄冬妮;试论库切小说中的创伤书写[D];东北师范大学;2017年
13 李雪娴;论石黑一雄《无可慰藉》的创伤书写[D];浙江师范大学;2016年
14 魏广振;创伤体验叙述研究[D];山东师范大学;2014年
15 黄靖;创伤·救赎[D];集美大学;2013年
16 李慧;抑郁症患者梦威胁模拟水平与童年创伤和生活事件的关系[D];安徽医科大学;2012年
17 易露;新世纪以来家庭伦理剧中原生家庭创伤叙事研究[D];湖南师范大学;2020年
18 张林;创伤性记忆的定向遗忘研究[D];广西师范大学;2020年
19 徐畅;国企改制后“厂区电影”的创伤叙事研究[D];暨南大学;2020年
20 兰明花;论严歌苓的创伤记忆与小说创作[D];福建师范大学;2019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杨济华;药物有助清除创伤记忆[N];中国科学报;2014年
2 本报记者;为英雄城市修复创伤[N];山西日报;2020年
3 记者 贾晓宏;国家创伤医学中心启动运行[N];北京日报;2019年
4 唐庆忠;浙江开发出治疗烧伤创伤的冻干鼠表皮生长因子[N];中国中医药报;2001年
5 江苏省戒毒管理局干部、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司法部戒毒管理局特聘戒毒专家 李运军;创伤与成瘾是一对“姐妹病”[N];中国禁毒报;2020年
6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曾莉;创伤遗留瘢痕如何预防[N];湖北日报;2020年
7 全媒体记者 张磊 通讯员 韩崇伟 郭佳;以评促进 建设一流创伤中心[N];日照日报;2020年
8 记者 李惟玮;市妇联呼吁建立“儿童创伤中心”[N];联合时报;2011年
9 记者 沈路涛 周玮;创伤 人类死亡的五大原因之一[N];新华每日电讯;2003年
10 编译 融媒体记者 文韬 贾薇薇;美:9年后非创伤性截肢减2成[N];医师报;2021年
11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夏瑾;创伤很难一下子就好起来[N];中国青年报;2020年
12 记者 王国平 通讯员 覃刚 邹争春;战创伤防治协同创新中心成立[N];光明日报;2012年
13 ;初步创伤评估 伤者分类方法[N];中国质量报;2001年
14 本报记者 王晓坤;创伤位列死因第五[N];保健时报;2003年
15 王中委、刘胜江;我军战创伤研究再上新台阶[N];解放军报;2005年
16 首席记者 姚常房 本报记者 郑纯胜 李水根;县域创伤中心“花小钱”办大事[N];健康报;2021年
17 特约记者 赵虹霖 通讯员 邹争春;我军首家“战创伤防治协同创新中心”成立[N];解放军报;2012年
18 本报记者 陈光 于盟;中国外贸:修复创伤 驶向平衡[N];国际商报;2010年
19 王海林;创伤痛苦记忆或可抹去[N];新华每日电讯;2010年
20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达 通讯员 王泽锋 王根华;在“脑海”深处拯救患者[N];中国青年报;2019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